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凝如水的朝堂上,南疆王开口问:“诸位爱卿,对于多国边境远处有大光军队蛰伏目的不明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在问这句话的时候,南疆王心头回荡刚刚几个使臣的那番话,顿时心里一个劲往下沉。

    万一楚天涯真的有阴谋呢?万一楚天涯真的知道晋升天帝镜的办法呢?万一他发动大军真的是为了踏足天帝镜而做准备呢?

    一旦这些都是真的,岂不是说世间将再度多一个帝国出来,而他们这些小国就是牺牲品……

    “陛下,此事尚未证实,我们若是妄下决断的话恐怕不妥”有老臣站出来含糊其辞的说。

    当下局势不明,多说多错,还是稳妥点的好。

    皱眉沉思片刻,南疆王说:“把那几个使臣带来朕有话要问”

    于是乎,刚刚下去不久的几个使臣又被带了回来,麻麦皮,这不折腾人么……

    “你们刚才说,白杨白先生知道楚天涯有踏足天帝镜的办法,种种迹象表明,楚天涯其实是想拿下你们三国之后挥军北上一举将庞大疆域纳入版图?”南疆王沉声问。

    陈王朝的使臣回答说:“楚天涯知道踏足天帝镜的办法千真万确,白先生亲自证实,要不是知道这个秘密楚天涯也不会在国都和白先生动手欲要杀之而后快了,至于拿下沿途数十个王朝准备晋升帝国怕是八…九不离十,毕竟那样才能匹配天帝镜的修为和身份”

    “好了,你们下去吧”南疆王心烦意乱的挥手道。

    麻麦皮,这绝逼是在折腾人……

    南疆王心乱了,大光是皇朝,强大毋庸置疑,如果没有必要,作为王朝绝对不会去招惹,然而现在对方貌似已经预谋已久磨刀霍霍了,若是再不有所行动的话恐怕后悔都来不及。

    然而如果这些都是假象呢?

    作为一国之主,面对这种问题,稍微一个决定错误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由不得南疆王不小心翼翼,并且,他也没有全信使臣的话,作为帝王,哪儿能因为别人一番话就深信不疑的。

    类似的情况不止发生在南疆王朝,还同时在其他多个国家上演,三个国家的使臣轮番忽悠,另外还有‘确切’的大光军队蛰伏虎视眈眈,是个人都要心乱。

    各国皇帝在一番权衡之后,通过某种渠道取得了联系,各方相互印证信息,得到的结果却是大光真的将目标指向了数十个王朝!

    大光挥军南下,搜罗天下高手,分明就是想打下数十王朝,在为楚天涯晋升天帝做准备!

    只要拿下最南边,大光就能一路挥军北上横扫诸多国家,再加上大光本部若是派兵南下的话,搞不好要不了多久这片大地就要落入大光手中了……

    尽管如此,多国还是不愿冒险和大光起冲突。

    各方商议一番,出了一个稳妥的计划,就是派人前去和那些大光蛰伏的军队交涉,试探一下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

    他们已经探明了,大光蛰伏的军队一共四个地方,四十亿大军,隐隐约约有监视这一片庞大地域的意思。

    多国做了两手准备,一面派相同数量的军队过去交涉以防万一,另一边却在调兵遣将,万一证实大光的确狼子野心的话,那就挥军南下和陈王朝他们那边前后夹击大光将其永远留在冰原之上!

    另一边,陈永发正在和那个陈王朝请来的用刀人王镜强者说话。

    两人伪装成了被杀死的大光将领模样,别说不熟悉的人,哪怕是熟悉的人只要不动手都感觉不出差别来,不得不说沧海王的那种丹药真的很好用。

    “武王殿下,白先生的计谋真的能成功吗?”那个用刀人王镜强者忧心忡忡的问。

    他是被请来助拳的,不可能和陈王朝同仇敌忾,如果最后真的无法抵挡大光他会随时离去,情况不妙的话搞不好还会反水。

    面对这个问题,陈永发一脸自信的说:“万兄尽管放心,白先生的计谋必定万无一失,你看,我们派出了使臣去诱导那些国家的国主,对方不信是肯定的,但加上我们这边就不一样了,我们现在的样子的确是大光将领的模样,而且我们身后的军队也是大光皇朝制式装备,说我们是大光的军队一点都没错,谁还能有那么大的手笔弄来数十亿套大光军备武装军队冒充?由不得他们不信!”

    白杨打劫了大光国库,将里面的军备用来武装己方,如今反过来冒充大光军队……

    这些都是绕过大光主力部队眼线的,对方压根不知道白杨还有这茬在等着他们。

    “那就好那就好”被请来的万如年松了口气道。

    他们这边说着说着,陈永发目光一凝,看向前方嘴角含笑。

    前方远处是南疆王朝,此时那边有大军奔赴过来,铺天盖地,军队数量怕不下十亿,一眼看不到尽头。

    不过对方并未直接过来,而是相隔千里停了下来。

    停下之后,其中有人王镜强者脱离大部队来到中间开口问:“前方可是大光杨将军?”

    大光的主要带兵将领各国都有备案,是以南疆王朝的那个将领一眼就认出了‘陈永发的身份’。

    陈永发冲天而上,目视对方冷冷道:“是我!”

    对方又问:“在下南疆王朝唐风,冒昧打扰了,敢问杨将军,你们屯兵于此所为何事?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我们义不容辞”

    对方不敢得罪大光,是以说话的姿态放得很低。

    陈永发冷冷回答道:“没有需要帮忙的,唐将军回去吧”

    那边唐将军目光闪烁,笑道:“那好,就不打扰杨将军了”,说完拱手转身,不过前行一段之后突然转身问:“杨将军,你家楚皇帝即将晋升天帝镜了?”

    “你怎么知道?”陈永发‘下意识’回了一句,然而说完之后自觉口误,当即脸色一变。

    那边的唐将军在听到陈永发回答之后当即傻眼,原来是真的?被诈出来了……

    这边陈永发‘口误’之后,目光一闪,旋即眼中凶光大放朗声道:“不好,陛下计策被人发现了,动手,将这群南疆王朝军队留下,随后挥军而上攻打南疆王朝,只待后方主力拿下三个小国挥军北上配合我等横扫诸国!”

    陈永发一声令下,身后十亿大军立即出动奔袭过去!

    那边南疆王朝大军胆寒,双方人数相当,根本就不敢和大光军队厮杀,转身就跑。

    这边陈永发他们准备多时,很快跨过千里距离,十亿破气箭铺天盖地的倾泻过去!

    只一轮,南疆王朝大军就被灭杀大半,剩下的更是丢盔卸甲有多快跑多快。

    大光皇朝不愧是大光皇朝,三品破气箭装备到了每个士兵身上,根本无法抵挡,铺天盖地的破气箭之下,别说普通士兵,就连人王都不敢硬抗!

    陈永发他们这边追杀南疆王朝那些军队,一副要打入南疆王朝腹地的姿态,将皇朝威严展露无遗。

    同样的一幕还在另外三处上演,白杨让人派出的四十亿大军全部都是精锐,且装备了大光的武器装备,战斗力根本就不是那些王朝派出来交涉的军队能比的,一面倒的碾压局面!

    这样的情况第一时间反馈到了各国国主之处,于是各国国主紧急召见三国使臣。

    “诸位,大光狼子野心,打着复仇的幌子欲要吞并我们诸多国家,可谓一荣俱荣,你们能不能联系本国那边,我们出兵南下,两面夹击彻底消灭大光军队?”

    各国国主召见使臣后焦急道。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啊,使臣们纷纷拍胸脯保证:“能联系上国内,大光的主力部队现在奔赴南边,这边的军队并不多,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一定能消灭小股军队南下打大光主力一个措手不及!”

    “那还等什么,赶紧联系,其实我们在派人去证实的时候就在调兵遣将了,现在就可以出发挥军南下!”各国之主纷纷焦急道。

    大光预谋已久,那些动手的军队就是证明,不用迟疑了,当下唯有联合各方拼了!

    于是乎,被白杨算计的那些国家纷纷出动大军……

    陈永发他们带来的军队正在追杀残兵败将呢,然而还未能打入敌国国境就遇到了多于己方十倍以上的军队,并且后续更多正在赶来!

    “不好,这些国家有所准备,失误了,且战且退,回到主力部队再说!”

    四股伪装成大光军队的主要成员纷纷喊出这句话,和各国大军且战且退南下而归……

    白杨的计策成了!

    派出使臣扰乱君心,又有伪装成大光的军队为证,由不得那些国家不上钩!

    并且,白杨也在打一个时间差,大光军队南下,一心看着前面,后面估计没有多少关注,陈永发他们伪装成大光军队引来各**队跟在后面,差不多是在大光到达目的地不久,后面各国铺天盖地的大军就能杀来!

    那时候木已成舟还能怎么办?一个字就是干!

    届时白杨他们这边也会立即出兵攻打大光军队,根本不给后方各国和大光证实的机会,混乱起来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

    最后的最后,被引来的诸国已经和大光干上了,想和解都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