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皇朝国都,一段时间过后,这里已经恢复了往昔繁荣,似乎几会前的混乱并未发生一样。

    几会前白杨在这里的举动太伤皇家颜面,世人连谈论都不敢,为有在背地里悄悄议论。

    那次事件,对于整个大光皇朝来说,不但是皇家的耻辱,更是举国上下的耻辱,国家被打脸,人民被打脸,整个大光皇朝从上到下心头都憋着一股怒气。

    耻辱,唯有用敌人的鲜血方能洗刷!

    大光皇宫一间偏殿,楚天涯一身金色龙袍端坐,面色平静,可大袖之下紧握的双拳却昭示着他此时内心一股火气无法释放。

    在这间偏殿中,没有宫女太监,也没有臣子属下,除却楚天涯之外还有两个人,两个属于大光又不属于大光的人,楚天涯内心的怒火就是这两个人带来的。

    两人一男一女,看上去都很年轻,男的一身白色长衫,长相及其英俊,双目细长,眉角微微上翘,让这个男子看上去及其难以相处,似乎看谁都在嘲笑。

    女的一身墨黑战甲,面色冷冽,身上煞气惊人,似乎从尸山血海走出的杀神。

    楚天涯是大光皇帝,举国上下堪称言出法随,然而这两个人站在他面前,却与他平等对视。

    那女的还好,脸色平静,可那白衣男子却隐含鄙夷之色。

    “楚天涯,你是越活越回去了,看看一个国家被你搞成什么样子,我都替你害臊,你难道就不觉得脸红吗?好本事啊,被人打到国都来了,大闹一番安然离去,我真不知道你的脸皮是有多厚才能有活下去的勇气”白衣男子目视楚天涯言语及其恶毒的嘲讽道。

    楚天涯是一国之君,他却丝毫不给面子,他有不给楚天涯面子的资格和底气。

    边上身穿墨黑战甲的女子看不下去了,皱眉道:“宋长歌你够了,再怎么说楚天涯也是一国之君,太过了!”

    “我过分?肖冰燕你看看楚天涯都干了什么,我在这个国家长大,这里是我的故乡,可如今我的故乡却背负耻辱他楚天涯还未能洗刷耻辱,这让我如何能忍?说他楚天涯两句还不行?没把他从皇位上拉下来就算给他面子了!”名为宋长歌的白衣男子冷笑道。

    楚天涯一言不发,双目中一丝杀意一闪即逝,但是忍住了,这个宋长歌虽然是他大光皇朝子民,但很早就走出去了,但如今他楚天涯还管不了。

    因为对方如今是一方圣地的弟子,并且在圣地中能量不??!

    楚天涯不能也不敢轻易得罪!

    也正是因为宋长歌圣地弟子的身份,才能指着楚天涯的鼻子骂。

    这家伙纯粹是不请自来,楚天涯并未去请他帮忙报仇,自己听到大光发生的事情跑回来了。

    不愿和宋长歌多说,身穿墨黑战甲的肖冰燕看向楚天涯平静问:“陛下,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不能离开太久”

    “肖冰燕,你不过只是昆国的四品将军而已,别搞得昆国离开了你就无法运转似的”宋长歌撇嘴嘲笑道。

    昆国并非一个小国,而是一方帝国,整个天元星霸主之一,肖冰燕能在昆国担任四品将军,足以见其本事。

    宋长歌和肖冰燕都是从大光走出的佼佼者,一位进入圣地修行,另一个加入一方帝国任职,身份蕴含的意义让楚天涯都不得不一再忍让。

    听到肖冰燕的问题,楚天涯轻轻呼出一口气说:“已经开始了,大军已经开拔,等到接近目的地,朕会御驾亲征横渡过去!”

    “如此就好”肖冰燕点头道。

    宋长歌撇撇嘴说:“这才像点样子,一个小小王朝的小家伙居然敢来侮辱我的家乡,活腻歪了,到时那家伙交给我,我要将其千刀万剐,还有,作为惩罚,那个小国家以及周边无数生灵都要陪葬,我要让那个地方寸草不生!”

    楚天涯嘴角出现一丝嘲讽,宋长歌作为圣地中有一定影响力的弟子,本事毋庸置疑,但本身太傲,似乎不将任何圣地之外的人放在眼中,这种人早晚会吃亏。

    这样一想,楚天涯心中叹息,自己和这种长本事却不长脑子的家伙叫什么劲?若是这家伙抱着现在的心态去对付白杨,恐怕会载个大跟头,他觉得有好戏看了。

    大光子民无数,然而往上千元时间,宋长歌和肖冰燕可谓最杰出的两个代表之一,一个加入圣地一个加入帝国,原本都离去了数百元时间,听闻家乡耻辱都赶回来了,不得不说,这两人虽然没太将楚天涯放在眼中,但对这个国家还是保留着几分情谊的。

    天元星上,圣地和帝国内部,不乏各个地方的杰出天才在其中修行任职,而整个大光,能够加入圣地和帝国的,数千元来不过区区十几人,一旦进入那样的势力,可谓鱼跃龙门从此不同。

    可那些人有的从此一去不回,有的却是陨落了,虽然楚天涯觉得并不需要这两个人的帮忙,但人家来都来了也不好赶走。

    上次白杨离去之后,楚天涯就没有小看过白杨,暗中做了万全的准备,只待一朝雪恨,如今这两人的到来,把握更大,虽然那并不是他想要的。

    大光皇朝边境,整整两百亿大军集结,分散开来,堪称无边无际,人吃马嚼,每一天的消耗都堪称天文数字。

    两百亿大军每个士兵心头都憋着一股火气,只待爆发的那一刻,战意冲天,是一股虎狼之师。

    这群大军有两位主帅,各自统领一百亿军队,他们将带领大军作为先头部队奔赴目的。

    两位主帅是楚天涯的儿子,楚昊和楚江。

    将他们两兄弟任命主帅,楚天涯似乎隐隐约约有考验他们能力的意思,是以俩兄弟都在想方设法的做到最好。

    一念风云动,一言九重天,帝皇也。

    大军集结,国都传来楚天涯出征的命令,顿时,两百亿大军出动,跨境作战欲要报仇雪恨!

    天穹上,一艘艘庞大的浮空战船横呈,遮天蔽日,每一艘都长达百里,它不但是运兵利器,更是战争机器。

    乘坐这种战争利器,人王镜都要走两元时间的路途,大军只需要一会时间!

    很显然大光皇朝本身并不具备生产这种战争利器的本事,都是花费巨大代价从帝国进口的。

    大军出发,一路坦途,沿途国家大开方便之门让这股军队过去。

    大光跨境作战只为对付一个人,只为铲平几个小小王朝泄愤,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大新闻,举世瞩目谈不上,周边各方都在等待结果。

    一旦大光顺利报仇还没什么,毕竟都在预料之中的事情,若是出了差错的话,嘿嘿,那就好玩了。

    白杨可谓整个大光的公敌,军队前去报仇只是一方面,民间无数有志之士也早就行动了起来,无数民间武者修士带着耻辱的心态通过各种渠道奔赴目的地,为的就是用仇人的鲜血洗刷身上的耻辱。

    这种大规模的行军举动是瞒不住的,是以远方的陈王朝江王朝大月王朝都得到了消息,积极备战迎接这次大劫难。

    有一点白杨估算错了,楚天涯派出的大军不是三百亿而是两百亿,或许楚天涯觉得这样就够了吧,但却多了宋长歌肖冰燕两个变数……

    陈王朝边陲迷河林中,虎子已经在方圆数千里转了三天,依旧没有找到白杨的落脚之处。

    他也是个暴脾气,找不到就把那头大猩猩揍一顿泄愤,这一天揍几次下来,大猩猩愣是给整得没脾气,心头何等之麻麦皮,我特么招谁惹谁了我。

    被揍了吧还不敢跑,一跑被揍得更狠,于是大猩猩悲催的成了虎子的坐骑,浑身冒烟垂头丧气带着他整天在林子里转。

    陷入深层次修炼的白杨并未关注外界,自然也不知道虎子找了他几天。

    直到现在,白杨依旧没有能踏足真神镜,甚至踏足的时间似乎遥遥无期。

    经受道经经文大道天言的不停淬炼,他的道场和法相都已经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至少在天师镜是这样的。

    诵读道经经文白杨已经能一次性诵读接近两百多次了,迷雾世界他能看到几米开外的景象,内中一条条规则每天都在刷新他的认知。

    然而他觉得这还不够,自己的道场和法相并未达到极限,迷雾世界他还想要看到更广阔的地方。

    越是深入迷雾世界白杨越是心惊,迷雾世界似乎没有尽头,越往深处隐藏的大道规则越是恐怖,他不敢想象彻底看穿迷雾世界后会看到何等神秘的大道规则,内心无比期待,想要深入一点,再深入一点。

    又一次精神疲惫后,白杨退出迷雾世界吸收元气回复。

    感觉到自己布置的阵法外面有异动,皱眉一看,原来是虎子骑着一头大猩猩在瞎转悠。

    看到虎子一拳接着一拳捶打坐下大猩猩嘴里不停碎碎念少爷在那里的画面,白杨开启阵法将其拉进来问:“虎子你找我?”

    猛然间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虎子一惊,待到看清白杨后差点没哭,赶紧说道:“少爷,我找得你好苦哇……”

    “给我打住,有事儿说事儿,我忙着呢”白杨无语打断道,你哭得也太假了。

    挠挠头,虎子赶紧说:“少爷,陈王朝传来消息,大光皇朝那边开始行动了,需要你去主持大局”

    眉头一皱,白杨心道这一天还是来了,看来在此之前自己无法突破真神镜了。

    “既然境界无法突破的话……应该还来得及”白杨沉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