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吕阳的到来,白杨预感到距离出发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曾经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白杨觉得每一天都是那么的漫长,而现在,随着他修为的提升,时间在修炼中度过,不知不觉一元时间又这么悄然过去。

    又是冬天来临,冰雪覆盖整个世界,苍茫大地彻底变成了黑白二色。

    元节将近,那是整个天元星普天同庆的日子。

    白杨还没有真正的过过一个这个世界最盛大的节日,这一次他恐怕依然没有机会了。

    吕阳的到来并未打乱白杨平静的生活,他依旧每天陪陪小猫她们继而修炼,不过,在吕阳到来的第三天之后,曾经从大光皇朝回来偶遇和吕阳比拼刀法的白发苦修者也来了。

    他满身风尘持刀而来,似乎经历了无尽岁月的沧桑,犹如峭壁上风雪中傲立的苍松,与上一次相比,他变得更加内敛,也更加可怕了。

    一如当初冷漠的姿态,他看着白杨声音沙哑道:“一元时间过去,我来了,你当初说有一个地方更能磨砺我的刀道,是什么地方?我时间不多了,若是再不能突破,恐怕世间的精彩我只能看到这里!”

    他太老了,苦修者的生涯时时刻刻都在压榨他每一丝生命和精神,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以白杨现在的目光,能够看出这个白发苦修者最多还有一元的寿命,苦修者的生涯让他连服用延年益寿丹药延长寿命都不可能,唯有经历突破生命本质得到升华才能活出第二春。

    “前辈跟我来,定不会让你失望”白杨开口道。

    然后,两人来到了山谷的会客厅,不久后,吕阳也来了。

    他们两人见面,双目中都有凌厉的锋芒闪现,那是作为刀客见到同类想要比个高下的默契。

    “你进步不小”白发苦修者看着吕阳说。

    吕阳面无表情道:“上次我连你一刀都接不下,现在我有把握在你手中保持不败!”

    “不用比,你依然接不住我一刀,不要质疑,因为现在的我,每一刀都是我的巅峰,每一刀都会倾尽我的一切,因为唯有如此,我才能凭手中的刀杀出第二春!”白发苦修者丝毫不给面子说道。

    吕阳皱眉,目光闪烁,显然不服白发苦修者的说法。

    两人一见面就火药味十足,白杨连忙开口打断说:“两位前辈请坐,以后有的是时间应证刀道,现在我们来说正事儿”

    白杨开口,两人按捺比拼的想法,双双看向白杨。

    于是白杨开口道:“两位前辈都是纯粹的刀客,在世间想要寻找一个能让自己刀道有所突破的对手应该很难吧?恰好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天骄无数,一定有两位前辈想要找的人,而且那个地方时时刻刻都有生命危险,每时每刻都要全力以赴方能不死,也符合两位前辈想要苦修的条件!”

    “什么地方?”

    吕阳和白发苦修者几乎同时开口问白杨。

    白杨抬头看天说:“域外星空战场,那里是天元大帝开辟出来对抗域外生物的地方,百族争霸,天骄无数,可以说那里每一个人都是尸山血海杀出来的狠人,两位前辈若是想磨砺刀道,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地方比那里更合适了!”

    两人听到白杨的话,目光一闪,身上一股凌厉气息一闪即逝。

    吕阳开口道:“什么时候动身?”

    白发苦修者没说话,但浑身都在激动的颤抖,尤其是手中那古朴长刀更是在嗡鸣,渴望一战,渴望更强的对手!

    “待我安排一番,两天后动身!”白杨想了想说。

    “好”

    两人异口同声道,随即不再说什么,他们相互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同时离去。

    白杨知道,他们是去比拼刀道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进行,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时隔一元,他们谁的刀更锋利?

    山谷深处,白杨看着单秋林说:“老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这里就交给你了,迷河林那边我布置了一些手段,以防万一,你多照看一下”

    “有我在,你放心”单秋林的回答很干脆也很直接,这是他给白杨的承诺,说完,他迟疑了一下继续道:“此去域外,多加小心”

    “我知道的,离开的时候就不来和你打招呼了”白杨笑了笑说,随即转身离去。

    白杨走后,单秋林直起腰,伸手轻轻抚摸木彤的墓碑喃喃自语道:“师妹,师兄不后悔,纵然世间风采无尽,但我守护着你已经足够,剑不出窍,亦能登临绝巅!”

    当白杨踏足居住的小院时,小猫,清荷小兰她们早已经等在这里,双目含泪看着白杨,她们知道白杨又要出发了,这一去不能带上她们,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相逢。

    目光划过她们的脸颊,白杨笑道:“清荷,小猫,小兰,你们不必如此,我并非要和你们分开,其实时时刻刻都能见面的”

    小猫眼睛一亮开口道:“少爷的意思是……”

    “嗯,正如你们所想,这次我走后,会把你们送回我老家那边去,一来确保安全,二来我们也能时时刻刻见面,我可不想错过我未出生的孩子”白杨点头道。

    听到白杨这句话,几女一下子就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白杨能时时刻刻往返于地球和这边她们是知道的,一旦她们处于地球那边,白杨就能时时刻刻和她们见面了,无论白杨在这个世界处于什么地方。

    然后白杨继续说道:“到时候,我会让六千修炼雷霆秘典的武道大宗师山民的其中五千人和你们一起过去?;つ忝?,这里留下一千就足够了,对了,还有血婴丫丫和红球也和你们一起,记得督促她们学习”

    听到白杨的话,清荷一下子没忍住,掩嘴轻笑道:“好的相公,我们会好好督促她们学习的”

    边上,血婴丫丫和红球表情定格,露出了一脸关我屁事的表情,(╯‵□′)╯︵┻━┻……

    安顿好这边,白杨去了北方冰原把小狼找了回来,这次前去域外战场,白杨决定带着他一起去。

    在白杨的一再约束下,原本十四个人王镜的狼族想要跟随小狼,最终只有四个跟着?;に?。

    随后,白杨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等人……

    德阳镇,蓝家。

    蓝清风,蓝霜,蓝欣父子三人聚集在一起,小桌上简单的菜肴一壶老酒,一家人气氛轻松中却带着点离别的味道。

    “爹,大哥,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凡事不要逞强,等我回来就好,如果实在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直接去山谷那边,单秋林在那里,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你们”蓝欣端起一杯酒开口道。

    “我们知道的,欣儿不必担心,此去一定要注意安全”蓝清风表情平静开口道。

    蓝欣给他们说过域外战场的事情,他们也知道域外战场有多么凶险,但他们却不能去阻止蓝欣,蓝欣的心思他们又怎能看不出来,也罢,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去吧。

    “嗯,爹,大哥,你们保重,等我回来的时候,希望看到大哥已经给我带回来一个嫂子了”蓝欣将一杯酒一饮而下起身说道。

    “我尽量”蓝霜无语道。

    “那我走了”蓝欣点点头道,然后转身,一步一步踏空而去。

    目视蓝欣离去的背影,蓝霜表情平静下来说:“爹,小妹在追去自己的幸福,同样也在追求自己的未来,我原本想安定下来娶妻生子的,但我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趁着庆国北征,我想去某个差事,为我蓝家打下一份基业,作为兄长,纵然自身光芒无法比拟妹妹,也别太过暗淡”

    “不行,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赶明儿我就去向陈王陛下求亲,三公主彩衣我就觉得不错”蓝清风眼睛一瞪开口道。

    脸皮抽搐,蓝霜无语道:“爹啊,这段时间都相亲多少次了,我实在是对那些女子没感觉啊,饶了我行不?”

    “不行就是不行,天底下女孩子多了去了,总有对眼的,老子还就不信找不到合适的了”蓝清风吹胡子瞪眼道。

    之前还温文尔雅呢,这会儿根本就是个不讲道理的老顽固。

    “反正我想去参军,要不然这不浪费我一身本事了嘛”蓝霜犟嘴。

    “也不是不行,除非你先结婚给我把女孩子的肚子搞大,要不然免谈”蓝清风眯眼说。

    蓝霜:“……”

    蓝欣来到葫芦山谷,第二天姜楠也回来了,人已经到齐。

    白杨将小兰小猫清荷冰清玉洁四姐妹以及五千山民送回地球道场那边,并且告诫他们最好不要离开道场一步,然后再返回了山谷这边。

    “好了,我们出发吧,此去天元帝国,通过那里的传送阵踏足域外星空!”白杨目视诸位开口道。

    此去他们人数不多,白杨,蓝欣,姜楠,吕阳,白发苦修者,小狼以及四个狼族。

    两个地皇镜武道修士,一个真神镜神道修士,七个人王镜强者,他们这股力量足以和一方皇朝正面叫板!

    一行人冲天而起,化作流光向着远方天宇横渡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