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大地,数千亿人厮杀不休,剑芒刀光纵横,打得山川崩塌大地沉沦,升腾的血雾让这一方天地都变成了血色,呼吸一口都呛鼻。

    大光皇朝兵败如山倒,高手死的死跑的跑已经所剩不多,没死的也正在被追杀,根本就无法阻止起有效的反抗。

    后有三国联军追杀,中有狼群肆虐,前有十多个王朝数千亿大军碾压,大光皇朝跨境而来的军队正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消亡!

    战场就是一台绞肉机,每时每刻都在吞噬生命。

    大光皇朝尽管兵败如山倒,但他们的战力强大,惨烈的厮杀中,双方的伤亡都是一个及其可怕的数字。

    然而战争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除非某一方彻底倒下或者投降。

    这一战从中午打到傍晚,又从傍晚打到深夜,直到第二天天边露出鱼肚白战争依旧没有停下。

    短短半天一夜的时间,死在这片大地上的生灵多到无法计算,保守估计至少千亿!

    千亿人的死去是什么概念?相当于十个地球人口总和死绝都远远不够!

    高强度是厮杀到现在,敌我双方都已经无比疲惫,可战争还未结束,哪怕累得随时都会倒下,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停止挥动手中的兵器。

    自己疲惫敌人也很疲惫,你不杀别人别人就要杀你!

    到了这个时候,大光一方的人王镜强者,死的死跑的跑,剩下的已经不足十个了。

    大光最后剩下的这些人王镜强者,每一个都可以说在人王镜这个层次足以称尊,不能等闲视之,然而就是这样的高手,却如同一条狗一样到处乱串,因为每一个人身后都有一群山民在追杀他们……

    被追杀的这些高手心头的郁闷可想而知,简直曰了狗了,单个的山民他们能很轻易就击杀,然而那是一群啊,惹不起惹不起,出了跑还能咋办?

    最可恨的是,追杀他们的那帮山民简直太操蛋,一群人分工明确,追杀的时候往往有三分之一的人在休息,到了一定时候换下另外三分之一,如此一来,交替休息,这帮山民压根就不累啊老铁……

    大光的高手被缠住无暇他顾,然而三国联军和后方十多个王朝的人王镜高手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对手,他们冲入大光军队之中砍瓜切菜收割人头简直不要太狠。

    可以说杀到现在,大光两百亿大军死了近一百五十亿,其中五十亿都是被这些人王镜强者干掉的!

    没办法,人王镜强者杀士兵一杀就是一片,谁能抵挡?

    待到天明之时,大光一方还有不到五十亿疲惫的军队在顽抗,跑不了,主帅没有开口投降,皇朝的威严也不容许他们投降,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干。

    可是真的好累啊,打了这么久,每个大光的士兵都想不顾一切的倒头就睡……

    说实话,皇朝的军队真的很可怕,大光皇朝在绝对的劣势下依旧能杀掉近八倍的敌人,如果他们人数有敌人一半,不,哪怕只有三分之一,恐怕也没有各国什么事儿了。

    然而敌人太多,堆都能堆死他们,单兵战力足以碾压敌人也要跪。

    楚昊和楚江兄弟俩,作为主帅他们没法离开,被一群山民追杀狗撵一样跑了半天一夜,已经很疲惫了,再也没有皇子的风采,无比狼狈,身上带着伤,在之前的追杀中,他们多次险死还生,若不是仗着实力强大和身上一件件秘宝恐怕尸体早就凉了。

    轰……

    一道毁灭性的雷霆擦着自身落在地上,将地面炸开一个数十里直接的大坑,楚江再一次躲开了致命一击。

    他这会儿哭都哭不出来,虽说人王镜的他随时都能以武道意志吸收天地元气恢复,然而高强度的战斗下恢复都来不及啊,到了这个时候,他真元几近枯竭,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只能维持跑路。

    麻麦皮了,身后那群哇哇怪叫的山民太操蛋,一帮人追杀一帮人休息,每一个追杀他的人都依旧生龙活虎。

    “父皇怎么还不来?”

    一边跑路的楚江心头在一边念叨。

    在他们到达战场的时候就已经给楚天涯用秘法传递信息过去了,然而半天一夜之后楚天涯还是没来。

    楚江相信,只要自己的父皇到来,绝对能定鼎乾坤扭转局面!

    这不但是楚江的想法,更是楚昊的想法,还是所有依旧在奋力反抗的大光军队心中的想法。

    楚天涯地皇镜修为,来到这里谁敢放肆?

    也正是这个信念支撑着他们厮杀到现在,如若不然的话早就投降了,对方人数太多,根本没法打。

    这里距离大光横跨数十个王朝,相隔万水千山,一般的人王镜强者想要跨越这段距离,加上途中修行时间足足要两元,虽说楚天涯足够强大,但想要从大光过来也不是说来就能瞬间降临的。

    其实这个事情吧,有点尴尬,原本在楚昊楚江的想法中,他们先带着大军到达战场,然后安营扎寨和敌军对质,最后才慢慢等楚天涯到来一举横扫三国。

    然而鬼知道三国联军不按常理出牌,根本不给他们准备时间,在他们到达的第一时间就发起了冲锋,这就导致了楚天涯未能第一时间到来,以至于局面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厮杀还在继续,除非有一方彻底倒下或者投降认输……

    到了这个时候,死伤的人数不下千亿,这是一个说出来就足以让人震撼得浑身颤抖的数字。

    待到天明时分,厮杀的双方逐渐发现,半天一夜死了那么多人,可是混乱的战场上根本没有多少尸体!

    上千亿人的死亡,尸体足以堆积成连绵数百里的大山,流的血液足以汇聚成一条奔腾河流。

    可是,现在整个战场上除了疲惫的敌我双方还在厮杀之外,地面根本没有多少尸体,鲜血都没多少。

    你说尸体被撕碎了吧,总归有碎片不是,然而没有,无尽的尸体好似凭空消失了一样。

    哪儿去了?

    哪儿去了,无尽的尸体当然是进了血婴丫丫和红球的肚子了。

    丫丫吸食尸体上的血肉精气,被他吸食了血肉精气的尸体变成飞灰,至于尸体上穿戴的兵器铠甲则是进了红球的肚子,它的肚子似乎无底洞,来多少吞多少!

    它们俩一开始吞噬的速度并没有那么凶猛,所以头一天的白天没有人发现这一奇怪现象,到了夜晚的时候谁还能注意到这些?

    俩小家伙不停的吞噬成长,一晚上的时间,吞噬了上千亿人的尸体,足以让他们成长到一个及其可怕的程度,随着成长后面吞噬的速度就更快。

    以至于到了第二天天亮之后,人们猛然发现,卧槽,尸体没了……

    这一奇怪的现象在天明之后迅速弥漫敌我双方,所有还在厮杀的军士心头胆寒,那么多尸体都不见了,这事儿有古怪,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能弄没那么多尸体?

    或许是因为敌我双方都发现了这一情况的原因,已经成长到及其可怕程度的血婴丫丫和红球居然不在偷偷摸摸,而是大张旗鼓的显化于人前。

    “吖吖……”

    一声稚嫩的童音响起,不大,却诡异的传遍了大半个战场,混乱的厮杀声音都无法掩盖,清晰的传遍众人耳中。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莫名的,处于这片区域的人浑身一抖皮肤发寒,好似整个天地的温度下降了数百度!

    这种感觉来自于生命本能感受到的一种阴冷,不是来自于身体上,而是灵魂上感觉到的。

    稚嫩的童音出现后,小不点一样的血婴丫丫冲天而起,显化于交战的双方上空。

    丫丫还是那么一个小小的身板,出现在虚空中之后,她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一瞪,向着下方战场张开小嘴一吸。

    随后,让无数人胆寒惊恐的一幕出现。

    肉眼可见,正在厮杀的敌我双方之中,大光皇朝的军队,无数人身躯突然定格僵直不动,身体如同时间在他们身上无限加速一样干瘪崩碎化作粉尘!

    当这些大光军士的身体化作粉尘之后,唯有身上的兵器铠甲叮叮当当掉在地上。

    只一下,大光皇朝战力强悍的军队,至少有数百万莫名其妙化作飞灰死去!

    然而还没有等人们从这惊骇的情形下反应过来,丫丫身边一个拳头大的红色毛球出现,正是红球,它看上去憨态可掬,是个女人都恨不得捧在手心揉捏。

    可就是这么一个萌货,小嘴巴里面发出两声咦咦的声音,随后小嘴巴张开,被丫丫弄死的数百万大光军士,他们掉落的兵器铠甲瞬间冲天而起没入了红球的嘴巴消失不见。

    俩小家伙做完这些不过花费两个呼吸时间,他们似乎打了个饱嗝,然后身影一闪辗转他处,紧接着,同样的一幕再度在其他地方上演!

    似乎商量好了一样,丫丫吞噬大光军士的血肉精气,红球吞噬他们身上的兵器铠甲,所过之处只留下一地粉尘!

    场面太可怕太惊悚了,俩小家伙所过,大光军队数百万数百万的消失,而且随着俩小家伙吞噬的越多,他们吞噬的速度更快!

    “这是哪儿来的两个绝世凶物?他们只针对我们,快跑啊……”

    大光军队之中,不知何处发出这样一声惊骇的尖叫,然后,大光剩下的人彻底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