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帝国的国都名为天心城,又名天都,意喻天地中心的都城,传言天心城的名字是天元大帝取的,可见其胸襟和气魄,有他在的天心城就是整个世界的中心!

    天元大帝有一个女儿叫天心公主,修为不凡,曾追杀得姜楠四处乱串,无人知道她这个天心公主的封号和天心城有没有什么必要的联系。

    白杨有整个天元星的大致地图,一番规划之后总结出前往天心城的两条路线,一是陆路二是水路。

    陆路的话,从如今的庆国出发往东方而去,需要跨越数千个王朝疆域以及上百个皇朝疆域,路途遥远,除非是通过某些皇朝的传送阵节省路途,要不然以白杨他们的修为也至少要一元时间才能到达天心城。

    至于水路的话就要方便得多,从葫芦山谷出发,向着南方而去,横跨无边大洋,到达彼岸之后,直接就能踏足天元帝国的一座海边城池,要节省近三分之二的路程。

    但是,这条路虽然节省路途,可茫茫大洋中?;姆?,比之陆路要危险十倍不止,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最好不要选择这条路。

    从山谷出发之后,白杨和姜楠他们商量一番,决定走水路,横跨大洋到达彼岸前往天元帝国。

    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基于两个原因,首先是水路节省时间,再一个,若是走陆路的话,姜楠可是天心公主追杀的目标,沿途经过那么多国家,万一身份暴露恐怕不妥。

    至于走水路会遇到危险,白杨他们两个地皇镜武者一个真神镜神道修士,自信若是不遇到超过这个境界的存在都不会有太大的?;?。

    一行人出发,很快脱离庆国疆域踏足茫茫大洋,碧海蓝天无边无际,他们接下来至少要花费三元时间处于大海之上赶路。

    当白杨他们离开葫芦山谷后不久,庆国北方相继有两拨人飞速向着葫芦山谷这边赶来。

    两拨人里面,一波三人一波两人。

    三人的小团体全部都是地皇镜武道修士,其中一个赫然就是当初尴尬离去的宋长歌,准备了这么久,他找了两个帮手欲要来找回当初丢掉的场子。

    宋长歌找来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他所在的青云圣地中的一个师弟,修为和他相当,但实力稍有不如,另一个则是宋长歌的朋友,战力比他还要强一份。

    他们三人横渡虚空而来,并未隐藏气息,没有理会沿途发生的事情,杀气腾腾的直接冲向葫芦山谷方向。

    “王师弟,张兄,到时候你们只需给我压阵即可,动手我自己来,我要一个一个活剐了他们,如果对方一拥而上的话你们再动手不迟”

    冲向葫芦山谷方向的途中宋长歌开口道,论单打独斗他自信能够碾压当初遇到的白杨等人,虽然有这样的自信,但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一挑三他还做不到,需要两个帮手压阵。

    宋长歌口中所谓的王师弟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青年,长相普通,身高一米七的样子,一身黑色长袍,身材消瘦,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看上去好像一个普通的邻家大哥哥,然而他双目中不时闪过的冷冽锋芒却昭示着这是一个心性狠辣之辈。

    听闻宋长歌的话,王明贵冷声笑道:“师兄放心,若是对方一个一个上的话我们不会动手,圣地出来的我们还做不出欺负人的举动,若是对方不守规矩的话就别怪我们无情了”

    “宋老弟,你所说的那个白杨居然连你的面子都敢扫,说真的,我很佩服他的骨气,但是啊,世间就是这样,有骨气的人很容易给自己招灾,这次他就要为自己的骨气付出代价了”边上宋长歌口中的张兄冷笑道。

    这是一个身高近两米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身穿明黄长袍,面容刚毅,总给人一种无比霸道之感,本身实力强大的他,若不是看在宋长歌乃是圣地弟子的身份他根本就不会与之结交。

    “那家伙经过我的调查不过只是有一些奇遇罢了,至于骨气?我会让他跪在我的面前磕头求饶的!”宋长歌一脸冷冽道。

    他们一路所过,对于下方数十个王朝兵荒马乱的画面视而不见,对他们来说,下方不过只是一帮蝼蚁在你打我我打你而已,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另一边,第二波人也在赶往葫芦山谷之处。

    这一波是两个人,其中一个白发老人驱使着一个身穿黑色战甲的人王镜强者给他带路。

    那白发老人是一个真神镜的神道修士,修为深不可测,一脸阴沉,显然心头很不舒服,那个被他趋势的人王镜强者一看就是军中将领,不过此时在白发老人面前比孙子还要乖巧。

    这个人王镜的将领原本是大光皇朝的败军之一,被这个老人捉住给他带路。

    “距离杀掉楚天涯的那个人居住地还有多远?”白发老人不知道第多少次开口问。

    “回大人的话,不远了,最多还有半天路途”人王镜将领乖乖回答。

    老人皱眉,一手拎着他说:“那是你的速度吧?你指路,我带你过去!”

    “好的好的,大人,那个方向”敢怒不敢言,人王镜将领只能乖乖指路。

    这个老人之所以要去找白杨,是因为他了解到,白杨杀了楚天涯,而楚天涯当初在他这里借了一件破损的圣器,很可能那件东西落在了白杨手中,他要去讨回来。

    至于白杨敢不归还?杀了就是!

    宋长歌与这个老人相继前往葫芦山谷方向,他们双方都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在踏足庆国疆域后,双方都感受到了彼此。

    宋长歌他们只是看了白发老人方向一眼并未理会,对于他们来说,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敢阻拦自己,杀了就是。

    反倒是白发老人这边感受到宋长歌他们的气息皱了皱眉,然而迫切的想要追回自己的圣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强者之间对于距离不是很远的气息感应及其敏锐,葫芦山谷之中,乡间老农一样的单秋林动作一缓,脸上并无丝毫变化,缓缓直起身,一步迈出就已经来到了山谷外的城墙上。

    立于城墙上,他面向远方,寒风吹动麻布长袍,安静的等待。

    留守在山谷中的赵石第一时间来到了城墙上单秋林的身边,他知道若是没有必要单秋林绝对不会踏出山谷深处一步的,既然他出来了,那就一定有大事发生。

    来到单秋林身边,赵石开口道:“单公子,需要帮忙吗?少爷走之前给我说过,很可能近期有仇家上门,是以给我留下了一点东西,如果是仇家来的话,我应该能帮上忙”

    单秋林轻轻摇头道:“不用帮忙,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白兄他们连域外战场都干去闯荡,几个连踏足域外战场资格都没有的家伙我若是都无法应付的话,如何担得起白兄的嘱托?”

    单秋林这番话说得很平静,似乎不管来的是谁来了多少都无法引起他丝毫情绪波动一样。

    而且他说的也是事实,宋长歌等人出身圣地又如何?连踏足域外战场的资格都没有,有什么好怕的,这种人只能在天元星上作威作福罢了。

    白杨敢去域外战场闯荡,那里天骄人杰何其之多?每一个都是尸山血海杀出来的狠人,那种场面白杨都敢去,单秋林虽然自知不敌白杨却自信不弱他太多,是以几个来犯之敌他有把握对付。

    天元帝国颁布征召令,召集天骄人杰踏足域外战场,如果宋长歌真的有本事早就得到征召令去域外了,然而他还在天元星甚至估计连征召令都没听过,这样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那就麻烦单公子了”赵石开口道,很识趣的退了下去。

    白杨将山谷托付给单秋林,他说行那就行,赵石无条件相信他。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宋长歌三人就出现在了葫芦山谷外远处的虚空中,几乎是前脚后脚的的关系,那个白发老人也来到了另一边的天穹上。

    单秋林静立,没有说话。

    那边宋长歌一脸阴沉的开口道:“瞎子,这里是不是白杨居住的地方?叫他出来送死,还有那个叫姜楠的家伙和另一个女人,全部都出来送死!”

    面对宋长歌这种命令式的语气,单秋林只是淡淡的回答道:“这里是白兄居住的地方,但他不在,你们走吧”

    “他不在?去了哪里?”这句话是另一边的白发老人说的,语气很急切,很可能那件破损的圣器就在白杨手中,而白杨不在他如何能追回?

    “不知道,如果你们没事的话可以走了”单秋林一如既往的平静。

    宋长歌身边,王明贵目光一闪,给宋长歌出主意道:“宋师兄,这个瞎子一定知道白杨去了什么地方,修为不弱的样子,估计是白杨的狐朋狗友,拿下他,逼问出白杨的下落!”

    “我正有此意,虽说我们青云圣地不会无故屠杀平民,但这个地方是白杨的老窝,他扫了我青云圣地的面子,将这里抹平也没有人会说什么”宋长歌点点头道,对于他来说,这里是白杨居住的地方,那么这里的人和事物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单秋林依旧面无表情淡淡开口道:“你们还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