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内,小院中,清荷等人将挺着大肚子的小兰?;ぴ谥屑?,抬头看天,一脸惊骇,纵然之前那惊天动地的情形已经消失,她们依旧没有收回目光。

    边上有一方石桌,血婴丫丫和红球各自拿着一支铅笔,原本正在学习写字,这会儿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被之前的景象给吓蒙了。

    蓝欣踏足小院,看到这样的情况,愕然问:“你们这是怎么了?”

    “蓝欣姐姐,刚才的情况你看到了吗?”小猫转头,看向蓝欣声音都带着颤抖问。

    看了看天,蓝欣明白了,点头笑道:“我也看到了”

    面对蓝欣无所谓的表情,小猫有点愕然,心道难道你就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吗?

    此时清荷看向蓝欣问:“蓝欣姐姐,刚才那么大的动静,是有人踏足地皇镜了吗?”

    之前的动静虽然堪称惊天动地,虽然有了预感,但清荷等人却并不了解真正的发生了什么,所以才有此一问。

    笑了笑,蓝欣点头说:“没错,的确是有人踏足地皇镜了”

    “原来如此,看来又要变天了”小兰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担忧道。

    蓝欣踏足地皇镜,并未炫耀什么,小猫她们修为不够,而且距离太远,也无法看清之前的动静就是蓝欣弄出来的。

    一尊地皇镜强者的出现,影响太大,也不怪小兰会说出要变天这样的话来,只要那位新晋地皇强者愿意,周围几个国家的格局都将被改变!

    蓝欣上前几步,来到小兰身边安慰道:“小兰妹妹不必担心,你只需要保持心态好好安胎把宝宝生下来就够了,有白兄在,一切都没有问题”

    其他人反应过来,也纷纷出言安慰小兰,生怕因为之前的事情影响到她的心态,毕竟怀着孩子呢,一旦心态不好会关联到肚子里的宝宝。

    安抚好小兰,蓝欣看了一眼周围问:“对了,白兄呢?小兰妹妹肚子都这么大了他为何不在这里?”

    “相公这段时间一直在忙呢,此时也不知道在何处,而且最近相公每天都很疲惫的样子,我们也不忍心去打扰他”清荷回答道。

    “那好吧,原本我还想找白兄喝酒呢,既然不在就算了,还有,你们也别太惯着他,都快当爹的人了,一点都不顾家算什么事儿”蓝欣摇摇头道,说着说着开始数落起白杨来。

    一番闲聊,又呆了一会儿,蓝欣告辞离去。

    踏足地皇镜,对于蓝欣来说只是修为实力的增长而已,虽然值得高兴,但她更想第一时间和白杨分享,可是奈何白杨却不在……

    蓝家,庭院中,蓝清风父子依旧抬头看天,激动而期待的等待着。

    回到家,蓝欣来到院落内,看着父亲和哥哥开口道:“爹,哥,这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

    蓝清风回头,极力压制心中想要问的问题,点点头道:“不妨事,欣儿你没事就好”

    “爹,我能有什么事儿啊”蓝欣来到蓝清风身边挽起他的手臂说。

    蓝清风还忍得住,蓝霜就忍不住了,看着蓝欣忐忑道:“妹妹,成了吗?”

    听到蓝霜的这句话,蓝清风心头一跳,看着蓝欣等着她的回答。

    对自家父兄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蓝欣点头道:“爹,大哥,成了!”

    尽管已经有了猜想,然而当蓝欣亲口承认之后,蓝清风和蓝霜依旧浑身一颤呆滞当场,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地皇镜,成了,他蓝家,陈王朝边陲小镇中的小家族,往上数,直到先祖都没有出过武师的小势力,如今居然出了一位地皇镜强者,这就好比一个山村小家庭中突然出现了一位开创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的大老板一样,很不真实,让人无法接受。

    愣了足足三分钟时间,蓝清风突然跪在地上,仰头看天哽咽道:“列祖列宗在上,你们的后世子孙蓝欣,她成为地皇镜强者了,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吗……”

    光宗耀祖,不外如是,尽管那份荣耀是女儿带来的。

    此时此刻,自己女儿有了这样的成就,纵然蓝清风立马去死他也能含笑九泉了。

    蓝欣眼圈也有点红,跟着跪在蓝清风身边说:“列祖列宗在上,后世子孙蓝欣,如今小有成就,望你们在天之灵能够安息”

    “爹,妹妹,你们这是怎么了,应该高兴才对啊”蓝霜跟着跪在地上说。

    蓝清风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笑道:“对,应该高兴才是,热闹起来,大摆宴席,所有下人都有赏……”

    看着兴致勃勃的蓝清风,蓝欣无奈打断道:“爹,大光皇朝楚天涯随时都会打过来,如今不宜大张旗鼓”

    “没事没事,爹不是不知轻重的人,我不会乱说,就自家人高兴一下”蓝清风笑道,脚步轻快的去安排去了。

    等待蓝清风走后,蓝霜看着自己的妹妹蓝欣,想要说什么又说不出口,样子纠结得不行。

    “哥,有什么话就说吧,无论我是什么样的,你都是我哥,还有什么不好开口的”蓝欣无语道。

    挠挠头,嘿笑一声,蓝霜小心翼翼的问:“妹妹,你如今踏足地皇镜,是不是说周边几个王朝境内你已经无敌了?我问这个并没有想要借你的名头耀武扬威的意思,就是纯粹的好奇”

    经历了那么多,哪怕自家妹妹真的无敌了蓝霜也不会飘,如果真的无敌了的话,虽然不会去炫耀,但心里也美滋滋不是。

    听到蓝霜的问题,蓝欣摇摇头说:“哥,你恐怕是想多了,虽然我已经踏足地皇镜,但也不敢在这片大地称无敌……”

    “妹妹你都地皇镜了谁还能比拟厉害?”蓝霜打断蓝欣说,有点不信蓝欣的说辞。

    转身,蓝欣面向葫芦山谷方向说:“哥你别不信,山谷那边的单秋林你知道吧,就在刚才,他也踏足地皇镜了,虽然我没有和他比过,但我能感觉到,如果我不仪仗帝兵的话,恐怕并非他的对手!”

    “不可能吧,他刚刚踏足地皇镜了?地皇镜那么好跨越?再说,你说他刚刚踏足地皇镜,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蓝霜不信摇头道。

    “这是事实,他走出了自己的道,无声无息踏足地皇镜有什么无法理解的”蓝欣转头笑道。

    蓝欣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蓝霜目瞪口呆,心头纠结得要死,好一会儿才无语道:“用白杨的话来说,既生瑜何生亮啊,单秋林怎么就那么快呢,原本妹妹你应该能如日中天的,可锋芒却被他分走一半”

    看着蓝霜懊恼的样子,蓝欣哭笑不得说:“哥,我还如日中天呢,也亏你敢想,地皇镜而已,你可知道,白兄如今只是和人王镜相当的天师镜,死在他手中的地皇镜都有两个了,还有那个单秋林,人王镜的时候就曾剑斩一位重伤状态的地皇镜,现在你还觉得我踏足地皇镜有多了不起吗?”

    听了蓝欣的话,蓝霜瞪大眼睛,呆呆的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吞了口口水水:“有这样的事情?”

    “我还能骗你不成?”蓝欣没好气道。

    于是,蓝霜一下子没脾气了,人家人王天师镜就能斩地皇,自家妹妹貌似有点没法比啊……

    陈王朝,王宫大殿,陈永信立于大殿门口看向远方天宇,眉头微皱,显得有些心绪不宁。

    “陛下不必介怀,虽有地皇镜强者在此间大地诞生,但对方却隐去气息,应该没有对家国不利的打算”黄秋立于陈永信身后安慰道。

    沉默片刻,陈永信开口道:“传令下去,禁止任何人去调查那位新晋地皇镜强者,如今大敌当前,不能再去招惹另一个了,如果对方直接站出来图谋不轨的话,第一时间去请白先生!”

    黄秋点点头道:“微臣明白了”

    地皇镜啊,哪怕自己如今已经人王镜了,有果位在身,还在国家主场之内,陈永信也无法和那个层次的强者比肩,唯有寄希望于白杨能够镇压那个层次的存在。

    可想而知,当一个王朝境内有地皇镜强者的出现是一件多么让人蛋疼的事情。

    蓝欣晋升地皇镜的动静太大,而且晋升之时扰乱天象,远方没有人能看清具体是谁晋升了,这就给三国王朝国主带来了沉甸甸的压力。

    是以不但陈王朝陈永信下达了不能去调查得罪那位新晋强者的命令,江浩然和大月王也都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去调查去打听的举动都是不可取的,一旦惹怒对方后果不堪设想,尤其是在大敌当前的时候更要小心谨慎。

    迷河林中,白杨提笔写字,蓝欣晋升的时候动静太大,想不注意都不行,思维无法集中,只能放下毛笔等着蓝欣闹出的动静结束。

    抬头看天,全程观看蓝欣晋升过程,等到结束后白杨一脸苦笑,没想到蓝欣就这么踏足地皇镜了,要不要这么快?

    “如此一来,我方多了一位地皇镜的蓝欣,和大光的对决胜算更大了,能减少无数不必要的伤亡”白杨看天喃喃自语道。

    然而这句话刚刚说完,他眉毛一挑看向不远处的草木。

    原本普普通通的草木,在这一刻有了轻微异样,尽管只是刹那间,但白杨强大的感官还是感觉到了,草木在那一瞬间,好似利剑一般有锋芒一闪即逝,而且向着同一个方向微不可查的弯了一下,似乎在朝拜着什么。

    顺着草木指引的方向看去,白杨差点掀桌子,还能不能玩了啊,蓝欣也就算了,合着老单你不声不响的也迈出了一步,你们是故意气我的吧?我这儿还没头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