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长歌等人表情一愣,随即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单秋林的神态和语气,似乎根本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作为圣地弟子,平时宋长歌等人走到哪儿都是高高在上,哪怕前往某个皇朝也要陛下亲自迎接,而现在,来到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乡下老农一样的单秋林居然无视他们,这如何能忍?

    “不知所谓,我让你回答我的问题你就乖乖回答好了,何必自讨苦吃!”

    宋长歌目光一冷看向单秋林狞声道。

    说话的时候,他身上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发,周围的天地都在扭曲似乎要崩塌,只见他一巴掌冲着单秋林方向拍下,天宇轰鸣,一只洁白如玉的遮天大手出现,在那只手印下,虚空都被打成了固体!

    那只玉石般的遮天大手,不但向着单秋林压下,甚至还将整个葫芦山谷以至于远处的德阳镇都笼罩在了其中,宋长歌这一巴掌,不但要让单秋林吃苦头,甚至还要将周围方圆百里的大地抹平!

    “宋师兄的翠玉掌越发精深了,传言这套掌法修炼到极致,哪怕拥有果位在身的地皇镜巅峰强者都要被一巴掌拍死,恐怕宋师兄距离那个境界不远了吧?”王明贵在边上面带笑容开口道。

    “哪里哪里,我距离那个地步还有一段距离呢,不过灭杀那个瞎子绰绰有余了,但我不准备杀他,先让他吃点苦头,认清做人不能太自以为是”宋长歌回应道。

    显然,王明贵这一记不着痕迹的马屁对于宋长歌来说是很受用的。

    和王明贵站在一起的张丹阳眼中闪过一丝嫉妒,他纵然实力比宋长歌要强一些,但身份却无法和宋长歌相比,宋长歌是圣地弟子,而他张丹阳只是一个散修。

    对于张丹阳这个散修来说,无论是修炼资源还是背景靠山都不能和宋长歌相比的,虽然不是圣地弟子,张丹阳的见识和眼光还是有的,宋长歌这套翠玉掌威力的确惊人,这是他可望不可即的强大武技。

    然而在张丹阳看来,这宋长歌妄为圣地弟子,翠玉掌原本是要将掌力完全融入一只手里面,最终施展这套掌法的时候一只手如同翠玉般漂亮,威力才能发挥到极致,而此时宋长歌呢,一门强大的武技施展的乱七八糟,掌力覆盖范围的确是广了,但威力却大打折扣,连翠玉掌的正常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白白浪费了这么一门强大的武技。

    若是这门掌法给我的话,我的战力至少翻倍,可惜了,我不是圣地弟子,哪怕得到了这门掌法也不敢修炼,哎……

    张丹阳心头暗叹,这就是作为一介散修的悲哀,别人有的他没有,哪怕是拿到了,不属于他的他也不敢要!

    这一切说来话长,不过只是短短刹那发生的心理活动而已。

    对面,面对宋长歌这突如其来的一掌,立于城墙之上的单秋林依旧不为所动。

    他反手凌空一抓,山谷深处,一柄布满虫眼用朽木销成的木剑凌空飞来出现在手中。

    木剑在手,单秋林抬剑,挥剑,没有锋芒闪现,没有惊天威势澎湃,一如无知小儿随意挥舞木剑。

    恰恰就是这普普通通的一个挥剑动作,木剑刺出,剑尖之处,虚空如同水面一样辐射开去,世间一切都好似在这普普通通的一剑之下定格。

    那遮天蔽日的翠玉大手盖压下来,单秋林手中的木剑一往无前,一圈圈涟漪扩散,翠玉大手无法压下定格在虚空。

    下一刻,单秋林手中木剑轻轻向前一推,只听轰的一声惊天巨响,那恐怖滔天的遮天大手印轰然崩碎,恐怖能量倒卷九天。

    “这不可能!”原本面带微笑的宋长歌当即脸色大变惊叫道。

    他这门翠玉掌在青云圣地中虽然算不得顶尖绝学,却也不是一般的弟子能够接触得到的了,然而却被眼前这个瞎子轻轻松松的以一柄木剑就挡住了?

    单秋林不但挡住了,而且还没有让这次对决的于**及到这方大地的一草一木,所有的力量都被他引到了极高的苍穹之上!

    这得多么可怕的控制力?

    “我本不想与人争斗,奈何恶客上门,心思歹毒,出手就要灭杀万千生灵,留你不得,单某不才,愿代你师门清理门户,省得将来你这样心术不正之人危害苍生!”

    一剑之后,单秋林手持木剑而立,说出了双方见面后最多的一句话。

    下一刻,单秋林无比挚诚的抬起木剑,好像手中的木剑就是他生命的全部。

    “我有情剑一柄,请诸君品鉴!”

    手持木剑,单秋林抬头面向宋长歌三人淡淡的开口道。

    说话的时候,他手中木剑自下而上挥出,剑身前方,一道无形剑芒冲天而起,扭曲了天地四方,将宋长歌三人全都笼罩在了这一剑之下。

    “你找死!”宋长歌脸色一变咆哮道。

    他这是恼羞成怒了,原本在他眼中蝼蚁一样的家伙居然一剑就破了自己的翠玉掌,这让他脸色挂不住,而且对方居然还敢主动动手,这怎么让他不怒?作为圣地弟子的他来说,单秋林的举动根本就是赤果果的打脸!

    身上气息狂涌,有洁白神辉绽放,这一刻的宋长歌简直就好像化作一轮皓月悬挂天穹,一掌再度压下,一只比之前细小十倍凝练十倍同时威力也暴涨了十倍的翠玉大手出现,这已经是宋长歌能将翠玉掌威力发挥到极致的表现,他要一掌灭杀单秋林找回颜面。

    “有点意思”王明贵在边上眯眼自语,心中悄悄提高了警惕。

    张丹阳见识相对要多一些,当单秋林主动挥剑之后,他下意识感觉到了不好,翻手间手中就出现了一根土黄色的长棍。

    这根土黄色长棍长达一丈,手腕粗,表面布满龙鳞,棍子的一头是凶悍霸道的龙头,一头却是龙尾,握在他手中根本就像是握着一条黄龙。

    事实也是如此,他这根长棍可是一件八品兵器,乃是用一条大地龙脉加上无数珍贵材料炼制而来,可谓他最大的依仗了。

    手持长棍,张丹阳毫不犹豫的出手,一棍砸下,配合宋长歌要将单秋林轰杀。

    棍影盖天,一条霸道的黄龙蜿蜒咆哮,那霸绝一切的姿态简直要泯灭世间。

    面对宋长歌和张丹阳的联手,单秋林依旧不为所动,那一剑没有丝毫停顿的挥出。

    下一刻,处于单秋林这一剑笼罩之下的宋长歌王明贵张丹阳三人脸色变了,表情极度惊恐,甚至身躯都在颤抖,可偏偏他们的眼神不再状态。

    此时,处于剑芒笼罩中的宋长歌一下子好似回到了自己小时候,那天,他的天赋比过了无数幼童得到了进入青云圣地修炼的资格,离家的时候,他的母亲双目含泪送别,此时此刻,宋长歌整个人整颗心整个脑海都是母亲那不舍的表情。

    他的心神完全不由自己控制,完全被那无形中的情感左右,根本就忘记了自己是在对敌之中。

    王明贵也差不多,双目痴呆,他的脑袋里面满是当初自己追求的女子毫不犹豫转身离去的画面,他想要抓住对方却怎么也抓不住。

    至于张丹阳,却是看到了当初自己仇家上门妻儿倒在血泊中他无能为力的画面……

    单秋林说‘我有情剑一柄’,当初他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还是人王镜的他就剑斩地皇镜修为的段掌门了。

    如今,他踏足地皇镜之后,再度施展这一剑,威力何止暴涨百倍,连宋长歌三人的心神都被左右!

    嗡!

    无形剑芒冲天而起,情无影无形,所以那剑芒肉眼几乎不可见,情到深处无可动摇,所以那剑芒坚不可摧,情若在心,血海滔天也一往无前,所以那剑芒又是世间最锋利的!

    剑芒所过,天穹上盖下的翠玉掌轰然破碎,那霸绝一切的黄龙哀鸣被切成两半!

    那一剑,包含了天地间最为深沉的情感,那一剑,带着单秋林斩灭一切的信念,因为那是他情感和心灵寄托挥出的一剑。

    噗嗤……噗……轰……

    一剑之后,天地恢复清明,单秋林继续持剑而立。

    宋长歌保持打出一掌的动作定格,他的身躯,胸腹以下被斩断!

    王明贵更是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半个脑袋被撕开身死道消。

    至于张丹阳,手中八品长棍断裂,整个人更是被撕成两半死得不能再死!

    一剑,单秋林仅仅只是挥出一剑,斩杀两尊地皇镜强者,其中宋长歌更是重伤垂死!

    嗖……

    宋长歌极度惊恐的看了单秋林一眼,半截身躯冲天而起刹那消失在天边,连一句狠话都不敢留,死去的师弟和好友他连尸体都不敢带走!

    面向重伤垂死离去的宋长歌方向,单秋林并未继续追杀,嘴角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老白,你们去域外战场见识无尽天骄人杰,我也需要一些对手磨砺剑锋,圣地的人似乎也不错,希望下一次来的不要失望才好!’单秋林心中如此默默的想到。

    他不是没有一剑诛杀宋长歌三人的能力,而是故意放走了宋长歌,因为他需要宋长歌给他带来更多的磨剑石!

    持剑而立,单秋林面向那白发老人方向淡淡问:“老人家,你还有什么事情?”

    “我……我没事,打扰了,告辞……”那老头颤抖的说出这样一句话,然后转身就跑。

    这个地方太可怕了,我那破损圣器我不要了还不行嘛,三个地皇镜啊,差点就给一剑斩了,其中还有两个一看就来历不凡,这世间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位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