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看多了那个方向都有一种灵魂被割裂的感觉?”遥望冰原远方,大月王皱眉忍不住问。

    “想来应该是白先生在修炼某种秘术吧”江浩然若有所思道。

    冰原上空,明明晴空万里,却好似有一层阴云笼罩,让人浑身发寒,修为越高感触越深,到了江浩然他们这种层次,更是感觉好似有一把利剑欲要隔空将自己灵魂撕开。

    陈永信修为比他们弱,率先收回目光,沉吟片刻转移话题说:“如今我们军队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做好了战斗准备,这一战真的能把大光击退吗?”

    事到临头,他还是有些担忧,那可是大光,一方皇朝,万万不是王朝能够比拟的,而且直到现在,在他的意识中也只是击退而非击败,将其全部留在冰原之上这样的想法从未有过,也不敢有。

    众人沉默,面对这个问题谁都没有把握,唯有最后才知道结果。

    事关国家生死存亡,到了这一步,不战也得战了,而且要倾尽全力去战,哪怕死得只剩下一兵一卒也不能退缩。

    “我再去看看防线布置得怎么样了,免得大光到来我方连防守的阵地都没有准备好”江浩然站起来说。

    “也好,我去看看阵法布置情况,能否挡住大光第一波冲击阵法是关键”大月王也站起来道。

    陈永信看了看他两位,起身说:“我去了解一下后勤准备得如何了,这一战不是一两天就能有结果的,万万不能出差错”

    他们三人似乎达成了默契,各自管着一个方面。

    时间一点点流逝,各项准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大军上空仿佛阴云笼罩,人心压抑,面对大光皇朝的来临,根本就没有胜利的把握,只能是尽力而为。

    一座雪山之巅,蓝欣独自盘坐,帝兵就插在边上的冰层中,手中提着一坛酒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遥望远方,她双目战意升腾。

    当初在大光那边被楚天涯追得像条狗,现在她总算有资格和楚天涯硬碰硬了。

    收回目光,蓝欣看向冰原另一侧,感受到那边压抑的气息消失,嘴角展露笑容站了起来。

    冰原下方,白杨已经停止了参悟岁月三刀,心念一动,边上的奇异法器消失来到了他的识海之中,这是他心血炼制的法器,可以说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奇异法器出现在白杨识海之中,居然能和功德金莲并驾齐驱,隐隐约约还有和功德金莲争锋的意思,然而随着最上方那块青铜碎片轻轻一颤,功德金莲那那奇异兵器都安静了下来。

    离开地下,白杨出现在地面,将这段时间给自己护法的众人召集起来说:“你们先安置在这边,随时等候我的安排”

    他们属于白杨个人的部下,不属于几个王朝,不宜和他们扎堆。

    “主人,战斗什么时候开始?要不要我现在就开始召集冰原上的狼群?”小正太模样的小狼来到白杨身边仰头询问。

    想了想,白杨点头说:“也好,不过要秘密进行,先不要走漏风声”

    “好的主人,您就看好吧”小狼开心回答道。

    接下来白杨又询问了一下赵石,得知来到这里的六千山民只有不足一百个还未踏足大宗师了。

    勉励一番,白杨腾空而起向着远处中军大营而去。

    并未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是以陈永信等人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白杨的到来,无比默契的,一干主要成员很快聚集在了一起。

    一间不属于三个国家的单独大殿中,白杨看到了陈永信江浩然大月王,还有陈永发项鸣以及叶天楠。

    “白先生,您总算是来了”江浩然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说。

    点点头,白杨说:“这段时间准备了点东西,现在才忙完,大家不必如此客气,都坐下说”

    座位已经准备好,并无高低之分,纯粹是下意识的,众人都将主坐让给了白杨。

    环视众人,白杨率先开口问:“大战一触即发,我方准备得怎么样了?”

    “七百五十亿大军已经集结完毕,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融合,已经能很好的配合作战了”

    “我方布置了五道防线,每道防线相隔五千里,七百五十亿大军分布在五道防线,一旦前方抵挡不住也能及时向着后方防线撤退”

    “后勤物资充足能够确保持久战,在几道防线都刻画了大量阵法和安置了战争器械,应该能够抵挡大光第一次凶猛冲击……”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将当下的准备情况说给白杨听,让他对目前的情况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

    沉吟片刻,白杨又问:“那么我方的高手情况呢?目前有多少人?”

    面面相窥,众人看向白杨,陈永信干咳一声开口道:“白先生,高手方面的话,我们三个国家的加起来,还得算上外部请来的,人王镜一共只有三十二个,除却我们三个国家的之外,其余之人并不会和我们一起死战到底,随时都会离去,事实是已经有几个离去了,毕竟大光是我们的敌人而非他们的敌人,最后,能够抵挡地皇镜的强者,我方只有白先生你……”

    不怪陈永信尴尬,相比起大光皇朝来说,他们这边的高手情况实在是有点拿不出手,就他们了解,人家大光皇朝一路奔赴过来都在收罗强者加入,声势越来越大。

    以上就是三个国家准备的情况,白杨听完沉默了下来。

    自己这边有尽六千个修炼雷霆秘典的大宗师武者,且每一个都身穿地皇镜狼皇皮革制成的皮甲,这股战力打个折扣,五个人对付一个大光那边的人王镜强者,恐怕大光人王镜强者要被活生生捶死,足以当做一千多人王镜强者来用,白杨敢肯定,大光绝对不可能有一千个人王镜强者到来的的,哪怕他们沿途收罗,最终有两百个都顶天了。

    二十个捶你一个,就问你怕不怕!

    除了这六千修炼雷霆秘典相当于人王镜强者的山民之外,白杨这里还有真正的人王镜强者十五个,就是狼族那一伙儿,蛟龙那边白杨并未带来,,迷河林和山谷还需要它们守护。

    最后,能够抵挡地皇镜的也并非陈永信口中所说的自己一个,还得加上蓝欣和单秋林,不过单秋林不会走出山谷来此加入战团。

    人王镜中端战力我们这边占据绝对的优势,六千堪比人王镜的山民不能只盯着对方的人王镜强者,还得分出一部分对付大宗师境界,大光国力强大,大宗师境界的数量必定很多,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对方的地皇镜强者了,这个有点难办,若只楚天涯一个还好,如果多来几个的话会很麻烦……

    心中权衡,分析各种情况,白杨他们这边唯一不足的是高端战力方面。

    想到这里,白杨看着他们又问:“对于这一战,各位有什么看法?”

    面面相窥,大月王皱眉问:“白先生的意思是?”

    这都听不懂?白杨无语道:“我的意思是,对于这一战,各位觉得要如何打怎么去打我们才能取得胜利,都说说看法,各抒己见群策群力”

    说完,白杨发现他们面面相窥,一脸这还用问的表情。

    那边江浩然打破沉默说:“白先生,我们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大光来势汹汹,若最后还是无法挡住他们将其击退的话,那也是天要亡我们……”

    听着江浩然的话,白杨看向其他人,无语的发现,他们貌似都是这种心态,被动抵御,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死!

    打断江浩然,白杨纠结问:“你们的意思是否都一样?我们在这里布置防线,等待大光的到来,然后双方摆明车马干一???”

    “对啊,有什么不对吗?”大月王一脸理所当然的反问。

    揉了揉脑门,白杨说:“等等,你们以往国家之间作战,是否都是摆明车马的干仗,拼的是谁的兵多谁的高手多?”

    这个时候白杨貌似发现了点什么。

    “那是自然,行军打仗,拼的是国力,拼的是后勤,拼的是军队……”陈永信开口,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这会儿他突然想到了白杨弄垮苍狼王朝的手段,于是立即住嘴惊异的看向白杨,难道说白杨还有更好的办法对付大光?

    面对众人,白杨摇摇头说:“仗不是你们这么打的,如果只是拼谁的兵多高手多那还打个什么劲,双方坐下来说出自己有多少军队多少高手,然后不足的一方干脆抹脖子得了”

    那边大月王不服,开口道:“白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们都知道行军打仗不应该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去拼杀,还得配合计谋,可对方是大光皇朝,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计谋都显得苍白无力,所以,与其派人出去白白送死,还不如严防死守,只要挡住大光冲击将其击退我们就胜利了!”

    总之就是一句话,他们绝对严防到底!

    这是根本不懂战争的艺术啊,白杨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