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陈王朝的边陲小镇,德阳镇一如往昔,数十万人过着平静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出了白杨他们这样的人物而改变多少。

    曾经的这里,武者境界的修为就足以震慑全镇,如今白杨等人的成就太高,反而和这里的人们严重脱节,他们平淡的生活着,最多只是有人提及的时候恍然道,哦,那个人我知道,曾经从我们这里走出呢……

    当初的德阳镇,官府为大,三个家族鼎立相互制衡,如今官府依旧存在,只是少了一个家族,唯有牛家和蓝家两个家族。

    当初血莲教的劫难对这两家打击很大,但对他们整体地位并没有太大影响,牛家蓝家依旧主导着全镇的大部分经济命脉。

    尽管如今的牛家和蓝家相比当初已是今非昔比,可这两家似乎并没有进一步扩大的意思,依旧偏安德阳镇这个小小的角落。

    蓝家大院,楼宇林立,相比当初冷清了不少,血莲教劫难,蓝家死伤惨重,只剩下了蓝清风蓝霜和蓝欣三个主要成员。

    庭院深处,蓝霜和蓝清风相对而坐,却没有说话,时不时的看一眼最深处的那个阁楼。

    这种沉默的气氛持续了三会时间,蓝欣三会前从葫芦山谷回来闭关一直到现在。

    蓝欣在最深处的阁楼内闭关修炼,蓝清风父子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等待。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蓝欣踏足人王镜,于三会前斩杀狼族红玉,用其血肉助父兄修炼,如今蓝清风和蓝霜都已经踏足宗师之境,或许是天赋原因,目前止步于此,未能踏足大宗师。

    看了一眼寂静到极点的阁楼,蓝霜开口道:“爹,都三会时间了,你说小妹会成功吗?”

    “欣儿的事情我们帮不上忙,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沉住气,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蓝清风喝了一口茶平静道。

    话是这么说,他袖子里紧握的拳头却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他们父子俩都知道蓝欣在闭关试图突破地皇镜,在曾经,那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高度,只属于传说,可现在,很有可能他们蓝家就要出一位这样经天纬地的人物了。

    地皇镜啊,别说小小的德阳镇,哪怕放眼整个天元星都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作为曾经只是几十万人口小镇中的小家族,有希望出一位这样的存在,让蓝清风父子俩都觉得不真实,曾经做梦都不敢梦的事情,居然就要真正实现了。

    如果当初家族没有遭到血莲教劫难的话,出现这样的人物恐怕整个蓝家都要飘,然而现在,他们父子俩心中更多的则是感叹,如果当初家族能有这样的强者该多好……

    点点头,蓝霜想了想说:“爹,经历了那么多,我也看开了,一山还有一山高,修行之路没有顶峰,我想安定下来,如今我们蓝家只剩下我一个男丁,家族血脉需要延续”

    听到蓝霜的话,蓝清风眼睛一亮,点头道:“霜儿,你能这么想为父很欣慰,看来你真的长大了,说说看,你中意哪家姑娘?咱蓝家如今虽然名声不显,哪怕王族公主也不是不能高攀的,若有中意,等你妹妹出关后我们就去提亲如何?”

    一个家族最怕没有后代,经历了那么多,蓝清风有点迫不及待了。

    挠挠头,蓝霜说:“爹,我现在只是有安定的念头而已,还没有中意的女子呢”

    “哈哈,不急,慢慢来,慢慢选”蓝清风有些尴尬道。

    他们在这里说着家常,时间不知不觉过去,日上中天的时候,父子俩赫然抬头看天,一脸激动,甚至都下意识站直身躯屏住了呼吸。

    此时不止是蓝清风父子,整个德阳镇,整个陈王朝,乃至于江王朝大月王朝的无数人都抬头看天!

    蓝家庭院深处,属于蓝欣的阁楼中,她安静的盘坐在自己的绣床上,帝兵就横在膝盖上。

    她已经这样盘坐了三会时间,一动不动,平静得犹如一块石头,似乎没有了任何生机。

    外在的平静只是表象,她的体内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人王镜的她已经有了自己的领域,武道意志沉寂到领域中,这里是她主宰的世界。

    蓝欣的人王领域是一片虚无的空间,整个世界充斥着三种颜色,血色杀气,灰色死气,黑色魔气!

    蓝欣武道意志显化,立于这方世界中心,手持一口漆黑长剑静立,之前三会时间她还在不?;咏A方?,而现在,她却持剑静立一动不动,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

    静立中的她,赫然睁眼,然后身躯一跃直冲九天。

    外界,蓝欣的身躯瞬间消失不见,来到了极高的苍穹之上。

    立于苍穹,蓝欣依旧闭目静立,手持帝兵,似乎睡着了,可以她为中心,虚空出现了层层叠叠的褶皱,一只辐射到远方,范围内虚空扭曲。

    似乎受到了蓝欣的影响,四方天地,云霞扭动,化作一柄柄横贯天际的剑形,剑尖朝外,直指四方上下,一种唯我独尊的气息展露无遗。

    蓝欣身上,有血色,灰色,黑色三种光芒升腾,相互交织,不停扩大,直至笼罩一方广阔天宇。

    整个天宇都是那三色光芒在闪烁交织,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心头被压抑绝望和冰冷充斥,灵魂为之颤抖。

    嗡!

    突然之间,以蓝欣为中心,三色光芒笼罩的虚空颤抖,血色光芒分离出来,如狼烟升腾,冲天而上,直破九天,化作一柄血色巨剑,足足万里之遥,剑尖朝下,定压虚空。

    血色巨剑出现,轻颤之间,周围天宇坍塌,化作漆黑的虚无状态。

    刹那间,虚无的空间周围,四方天地风云涌动,有狂暴雷霆咆哮,化作无边雷泽,向着蓝欣直冲而去,似乎要毁灭那黑暗虚无的世界。

    血色巨剑颤抖嗡鸣,无匹血色锋芒绽放,横扫漫天雷霆,然而雷霆越来越多,似乎不将其毁灭誓不罢休,渐渐的,那血色凶剑似乎抵挡不住了。

    就在此时,蓝欣周围,灰色光芒冲宵,化作一柄死气沉沉的万里巨剑,剑尖朝下,轻轻一颤,与那血色巨剑气息交织,周围雷泽凝固,无法再狂涌而来。

    这还没完,蓝欣周围再度黑色光芒冲宵,化作一柄万里之巨的黑色巨剑,魔焰滔天,与血色巨?;疑藿F⒔恢?,齐齐颤抖,定压虚空。

    三剑横呈,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定格,周围雷泽彻底凝固,在三把巨剑齐齐一颤之间,无边无际的雷泽泯灭消失,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三把巨剑将蓝欣围在中心,定压一切,周围彻底化作黑暗的虚无,虚无的黑暗中,除却三把凶剑之外空无一物。

    持剑而立的蓝欣睁眼,目视这方唯有三把巨剑的虚无空间,口吐三个字:“世界成!”

    当这三个字从她口中出现,体内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身上气息无休止的升腾,手中帝兵颤抖,似乎在幸喜欢悦。

    这种状态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过程中蓝欣体表衣服粉碎,一开始皮肤表面污血渗出,体内新血狂涌如大江奔腾,紧接着皮肉脱落,新皮生出,耀耀生辉,最后皮肉撕裂,碎骨挤出,体内新骨生长,宛如洁白神铁!

    此时此刻,蓝欣不止是躯体上的变化,武道意志也在升华,似乎一块顽铁正在接受锻打,肉耳无法听到的锵锵之声回荡,她的武道意志飞速凝练,视乎一柄神剑被锻造出来!

    待到自身变化停止,蓝欣还是蓝欣,却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又无法用言语描述。

    睁眼,周围黑暗的虚无世界消失,云霞涌来形成蓝色长衫遮体。

    立于虚空,蓝欣轻抚手中帝兵喃喃道:“地皇镜!”

    嗡,帝兵轻颤,似乎在回应蓝欣。

    她安静站着,世界平静了,可所有看到之前那一幕的人都无法忘记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世人都知道,一位绝世人物出现了!

    葫芦山谷深处,从蓝欣开始晋升,单秋林就注意着天穹上发生的一切,他不悲不喜,一如既往的平静。

    待到蓝欣晋升完毕平静下来,他淡然一笑。

    这一笑之间,无声的,单秋林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没有震惊世人的动静,如同春雨润物无声,他在一点点改变。

    在单秋林改变的时候,世人都没有发现,天地万物都有轻微的不同,那一瞬太快,快到没有任何人发现。

    “海纳百川人为锋,何必苦苦寻剑踪,来时皆是一身无,我心天心为一心!”

    四句话从单秋林口中说出,他还是他,没有任何不同。

    背靠木彤墓碑,单秋林面向前方淡淡道:“不知你此来意欲何为?”

    “既然你也踏足这一步了,你我皆是修行剑道,不若比一场相互应证各自剑道如何?”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的蓝欣开口道。

    单秋林轻轻摇头说:“不必了,你我走的剑道不同,起不到应证的作用”

    点点头,蓝欣转身就走,丢下一句话说:“也好,我能感觉到,你的剑道很不凡,期待你出剑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