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地下空间中,白杨脸色苍白,无力滩坐在边缘,双目一眨不??醋徘胺?。

    取心头之血写字,数天时间全神贯注的精神消耗还得花点时间才能恢复,该做的都做了,结果只能等待。

    九十九个神妙莫测的文字凌空悬浮,好似燃烧的金色火焰,若是认真观察的话,那一个个神秘的文字好似浓缩的骄阳,伟岸而滂沱,似乎能驱散黑暗照耀万古。

    灭神金位于九十九个文字中心扭曲的地方,随着灭神金的出现,九十九个文字开始异动,每个文字都在闪烁金色光芒,明灭不定,而且它们还在快速移动,围绕着灭神金旋转。

    九十九个宛如浓缩骄阳般的文字移动没有丝毫规律可言,快慢方向也不同,却未出现撞车的现象。

    随着文字的移动,中心之处的扭曲地带更加剧烈了。

    位于扭曲地带中的灭神金,在白杨的注视下开始快速融化,一分钟不到就彻底变成了一团黑色的流质。

    变成流质状的灭神金外表有黑色烟雾升腾,体积也在变小,似乎是在剔除杂质。

    这样的变化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直到最后流质状的灭神金表面再无黑色烟雾出现。

    这个时候的灭神金依旧是流质,不过却变成了圆溜溜一坨,直径只有三米左右,漆黑深沉,周围的虚空在扭曲,承托得它好似一个黑洞,仿佛光线都要被吞噬一样。

    此时周围的九十九个金色文字移动速度更快了,神秘的力量作用下,圆球状的流质灭神金形态在改变,上下在拉长,在变薄,朝着一把刀的形状变化。

    这个变化过程很快,一分钟不到就结束,灭神金的变化彻底停止。

    此时的灭神金形状变得有些古怪。

    正面看,它是一个被拉长的圆,高九米九,两头尖,中间位置最宽不足一米,两边是对称的弧形,是刀刃,侧面看和正面看的区别不大,两边依旧是弧形,只是宽度不足十公分。

    总的来说,此时灭神金的形状像是一个扁平的弧形梭子,只是正面看和侧面看的宽度不同而已。

    “这是刀?哪儿有丝毫刀的样子,连刀把都没有”看到这里白杨有些傻眼。

    到了这个时候灭神金依旧是流质状态,变化还未停止,灭神金周围看似杂乱飞舞的九十九个文字,其中一个脱离出来,来到灭神金边上,字体在放大,笔画在拉长,随后变成了和灭神金差不多形状的光影线条融入了进去。

    当这个字融入进去之后,流质状的灭神金轻轻一颤,诡异的变成了固体,而那个金色文字却消失无踪。

    有了这样的开头,紧接着一个接着一个的金色文字飞出,字体变大拉长,形成了和灭神金外形差不多的光影线条相继融入了进去。

    从第二个字开始,灭神金每融入进去一个字体体积就缩小一分,,直到九十九个字全部融入进去,它变得只有九十九厘米长,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中。

    至此,所有的变化都已经停止,九十九个白眼心头血写成的神秘文字消失,那么大一坨灭神金就变成了这样一个奇怪的玩应。

    刀不像刀剑不像剑,就一个漆黑扁平的锋刃,表面平滑不反光,也没有任何纹饰,看上去就像一个漆黑的裂缝。

    “这就是配合施展斩灭现在这一刀的法器?”目视那静静悬浮的古怪锋刃白杨傻眼嘀咕。

    岁月三刀这个名字听上去是刀法,其实是神道修士施展的一门秘术,而这把‘刀’就是配合施展的法器,只是白杨无论怎么看它都不像法器的样子。

    心念一动,那古怪的锋刃好似白杨身体的一部分,如臂使指,瞬间来到他的身边静静悬浮。

    稍微一愣,白杨有些没反应过来,实在是锋刃出现在他面前的速度太快,快到好似跨越空间距离出现在他面前一样。

    伸手抚摸面前这古怪锋刃,白杨似乎感觉到了它在欢呼雀跃。

    仔细感受这把锋刃,白杨即没有在它身上感受到武器的锋芒,也没有感受到法器的神秘,是以根本无法定位它的品阶。

    “灭神金本身并不以坚固见长,可这古怪锋刃又给我坚不可摧之感,恐怕是因为那九十九个神秘文字加持的原因,那些文字是冷宫道主所创专门用来炼制这把刀的,文字契合神秘规则,它们加持在锋刃之上,就好似在这把刀内铭刻了大道纹理……”

    此时配合施展岁月三刀第一刀的法器已经炼制出来,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施展斩灭现在那一刀了,可以说只是成功了一半。

    法器只是施展那一刀的工具,使用这件工具的方法才是关键。

    “这件法器,每加入一种金属就会展现出不同的功效,越来越强,当下只是单一的灭神金炼制,功效相对单一,不知是何种效果,这需要参悟……”

    心中所想,白杨盘腿而坐,脑海中开始参悟岁月三刀刀法。

    在白杨参悟刀法的时候,那模样怪异的法器就静静的悬浮在他身边,随着白杨的不断参悟,这件奇异法器周围似乎有特殊气息在波动,肉眼不可见。

    白杨是神道修士,岁月三刀听上去是刀法,其实是法术而非武技,是以并不用手持兵器去练习,脑海参悟,明白了施法要领方能施展这一刀。

    岁月三刀第一刀的信息在白杨脑海中回荡,不断解析,又两天后,白杨猛然睁眼,抬手,一指点在了身边那模样古怪的法器之上。

    法器一颤,瞬间向前飞出,刹那出现在数十米之外定格,锵的一声嗡鸣回荡,肉耳无法听到那种声音。

    常人眼中,或许那奇门法器只是简单的飞出,没有锋芒闪现平平无奇,可在白杨眼中,却看到了一副截然不同的画面。

    在那奇门并且飞出去的时候,似乎牵动了天地间的某种规则,加持在那奇门兵器之上,小范围内能斩灭一种无形的存在!

    心念闪烁,白杨思绪万千,眼睛一瞪,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还未踏足真神镜,无法借用天地规则之力,可是,岁月三刀的第一刀却能牵动天地规则加持,这太不可思议了,不愧是冷宫道主留下的秘法,让天师镜就能拥有真神镜的手段,因为我不是真神镜,也就无法分辨奇异兵器牵动的是何种规则,但不需要懂,按部就班施展就可以了,若是踏足真神镜,明白那种规则,施展刀法,牵引规则之力加持,这一刀的力量更强……”

    心中震撼,白杨隐隐约约对奇异兵器牵动的规则似乎有一点明悟。

    奇异兵器飞出,牵引的规则斩的是一种肉眼看不到的无形东西,白杨目前还不明白那是什么,根据种种条件推测,他似乎知道了奇异兵器斩的是什么了。

    这把兵器是灭神金所铸造,灭神金本身就蕴含隔绝神识的功效,这种金属,哪怕加入一点在普通兵器之上,都能让兵器拥有破法的效果。

    “如此一来,岂不是说着一刀斩出,斩的是类似于神魂之力和武道意志这种东西?神道修士,借天地之力施展术法,武道修士,踏足大宗师之后一举一动都能牵引天地之力加持,若是这一刀斩的是神魂之力和武道意志的话……”

    想到这里,白杨心头一跳,深深被震撼。

    试想一下,对敌之时,自己这一刀斩出,若是面对神道修士,一刀斩在对方施展的术法之上,岂不是能灭掉对方的神魂意志从而让那术法崩溃?若是面对武道修士,就能切断对方对天地的联系,让对方施展的招数大打折扣!

    更进一步,这一刀参悟得深了,能直接切断敌人对天地的联系,让其无法借用天地之力,再再参悟得深了,恐怕能直接斩灭对方的神魂让其身躯无伤但魂飞魄散!

    简直防不胜防!

    “这一刀太强了,还只是岁月三刀第一刀的入门而已,无法想象若是这一刀修炼到极致是何等威势,难怪冷宫道主言其能斩灭现在称霸现在……”

    心头惊叹,这还只是灭神金铸造的法器而已,后续加入其它金属,牵引不同的规则加持,威力必定会越来越强,不单单是斩灭神魂武道意志,恐怕还能斩其它东西……

    想明白了这些,白杨继续参悟这一刀,期望参悟到更深层次,施展这一刀的力量更强。

    现在他虽然能施展这一刀了,却只是入门,还需要不停参悟。

    大光楚天涯随时都会打来,白杨没有太多时间闭关参悟,他决定再闭关两天就出去,一边迎接战斗一边继续参悟。

    外界,冰原之上,数百亿大军铺天盖地如汪洋,中心之处已经建立了几座宫殿,作为临时指挥所,并不需要多么华丽。

    三个国家有三座宫殿,紧挨在一起,方便各方随时聚集商量战事。

    这段时间以来,陈永信江浩然大月王一直都聚集在一起,很少交谈,都在注视着冰原远方,那里是白杨闭关的方向,这几天一直在散发一种奇异波动,让他们胆战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