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蓝欣和单秋林能踏足这一步完全在白杨的预料之中,一个得天帝镜强者传承,另一个走出了自己的道,早晚的事儿,只是他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这样一个普通的日子,他们都双双晋升了,有点措手不及。

    “合着你俩比赛呢是吧,也不知道等等我”

    心头嘀咕,白杨琢磨着,蓝欣和单秋林都是走的剑道这条路,他俩如今都是刚刚踏足地皇镜,到底谁更厉害?

    这个还真不好说,单秋林在人王镜的时候就剑斩重伤状态的段掌门了,如今必定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蓝欣也不简单,虽然她在这之前没有惊人战绩,然而人家手中有帝兵啊,若是能发挥出一成威力来,一剑横扫,谁人能当?

    所以说,自身实力固然重要,但是装备也不容忽视啊,蓝欣手持万里帝兵,呵呵,我让你先跑九千九百里……

    然而扯淡的吧,我这儿什么时候才能更进一步?

    虽说白杨已经有了踏足真神镜的一应条件,然而却还没有看到希望啊,道经刚刚学完,还没有开始正式修行呢,摔杯……

    总的来说,这是好事儿,单秋林虽然不会走出山谷,但谁若是敢去哪里搞事情估计会知道什么叫惊喜,白杨可以全心全意的应对楚天涯的到来没有后顾之忧,再一个,蓝欣的出现,对于接下来于大光的战斗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就差自己了,希望能在楚天涯打来之前踏足真神镜。

    白杨心头这样想,然而在楚天涯到来之前他没有丝毫把握能提前晋升,毕竟这种事情吧,不是你想就能达到的,又不是花点钱就能找个街边衣衫褴褛妹子救济一下那么简单……

    他俩晋升的动静都平息下来了,白杨收拾心情,接下来将道经真神篇剩下的几个字领悟完成,有了前面三会的经验,最后的几个字并未花费他多少时间。

    随着道经真神篇最后一个字化作光影融入脑海,白杨只觉浑身一颤,脑海中似乎有黄钟大吕的声音在回荡,那声音犹如大道天言在耳边呢喃,让他有一种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的感觉。

    “道经果然非凡,只是领悟真神篇的文字意义,就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那声音似乎能破开眼中所见的虚幻看穿世界本质”

    目视天地,山水依旧,但心头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触,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深吸口气,接下来白杨并未急着去修炼道经真神篇,而是选择盘坐下来平复心境,领悟道经文字消耗的精力也需要恢复。

    夜幕降临,白杨回到了山谷这边,内心已经毫无波动,去看了肚子越来越大的小兰,最后还和小猫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白杨来到了山谷深处,看到了踏足地皇镜的单秋林,他还是老样子,似乎没有丝毫变化,如果硬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他看上去更加普通了,犹如芸芸众生中最不起眼的一员,丢人堆都没有人会注意的那种。

    别人若是达到这一步的话,一举一动都能影响天地成为所有人的焦点,他却反其道而行。

    春暖花开的时节,木彤坟堆上杂草发芽,单秋林一早就在清理坟堆上的杂草,做的无比认真。

    白杨看了他半个小时,他就那么拔了半个小时的杂草。

    用单秋林的话来说,虽然他如今眼睛已经恢复,却并未用肉眼去看这个世界,然而他却能准确的将坟堆上最细小的杂草拔掉。

    “你不无聊吗?大清早的起来看我这个大老爷们清理杂草”单秋林率先忍不住,开口无语道。

    沉默片刻,白杨说:“你猜我无不无聊?”

    单秋林不猜,丢给白杨一个后脑勺,他是真没有白杨那么无聊玩这些小孩子的把戏。

    撇嘴暗道一声无趣,白杨说:“老单,你所谓的那一招领悟出来了?”

    “你猜?”单秋林回了一句。

    “嘿,居然学我”白杨笑道。

    单秋林站直身躯,转身面对白杨嘴角一勾说:“老白,那天你说我们比比谁更早踏足这一步,如今好像是我赢了”

    白杨转身就走,不待这么气人的,合着你先行一步了不起啊。

    单秋林笑了笑,转身弯腰欲要再度清理杂草,然而动作一缓转身问:“你不是走了吗?又回来干啥?”

    去而复返的白杨打量着单秋林搓手说:“我琢磨着吧,我虽然还没有再进一步,你这故意气我让我很不爽啊,要不咋俩练练?”

    “你走……”单秋林一指山谷外说。

    这个事情吧,一来单秋林没有无聊到和白杨干一架的程度,再一个,自己虽然踏足地皇镜了,然而万一干不过咋搞?脸上挂不住啊,你说白杨要是真神镜,自己干不过还没什么,毕竟一直以来同级自己就没法和白杨比的,自己地皇镜还干不过白杨天师镜这朋友就没法做了……

    “哈哈哈……”白杨大笑,总算扳回一局,大笑离去。

    白杨并非无聊的大清早跑来找单秋林逗趣,一来是想看看他踏足地皇镜变得怎么样了,然而看不穿,再一个,虽然没有明说,但白杨相信单秋林能理解,自己接下来要真正闭关修炼,这里你多照看一点。

    是的,白杨要去闭关修炼了,真正的开始休息道经真神篇和领悟文字不同,白杨想要借助这篇经文踏足真神镜,不是一两天的事情,需要提前打好招呼。

    回到迷河林闭关之所,阵法启动,确保自己闭关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能前来打扰。

    道经经文真神篇的一个个文字在脑海中划过,一切准备就绪。

    “鷆……”

    道经经文真神篇的第一个字从白杨嘴里吐出,发音及其古怪,这个字蕴含神秘韵味,别只看它只是一个音节,若是没有能彻底领悟这个字的话,单单是说出这个字恐怕就会震伤自己!

    道经,就是这么神奇,它是冷宫道主对大道至理的理解感悟,不能等闲视之。

    第一个字出口,声音不大,十多米远恐怕就听不到了。

    然而这个字出口后,在白杨耳中,天地间好似轰然响起了一声惊雷咆哮的声音,那声音宛如开天辟地,蕴含滂沱伟力。

    嗡……

    白杨周围的虚空莫名一抖归于平静。

    并未理会这个字出口后的变化,白杨继续口诵经文。

    “鷆嶳??塦丗夤,埘鵀餔彌鋈輙?龑……”

    一个接着一个经文从白杨口中诵读出来,耳边一声声宛如开天辟地般的轰隆隆惊雷声不断响起,每一个字就是一道肉耳无法听到却能震动万古的巨响咆哮,随着惊雷声不断,白杨周围的虚空在颤抖扭曲,如同平静的水面丢入了石子。

    口诵经文,轰隆隆雷声不断,虚空不停扭曲颤抖,渐渐的,大道雷鸣般的声音连成一片,充塞宇内,在白杨的整个世界回荡,再听不到任何声音,甚至在那大道雷鸣般的声音面前,白杨连自己都渐渐的忘记了,一切的一切都只剩下了那雷鸣咆哮。

    与此同时,他周围的天地扭曲得不成样子,如同浆糊,似乎随时都会被那声音震碎。

    白杨没有理会,继续口诵经文。

    说来也怪,道经真神篇,文字不过八百一十个,诵念间,前三分之一的时候,大道雷音不断,虚空扭曲,可从三分之二开始,大道雷音开始渐渐减弱,空间也在慢慢变得平静,到了最后三分之一的时候,大道雷音彻底消失,空间也变得完全静止下来。

    这个时候,一切都好似定格的,天地间没有声音,画面全都静止了,唯有白杨自身才是真实存在,不,白杨觉得自身都成为了静止的天地一部分。

    他没有停下,继续口诵经文。

    随着后续三分之一的经文文字口诵出来,渐渐的,白杨周围起雾了,一开始是薄雾,很淡,如烟如霞,可随着经文不断诵读出来,雾气越来越浓,最后雾气浓郁到白杨连身前一厘米都看不见的地步,他的整个世界都被浓雾给笼罩。

    浓雾中,没有声音,时间是静止的,一切都看不到,似乎白杨通过经文来到了一个由浓雾组成的世界。

    其实,白杨口诵经文的声音,经文引来的大道雷音,他眼中扭曲的世界,以及这个时候浓雾的世界,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听到看到,只有他自己才能感受得到。

    当道经真神篇八百一十个字诵读完,白杨已经处于一片浓雾遮蔽的世界,这里连一毫米之外都看不到,没有声音,没有光,一切似乎都是静止的,他好似被放逐在了永恒静止的虚空。

    到这个时候,白杨真神篇的经文念完,对于自身处于这样的世界稍微愣了一下。

    就这一刹那,那浓雾组成的世界如同镜花水月般消失,他依旧处于迷河林自己闭关的地方,周围没有任何不同,之前的一切好似错觉。

    沉思片刻,白杨懂了。

    道经经文,就是一把钥匙,一把打开天地秘藏的钥匙,会带他进入那个迷雾世界,那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世界背后,就隐藏着天地规则,唯有破开那层迷雾,才能真正的看到天地规则!

    天地规则无处不在,世人不可见,道经经文却能带人进入那个世界,规则时时刻刻都在改变,所以进入的那个世界是静止的,要不然根本抓不住看不到规则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