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压抑的气息弥漫天地,沉凝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似乎万物都在那股气息之下进入了寂灭状态。

    原本听到白杨传音的丫丫和红球还一脸纠结,到底是继续吞噬大光的军队呢还是乖乖回去写作业,在感受到那股气息之后嗖一下跑得没有了踪影。

    还是回去写作业吧……

    俩小家伙猴精猴精的。

    无边混乱的战场,大光剩余的军队正在遭到屠宰,当那股压抑气息出现,敌我双方渐渐的都下意识停手。

    大月王,陈永信,江浩然三人脸色大变,第一时间组织军队后撤,心头压抑一脸惊容。

    此时此刻,从天穹高出往下看,原本相互交织的敌我双方在飞速分开,然后潮水一样向着各方撤退。

    三国联军迅速南下,十多个王朝大军向北,大光残余军队聚集在一起处于中间。

    数千亿人交织在一起,想要短时间彻底分开显然不现实,但各方都下意识选择了停手后撤。

    “成败在此一举了”江浩然深吸口气道。

    大月王眼皮直跳问:“我们最终能取得胜利吗?”

    “不知道,结果如何,就看白先生的了,接下来我们根本插不上手……”陈永信深吸口气说。

    弥漫天地的那股恐怖气息,饶是他们几个作为拥有果位在身的帝王也提不起丝毫反抗之心,如同大山压在心头险些喘不过气来。

    一边组织军队后撤,陈永信等人极目眺望远方天穹,一脸不安。

    楚天涯来了,横渡万水千山来到了这片混乱的战??!

    他的出现,直接让混乱的战场安定下来,以一己之力左右了整个战局,身上气息澎湃,在这股天威般的气息之下,敌我双方都选择了下意识停手。

    此时看到整个战场的状态,楚天涯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大光两百亿大军跨境而来,此时居然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亿,被那几个小小的国家打成这样?怎么可能!

    “楚天涯,这就是你的兵?真心让人太失望,被打成这个样子,要是我的话直接抹脖子算了,还有你楚天涯,看看你的军队都是什么垃圾玩意,你就是这么当皇帝的?”宋长歌站在楚天涯身边,目视全场一脸无语道,语气恶毒无比。

    “宋长歌你够了,行军打仗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明白就别乱说话”肖冰燕看不下去,目视宋长歌皱眉说。

    “我不懂?对,我是不懂行军打仗,你懂行了吧,皇朝大军啊,被打得跟孙子一样,啧啧,丢脸咯”宋长歌耸耸肩说风凉话。

    楚天涯一脸阴沉,不说话,深吸口气平复心情看向前方,目光冷冽如刀,无边杀意在心头酝酿,天地都仿佛要被他冰冷的杀意冻结。

    前方,数百里外,一身黑白阴阳长袍的白杨凌空而立。

    当他感受到楚天涯那熟悉的气息后,第一时间行动,并且通知陈永信等人撤军,面对楚天涯这种高手,王朝大军再多都没用。

    看着楚天涯他们那边,白杨心头一沉。

    四个,整整四个地皇镜强者,除了楚天涯之外其他三个他一个都不认识!

    作为大光皇帝的楚天涯来到这里是必然的,白杨理解,可是其他三个是谁?为何会与楚天涯在一起?

    一个白衣青年,一个身穿墨黑战甲的女子,还有一个沉默寡言的壮汉男子,他们三个地皇镜强者是什么来历?

    情况出乎了白杨的预料。

    在白杨的预想中,大光最多一两个地皇镜强者过来,可现在却是足足四个!

    心头动容,但并未表现在脸上,白杨看向那边拱手道:“楚皇陛下,我们又见面了,近来可好?”

    “好,很好,非常好,白杨,你很不错”楚天涯眯眼看着白杨说,尽管恨不得吃了白杨,但他却极力的压制住了心头的怒火。

    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是因为下方大光残余的军队还未和多国联军彻底分开。

    尽管剩下的军队不足三十亿,但楚天涯自信自己重新组织这股军队后一样能横扫四方,这是他作为皇朝之主的自信。

    如果现在就动手的话,大光残余的军队深陷包围之中恐怕要被屠杀殆尽,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楚天涯,听他的口气好像在嘲笑你”宋长歌好奇的打量白杨咧嘴说道。

    此时楚天涯心情很不好,他这是在给楚天涯伤口上撒盐。

    肖冰燕看不下去,皱眉说:“宋长歌,你少说两句,你那张嘴巴就不能闭上?”

    宋长歌撇撇嘴不再说话,一脸玩味,也不知道是不想计较呢还是心头在打什么主意。

    远处,陈永信等人聚集在一起,看向这边一脸忐忑。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陈永信皱眉问。

    江浩然摇摇头道:“别说话,看看再说”

    正要说什么的大月王浑身一颤,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目光扫过自己,身躯一颤。

    那边楚天涯的目光扫过白杨看向后方的陈永信等人,一脸冷冽没有说什么,转而看向北方十多个王朝那边。

    顿时,十多个王朝的大军之中,各国国主浑身一颤,一个个冷汗直冒。

    “朕不知道谁给你们的勇气,居然敢出兵针对朕的军队,过后再找你们算账”楚天涯看向十多个王朝的方向冷漠道。

    这种极尽威胁的话语听在耳中,那十多个王朝的国主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地皇镜强者的楚天涯,犹如一座太古大山定压在虚空,没有几个人能升起反抗之心,似乎他说的就是大道至理,只能遵守。

    十多个王朝的国主这会儿冷静下来,焦虑无比,知道自己摊上事了……

    待到敌我双方交织的军队分开得差不多了,楚天涯看向白杨冷声道:“白杨,你想怎么死?今天你不会再逃了吧?你若是逃的话,我向你保证,从这个地方开始,一直到最南边,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活着的人,哪怕是行将就木的老人还是刚刚降世的婴儿!”

    宋长歌竖起大拇指说:“楚天涯你说得好,这才是干大事儿的”

    肖冰燕横了宋长歌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瞎嚷嚷,你是脑残还是傻逼?

    “好大的杀气,看来楚皇帝你入魔很深,说不得本座为了天下苍生,今日要除魔卫道了!”白杨平静道。

    不待楚天涯说话,宋长歌好奇的看着白杨大大咧咧的问:“你就是白杨?天师镜的修为,老实说,我真的很好奇,你凭什么能把楚天涯搞得这么狼狈?”

    他觉得太神奇了,白杨一个天师镜的家伙不但把大光搞得颜面尽失,此番大光军队跨境而来还差点全灭,这家伙何德何能?

    看向宋长歌,白杨点点头问:“还未请教你是?”

    “蝼蚁而已,你还不配知道我是谁,回答我的问题即可”宋长歌看着白杨撇嘴道。

    白杨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白衣青年就是个目空一切的二愣子,哪怕实力强大也很好对付的那种。

    “小女子肖冰燕,白公子,你做得太过了”楚天涯身边的肖冰燕开口道。

    “原来是肖冰燕姑娘当面”白杨点头道。

    心中权衡,相比起来,楚天涯他相对熟悉,已经有了完全对付他的办法,那个白衣青年二愣子,对付起来不麻烦,反倒是这个肖冰燕有些捉摸不透,最后就是那个跟在楚天涯身边的壮汉了,到这个时候依旧一言不发,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嗖嗖……

    两道狼狈的身影冲天而起来到了楚天涯这里,低头一脸忐忑。

    楚天涯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一脸失望的说道:“废物,此事暂且记下,回去再找你们算账!”

    “对不起,父皇,儿臣让你失望了”

    楚昊楚江苦涩道,随即来到楚天涯身后低头不语。

    领兵前来,搞成这个样子,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难辞其咎。

    “不用那么麻烦,一切都是这个姓白的蝼蚁搞出来的吧?我赶时间,杀了他,再横推那几个小王朝完事儿不就得了嘛”

    宋长歌站出来撇撇嘴说,脚踏虚空一步一步走向白杨,一脸猫戏老鼠的姿态。

    他忍不住要对白杨动手了。

    “你算哪根葱?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一样,想对白兄动手?我就能把你打得哭着喊爸爸!”

    一个杀气腾腾的声音响起,一身黑色长衫的蓝欣出现在白杨身边,伸手指着宋长歌冷笑道。

    目光一寒,宋长歌看着蓝欣似笑非笑道:“口气不小,长得也不错,就凭你的这番话,我决定先不杀你,会活活把你凌辱致死!”

    对于心高气傲的宋长歌来说,居然被一个女人鄙视了,他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

    楚天涯目光一闪,没想到蓝欣这个女子居然成为了地皇镜强者,心念一动,他想到了那个帝坟传承。

    “这里好热闹,白兄,我没来晚吧?”

    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一身金色龙袍的姜楠出现在白杨身边,看向楚天涯他们那边似笑非笑的说。

    “姜兄,你怎么来了?”白杨微微愕然问。

    “先解决了眼下的麻烦在说”姜楠摇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