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艘庞大的浮空战船如天幕划过天际,其上兵甲森然。

    大光皇朝大皇子楚昊立于最前方的一艘战船前端,身穿漆黑战甲,背后五把不同颜色的战剑背着,看向远方大地,目光冷冽。

    白杨在大光皇朝的所作所为,不但让这个国家背负着沉甸甸的耻辱,皇家更是几乎没脸见人。

    即将到来的一战,不但要洗刷耻辱,更要震慑天下,让那些趁着大光元气大伤而虎视眈眈的家伙打消心头的想法。

    ‘这一战必须要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楚昊在心中默默的说,他的父皇楚天涯虽然此时并不在这里,可发生的一切都会传递到楚天涯耳中,一旦自己打出成绩,打出大光的威势,那可是能在楚天涯心中加分的。

    如今整个大光皇朝,能有资格和他争夺皇位的只有九皇子楚江,这一战是关键,一旦将楚江比下去,皇位对于楚昊来说几乎十拿九稳了。

    楚昊从未想过无法扫平那三个小国家的事情,他们带来的是皇朝大军,无论是单兵作战能力还是武器装备都能甩那些小国家几条街,两边根本没法比!

    收回目光,楚昊看向右手边,数百里外,另一艘战船上的楚江也在看着他,两兄弟的目光碰撞随即分开。

    两人都在打着小九九,想要在这一战中绽放自身光彩。

    “大皇子殿下,还有两天的路途就到达目的地了,接下来有何安排?”楚昊身后,一个白衣中年文士开口问。

    这是楚昊带来的幕僚,天师镜修为,也不知道哪儿找来的,军事才能得到了楚昊的肯定。

    沉吟片刻,楚昊说:“张先生,我是这么想的,虽然拿下那几个小国家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但也不能大意,到达他们国境边缘我们先停下整军等着父皇到来,到时父皇坐镇中军,我们就能大杀四方了,贪功冒进是大忌,那时我想率领百亿大军直破一国国都拿下一国在说,张先生以为如何?”

    “大皇子殿下心思缜密,不贪功冒进是我等属下之福,想法很好,不过属下觉得细节方面可以再完善一下……”白衣文士张朝阳一脸微笑道。

    在楚昊和张朝阳商量的时候,另一边的楚江也是一样的状态,和带来的幕僚商议接下来的细节。

    楚天涯会来,但楚天涯只会出手对付白杨,其余拿下那几个国家的事情就只能由他们兄弟俩来完成了。

    距离大光军队数百万里外,有一片占地数千里的密林,初春时节,万物发芽一片勃勃生机。

    从上往下看,这片密林普普通通,可这个地方却隐藏了陈王朝的千万大军,带队的是人王镜武道修士陈永发。

    千万人想要隐藏可想而知有多困难,但在神道修士阵法的作用下那都不是事儿。

    陈王朝只有一个天师镜神道修士黄秋,黄秋不在这里,但黄秋的大弟子却来了,是一个真君境界的神道修士,布置阵法隐藏千万大军就出自他的手笔。

    安静的蛰伏中,立于大军前方的陈永发目光一闪,反手取出身上的一块玉佩,玉佩绽放光芒,一个人形光影出现,单膝跪地对陈永发说:“启禀大帅,大光皇朝军队快要接近预定地点了!”

    “知道了,继续查探”陈永发沉声道,收起玉佩。

    那种玉佩是神道修士炼制的特殊器物,可以隔空传递信息,而且距离很远。

    深吸口气,陈永发开口道:“众将士准备出发,一切按计划行事!”

    他声音不大,却能完整的传递到千万大军所有人耳中去。

    这一千万人,是陈王朝精锐军士,人数不少了,可他们要去偷袭的是大光军队,对方足足两百亿,无论怎么看都是天方夜谭,差距太大。

    但这是白杨计划中的关键点,必须要去,而且他们的任务也并非和大光军队死磕,也不一定要杀多少人。

    命令传递下去,陈永发挥手,覆盖密林上方的阵法打开,一艘艘承载大军的浮空战船升空,每一艘都长达数千米上万米不等,自然是无法和大光皇朝高级货相比的。

    战船升空,带着千万大军向着大光皇朝方向横空而去。

    这样的情况相继在另外四个地方上演。

    陈王朝陈永发,大月王朝木灵叶,多宝王,江王朝叶天楠,他们四人分别带领千万大军从四个不同方向偷袭大光军队。

    说实话,这样的举动很可笑,区区四千万人去偷袭大光两百亿人,尤其是对方高手无数的情况下,或许对方只需要一次冲锋他们就全灭了。

    但这是白杨的计划,所有人都无条件相信白杨,死人是必定会出现的,可一旦想到白杨计划的结果,一切都是值得的!

    四个方向的千万大军,出发的时间相同,但接触大光军队的时间却是有差别的,最先接近大光军队的是陈永发他们这边。

    哪怕还相隔数十万里,立于战船前方的陈永发也看到了远方遮天蔽日的大光军队,那简直就是一片天幕碾压过来,尤其是其中不乏让他胆战心惊的人王镜气息,饶是陈永发心性足够坚定此时也手心冒汗。

    陈永发尚且如此,可想而知他身后的那些军士是何等惊恐了。

    然而计划已经开始,没有回头路,陈永发冲着大光军队方向怒吼道:“大光皇朝,你们跨境而来,欲要屠我众生,天理难容,我乃陈王朝陈永发,庇护一方,纵然粉身碎骨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众将士,给我杀!”

    陈永发声音滚滚传递,如天雷咆哮,很快就出现在了大光军队那边。

    随着陈永发声音落下,身后千万大军齐声怒吼:“粉身碎骨,杀杀杀……!”

    悲壮的气氛中,这千万大军不顾一切的向着对面发起了冲锋!

    对面,立于船头的楚昊第一时间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当即耻笑一声欲要腾身而起前去将那股不自量力的家伙斩杀。

    他边上的张朝阳却是摇头阻止道:“大皇子殿下,你乃大军主帅,轻易不可妄动,些许蝼蚁何必亲自动手,安排一支军队将其剿灭就是!”

    陈永发他们过来靠近的是楚昊这边,示意另一边的楚江按兵不动。

    轻轻呼出一口气,楚昊点头道:“张先生言之有理,这是我第一次领兵作战,让你笑话了,对方千万大军,还有一位人王镜强者带队,我方军队战力不是他们能比的,同样派出千万大军足以横扫,张先生以为如何?”

    “大皇子是怕对方有诈吧?也好,千万大军横推过去,足以将其一举拿下!”张朝阳点头道。

    于是,楚昊看向边上一艘长达百里的浮空战船开口道:“你们,去将对方全部剿灭!”

    一艘长达百里的战船上承载千万大军,得到江浩然命令,那边带队的人王镜将领回答道:“大皇子放心,末将去去就来!”

    说着,那艘战船加速,向着陈永发放心横冲而去,不久后,双方接近,大战轰然爆发。

    大光这边真的太强了,百里长的战船上,一种战争机器开启,一束束恐怖的光柱轰出,横跨天际,第一时间就轰灭了陈王朝那边近四分之一的浮空战船,上百万人因此而身死道消!

    这才一个照面而已,双方战斗力差距太大了。

    陈永发双目中闪过一丝痛楚,但为了计划,他不得不继续演下去,一掌向前打出,一只数十里的金色大手横空而过拍了过去。

    然而他这一般人王镜都不敢硬接的一掌,却连对方那百里战场外面的防御阵法都没有打破!

    脸色大变,陈永发呐喊道:“不好,敌人不可战胜,退,快退!”

    怒吼声中,陈王朝一方本来就毫无斗志,当即掉转战船就跑。

    “现在想跑?晚了,给我追,一个不留!”大光的那艘战船之上,统军将领冷笑道,挥军追杀,陈王朝一方的战船太简陋了,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追上的。

    这边追着陈永发他们而去,另一边又冒出千万大军对大光军队发起冲锋,是大月王朝的多宝王,大光一边依旧派出千万大军交战,差距太大,多宝王等人被一击而溃,立即跑路。

    紧接着,大月王朝的木灵叶,江王朝叶天楠也相继出现,一次冲锋过后,立即带人赶紧跑路。

    一连四次都是这样,大光一方军队哈哈大笑,觉得这太有意思了,这些蝼蚁居然敢来挑衅他们,若不是摄于军令,他们都想一窝蜂而上将其堆死。

    普通军人或许只是觉得好笑的话,那么作为主帅的楚昊楚江等高层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不会有事吧?”

    楚昊和楚江都在问自己的幕僚。

    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我方战力强大,拿下对方轻而易举,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随时准备军队接应的好。

    另一边,陈永发带着数百万败军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夺命狂奔,奈何背后大光战船太先进,双方距离越来越近,为了给军队跑路时间,他不得不带人断后。

    如此一追一逃,很快就脱离了大光的大部队视线范围。

    追着追着,来到一个盆地上空,陈永发突然不跑了,转身一脸冷笑。

    这会儿追来的那股大光军队感到不对劲,停下战船放眼一看,千万人顿时浑身一颤。

    只见周围天穹扭曲,原本空无一物的盆地周围,居然出现了足足十亿大军,其中人王镜强者就有三个!

    “上当了,快退”大光将领沉声道。

    “现在才知道上当?太晚了,周围阵法覆盖看你们往哪里逃,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别急,发现你们失踪后,你们主帅必定会派更多人来查看,倒时候来多少死多少!”陈永发目视对方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