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鲸一口吞了刀鱼一族九成鱼卵,盛怒之下刀鱼一族都顾不得他的身份欲要杀之而后快,而白杨等人却出手救了他,用屁股想都知道他们已经被刀鱼一族记恨上了。

    刀鱼一族可是海洋六大霸主之一,被这个族群记恨上真心是一件让人头皮发麻的事情。

    刀鱼这个种族的数量极多,比之海洋中其他五个霸主种群数量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至少十万倍,庞大的数量基础才奠定了刀鱼一族海洋六大霸主之一的地位。

    一条雌性刀鱼成年后,每元可以产一次卵,每次产卵至少十万枚,这十万枚刀鱼卵中,有近三成会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孵化出来,鱼卵孵化后刚刚降生的刀鱼幼崽是很脆弱的,比之人类婴儿还不如。

    然而却架不住这个种族的数量多,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成长起来也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刀鱼一族的生育能力太逆天,可诞生强者的几率却很小很小,至今刀鱼一族也没有能够诞生过帝级强者,或许这就是上天公平的体现。

    尽管刀鱼一族没有帝级强者,但地皇镜人王镜的存在却极多,超过其他五个霸主种群总和的百倍甚至更多!

    刀鱼一族诞生强者的几率小是一回事,数量却能提升这个几率!

    所以,在庞大的数量基础下刀鱼一族才跻身于海洋六大霸主之一。

    白鲸这一口可不得了,吞掉了九成多的刀鱼鱼卵,等于说刀鱼一族这一元几乎白忙活了,谁也不知道那些被白鲸吞掉的鱼卵会诞生多少刀鱼一族的中坚力量,这一元因为白鲸一口的缘故,很可能导致刀鱼一族幼崽出现断层,搞不好就因为这次事故会影响到整个刀鱼一族的未来,可想而知刀鱼一族有多么愤怒!

    如今暴怒的刀鱼一族全部出动,满世界寻找白杨他们,不死不休!

    联想到这些种种,白杨只觉牙酸,问边上的中年鲸鱼:“前辈,此时我们距离你们鲸鱼一族的地盘还有多远?”

    没办法,白杨也忐忑啊,唯有回到鲸鱼一族的地盘才有安全感,至少在那里有帝级鲸鱼坐镇,应该能抵挡住暴怒的刀鱼一族。

    “以现在我们的速度,要回到我族地盘,应该还有五天的路程”中年鲸鱼忐忑道。

    姜楠在边上倒吸一口冷气,冲着小胖子白鲸说:“小子,你玩得可够远的,话说你真的不是离家出走吗?”

    “我以前在整个大海畅游,龙族,人鱼族,龟族祖地我都去过多次,大家都对我很好,爷爷也放心,我也没想到这次会闯祸呀,我不是故意的”小胖子哭哭啼啼的说,小身板在颤抖,显然是给吓怕了。

    艰难从刀鱼一族祖地逃出,护卫死了还剩下俩,无数次险死还生,小胖子白鲸的心理阴影面积根本无法计算……

    心头一动,白杨问:“有没有什么方法能通知你们族长?如果他赶来的话应该不惧刀鱼一族的追杀吧?”

    这不失为一个办法,有帝级强者出手,往最坏方向去想,跑路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能不能联系到鲸鱼一族通知帝级鲸鱼赶来。

    听闻白杨的话,中年鲸鱼一愣,随即一拍脑门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白杨:“……”

    姜楠:“……”

    合着你们只顾着跑路忘了自己还有靠山了吧?

    “那还等什么,感觉联系啊”蓝欣在边上无语道,就差翻白眼了,这会儿她也反应过来,作为海洋中的霸主之一,鲸鱼一族应该有特殊的联系方式才对。

    “好好好,你们稍等,我立即就联系族中高层”中年鲸鱼连忙道,一脸尴尬。

    于是,跑路途中,白杨他们看到,这个中年鲸鱼不知道哪儿翻出一个尺长的洁白螺壳,冲着里面快速诉说当下情况,螺壳有洁白光芒升腾,似乎在传递信息。

    还有这种操作?

    白杨愕然,那螺壳是认真的吗?难道说是远距离通讯工具?

    收起螺壳,中年鲸鱼说:“这是我们海族的一种特殊通讯工具,名为子母传音螺,不管相隔多么遥远,只要冲着螺壳说话另一端都能收到信息,我已经通知了我族高层,接下来就等那边的回应了”

    “有这种东西你之前干嘛不早点拿出来?”姜楠无语道,有点想打人。

    中年鲸鱼尴尬一笑不知道怎么说。

    小胖子白鲸吊着鼻涕说:“爷爷老是想把我关在家里,我喜欢在外面玩,每次出来我都不让他们告诉族中我的行踪,久而久之他们可能忘了吧”

    “……”

    很好,这很熊孩子,这很向往自由……

    继续赶路几分钟,原本因为中年鲸鱼通过子母传音螺通知鲸鱼族中消息而显得轻松一些的气氛渐渐的凝重了起来。

    “族中没有回应,难道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收到消息?不应该啊,少主的安危事关全族,那些家伙居然敢擅离职守?”中年鲸鱼皱眉沉声道。

    年轻一些的鲸鱼杀气腾腾的说:“如果因为某些家伙擅离职守导致少主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死也不会放过他们!”

    你都死了还能把人家咋地?而且你们这子母传音螺是单线联系吗?就不能换一个联系?

    白杨那叫一个无语,话说鲸鱼一族作为海洋霸主之一要不要这么不靠谱?

    心念闪烁,白杨看着身边畏畏缩缩的白鲸,突然意识到,这小家伙可是有着地皇镜的战力,为何还如此胆???

    会不会是因为他这胆小的性格,鲸鱼一族的族长故意放任不管想要锻炼他一下?毕竟小白鲸未来可是要挑起鲸鱼一族大梁的!

    这么一联想,白杨又觉得,会不会鲸鱼一族的族长其实一直都在观望之中,之所以没有出现,那是因为小白鲸根本就没有到生死关头。

    很有可能,既然小白鲸作为鲸鱼一族的少主,那么鲸鱼一族根本就不可能放任他自生自灭才对。

    想着想着,然后吧,白杨突然停下了脚步,带着一行人立于大洋上空不动了。

    “白老弟你这是干啥?怎么不走了?难道说是周围已经被刀鱼一族包围?可是根本没有任何刀鱼一族的影子啊”姜楠看着白杨愕然道。

    “对啊白公子,为什么不走了?唯有第一时间返回族中我们才能真正安全”中年鲸鱼也开口道,作为小白鲸的护卫,他比任何人都要担心小白鲸的安危。

    琢磨了一下,白杨看着姜楠等人说:“我们为什么要跑?”

    姜楠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然而又意识到了什么,目光闪烁闭口不言。

    “我们我们在遭到海中霸主刀鱼一族追杀啊”蓝欣开口道。

    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白杨说:“等会儿,蓝兄,你看啊,我们的目的地是要前往天元帝国对不对?”

    “对啊”蓝欣点头。

    白杨继续说:“然后呢,我们是要去域外战场的对吧?”

    “没错啊”蓝欣下意识的说。

    白杨一拍手道:“最后,我们去域外战场的目的是什么?磨砺自身对吧,然而眼下就有一个机会,我们为什么要跑?”

    “白兄你到底要表达什么?”蓝欣有点没反应过来。

    此时姜楠也想通了,接过白杨的话茬说:“我明白白老弟的意思了,我们前往域外的目的是为了磨砺自身,因为那个地方天才无数妖孽横生,每时每刻都处于危险之中,是最好的磨砺场所,但是话说回来,域外战场的危险程度一定要超过刀鱼一族给我们带来的威胁吧?如果我们连刀鱼一族带来的?;夹枰苈返幕?,那么我们前往域外有什么意义?跑去送死吗?所以白老弟的意思是,我们不需要跑,直接和刀鱼一族周旋,就当是前往域外战场的一次预演了!”

    说道这里,姜楠看向白杨问:“白老弟,我说的对吗?”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也是刚刚才想明白,之前只顾着刀鱼一族的强大了,忽略了我们此行的目的,现在想想,如果我们连刀鱼一族都对付不了的话,何谈前往域外战???”白杨点头道。

    听完这番话,蓝欣等人彻底懂了,是啊,如果连刀鱼一族都无法面对的话,何谈前往域外?

    “如此的话,就拿刀鱼一族作为我们的试剑石吧,若是能解决刀鱼一族的麻烦,我们才算是有资格踏足域外战场,如若不然,我们干脆回家算了”蓝欣眯眼道,整个人不再恍惚,身上战意冲天。

    “没错,刀鱼一族也没什么好怕的,正好拿刀鱼一族来磨砺刀道,现在想想,刀鱼一族身上有着太多东西值得我们借鉴的了”白发苦修者双目放光说。

    “我在刀鱼一族身上感觉到了成长的契机”吕阳看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沉声道。

    此时此刻,经过白杨的提醒,姜楠他们都决定不再逃避,而是要和刀鱼一族正面刚!

    听到白杨等人的对话和此时白杨等人的神态,小白鲸的两个护卫傻眼。

    反应过来后,中年鲸鱼纠结道:“不是,各位,你们无法想象刀鱼一族的强大,我大概知道您现在的想法,可是,现在?;ど僦骰毓椴攀亲钪饕陌?,能不能先让少主脱离危险在说?”

    看向中年鲸鱼,白杨说:“前辈,你有没有想过,你们族长真的会对小白鲸不管不顾?传回去的消息怎么可能没有回应,如果我猜的不错,恐怕你们族长是想让小白鲸磨砺一番,未来才好挑起鲸鱼一族的大梁!”

    “……!”

    听到白杨的这句话,中年鲸鱼沉默了。

    (这个……那个……看我纯洁的眼神,没底气那种,求张月票,嗯,我也才反应过来,应该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