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吕阳看着白杨开口问。

    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和刀鱼一族硬碰硬磨砺自身武道的打算,但却不是莽撞之人,刀鱼一族中有太多强大的存在不是他能招惹的,听从白杨他们的安排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

    想了想,白杨目视众人说:“刚才鲸鱼前辈已经说过,我们距离鲸鱼一族的聚居地还有五天路程,那我们就以这五天时间好好和刀鱼一族周旋一番!”

    双目中战意升腾,姜楠问:“那白老弟你有具体的计划吗?”

    “我是这么想的,这五天中,我们以正常游玩速度前往鲸鱼一族聚居地,不刻意回避也不刻意隐藏行踪,遇到刀鱼一族我们硬闯,一路护送小鲸鱼回家!”白杨认真回答道。

    边上蓝欣点头说:“这样也不错,能在刀鱼一族的围追堵截中杀出一条血路护送小白鲸回家,克服这次?;?,证明我们有资格踏足域外战场,前往那里至少也不会沦为垫底角色!”

    域外战场,尽管白杨他们还未真正踏足过,只是想象都能想到那里有多么危险,相比起来,刀鱼一族带来的威胁就微不足道了。

    听到白杨等人的计划,小白鲸的护卫,那中年鲸鱼一脸焦急的皱眉道:“可是这样一来的话,少主时时刻刻都有生命危险啊,而且,我们以之前全速赶路的速度也要五天时间才能回到族地,若是平常游玩速度的话,这个时间至少要被延长十倍,这么长的时间,谁也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意外,我们不能拿少主的生命冒险!”

    “不经历磨砺怎能成长?正是因为你们这些家伙的百般溺爱,才让原本战力不低于你们的小白鲸成为现在这样一个废物,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少主?你们以为这样的他长大能挑起鲸鱼一族的大梁?”姜楠在边上突然变脸冷冷的说道。

    曾经的姜楠情况和小白鲸差不多,父辈萌荫之下他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根本就不为任何事情担忧,直到有一天家国破碎才明白自己多么没用,也正是有了那段经历他才飞速成长起来,所以此时看到眼泪滴答的小白鲸才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说完姜楠也不待中年鲸鱼反驳,蹲下目视小白鲸的双目沉声道:“小子,你听我说,你这样是不行的,遇到危险就需要别人来?;つ?,如果有一天?;つ愕娜瞬辉谏肀吣愀迷趺窗??你是鲸鱼一族的少主,未来鲸鱼一族都需要你来庇护,你以为以现在的你能担得起那样的大任吗?你们鲸鱼一族乃是海洋中的霸主之一,这样的地位你觉得是凭空得来的?你的爷爷,也就是鲸鱼一族的族长,他之所以能威压四海,你以为光是凭修为就可以了?我告诉你,哪怕是你的爷爷,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也经历了无数次险死还生的厮杀才能震慑四方,你未来想要像你爷爷一样受人尊敬,让人害怕,就不能退缩,从现在开始,就要学会战斗,用自己的双手让敌人害怕,获得别人的尊重,唯有如此你才能担得起你鲸鱼一族少主的身份,你大声告诉我,你能不能做到?如果你还在害怕,觉得自己做不到,那就给我夹起尾巴,回到鲸鱼居住地后就别出来了,省得丢脸的同时给你的族群添麻烦,告诉我,你敢不敢和刀鱼一族厮杀!”

    小白鲸被姜楠的表情和语言给吓住了,浑身僵直不知所措,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又不敢哭,求助的看向中年鲸鱼。

    在白杨心道姜楠不愧是话痨的想法中,姜楠先是看向中年鲸鱼说:“前辈,你先别说话”,然后,他又看向小白鲸说:“不要去求助别人,因为当有一天你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去面对,现在,你自己告诉我,说出你最真实的想法,你怕不怕刀鱼一族?如果不怕,接下来就和我们共同战斗,学会?;ぷ约?,未来?;つ愕淖迦?,如果你怕,那就给我站到后面去哭,别在我眼前出现,因为会让我看不起,现在,告诉我,你怕不怕!”

    小白鲸彻底傻掉了,还很幼小的他或许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不知道如何去抉择,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僵持的气氛中,或许是因为小孩子迫于表现自己,也可能是压力之下不得不做出选择,小白鲸吸了吸鼻子回答说:“我不怕,我要学会战斗!”

    “很好,既然不怕的话,那么现在就开始了,首先你要收起自己的眼泪,擦干自己的鼻涕,像个男人一样站直身躯,你的本事并不小,接下来你要学会去用它,明白了吗?”姜楠点点头却依旧虎着脸说。

    “嗯”小白鲸擦了一下脸颊点头回答了一声,但眼神却依旧怯怯的。

    见姜楠差不多了,白杨蹲下,对小白鲸说:“你不用怕,刀鱼一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会在身边和你并肩作战,只要你克服最初战斗的害怕心理,学会运用自己的本事,到时候你就会发现,用自己的双手打败敌人获得别人尊敬是一件多么愉悦的事情,只要你不退缩,和我们一同冲破刀鱼一族的围追堵截回到你的族群,到时候你的爷爷也就是你们鲸鱼一族的族长也会为你骄傲的,因为你长大了,因为那样的你才有资格担得起鲸鱼一族少主的称号,未来你的爷爷才放心将鲸鱼一族交给你!”

    麻麦皮,我什么时候也和姜楠一样婆婆妈妈了?绝壁是被他传染的……,说完白杨在心中无语吐槽。

    姜楠沉着脸逼迫小白鲸的勇气,白杨则是给他心灵上的诱导,两人可谓典型的一个红脸一个黑脸。

    然后边上的姜楠又说:“小子,你听着,接下来我们若是遇到刀鱼的话,你就要开始学会战斗了,第一次,我们都会指点你如何战斗,但是第一次之后的战斗,只要你不出现生命危急我们都不会出手帮你,记住了没有?”

    “我……我知道了”小白鲸懵懂的回答道,恐怕内心根本就不明白姜楠在说什么,不过不管怎么说,姜楠的一番话也在他幼小的心灵埋下了一颗种子,未来能成长为什么就看小白鲸自己的造化了。

    这边说好,白杨起身点头道:“那么我们就继续出发吧,不过要打起精神随时准备战斗了,若是连刀鱼这一关都过不了,我们也没必要去域外战场了,因为那里比刀鱼一族危险百倍千倍!”

    众人心头一凝,默不作声,跟随白杨的步伐跟没事儿人一样用不快的速度前往鲸鱼一族的聚居地。

    “各位,这样真的可以吗?不说刀鱼一族的举族追杀有多么危险,我们死了也就死了,可是少主他还是个孩子啊,万一有个什么闪失的话……”

    前进途中,中年鲸鱼担忧道。

    不待他把话说完,姜楠打断说:“正因为他还是个孩子,就更应该从小在他心中根植强者的信念,如果再过一段时间等他长大了就来不及了,我们人类有一句话叫做长歪了的树哪怕强行掰正也做不了栋梁!”

    有这样一句话吗?怕不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吧?白杨等人暗中对视眼神交流。

    见无法改变白杨等人的决定,小白鲸的两个护卫也没有办法,虽然他们觉得有道理吧,但依旧心头没底,万一遇到刀鱼一族出现危险咋办?不,是一定有危险,因为刀鱼一族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想了想,中年鲸鱼来到小白鲸身边说:“少主,你在族中也是经历过战斗训练的,那些你都还记得吧?记得就好,不过你要记住,训练只是训练,不能和真正的厮杀相提并论,那个时候人人都让着你呢,接下来如果遇到真正的厮杀,你不要留手,用尽自己的手段,一切以击杀敌人为目的……”

    他在给小白鲸灌输对敌经验,对于鲸鱼一族的战斗方式白杨等人不熟悉,自然也就没有指点的资格了。

    刀鱼一族欲要将他们杀之而后快,这一路过去可想而知有多么凶险,但白杨觉得自己等人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他相信鲸鱼一族的族长,那位帝级强者不可能坐视不管,说不定这个时候就在某个地方暗中看着呢。

    他们这边放缓了前进的步伐,也不再隐藏身形,无穷无尽的刀鱼一族分布四海寻找他们,也就白杨他们商量好之后的十分钟不到,他们就遭遇了第一波刀鱼族群。

    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中,一片绚白的锋芒将数十万里海域渲染的炽白一片,那是刀鱼一族在水下穿梭。

    哗啦,水面破开,有成片的刀鱼跃出水面,同时一个声音惊叫道:“找到他们了,在这里,快发信号给其他同伴,一定要杀了他们为我族后代报仇!”

    嗡!

    瞬息之间,那一片海域沸腾。

    看着眼前的画面,白杨目光闪烁,心头更加肯定鲸鱼一族的族长在暗中观望甚至在主动干扰他们的遭遇。

    之所以心头如此肯定,那是因为出现在白杨他们前方的这一群刀鱼,数量和一开始追杀小白鲸他们的差不多!

    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这绝壁是鲸鱼一族的族长有意识的利用刀鱼一族在磨砺小白鲸!

    要不然的话,为何刀鱼一族都发出声音了周围海域却并没有大群刀鱼赶来?

    (给石头投月票的要么找到对象了要么都发财了,你们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