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已经得到了白杨肯定的回答,但王清雨心头依旧有些忐忑,毕竟事关整个地球的命运,她问:“老公,要如何才能解决这枚天体?会不会有危险?”

    遥望冰冷而黑暗的星空,那颗急速飞来的天体很漂亮,太阳的照射下散发洁白的光芒,因为速度够快,它的后方拉出了一条唯美的光带。

    目视那颗天体,白杨回答说:“解决它很简单,无论是将其打爆成尘?;故歉谋渌男卸旒6疾皇悄咽露?,而且不会有任何危险,比这更麻烦的事情我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清雨不用担心”

    那颗天体直径五千多公里,以三万公里每秒的速度前进,能释放出多么恐怖的能量白杨不知道,但他却敢肯定,那颗天体释放出来的能量绝对无法和楚天涯那样的地皇镜强者一击想媲美。

    并且它是死的,解决起来就简单多了。

    “没有危险就好”王清雨彻底放松下来,看着那颗天体感叹道:“它真的很漂亮呢”

    “是啊,很漂亮,可惜的是我现在修为不够,只能将其毁去,如果我再提升一个境界,甚至可以将其炼制成一条项链送给清雨你佩戴”白杨笑道。

    王清雨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呆住,她无法想象将一颗直径五千多公里的天体炼制成一条能佩戴的项链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段。

    “那老公什么时候解决这个威胁呢?”王清雨转移话题问。

    白杨的法相分身想了想说:“再等一会儿吧,我的真身有点事情在忙”

    事实是这个时候,白杨的真身正在天元星那边处理善后事宜。

    此时此刻,地球上大部分人都发现了这一现象,只要抬头看天,都能看到一颗比其他星辰还有明亮十倍的星星挂在天上,而且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在变得更亮。

    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天上多了一颗明亮的星星不过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然而对于那些直觉敏锐实力强大的人来说,当看到天上那颗明亮的星辰后,内心顿时被一股大恐怖所笼罩,一种让他们绝望的感觉在心头滋生。

    各国高层也警觉起来,紧急调集专家分析这一情况,不久后得出的结论却是,灭世之灾即将降临!

    直径五千多公里,每秒三万里的速度,不足三十个小时的时间……

    一系列的数据罗列出来,都在阐述一个可怕的事实,地球的命运已经走向了终结!

    并且,以目前地球的所有科技手段都无法阻止这场灭世灾难的降临,哪怕是投放核弹也无法改变它前进的路线,毕竟它太大太快了。

    面对如此情况,无数知道真相的人绝望。

    无法阻止灾难的降临,甚至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毕竟哪怕是立即乘坐火箭升空也无法逃离地球爆炸后的恐怖于波范围。

    怎么办?该怎么办?能怎么办?坐着等死吗?

    各国高层紧急商议,然而一番讨论下来没有任何办法,最终,华夏第九处处长邱国荣说了一句话,让紧张的讨论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如果谁还能阻止这场灾难的降临,恐怕只有阿尔卑斯山的那位了,如果他都不行的话……”

    邱国荣是这么说的,后面的话他没有再继续下去。

    如果那位都不行的话,那么大家就等死吧……

    “那位真的可以吗?那可是直径五千多公里的一枚天体??!”

    有人提出了这样的质疑,那位的强大举世皆知,然而人力去抵抗天威,那可能吗?

    “行不行另说,这是最后的希望了,请问谁能联系到白先生?”

    又有人抛出了一个问题,然而全部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这个时候才意识到,白杨已经整整两年没有任何音讯了,似乎从世间消失。

    “或许有人能联系到白先生,但能不能真的联系到就不知道了”邱国荣说道。

    “谁?”

    “当然是白先生亲近的人,我已经安排下去了,诸位等结果吧”邱国荣叹息道。

    白杨两年没有露面,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儿,此时此刻,唯有寄希望于白杨亲近的人能联系到他了,并且,哪怕是联系到了白杨,能不能解决这次灾难还是个问题。

    全世界都联合起来要找几个人还是很简单的,并且在那些人并没有刻意隐藏的前提下。

    不久后,几乎所有和白杨亲近的人都被联系到了,然而一番焦急询问下来,却没有人知道白杨在什么地方……

    “还有一个人没有联系到!”绝望的气氛中,有人这样说道。

    于是这个人就成为了整个世界多方大佬关注的焦点。

    “那个人就是白先生登记在册的正牌妻子王清雨,可是,近年来没有人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似乎和白先生一样从世界上消失了”那人无奈叹息道。

    找,把地球挖个底朝天也要找到王清雨!

    在灭世劫难面前,整个世界空前一致的团结了起来。

    然而王清雨在太空中,把地球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啊……

    不过动静弄得有点大,地球上的各个国家没有找到王清雨,王清雨却主动找上门来了。

    也不是主动找上门来吧,只是通过入侵各国的会议系统传来了一段话,她告诉各方,白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大家稍安勿躁即可,他会解决的。

    王清雨传递过来的信息只有这么多。

    当听到王清雨的这些话之后,各方的脑袋都处于一片空白状态,白杨说他已经知道了,会处理这件事情,大家稍安勿躁即可。

    然而他白杨用什么办法去解决这次灾难?他只是一个人啊,怎么可能?

    原本人们已经绝望了的,哪怕是找白杨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可现在对方的回应来了,这让人如何接受得了?

    不管各方接受不接受得了,随后无论是王清雨还是白杨都没有发表任何声音。

    在异界那边,白杨大致处理好善后事宜,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儿的话就赶了回来。

    此时距离那颗天体撞击地球已经只有二十四个小时了,如果再晚的话,即使后面能把它解决掉,距离太近,估计也难免会对地球造成影响。

    白杨上次离开是在阿尔卑斯山的道场内,回来这边也是这个地方,没有丝毫迟疑,身影冲天而上,可谓眨眼时间就出现在了太空基地内王清雨的身边。

    白杨真身出现,法相分身化作一缕光芒融入白杨眉心消失不见。

    王清雨愣了一下,知道是自家老公真正的回来了,当即,一向坚强的她双目眼泪夺眶而出,投入白杨的怀抱紧紧的抱着。

    两年的等待,两年的思念,此时此刻,她终于再次感受到了那久违的气息。

    怀抱王清雨,白杨满是愧疚的拍了拍她的背说:“清雨,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不等白杨把话说完,王清雨抬头,一下子吻住了白杨的嘴,无比热烈,似乎要将自己整个身躯融入白杨体内一样。

    白杨闭目,热烈回应,两人体质远超常人,这一吻足足十分钟时间,似乎要吻到天荒地老去。

    到最后,两人唇分,一丝晶莹的细线相连,嘴巴都肿了……

    人家全世界无数知道灾难即将降临的人都在绝望呢,你俩还有工夫在这里亲嘴,如果被人们知道的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唇分之后,白杨目视王清雨说:“清雨乖,等我先解决了那颗天体在说,免得下面的人担惊受怕”

    “嗯,老公,我能和你一起去吗?”王清雨忐忑道。

    她真的不想和白杨分开,哪怕再危险。

    “当然可以”白杨笑道。

    转身,目视窗外那颗天体,白杨目光闪烁,心道难不成这真的是天意,自己刚刚解决另一边的灾难获得无边功德,这里就再度送来了一桩好处。

    解决这颗横空而来的天体,拯救地球众生灭亡的命运,又是无边功德啊。

    尽管还相隔无尽遥远,但白杨隐隐约约感觉到,那颗横空而来的天体上似乎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此时此刻,白杨不得不相信一句话,身居大气运的人,真的能出门捡到宝,哪怕你不出门宝物都会从天而降落到你的头上……

    身影一闪,白杨带着王清雨离开太空基地,直接横渡星空向着那颗天体而去。

    并非要等到对方降临才将其解决,白杨要半路拦截!

    以白杨如今的修为,前行速度并不比那颗天体慢,但毕竟相隔太遥远了,想要真正的相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白杨带着王清雨正在飞速接近那颗天体,或许是公转轨道的原因,白杨一路上并没有能近距离的观察到太阳系的其他几个行星。

    话说以白杨现在的修为,虽然足以横渡星空,但他还没有去过地球之外的其他星球呢,天元星不算。

    横渡星空近十个小时后,白杨带着王清雨停了下来。

    前方,那颗横跨星空而来的天体已经快要充斥白杨的整个视线。

    此时此刻,在地球上看,这颗天体的亮度已经超过了月亮,大小因为距离的原因只有月亮的三分之一大??!

    对方正在以三万公里每秒的速度接近,白杨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王清雨却是浑身颤抖,她感受到了一股让她绝望的伟力从正前方碾压过来……

    (你们知道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