为了杀掉小白鲸,刀鱼一族不惜拿出珍贵的帝血作为条件,广邀海中所有族群帮忙,提供确切消息就给一滴帝血,若是能将小白鲸杀掉,直接给予一千滴帝血!

    刀鱼一族这是下血本了,可想而知对于小白鲸吞掉的那些鱼卵刀鱼一族有多么愤怒。

    所谓的帝血,就是帝级强者身上流淌的血液,蕴含滂沱能量以及帝级强者的意志,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妙用,它不是灵丹妙药,却堪比世间九品灵丹妙药!

    对于异兽种群来说,帝血的作用及其强大,直接吞服,吸收帝血中的能量,能飞速提升自己的修为实力,若是运气够好的话,帝血中蕴含的能量和帝级强者的意志还能改善自身血脉根骨,向着更高层次进化!

    帝血的作用远远不止于此,无论是用来炼丹炼器都是世间一等一的宝料,甚至施展某些秘法,还能利用帝血召唤出帝级强者力量对敌!

    可想而知,当刀鱼一族开出帝血条件之后,浩瀚大洋中的无尽水生生物有多么疯狂。

    海中六大霸主高高在上,那些觊觎帝血的种族不敢明着得罪鲸鱼一族,却是暗中行动起来,整个海洋暗流涌动,无数族群纷纷出动,甚至很多平时不显山不露水蛰伏无数年月的老怪物都按耐不住走出了自己隐藏的地点。

    帝血的出现,可谓掀起了一场可怕的海洋风暴!

    刀鱼一族作为海中六大霸主之一,虽然自身没有帝级强者,却是拥有大量帝血收藏的,盖因曾经历史上刀鱼一族猎杀过一头帝级强者!

    当初刀鱼一族还不是海中六大霸主之一,虽然数量庞大还不足以和其他五个族群比肩。

    历史上的某个时间段,海中鲨鱼一族却是诞生了一位帝级强者,那时那位鲨鱼一族的帝级强者野心勃勃,想要带领鲨鱼一族登上神坛成为霸主之一,首先想到的就是拿那些次一级的族群立威,首先就找上了刀鱼一族。

    然后那位帝级鲨鱼就悲剧了,遭到刀鱼一族上千位地皇镜强者的围攻,在刀鱼一族地皇镜强者死伤数百个的情况下活生生将其堆死!

    那一战之后,海中各族才知道了刀鱼一族的强大,居然连帝级强者都能杀死,虽然那个帝级鲨鱼刚刚晋升不久,但实打实的战绩依旧震慑四方!

    趁着杀死帝级鲨鱼的威势,刀鱼一族趁势崛起,庞大的数量分散四方开始猎杀鲨鱼一族,几乎杀得鲨鱼一族灭族,也正是因为那样的战绩,才奠定了刀鱼一族海中霸主的地位。

    当初刀鱼一族杀了帝级鲨鱼之后,获得了帝级鲨鱼的全部,帝血就是其中之一,凭借帝血,刀鱼一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挑选天赋好的让其服用,从而催生出了很多虽然不是帝级但实力却极其可怕的地皇镜强者,从而让刀鱼一族海中霸主地位更加牢固。

    刀鱼一族拿出帝血悬赏白杨等人的信息和生命,这件事情很快就扩散到了整个海洋无数族群之中,暗流涌动之下,白杨等人也在不久之后得到了这个消息。

    当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

    “刀鱼一族简直丧心病狂,连帝血都拿出来了,至于吗”小白鲸的中年护卫咬牙切齿道。

    姜楠皱眉沉声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如果只是面对刀鱼一族的话,纵然危险我们也不是没有活命的机会,而现在帝血出现,相当于我们要面对的不再是单独的刀鱼一族,而是海中无数种族和强者,所谓法不责众,为了帝血,疯狂起来的无尽海中生物甚至都敢不给鲸鱼一族面子从而做出疯狂的事情来!”

    双目中冷光闪烁,白杨沉声道:“恐怕还不止如此,帝血的珍贵程度我们都知道,我估计其他几个海中霸主族群都会坐不住的,那几个霸主族群帝级强者当然不屑于对我们动手,但那些帝级以下的呢?恐怕为了帝血都会忍不住跳出来针对我们!”

    “那岂不是说,我现在几乎是和整个海洋为敌了?”蓝欣有些蛋疼的说道,哦不,她没蛋,应该说是奶涨……

    “事实已经如此了”白杨苦笑道。

    “那我们怎么办?是不是要改变计划尽快回到族群?毕竟少主磨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小白鲸的护卫紧张的问。

    不待白杨他们理清思路,连番厮杀数十场飞速成长的小白鲸主动发话了,他那原本稚嫩的双目中此时冷光闪烁开口道:“真正的强者,永远都不惧挑战,与整个海洋生物为敌又如何?一路杀过去就是,谁敢冒头就杀谁,帝血珍贵不假,那些觊觎帝血的家伙之所以敢冒头,还是因为我们不够强大,若是我们展现出足以震慑四方的战绩,谁还敢跳出来?逃避不是办法,唯有杀,杀他个血海滔天,杀到众生胆寒,到时我看谁还敢跳出来!”

    小白鲸这番话出口,白杨等人全都一脸愕然的看着他。

    被众人看得浑身不自在,小胖子白鲸挠挠头憨笑道:“我说的不对吗?”

    “你说得倒是没错,杀到众生胆寒,当然没有人敢再跳出来找我们麻烦,然而我很好奇的是,这些话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姜楠看着小白鲸纠结问。

    挠挠头,小白鲸说:“算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吧,经历了之前的数十场战斗,加上你们一直灌输给我不能退缩的信念,所以我才觉得我们不必退缩,只管杀了是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来多少杀多少,杀到别人不敢出现在我们面前!”

    白杨等人面面相窥,一个个嘴角抽搐,好嘛,小胖子一开始胆小得如同老鼠,然而这会儿表现得如此血性,白杨他们觉得怕不是教出了一个妖孽!

    这算是长残了吧?也不知道是好事儿还是坏事……

    干咳一声,姜楠看着小白鲸说:“你这个想法很对,但是吧,你要记住,对待敌人有这样的想法无可厚非,但却不能让杀戮左右了自己的心智,活在这世上,对敌残忍一往无前当然没错,却要保持自身底线和心怀仁慈,刚过易折,太过仁慈又会被欺负,刚柔并济才是处世之道”

    发现小白鲸有向着狠人这条路狂奔不回头的趋势,姜楠立即补救。

    “恩恩,大哥哥你说的对,我记住啦”小白鲸点头道,也不知道他到底听懂没有。

    此时白杨反而放松下来笑道:“小家伙说的不错,敌人虽然多,那我们就杀到他们不敢冒头就是,一个个都几十岁……一把年纪的人了,居然连小孩子都不如,现在想想,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不起就是干而已!”

    说这句话途中白杨想到姜楠他们可是活了几千元的,立即改口……

    “不错,没什么好害怕的,就让我们会一会这海中无数强者好了,就当踏足域外战场的提前热身”蓝欣在边上意气风发道。

    “那还等什么,走,我看第一个敢冒头的是谁”姜楠哈哈大笑道,浑身战意勃发,丝毫没有害怕的神色。

    见白杨等人你一言我一语,小白鲸的两个护卫一脸苍白,谁给你们的自信和勇气挑战整个海洋了?你们怕不是不知道海洋中隐藏着多少妖孽吧?

    然而不待他将劝阻白杨等人疯狂举动的话说出来,前方出现了一个人,立于大洋上空,突兀的出现,迫使白杨等人停下了脚步。

    那是一个身穿墨黑战甲的中年男子,给人无比阴冷的气息,尤其是他那一双眼睛,瞳孔居然是竖着的,被他看着让人浑身发毛。

    这个身穿墨黑战甲的中年男子是一个地皇镜强者,而且在地皇镜绝对不是垫底的存在,就从他有底气独自一个人出现在白杨他们前方拦路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对自身实力及其自负的家伙。

    “好大的口气,与整个海洋为敌,就凭你们?”那黑甲男子目视这边冷声道,脸上分明写着不屑。

    心头一沉,白杨上前一步开口道:“你是何人,拦路为何?”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借各位的脑袋一用!”那黑甲男子冷声道。

    不待白杨再说什么,姜楠一步一步走向对方冷笑道:“不过是一条有些道行的海蛇而已,还借我们脑袋一用,就凭你?”

    那黑甲男子是一条化作人形的海蛇,姜楠一眼看出,根本就不和对方过多废话,说话之间就直接动手了。

    浑身金霞升腾,好似化作一枚烈日横空,一掌打出,天宇扭曲,一只金灿灿的炽烈大手向着对方拍下。

    单打独斗,从白杨遇到姜楠以来,貌似除了天心公主之外他还没有怕过谁。

    “姜兄小心,那是海蛇一族的强者,名为墨毒,是一条活了两千元的毒蛇,他的蛇毒及其可怕,曾经毒杀过龙族,小心他的毒”小白鲸的中年护卫提醒道。

    那边,蛇毒墨毒面对姜楠拍下来的一掌,眼中居然出现了不屑的神色,伸手一指点出,一道漆黑毒雾冲天而起,剧毒无比,虚空都出现了噗嗤噗嗤的腐蚀声。

    当那毒雾和姜楠掌印相遇,居然将那炽烈的掌印给腐蚀得崩溃,其后毒雾扭曲,化作一条横贯天际的毒蟒向着姜楠卷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