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会蔓延,随着血婴丫丫和红球的别样登场,大光军队这根绷紧的铉彻底断了。

    这俩小家伙太过惊悚,一个张嘴一吸,数以百万级的人精气被吞噬化作飞灰,另一个则是将剩下的兵器铠甲都给吞了。

    武士,武师,宗师,大宗师,但凡是大光的军队,只要红球和丫丫出现,几个呼吸间数百万人就消失一空,清风卷过,灰尘漫天!

    大光皇朝的军士杀到现在本身就处于崩溃的边缘,此时面对这种不可理解的邪门存在,他们直接丧失了最后一点勇气。

    无数大光军士彻底放弃了抵抗,有人慌不择路的逃命,有人直接跪地求饶,还有一些人则是干脆战在原地浑身颤抖不知所措……

    血婴丫丫和红球的出现,几轮不可思议的吞噬下来,直接奠定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面对这俩邪门的家伙,大光皇朝的军队直接崩溃,而白杨他们这边,在反应过来后,却是一番截然不同的姿态。

    尽管这边依旧惊悚于那俩小家伙的邪门,然而这是帮手,站在自己这边的!

    还等什么,杀??!

    大光皇朝军队崩溃了,求饶了,然而楚天涯还未出现,战争就不算完,此时若是放过大光的军队,一旦楚天涯降临,这些现在投降的家伙必定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举起屠刀!

    所以,没什么好犹豫的,逃跑的也好,求饶投降的也罢,全部杀了!

    随着大光皇朝的崩溃,一场惨烈的屠杀上演,这不是几个几百个那么简单,而是屠杀几十亿!

    然而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血婴丫丫和红球依旧没有停下自己吞噬的脚步,甚至加快动作,依旧闪烁在战场上,所过之处大光皇朝的军队成片成片的消失……

    战场后方,白杨目睹战局变化,老实说,面对这样的局面他也愣住了。

    之前大光虽然溃败,但依旧在抵抗,然而现在随着血婴丫丫和红球的出现,他们连抵抗都放弃了,很多人宁愿死亡也不敢去面对血婴丫丫和红球那诡异的手段。

    战场那边,或许是绝望到了极致,一个正被六十个山民追杀的人王镜强者,居然无视追杀他的人直接冲向了血婴丫丫和红球。

    “妖孽,给我死!”他一脸狰狞的咆哮,燃烧自身生命,身上有血色光焰升腾,气息攀升,周围天宇扭曲。

    手持一柄漆黑大刀,不顾后方雷暴袭来,他一刀斩向了丫丫和红球。

    一刀所过,万里虚空扭曲似乎要被撕裂。

    小不点模样的丫丫看向对方,黑白分明的双眼一瞪,居然丝毫不惧。

    天地间似乎有阴风狂啸,又似乎有鬼哭神嚎之声回荡,丫丫一瞪眼,小嘴一吸,对面那在人王镜都是堪称顶尖的存在,还在燃烧自身生命前提下,身躯肉眼可见苍老,在变得萎靡,在变得枯败,一个呼吸不到,他整个人砰一声崩碎成灰烬!

    一眼,丫丫瞪死一个人王镜顶尖强者!

    对方斩来的刀芒被丫丫闪身躲开,然后头也不回的去下一个地方。

    红球咦咦一声,闪身过去,张嘴一吸,死去的人王镜强者那口漆黑大刀被他吞了,随即追着丫丫而去。

    后方,柱子带着五十多个山民停下脚步,面面相窥,然后看向红球丫丫方向,浑身一抖,啥也不说跑去帮其他人。

    血婴丫丫和红球他们都熟悉,以往在山谷那边没少欺负他们,不过那个时候是欢声笑语,然而现在呢,这俩小家伙居然轻易弄死了一个他们追杀了半天一夜也没有能弄死的家伙!

    以后尽量远离这俩小祖宗……

    全程目睹了这一切,白杨嘴角抽搐自语道:“在这之前难道说是我限制了他们的成长?顶尖人王镜高手都能灭杀,再成长下去的话,岂不是能弄死地皇镜强者了?”

    脑袋有点恍惚,回忆起遇到这俩小家伙的画面,白杨这才意识到,他们都是妖孽啊。

    当初丫丫出现的时候,瞪谁谁死,花鸟鱼虫都能成为她的食物,只是后来跟在白杨身边,白杨限制了她施展这样的手段,从而一直都是一个小孩子的方式出现在身边,然而现在,她偷偷跑来战场,吞噬无数人的生命精气,上千亿啊,居然成长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了!

    还有那红球,是在地球上遇到的,出现的时候就很非凡,那个时候他能将任何宝石当做零食咀嚼,一直以来都不出彩,白杨都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间它居然成长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肚子里面好似一个黑洞,再多东西都装得下,而且直到现在白杨也还没有弄明白红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是当初姜楠隐晦的提过这小家伙很非凡。

    “白兄,你养了两个妖孽,丫丫我到时知道,是一种受到诅咒的阴邪存在,而红球我就不知道了,我看不到他们成长的极限在哪里,你带着他们在身边,若是不约束好的话,未来恐怕会出事儿”蓝欣出现在白杨身边说道。

    点点头,白杨说:“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他们来了战场,才让他们吞噬那么多人成长到了这个地步,不过他们以后再有这么大的成长环境已经很少了,我会好好约束的,不至于让他们祸害苍生,看来还是作业太少啊……”

    看了看白杨,蓝欣不知道如何回应。

    远处战场上,丫丫和红球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冷战,然后继续下一个地方……

    这次战争大光的军队彻底败了,剩下的军队放弃抵抗,在遭到大规模的屠杀,他们宁愿死也不敢面对邪门的丫丫和红球。

    至于大光的高手,这会儿还剩下七个,都是人王镜顶尖存在,不过还在被追杀中。

    战争是胜利了,可最强大的敌人还未到来……

    与此同时,陈王朝葫芦山谷,白杨安置在这个世界的落脚之处。

    单秋林一如既往的在打理木彤的坟墓,春季到来,万物发芽,每天小小的坟堆上都会有植物长出。

    单秋林并不是没有彻底灭杀坟堆上植物生机的本事,只是他不愿意那么去做,亲手打理坟堆,一如曾经细心守护在木彤身边一样。

    某一刻,单秋林动作一顿,身影瞬间消失,来到了山谷外面的虚空中,一身麻衣的他凌空而立,伸手一抓,山谷深处一柄长着虫眼的木剑飞来出现在他手中。

    “不管你是谁,还请离去,如若不然,死!”立于虚空,单秋林不悲不喜的开口道,声音平淡,没有丝毫情绪包含其中。

    在他对面,千米之外,虚空中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穿金色龙袍的青年。

    这个青年看着单秋林一脸前所未有的凝重,他能感觉到,前方这个黑布带蒙眼的家伙很危险。

    虽然自身不惧,但身穿龙袍的青年却并不想莫名其妙的干一架,皱眉看着单秋林问:“你是何人?我记得这里是白兄弟的家吧?你把他怎么了?”

    听到金袍青年的话,单秋林眉毛一动,开口问:“你找白兄?不是敌人?”

    “我和白兄关系甚好,怎能是敌人?”金袍青年无语道。

    单秋林点点头,明白了对方并非敌人,然后一句话都不说转身就走。

    “哎哎,我说你什么情况”金袍青年看到单秋林的举动茫然道。

    动作一顿,单秋林说:“不是敌人就好,白兄不在,去北边对付大光皇朝了,我在这里帮他看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既然你没动手,那就走吧,在白兄没有回来之前我不会让你进来的”

    说完,单秋林身影一闪消失不见,回到山谷中,并未去木彤坟墓之处,而是出现在白杨小院之外持剑而立。

    来的是一个地皇镜强者,而且让单秋林都感到胆战心惊,对于单秋林来说,来的是什么人不重要,来的目的也不重要,他?;ぐ籽钤谝獾娜瞬攀侵匾?。

    “我是姜楠,白兄的朋友,好不容易摆脱天心贱人来找他喝酒的,我……”

    金袍青年正是姜楠,听到单秋林的话之后立即开口道,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单秋林人跑了。

    一脸无语,姜楠咧嘴,这什么人啊,太难相处了。

    纠结片刻,姜楠耸耸肩,身影消失不见,北上去找白杨去,既然主人不在家,他也不好硬闯不是,而且还有一个不好相处的家伙看门。

    山谷中,感觉到那个有强烈威胁的家伙走后,单秋林这才松了口气,回到了山谷深处继续打理木彤坟墓……

    北方,再北方,虚空中有极道身影划破天际,速度快到人王镜的存在都无法捕捉他们的轨迹。

    这几个身影一路南下,跨过千山万水,不久后就接近了冰原上交战的地方。

    当这几个人停下看到战场情况的时候,当初傻眼,怎么会这个样子?

    正在屠杀大光军队的三国联军后方。

    白杨和蓝欣神色一动,尤其是白杨,身影瞬间消失,同时还传音给陈永信江浩然大月王他们,立即组织军队后撤。

    “丫丫,红球,给我回去,一年级的字认完了吗?”

    正在吞噬大光军队的丫丫和红球也接到了白杨的传音。

    他俩当即小脸一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