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王朝一方在歼灭大光军队一亿一千万军队之后立即离去,连战场都没有打扫,自身付出了千万军士的代价。

    以一换十,并且大光单兵战斗力远超陈王朝一方的情况下,这样的战绩足以载入史册。

    这次伏击打得很漂亮,也很成功,对白杨他们这边的军士士气提升很大,在众将士心中树立起了皇朝大军也不是不可战胜的心态。

    所谓哀兵必败,至少从此之后白杨他们这边的军士有了和大光军队作战的勇气,别小看这无形中的勇气,对于整个战局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陈王朝一方战而胜之走了,其他三个方向也很快有了结果。

    大月王她们那边也胜利了,甚至是全歼追兵,其中大月王可谓左右了整个战局,以她半只脚踏足地皇镜的修为,独自一人就斩杀了敌人四个人王镜强者以及三分之一的军队!

    她带来的十亿大军可以称得上是无损而归。

    叶天楠他们那边依旧是胜利,不过未能全歼敌人,让其跑了百来万,己方死了几百万军队,其中江浩然还受了点伤,他一人单挑三个人王镜,若不是占据绝对优势恐怕要糟。

    四个方向的安排,唯有木灵叶她们那边不太理想,不得不说大光还是有能人的,眼看要陷入木灵叶她们的包围圈,大光将领当机立断下达了后撤的命令。

    然而肥肉都到嘴边了哪儿有吐出去的道理,木灵叶贪功,冒险下达了进攻命令,然后这就不是埋伏了,而是硬碰硬的死磕。

    最后尽管依旧近乎全歼追兵,但自己这边却死了八千万,若不是大月王横空降临一举改变战局的话,战争一旦胶着对方后续派兵前来就要完蛋。

    天底下没有尽善尽美的计谋,出现这样的差错在所难免,但总的来说这次计划白杨一边实施得还算很圆满的。

    战斗结果很快就传到了大光主力部队之处,那些逃回来的军士一个个胆战心惊大气都不敢出。

    这是一次耻辱,作为皇朝大军,出动了四亿,回来的不足三百万,而且是被小小的王朝埋伏,这脸打得可谓啪啪作响!

    轰隆……

    晴空万里的天宇之上有惊雷咆哮,那是两位主帅楚昊和楚江心头愤怒引发的天象。

    深吸口气,楚昊看着回来的败军说:“你们先下去修整吧,这是我的过错,未能预料到对方如此阴险,不怪你们,具体情况我会禀明陛下”

    楚昊还算理智,并未将过错怪罪到下面的人头上,这个时候将过错按在自己头上能够收拢军心,不得不说他在成长。

    另一边的楚江也没有怪罪下面的人,只是阴沉着脸说把这件事情记下,后续将功补过就是。

    对于大光来说,这次失利算不得什么,但也是一个不小的教训了,让他们收起了对几个小王朝的轻视之心。

    有了这样的心态,对于白杨他们一方来说是不利的。

    “全速行军,到达目的地安营扎寨迎接陛下降临!”

    两位主帅开口,大军继续前进。

    接下来的路途中,大光军队上空好似笼罩着一层阴云,四亿军队的损失对他们的士气打击不小,同样也让他们憋着一股火,这个面子一定要找回来!

    陈永发他们得胜之后撤走了,军队沿着撤退路线回去,各方主帅却先一步回去中军大帐。

    在各方战斗落下帷幕不久,坐镇中军的白杨就得到了消息,整体来说是好的,木灵叶她们那边的失利在预料之中也在预料之外,些许瑕疵罢了。

    “白先生,我让你失望了,是我做得不好,请责?!?br />
    众人再度齐聚,木灵叶第一时间冲着白杨单膝跪地低头抱拳愧疚道。

    其他三方都是大捷,唯有她这边失利,这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计划很完美,可自己却弄砸了,毕竟白杨说过一旦出现那样的局面不能贪功第一时间撤退的。

    “木将军不必如此,我方虽然损失了八千万军士,但也近乎全歼敌方一亿大军,这是胜利,不必灰心”白杨挥手让其起身平静道。

    “可是……”木灵叶脸上还是挂不住,想要说什么。

    白杨打断她,看向其他人说:“我们的第一步很成功,但不能因此而沾沾自喜,虽然剿灭了大光四亿军队,可根本没有让他们伤筋动骨,接下来还得进一步计划才行,他们距离不远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白先生,我们这个计谋很成功,能不能再来一次进一步削弱大光战力?”江浩然开口问。

    “不可,计谋讲究的是一个出其不意,再来一次已经没有意义,我们得想其他办法”白杨摇摇头说。

    众人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不再提这茬,全都看向白杨,期待他更好的办法。

    被众人期待的眼神看着,白杨差点翻白眼,你们真以为我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军神啊,我只是赶鸭子上架好吧。

    然而到了这一步白杨也不能退缩,还得挑起大梁才行。

    想了想,白杨说:“第一步,打击敌方气势,目前看来我们做到了,不过却让对方收起了轻视之心,总体来说好坏参半,我们还得进一步削弱敌方战斗力才行!”

    那边陈永信皱眉道:“白先生,敌人最多还有两天就会全部降临,除非我们大军全部出动伏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要不然无法进一步削弱对方战斗力,可这样一来等于是提前挑起决战,根本没有意义,若是派高手前去偷袭,对方高手更多,只能是送死,如何才能进一步削弱敌人战斗力?”

    决战即将来临,留给白杨他们的时间不多,再使一些小伎俩根本没有意义。

    白杨心念闪烁,空城计美人计离间计等等各种计谋在心中回荡,然而都没有时间去安排了,如何在决战到来之前削弱敌方战斗力呢?

    这是个问题……

    想啊想,某一刻白杨眼睛一亮,还真被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当即一拍手说:“有了,如果计划成功的话,大光战斗力将被大大削弱!”

    “什么办法?”大月王眼睛一亮问。

    众人无比期待,毕竟白杨之前的计划是很成功的,这给了她们很大的信心。

    然而白杨却卖起了关子,笑道:“估计我们都知道,以我们现在的条件,想要去弄死大光多少军队那是不现实的,然而又要削弱对方战斗力,只得从其他方面入手!”

    “其他方面?”众人皱眉,其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见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白杨给了个提示说:“你们想啊,大光毕竟是跨境作战,隔了几十个王朝呢,我们可以去请增援啊,那几十个王朝,如果我们能请来几个十几个王朝的增援,大光将腹背受敌,所谓此消彼长就是这个道理,我们有了增援,是不是相当于战斗力提升了?而大光还是老样子,这就是变相的削弱敌方战斗力了嘛”

    听了白杨的话,众人面面相窥,原来是这么个削弱大光战斗力的办法。

    然而那根本就不现实好吧。

    江浩然试探性的说:“白先生,这恐怕不行吧?那些王朝既然能放行大光过来,肯定就不可能得罪大光,更别说派兵增援我们,没帮着大光打我们就算好的了”

    摸了摸下巴,白杨说:“世事无绝对,要是我们给那些国家一个不得不派兵增援我们的理由呢?”

    “白先生计将安出?”

    一群人眼睛一亮,既然白杨都这么说了,搞不好已经有了八成把握,但任由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其他国家凭什么不得不派兵增援自己这边。

    白杨那脑袋,只要有了个苗头,顺着苗头下去很快就想到了完整的计划。

    摊开地图,白杨快速观察,随即闭目思考片刻,睁眼说:“距离我们这片最近的王朝一共有十三个,其中九个国家如果动作够快的话完全可以在决战到来之前派兵直捣大光后方,至于其他的就没必要了,那么我们接下来的目标就是这八个王朝,说服他们派兵增援!”

    白杨已经找好了目标,那八个王朝整体国力和陈王朝他们这边差不多,距离也不远。

    “然后呢?”陈永发开口问。

    他们还是不明白白杨有什么办法请来对方帮忙。

    “请这八个国家帮忙,我们需要分为两个部分进行,第一步,我们要派使臣立即去拜访这几个国家的国主,动作要快,到时候根据我说的做,第一步是请不来增援的,所以就需要第二步计划同时进行”白杨眯眼道。

    话说那些家伙估计都作壁上观吧,既然如此我就拉你下水,而且还不得不自动下水!

    顿了顿,白杨视线看向了沧海王。

    “姓白的你看我干……啥?别以为你阴谋诡计赢了一场我就会服你”沧海王眼睛一瞪说。

    她本来想说干嘛,然而想到了那个梗立即改口。

    翻了个白眼,白杨问:“那什么,那天你在江王朝国都用的那种伪装成江琳的丹药还有没有?”

    “倒是有一些,你问这个什么意思?”沧海王眨眼问。

    一拍手,白杨笑道:“既然还有那种丹药,那就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