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绵数十万里海域的刀鱼一族出现,声势太过浩瀚,好似一片刀芒狂潮割裂海域,又如天河倾泻倒灌下来,眼中所见,尽是炫目的白,白得刺眼,白得让人浑身发寒。

    如此景象,小胖子白鲸一想到自己要和这些杀气腾腾的刀鱼战斗就浑身颤抖,但他也算硬气,明明因为害怕而眼泪打转就是不后退一步。

    那个人类大哥哥说过,我可是鲸鱼一族的少主,未来要挑起鲸鱼一族大梁的,我不怕,我不怕……

    小鲸鱼心中给自己打气,但貌似效果不大,该害怕还是害怕。

    小孩子的思维是大人无法捉摸的,这一刻在给自己打气,下一刻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举动来,不过此时此刻的小鲸鱼没有逃跑就算好的了。

    “杀了他们为我族后代报仇!”

    “鲸鱼一族敢断我刀鱼未来,不死不休!”

    对面刀鱼一族怒吼咆哮,交替纵横,冷冽锋芒冲天,向着这边袭杀过来,如大浪滔天轰隆隆冲刷,哪怕挡在前面的是一座太古神山都要被摧毁。

    姜楠眼神示意白杨先别动手,目光看向小白鲸冷笑道:“小子,现在是你表现出自身勇气的时候了,冲上去,和那些刀鱼厮杀,勇敢一点,你是鲸鱼一族的少主,不要让我看不起你,从此刻起,你就要学会成长为男子汉,你要从此刻开始就要学会战斗,学会用你的本事?;つ愕淖迦?,上位者不是一味的索取,更需要付出才能得到别人的拥戴,去吧,不要退缩,一往无前!”

    “姜公子……这……”

    小白鲸的护卫脸色一变,尽管之前已经说好了,可事到临头他们却摇摆不定,小白鲸还小,从未经历过真正的惨烈厮杀,这一去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该如何交代?

    白杨想了想暗中传音给他们说:“不用怕,我们就在这里看着,第一次战斗吃苦头是在所难免,唯有经历过才会成长,放心,我们不会让他真正的出事儿,?;ば“拙ú怀鲆馔獾淖孕盼一故怯械摹?br />
    听到白杨这么说,小白鲸的护卫内心快速纠结挣扎后,也下定了决心,是啊,少主应该学会成长起来了。

    于是,中年鲸鱼来到小白鲸身边说:“少主,上吧,不怕,对面没有像样的高手,就是数量多一点而已,你过去,将自身学会的本事施展出来,倾尽全力,能杀多少是多少!”

    “好……可是……,我……”小白鲸点头,然而脚步就是不动,浑身都在颤抖。

    他在族中也是学习过如何战斗的,然而那个时候的情况和此时完全不同,让他感觉不到危险,更像是在玩耍,而此时,对面气势汹汹的刀鱼,让他浑身冰冷,没有勇气面对。

    “这样,少主,你冲过去,化作本体,运转自身能量的方法还记得吧?将自身能力运用在体外形成?;?,只管冲杀就是,千万别慌,他们伤不了你的”中年护卫给小白鲸出主意。

    从未经历过战斗的小白鲸,此时不应该给他灌输太多战斗技巧,只管闷头干就是了,经历得多了,自然也就能学会战斗了。

    小白鲸点头,眼泪打转说:“我还记得,当初爷爷教过我能量运转的办法,还说我不要告诉给别人呢,那我过去了?”

    “嗯,去吧,少主一定行的”中年鲸鱼再度打气,然而自身却忐忑得不行。

    老实说,这婆婆妈妈的画面看的白杨等人皱眉不止,对方都已经冲过来了你们还有完没完?

    然而小胖子就不能催,越催他越慌。

    小胖子深吸一口气,再吸一口气,又吸一口气……

    然而他就是不动,最后哭丧着脸说:“我不敢……”

    “我忍不了了,小子,给我过去,记住,第一时间化作本体,运转能量护体,然后只管横冲直撞就是,只记住这一点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要想!”

    姜楠忍不住了,抓住小白鲸的肩膀就将他扔了过去,再婆婆妈妈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姜公子,你……!”

    小白鲸的护卫脸色大变,想要发怒,然而知道这是为了小白鲸好,不知道说什么,而且此时也不是发怒的时候,小白鲸的安危要紧,时刻关注随时准备接应。

    “啊哇……呜哇……”

    小胖子被扔过去,给吓得当场就哭了起来,咿哩哇啦的乱叫。

    当小白鲸飞过了的时候,刀鱼一族愣了一下,这胆小的胖子居然主动过来了?

    转而刀鱼一族大喜,好事儿啊,这小胖子很出名的,四海皆知,他只知道玩,根本就不懂得战斗也没有经历过战斗,简直就是送菜。

    “杀了他,为我族后代报仇!”

    “机会就在眼前,不要错过!”

    “尽管他还只是个孩子,我们也不要放过他!”

    刀鱼一族沸腾,锋芒大作杀意冲天席卷而来,在这股气势下,大海翻腾,虚空扭曲,这一方天地都仿佛要破碎。

    唰,小胖子顷刻间就被淹没在了刀鱼一族里面。

    “少主!”小白鲸的护卫脸色大变,第一时间就想冲过去。

    白杨拦住他们,摇摇头道:“两位前辈放心,他没事儿,吃点苦头难免,但问题不大,我们不会让他真正出事儿的”

    在白杨的阻拦和心中也想少主成长起来两种情况下,小白鲸的护卫停下了脚步,但却时刻关注着随时都要冲过去。

    那边,小白鲸被刀鱼一族淹没后,刀鱼一族沸腾,锋芒大作就要第一时间将其撕碎。

    此时此刻小白鲸彻底慌了神,脑袋一片空白,小小的身躯被刀鱼无尽锋芒冲刷,当即体表布满细小的伤口鲜血淋漓痛彻心扉。

    别看他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小胖子,然而毕竟有着地皇镜的生命层次,而且还是鲸鱼一族最强血脉,身躯坚固无比,那些能撕裂一般地皇镜鲸鱼的刀鱼锋芒也只能在他体表形成细小伤口而已,无法形成致命伤。

    不得不说,小白鲸的先天条件太过优厚了,简直让人嫉妒得双目发红,若是他能将自身条件转换为战斗力的话,并不比任何同级强者差,而且以异族得天独厚的条件,甚至碾压和他同级的大部分人类都不再话下。

    小胖子身躯出现伤口,痛的惨叫。

    不知道是不是兽类天生的习性遇到危险就会反抗的缘故,总之此时小白鲸在吃痛之后总算是想到了事前的交代。

    他身上洁白的神辉升腾,刹那化作本体,一头体长万里的庞大白鲸出现,处于刀鱼一族中那是名副其实的庞然大物,刀鱼一族最大体型的在他面前都只是一个小不点。

    化作本体后,小白鲸运转体内能量,也不知道他的爷爷也就是鲸鱼一族的族长教了他何种功法,能量运转后,在他的体外形成了覆盖全身的洁白护甲,流行型的洁白护甲根本就是他身躯的放大版,通体晶莹冷光灿灿,更是在尾巴和鱼鳍之上形成了锋锐无匹的锋芒!

    噗噗噗……

    无穷无尽的刀鱼肆虐在小白鲸体外的能量护甲上,其中不乏人王镜的存在,居然愣是无法将其破开,只能留下丝丝白色痕迹。

    “呦!”

    化作本体的小白鲸一声响彻四方的咆哮,那声音席卷,导致虚空扭曲,成片成片的弱小刀鱼硬生生的被他的声音给震成碎末!

    唰……!

    小白鲸庞大的身躯在刀鱼一族中横冲直撞,沿途所过根本就是坦克在碾压,弱小的刀鱼直接被他碾碎,强大的也被他撞得喷血倒飞。

    尤其是他那庞大的鱼鳍和尾巴,锋锐无匹,轻轻扫过就能灭杀无尽刀鱼!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白杨等人惊叹,议论纷纷。

    “小白鲸体外能量形成的护甲,应该是鲸鱼一族的某种秘法,而且还是帝级功法,只适合于鲸鱼一族,哪怕小白鲸现在运用得还很稚嫩,也不是人王镜以下的刀鱼能够破开的,除非是地皇镜的刀鱼才行,而且,如果小白鲸将这套功法吃透的话,地皇镜的刀鱼想要伤到他也非易事!”姜楠眯眼道。

    白杨点头说:“不错,这套功法应该是攻守兼备的,那鱼鳍和尾巴之处形成的锋芒,应该是某种攻击手段,只是小白鲸根本就不会运用而已”

    “你们难道没有看出来吗,小白鲸行动的轨迹,虽然慌乱,却不失美感,而且行动轨迹居然有种浅显的玄奥蕴藏其中,那根本就是一套高深的身法,只是他根本就不会运用只能本能施展而已,连真正效果的百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如果全部施展出来的话,刀鱼一族恐怕连碰都别想碰他一下!”蓝欣在边上目光灼灼的开口道。

    一番对话下来,白杨等人不得不惊叹于小白鲸的条件之优厚,一套功法集合护体,攻击以及身法,而且都及其强大,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绝学!

    奈何,小白鲸根本就不会运用,可谓坐拥宝山而不自知,得天独厚的功夫和自身条件,一旦他将这些都融入战斗本能,所能发挥出来的战力必定惊人。

    他毕竟是鲸鱼一族的少主,一旦成长起来,谁言他就不是又一个天骄人杰?

    (传说中有一种神奇的符箓叫月票,只要你们投给石头,上天有感,会让你们心仪的对象倒追哦,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不信你试试,手动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