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经九层,地皇篇不过八百一十个字,每一个字都给白杨一种神妙莫测之感,那笔画线条,好似大道纹理烙印具现,初看让人宁心静气,再看好似有大道天言在耳边回荡,神魂畅游天地,一种打破天地桎梏的大自在环绕在心头。

    当然,那只是错觉,但不得不说,冷宫道主留下的道经真的太神妙了。

    道经地皇篇的第一个字,只有八笔,发音及其古怪,得冷宫道主残念加持,白杨认识它,明白它的意思,甚至还能将其正确的读出,可就是无法用言语描述,也无法将其翻译成地球文字,似乎地球的任何文字都无法阐述这个字的蕴含的道理。

    这种情况就很古怪,白杨要修行这部道经,虽然认识上面的每一个文字,却要从新去理解它,了解它的意思,唯有彻底明白了,才能更好的研读出来,才能更好的契合天地大道。

    “了解道经的过程,就是了解冷宫道主的修行感悟,更深层次,就是去了解这个天地大道,也就是说,理解的过程其实就是在感悟大道,至少是冷宫道主阐述的大道……”

    若有所悟,白杨更加认真的研究这本道经。

    道经上的文字神妙莫测,当白杨心神全部沉寂下去研究的时候,单单只是第一个字,就好似在观看一副精美的画卷,每多看一眼就能有新的收获,每时每刻都能给自己带来惊喜。

    不知不觉,他盯着第一个字足足看了十分钟时间!

    抬头,眨了眨眼,白杨视线有些恍惚,在看道经的时候,地皇篇第一个字他看了那么久,可谓一笔一划都再清楚不过,然而这一抬头之间,那个字却无法在脑海中具现出来,只记得自己看过那么一个神秘的文字,就是无法回忆起那个字的具体。

    “和冷宫道主的差距太大,她能创造出这个文字,而我目前连将其装在脑海的资格都没有……”

    心中感叹,这就难办了,如果连这个字都无法装在脑海,何谈去修行?

    想了想,白杨取出纸笔,将纸张摊开在树干上,准备将这个字写出来,不是有句话叫做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么。

    纸张铺好,白杨手握毛笔,沾满墨汁开始书写,对照着道经上的那个字,笔尖落在纸张上,随着笔尖按照笔画划过纸张表面,白杨惊讶的看到,普普通通的毛笔,在书写的时候,笔尖划过,虚空居然出现了轻微的褶皱,似乎无法承受这一笔的厚重!

    专注书写这个字的白杨没有发现,当他第一笔落下之后,他屁股下面的这根足足米许粗的树干向下沉了一些。

    然后第二笔,笔尖所过,空间再度出现褶皱,树干再下沉一些。

    当白杨将这个字写完之后,他坐着的那根米许粗的树干,噼啪一声断了,被那张小小的纸张给压断!

    立于虚空,白杨目瞪口呆,那个字的重量怕不下万斤了吧,一字万斤?

    然而这还没完,当这种念头出现后,白杨看到,那随着树干轻飘飘落下的纸张,居然凭空燃烧起来,顷刻间连灰烬都没有留下丝毫。

    “并非纸张无法承载那个字,也不是天地不允许那个字出现,而是我对那个字的领悟还不够,书写出来和大道不符,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写那个字,就好比练书法的临摹书法大家字帖,并非简简单单的写个字就算完事儿,还要理解书法大家那个字中蕴含的精气神,书写出来的字才有意义。

    这个道理放在此时,白杨临摹道经上的文字,就是感悟大道的过程。

    有了这样的感悟,白杨迫不及待的继续临摹,他觉得,只要自己彻底领悟了那个字,一定能将其在脑海中具现出来!

    然而就在白杨准备继续的时候,下方的单秋林抬头无语道:“老白,你能不能去远处,再来几次五彩桃树都要被你弄没了”

    看了看断裂的树枝,白杨说:“我不是故意的……”

    于是白杨来到了一座空旷的山头顶端,念力辐射出去,到达红岩山,金系异能施展,抽取铁元素,将其弄来在跟前铸造了一块金属平台。

    没办法,白杨怕道经上的字写多了把脚下的山体给压垮……

    一切准备就绪,白杨继续临摹道经上的文字,一笔一划见,虚空出现褶皱,似乎空间都要被笔锋给划开。

    然而,每一次写完那个字,纸张都无法承载,无火燃烧起来什么都没有留下。

    白杨就不信邪了,一次不行就再来一次,一次次书写,写出来的字一次次燃烧消失,他就这样耗上了。

    随着不停的临摹,白杨越写越接近道经上的那个字,而且越是临摹,那个字的重量也在不停增加,初始的时候那个字的重量若是只有一万斤的话,到了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写了那个字不知道多少次,白杨发现最后自己写出来的字重量至少翻了十倍!

    一个字十万斤啊,尽管地面是自己用金属铸造的,可再下面的岩石都已经出现裂纹了。

    “有点感觉了,不过还不够,而且这个地方不适合继续,得重新弄一个坚固的地方才行,还有,我居然感觉心神疲惫,看来在临摹这个字的时候不知不觉在消耗我的精力,传言有人为了写一幅字写吐血甚至丢了性命并非谣言……”

    揉了揉眉心,白杨决定今天就到此为止,别字没写出来把自己给写死就搞笑了。

    一天时间,就为了写一个字,而且还没有能写出来,对此白杨只能报以苦笑。

    收工回家,小猫她们依旧围着小兰转,任何事情压根没自己插手的份,加上心神疲惫,白杨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白杨惯例去看了看小兰她们,没自己什么事儿,吃了点东西后白杨独自来到迷河林中,寻了一个开阔的场地,从红岩山弄来大量的金属铸造了一个坚固的广场,还布置阵法,确保足够坚固,为了保证不被打扰,还布置阵法将这里隐藏了起来。

    这样应该万无一失了。

    看了看自己的杰作,白杨继续头一天的临摹工作。

    这一天,白杨全心投入临摹之中,那个字他写了不下万遍,虽然每一次写出来都会燃烧消失,但他却感觉到了自己的进步。

    “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能将这个字真正书写出来!”

    看着身前的纸张化作一团火焰消失,白杨并未气馁。

    天色已黑,他写了一天也是心神疲惫,回去葫芦山谷那边。

    回来之后,白杨发现这里很热闹,一问之下才得知,白天自己不再的时候,陈王陈永信让人送来了很多好东西,恭贺小兰怀了白杨的孩子。

    消息传递得这么快?陈王都知道了?

    白杨无语,既然东西都送来了,退回去恐怕陈王反而不安,姑且这样吧。

    第二天,白杨照例独自一个人到迷河林深处去临摹那个字,这一天依旧有进步,这一天,陈王朝大多数五品以上的官员都送来了很多贺礼。

    第三天,白杨以及如故,然而他小看了自己的影响力,就因为小兰怀了孩子,不但陈王朝更多的官员送来了贺礼,就连各个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派人送来了贺礼,甚至江王朝大月王朝都有所表示!

    不得不说,白杨那还未出生的孩子,其影响力已经扩大到了周边几个国家的地步了,未来真正出世后,必定是这片大地横着走的熊孩子,到哪儿人们估计都得哄着宠着……

    第四天第五天,白杨以及如故,前来送礼的人依旧络绎不绝,白杨也没有干预,全权交给小猫她们处理。

    直到第六天正午的时候,一连临摹那个字六天时间,白杨写了不下十万次,那个字总算是被他写出来了!

    最后一笔落下,白纸上的那个字金光大放,若不是周围有阵法掩盖,其光芒足以将千里大地晕染的金灿灿一片,其次,从纸上飘出了墨香,香飘万里,在这个范围内,原本冬末时节万物肃杀,却草木飞速抽枝发芽绽放花朵!

    单单只是一个字被他书写成功就出现了如此强烈的天地异象!

    过程不长,也就几分钟时间,当异象消失之后,承载那个字的纸张不再变得厚重,而是轻飘飘的飞起,纸张燃烧,字体脱离出来,化作光影瞬间飞入白杨眉心消失不见。

    白杨一愣,并未感觉到自己有任何异样,然而让他惊喜的是,经过六天时间的不懈努力,自己总算是能在脑海清晰的回忆起那个字了。

    “这是将那个字彻底领悟吃透了,总算有所收获,可是,单单只是一个字也无济于事,还有整整八百零九个字啊,一个字就用了六天时间,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恐怕楚天涯打过来我都还没有将地皇篇的修炼之法理解,更别提修炼了……”

    白杨有些头疼,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此时才深刻体会到了为何有人一次闭关时间就要按照‘元’来计算。

    “有了开始,后面应该就要好办得多,估计花不了想象中那么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