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稳不稳的,姓白的,那是我的东西,我没说要给你好吧?”沧海王瞪眼呛了白杨一句。

    没理会这种无聊的话题,白杨看着在场众人说:“你们之前都和大光的军队干了一场,歼灭敌军四亿,这么丢脸的事情他们肯会压下去不外传,这就给了我们很大的操作空间,我想问的是,你们还记得那些被你们弄死的大光将领吗?”

    “这个当然记得,毕竟就发生在不久前”江浩然点头回答道。

    于是白杨说:“那好,接下来我们就挑选几人服用沧海王的那种丹药,伪装成被你们杀死的大光将领,随后立即出发去找还未返回的军队,绕道后方……”

    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白杨给他们详细阐述接下来的行动安排。

    听完之后,众人看白杨的目光简直跟怪物一样,这种阴招都想得出来,那些作壁上观的国家想不被拖下水都不行了。

    “姓白的,我又没说会无偿拿出那种丹药啊……”沧海王还在较劲,然而看到周围其他人的目光最后只能闭嘴。

    “兵贵神速,大家行动起来,争取在决战到来的时候把援军带来”

    计划商量完毕,众人迅速行动起来。

    因为大光军队还有两天就会到达前线,是以这次计划陈永信江浩然和大月王都没有出去,去的是陈永发项鸣叶天楠和木灵叶,除了他们四个之外还带走了其他四个人王镜强者。

    八个人,伪装成大光被杀的将领,带着那四十亿埋伏大光的军队绕道后方!

    与此同时,陈王朝江王朝和大月王朝,三个王朝分别派出大量使臣立即出发,各自奔赴白杨目标上的那几个王朝。

    大光雄兵正在赶来的路上,要不了两天时间就会降临,留给白杨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时间悄悄溜走,一天后,北边远方南疆王朝,朝堂之上,陈王朝江王朝大月王朝三个国家的使臣来到这里,见到了南疆王朝的国主。

    南疆王朝是一个整体国力不比当初苍狼王朝差的国家,疆域庞大人口众多,这个国度,摆在明面上的人王镜强者就有四个,暗地里或许还有。

    南疆王称得上是雄才大略了,尽管接掌王位一来并没有开疆扩土的功绩,却能在周边诸多国家虎视眈眈下保持国力丝毫不衰退,已经足以体现他的手段。

    这几天南疆王有些心烦,盖因大光军队从他的国家路过,有密报传来,他这个国家有两个平时不听从王朝指挥的人王镜强者加入了大光军队,大宗师境界的更多。

    人王镜强者,称得上是王朝这种国家的战略性武器,被大光带走两个,南疆王能有好心情才怪,尽管那两个不怎么听话,然而大光并未强迫任何人加入,对此南疆王也只能在心头暗自生气。

    接到下人来报说南边三个国家有使臣前来,一开始南疆王是不想理会的,毕竟在他看来,三个国家已经被大光盯上,灭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然而来的不止一个国家的使臣,而是三个国家的使臣一同前来,这勾起了南疆王的兴趣,是以准备接见一番。

    朝堂上,南疆王看向下方三个国家的使臣,嘴角含笑说:“大光皇朝已经大军压境,你们不思保家卫国还有时间跑来我朝?”

    下方陈王朝江王朝大月王朝三个国家的使臣对视一眼,江王朝的使臣站出来拱手道:“参见南疆王陛下,我等前来,并非不思保家卫国……”

    不待对方把话说完,南疆王笑着打断道:“那你们来此所谓何事?莫不是看到灭国就在眼前想要加入我南疆王朝?若是如此的话,倒不是不可以”

    面对这略带讽刺的语气,三个国家的使臣并未生气,陈王朝的人站出来看向南疆王说:“多谢南疆王美意,如今虽家国不安,但我等并无投效他国的打算,此番前来,是恳请南疆王陛下出兵援助共同对付大光,还请陛下恩准”

    听到这句话,南疆王目光一冷,心道果然如此,,冷笑道:“你们口出此言,莫不是以为朕不敢杀你们?请朕出兵共同对付大光,是想让朕这南疆王朝灭国吗!”

    出兵援助之类的事情南疆王从来没有想过,那可是大光皇朝,从自己国家行军都得开方便之门,躲还来不及岂敢去招惹对方?

    面对南疆王杀气腾腾的姿态,三国使臣早有预料,也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大月王朝的人站出来说:“南疆王陛下,恕我直言,恐怕您派兵增援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如若不然,恐怕有灭国之祸!”

    “放肆!”

    这句话出口,一声怒吼响起,南疆王朝一位人王镜强者死死的盯着三国使臣,大有挥刀斩杀的样子。

    南疆王皱眉阻止了那人的冲动行为,目视三国使臣眯眼道:“你们倒是给朕说说,为何不出兵增援有灭国之祸?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别怪朕治你们一个妖言惑众之罪!”

    面对这种局面的说辞是白杨早就计划好的,三国使臣心中有数,陈王朝使臣站出来说:“南疆王陛下,还请听我给你分析分析,大光王朝两百亿大军跨境而来欲要灭我们三个国家,想来这事你是知道的,可您觉得真的只是那么简单吗?”

    “笑话,难不成还有什么隐情?楚皇帝派遣大军过来是为了报仇泄愤,天下共知,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南疆王沉声道。

    “问题就出在这里,想来南疆王你也知道,楚皇帝之所以派兵前来想要灭了我们几国,起因是白杨白先生在大光的所作所为,但还请陛下认真想想,楚皇帝杀了白先生就可以泄愤,为何还要如此大张旗鼓?”

    不待南疆王说话,使臣继续说道:“原因很简单,楚皇帝大军出征泄愤只是一个借口,他还有更大的计划或者说阴谋!”

    “什么阴谋?”南疆王下意识问。

    如果白杨在这里的话,大概会说南疆王被带沟里去了。

    要的就是你这样的反应,使臣继续说道:“白先生大闹大光的事情天下都知道,可有一件事情恐怕就没有人知道了,白先生大闹大光事关楚皇帝的一个秘密计划,这个秘密至关重要,关乎周边诸多国家生死存亡,正是因为白先生带走了出皇帝的这个秘密,他才会刚刚稳定国内局势就迫不及待的派兵出征,以报仇泄愤的名义提前开始了那个秘密计划!”

    “给朕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南疆王眉头微皱。

    看向南疆王,使臣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个秘密就是,楚皇帝知道了踏足天帝镜的办法,而且已经在秘密实施,白先生偶然得知这个秘密,所以楚皇帝才那么迫不及待杀人灭口,以至于在大光皇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此番大光两百亿大军奔赴过来,南疆王你以为他们只是为了对付区区三个王朝?若只是这样的话根本不用出动大军,更别说沿途搜罗天下高手了,楚皇帝还有更大的阴谋,剿灭我们三个国家之后,他就要立即挥军北上,灭掉沿途诸国,将无边疆域纳入自己手中!南疆王陛下,你试想一下,大光灭掉我们三国之后岂会放过你们?一旦他踏足天帝镜,区区大光国土疆域配得上他的实力修为?所以,你们已经危在旦夕而不自知,我等前来请求增援,并非是请求你们救救我们三国这么简单,你们也需要自救啊,唯有集合多国的力量一举粉碎楚皇帝阴谋才能天下太平,而且那个踏足天帝镜的办法南疆王你不想知道吗……”

    使臣噼里啪啦一大堆,全部都是白杨安排的忽悠之词,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些国家有?;?,让他们不得不派兵增援,同时那个踏足天帝镜的秘密恐怕没有几个人不心动!

    当然,只是这样的一面之词肯定是无法说服对方的,就需要其他方面的配合了。

    南疆王听到这里,脸色一沉说道:“闭嘴,来人,带他们下去!”

    他不想听了,也不敢听了,如果真的如同三国使臣说的那样,恐怕要出事儿了!

    等到三个国家的使臣下去之后,南疆王问余下大臣:“你们怎么看?”

    “陛下,千万别信他们的话,这分明就是想拖我们南疆王朝下水啊”有老臣站出来说。

    “不错,陛下,大光不是我们能招惹的,千万不能淌这浑水……”

    在众大臣你一言我一语中,外面有加急军情火速传递上来,一路直奔国都大殿。

    一个边境军官来到国朝大殿跪地焦急道:“启禀陛下,我方探子发现,边境远处有大光十亿大军隐藏目的不明,还请陛下定夺!”

    “有这样的事情?”南疆王脸色一变赫然起身道。

    “此事千真万确,十亿大军全部穿着大光制式装备,其中两个人王镜将领每个国家都有备案,做不得假!”前来汇报的将领言之凿凿的说。

    “报,启禀陛下,周边多个国家传来密信,言道多处发现大光军队蛰伏目的不明,多国共同证实,多处数十亿大军确实是大光军队无疑,各方询问陛下做何打算”此时有一个老太监匆匆忙忙的跑来说道。

    连续两个消息在朝堂之上炸响,顿时,南疆王朝朝野上下文武百官心头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