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厮杀下来,刀鱼一族追杀鲸鱼的数量还剩六成多,此时他们发狂,欲要将白杨等人全部留下。

    目视那天河般倾泻而来的刀鱼一族,白杨眉头紧皱,对方速度极快,而且数量庞大,若是就此离去的话必定遭到无休止的追杀,单单是眼前的这些还无妨,最怕的就是刀鱼一族其他的成员围追堵截,一旦陷入刀鱼一族庞大数量的包围,白杨自问除了跑路回地球恐怕要出大事儿!

    最终他眼中冷芒一闪,不如将眼前这群刀鱼彻底灭掉暂时脱离刀鱼一族的视线在说!

    要论近身搏杀的单打独斗,在没有强大fa器的前提下,神道修士是不如武道修士的,更别说本体强大的异族了。

    然而要论群战的话,同境界武道修士拍马也赶不上一个神道修士!

    要全部灭杀眼前的刀鱼一族,固然雷霆异能威力强大但范围有限且消耗太大,但并不是最适合的手段。

    茫茫大洋上什么东西最多?海水最多!

    拥有水系异能的白杨处于大海之上,可以说拥有无与伦比的优势。

    此时心头有了决断,白杨不在迟疑当即出手!

    心念一动,以他为中心,直径四十万里海域,无边海水似乎定格了那么一瞬间,下一刻,这片区域内的海水全部违背常理的冲天而起!

    那副画面太震撼,好似整个海洋都在白杨的掌控之中,无穷无尽的海水直冲九天,瞬间就冲散了刀鱼一族的阵型将其淹没。

    与此同时,淹没刀鱼一族的无尽海水内暗流汹涌,一个个可怕的旋涡简直如同绞肉机一样绞杀刀鱼,更有海水化作锋锐刀剑纵横穿梭,数量比之刀鱼一族何止多了万倍!

    肉眼可见,无边海水中,被冲散阵型的刀鱼一族随波逐流,在暗流旋涡以及海水凝聚的刀剑之下,无尽刀鱼一族身躯粉碎被绞杀,鲜血染红了这片无边海域!

    这个过程持续时间并不长,短短一分钟不到,这片大海平息下来,整个海面变成了红色,名副其实的血海。

    在血海中,之前还气势汹汹的刀鱼一族尽皆死绝,没有一条鱼能留下完整的尸体。

    白杨以一己之力,操纵无边海水,将眼下的刀鱼一族彻底灭杀!

    拥有水系异能的白杨,在大海中可谓得天独厚,战力成倍增长,犹如大海之神!

    “往哪边走?”灭杀眼下的刀鱼一族之后,白杨看向鲸鱼一族的三人问。

    此时他们三人彻底被震撼,那追杀得他们上天无门下地无路的刀鱼一族居然被眼前的这个人类顷刻灭杀干净,什么时候人类出了这样一尊可怕的强者?

    在这种震撼的心态下,化作人类小孩模样的白鲸都忘记了惊恐,眼泪鼻涕挂在脸上看着白杨彻底傻眼。

    还是那中年模样的鲸鱼最先反应过来,一个激灵后开口道:“多谢各位,这次是我们不对,给你们带来麻烦了,招惹了刀鱼一族,接下来你们必定会被满天下追杀,唯有返回我族地盘才能获得安全,有族长在刀鱼一族翻不起浪花,你们救了我族少主,族长一定会保你们平安的,这边,请跟我来!”

    说着,这条人形状态的鲸鱼指向一边。

    白杨点头,念力一卷,带着众人飞速向着对方指的方向而去,速度比之前段时间在茫茫大海赶路还要快几倍!

    这是在跑路,当然要用最快的速度了。

    踏足真神镜之后,白杨的木系异能得到升华,木属巽,巽为风,木动而风起,是以白杨在木系异能的基础上更是推演出了掌控风的能力,此番跑路,天地间无形的风加持下,他们的速度飙升!

    当白杨他们离去后不久,刀鱼一族的其他成员赶来了。

    无穷无尽的刀鱼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数量多到无法用数字计算,方圆数百万里的海域,水面下被刀鱼一族沾满,从极高的苍穹往下看,这片海域彻底变成了刺眼的白!

    “那头白鲸那里去了,谁来回答我!”

    无穷无尽的刀鱼汇聚而来,中心之处,水面破开,一条体长近百里的刀鱼冲天而起,好似一把绝世天刀横空,绚白的光芒中,它化作一位身穿白色战甲的中年男子。

    人形状态的他有着地皇镜巅峰的气息,此时立于虚空咆哮,表情扭曲杀意滔天。

    在这条刀鱼咆哮之中,无尽的刀鱼群内,又有一条条可怕的刀鱼冲出水面化作人形,多达数百,全部都是地皇镜!

    这数百个地皇镜的刀鱼汇聚,气息澎湃,在这股气息之下,无边海域都变得诡异平静下来,被那股气息震慑。

    在这凝重的气氛中,远方海面水面破开,一条体长只有百米的刀鱼冲出,来到数百个地皇镜刀鱼下方,张嘴叽里呱啦的吐出一些古怪音节,那是刀鱼一族特殊的语言,还无法化作人形的他在述说之前的画面。

    这条刀鱼之前离得远,侥幸躲过一劫,目睹了之前的画面进行汇报。

    当这条刀鱼诉说完,它的身躯无声无息化作粉末,被数百个地皇镜的刀鱼杀了泄愤。

    “居然被人类救走了,什么时候人类也敢管我海洋族群的事情了?不管是谁,他们都要死,还有那头白鲸,哪怕他是鲸鱼一族的少主也要死,发动全族寻找他们,不惜和鲸鱼一族死战到底也要那条白鲸偿命!”

    听完汇报,数百地皇镜的刀鱼齐声咆哮,声音传遍无比海域。

    不久后,汇聚到这里来的刀鱼一族轰然散开,特殊的联系手段之下,整个大洋中的刀鱼一族都行动起来,寻找那头白鲸,然后杀死他!

    到底白鲸做了什么,以至于刀鱼一族不顾他的身份,哪怕和鲸鱼一族不死不休也要杀了他?

    海中无数种族得到刀鱼一族的行动消息被吓住了,此时刀鱼一族在发狂,全都蜷缩在自己的老窝不敢外出,生怕惹到发狂的刀鱼一族遭到无妄之灾。

    刀鱼一族虽然没有帝级强者,可是数量太多太多,海中的其他几个霸主种群在没有必要的时候都不愿意去招惹,虽然刀鱼一族没有帝级强者,但绝对的数量堆都能堆死你!

    白鲸到底做了什么,这个问题白杨也很好奇,不,不是好奇,而是必须要弄明白,毕竟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

    在跑路途中,白杨斟酌了一下语言,然后问身边那受伤严重的中年模样鲸鱼:“这位前辈,能否告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你们和刀鱼一族起了这么大的冲突?”

    鲸鱼和刀鱼都是海洋霸主之一,一般的小事岂会引发如此大战?尤其是刀鱼一族的语气和举动,简直就跟被刨了祖坟一样。

    在白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小胖子模样的白鲸低头,一脸惊恐忐忑,小脸煞白六神无主,显然知道自己闯祸了。

    年轻模样的鲸鱼一脸尴尬不知道怎么说,显然是知道原因的。

    中年模样的鲸鱼看着白杨一脸无奈的苦笑,支支吾吾的说:“这位公子,事情是这样的,你们也看到了,少主年幼,正是好奇爱动的年纪,我鲸鱼一族作为海中霸主之一,一般情况下少主去任何地方,各族看在我族族长的面子上不但不会为难少主反而要讨好,这次也不例外,少主偶然去了刀鱼一族的祖地,我们获得了友好的款待,可是少主吧,他在刀鱼一族祖地游玩途中,偶然闯入了一个地方,以至于酿成此次事端”

    “你这人……你这鲸鱼,我们为了你们都得罪了刀鱼一族,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有什么就不能痛快的说出来吗?”心直口快的姜楠在边上无语道。

    中年鲸鱼尴尬了一下,继续苦笑道:“那个,少主偶然闯入的是刀鱼一族祖地中的‘卵-巢’,正好这段时间又是刀鱼一族产卵的季节,然后卵巢中满是待孵化的刀鱼卵,那些都是刀鱼一族的未来,少主年幼不知道啊,那时他又饿了,然后就要吃东西,张口一吞,把刀鱼一族近九成的鱼卵都给吞了,等到我们和刀鱼一族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们才会被刀鱼一族追杀,原本我们?;ど僦鞯挠惺龅鼗示档木ㄓ?,趁着刀鱼一族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立即带着少主离开,一路逃离下来,到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那个,你们放心,不管如何,你们救了少主,我们回到族地都会确保你们平安,至于我族和刀鱼一族的事情到时候你们就不用理会了”

    听完中年鲸鱼的述说,白杨等人目瞪口呆的同时眼皮直跳。

    小胖子白鲸居然一口吞了刀鱼一族近九成的鱼卵,这个梁子算是结大了!

    白杨了解过,刀鱼一族的鱼卵也就手指头大小,产卵季节都会集中在祖地产卵,小胖子白鲸一口那是多大的胃口?吞的几乎是刀鱼一族的未来啊,难怪刀鱼一族不顾白鲸乃鲸鱼一族少主的身份也要追杀他了!

    “我不知道那是刀鱼一族的鱼卵呀,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刀鱼一族以为在祖地很安全没有多少守卫,我吃了也吐不出来,我知道错啦”小胖子眼泪吧嗒的哭泣道……

    “人才啊,你以后绝壁能干大事儿!”姜楠冲着小胖子竖起大拇指感叹道。

    然而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却只觉浑身发麻头皮发炸,这特么摊上大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