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有命各凭本事罢了,这位宋公子,我和楚天涯的恩怨已经了结,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不若大家各退一步就此罢手如何?”白杨看向宋长歌平静道。

    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基于白杨本身已经达到杀死楚天涯的目的,不宜多生事端。

    再则,宋长歌来自一方圣地,肖冰燕看身上的气度也来历非凡,若是继续下去,打起来胜两人必定后续麻烦不小,若是将其击杀,在场数千亿人看着,不久后必定轰传天下,他们背后的人岂会无动于衷?

    白杨本身不是怕事之人,但不必要的麻烦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

    听到白杨的话,周围的人并未感到意外,若是白杨不管不顾就将楚天涯带来的人打杀,那才叫无脑。

    尤其是姜楠,在远处暗自点头,他的见识比白杨多,深知圣地的可怕,杀一个宋长歌是小事,然而杀了他,青云圣地顾忌颜面也不会放过在场的所有人,可谓后患无穷,还有那个肖冰燕也来历神秘,足以给宋长歌甩脸就足以看出些许端倪,同时招惹这两个人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白杨选择息事宁人,可宋长歌不这么认为,心高气傲的他宁愿相信这是白杨怕了自己,于是一脸俯视的姿态冷笑道:“各退一步?你凭什么让我退一步?尽管我离开大光时日久远,但大光依旧是我的家乡,你白杨让我家乡背负耻辱,就想这么三言两语算了?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好的事!”

    这是不打算罢手了啊……

    看着他,白杨淡然道:“宋公子是吗?不知你想怎么样呢?”

    我原本想就这么算了,但你没完没了真以为怕了你不成?虽然你后台强硬,那又如何?你若死了,后台再硬又有什么意义?那时不管我是什么下场你也看不到了!

    再则,哪怕你后台的人找来就以为我没有周旋的余地?

    远处姜楠撇嘴,他是真不知道宋长歌这种人是如何长这么大的,来自一方圣地听上去很牛叉了,可姜楠觉得,如果青云圣地若是多一些宋长歌这样的人搞不好圣地都要被玩完,哪儿有跑什么地方都乱树敌的,圣地再强若是敌人太多也会被拉下神坛的!

    肖冰燕皱眉,在远处一言不发,白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掉楚天涯实在是出乎了她的预料,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或许不如楚天涯,而白杨能这么短时间杀了楚天涯,一旦对自己起了杀心恐怕就没命活着回去了!

    自己是来给大光撑腰助拳的,而不是来送死的……

    此时此刻,肖冰燕这个女人已经萌生退意,明知事不可为还要硬上乃兵家大忌,暂时退去,未来在徐徐图谋也不迟。

    在这边肖冰燕心中已经有决断的时候,宋长歌再度开口了。

    他看着白杨一脸傲然说:“我想怎么样?听你的口气貌似很不爽?别以为杀了一个楚天涯那样的废物就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了,你不是问我想怎么样吗?那我就告诉你,很简单,你当众跪下,向全天下承认你错了,不该得罪大光子民,然后自废修为即可!怎么样,我很大方吧,并没有要了你的命!”

    这家伙得多脑残?你明白我的底细吗?是谁给你的自信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都不想和他多说,白杨看向姜楠说:“姜兄,你之前的那句话我很认同,青云圣地就教出这样的货色,我都替他们感到脸红”

    “自作孽不可活,这样的家伙,哪怕是杀了,尽管青云圣地顾忌颜面不会放过我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来了,毕竟圣地也是要脸的”姜楠耸耸肩说。

    “你们似乎并未把我放在眼中?”那边宋长歌一脸阴冷道。

    你才看出来?一开始到现在谁把你当回事儿了吗?白杨撇撇嘴,都懒得搭理这家伙。

    “诸位,我是楚天涯请来助拳的,现在他已经死了,我和他关系一般,也没必要为他出头,就此告辞”

    气氛凝重中,远处沉默寡言的虎皇开口道,然后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就走,没有丝毫拖泥带水,顷刻就消失在天边尽头。

    没有人知道此事虎皇内心是何等的麻麦皮,楚天涯请他来此许诺了很多好处,然而现在一样都没兑现就挂了,没反过来找大光麻烦就算他仁至义尽,还为一个已经死了的债主出头?我有那么傻吗?

    虎皇走了,他们这边就剩下肖冰燕和宋长歌两人,而且严格的说起来他们俩并非大光皇朝的人,现在形势不妙,本身就萌生退意的肖冰燕当即开口道:“白杨,不管你和楚天涯的恩怨如何,既然他已经死了就到此为止吧”

    说道这里,肖冰燕又看向宋长歌,想了想说:“宋兄,听我一句劝,没必要为了楚天涯强出头,难道你看不出现在大势已去了吗?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说完,肖冰燕目视全场,深深的看了白杨等人一眼随即转身离去。

    她和虎皇都走得无比干脆,对?;械男峋跷薇让羧?,深知继续留下来恐怕不妙,第一时间选择离开这摊浑水。

    暂时的抽身离开,而且是在白杨说了各退一步的前提下,并不算丢脸,虽然这事儿不算完,但没有必要这个时候为大光出头,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倒是不介意再解决这次恩怨,如果没机会遗忘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肖冰燕和虎皇都走了,楚天涯死了,现在他们这边就剩下一个宋长歌。

    而白杨他们这边,姜楠和蓝欣本身就是两个地皇镜强者,再加上白杨这个地皇镜强者都弄死几个的存在,一下子宋长歌就处于被动之中。

    这会儿他脸色及其难看,一对三,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但是同时对付三个的话自己胜算不大啊。

    是继续为大光出头吗?这样一来的话,一对三搞不好自己会死,他还不想死,然而大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如何收得回来?灰溜溜的离去让天下人笑话?丢不起这个脸啊。

    好尴尬的说……

    然而宋长歌这种人是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的,此时虎皇和肖冰燕离去,让他孤立无援,他觉得是这两个家伙故意在给自己找难堪,一面暗骂这俩家伙一点胆色都没有的同时,他还把肖冰燕和虎皇也给恨上了。

    明知宋长歌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姜楠也不打算放过他,故意奚落道:“你刚才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貌似听说什么下跪之类的,是你要下跪吗?麻烦再说一遍行不行?”

    “你……”

    宋长歌赫然转身,咬牙看向姜楠,脸色阴沉,然而再自傲也看出此时情况不对,想说两句狠话硬是给他憋了回去。

    “我什么我,你倒是说话啊”姜楠眯眼道。

    如果宋长歌再敢说两句歹毒的话语,他真的不介意立即出手将其灭杀,反正自己孤家寡人一个,有本事你青云圣地的人整天什么事儿都不干满天下追杀我啊。

    他自己孤家寡人一个不要紧,但是却得考虑一下白杨这边,一旦杀了宋长歌,对于几个王朝的亿万生灵来说就是一次潜在灾难,他并非傻子,不会一时冲动殃及无辜。

    “哼!”宋长歌脸色难看,目视诸人,冷哼一声不甘的离去,心头别提多憋屈。

    白杨,姜楠,蓝欣,是你们对吧?给我记着,这事儿没完,总有一天你们会在我面前跪地求饶的,还有肖冰燕这个贱人,不就是大昆国的一条狗吗,居然也摆我一道,有你好受的时候,虎皇,对,还有你,老子正好差一条铺床的虎皮……

    宋长歌虽然走了,可心头却带着满腔怨毒。

    一向自傲的他,大话都已经说出口了,最后居然灰溜溜的离去,这对于他来说比用巴掌打脸还难受,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哈哈哈哈……”

    在宋长歌走后,这里爆发了一阵大笑,那家伙最后的嘴脸真的让人畅快。

    尽管已经走了很远,可宋长歌依旧听到这边的笑声,这让他脸色更加难看,等着吧,这事儿没完!

    白杨他们这边,笑够了,姜楠来到白杨身边皱眉道:“白兄,就这么让宋长歌他们走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姜楠双目中杀意一闪即逝。

    沉吟片刻,白杨说:“现在刚刚解决楚天涯这个麻烦,不宜再生事端,其中虎皇杀了也就杀了,主要是宋长歌和肖冰燕,他俩麻烦,那肖冰燕的来历我们还不清楚,对于未知还是抱着敬畏的好,还有那宋长歌,本身虽然草包了一点,但背后圣地却是一大威胁,最后,姜兄你觉得,是对付一个宋长歌这样的草包容易还是对付圣地中的一群老怪物容易一些?”

    听闻这番话,姜楠拍了拍白杨肩膀笑道:“白兄,一段时间不见,你成长太多了,如果是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恐怕你会不顾一切的留下他们吧?”

    “那倒是,当时年轻气盛嘛,现在的话,倒不是没有当初的血性了,但凡是还是要考虑值得不值得的”白杨耸耸肩说。

    “你很老了吗?”姜楠无语道。

    他们说话的空档,蓝欣走过来,看向大光残余的军队眼中杀意一闪问:“白兄,这些人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