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抚好小兰,白杨带着满心欢喜急急忙忙出门,知道自己有孩子了,白杨的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离开小院,白杨拐了个弯进入了冰清玉洁四姐妹居住的院落。

    “少爷回来啦”林冰儿第一时间放下手中的事情迎上来。

    点点头,白杨心情很好,脸上带着难以抑制的笑容说:“冰儿,接下来你们四姐妹放下手中的所有事情,全心全意去照顾小兰,必须要无微不至,不管她要什么都答应,没有的就来找我,嗯,干脆你们就搬到那个院子去住得了,记住啊,全天候贴身照顾”

    白杨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林冰儿一愣一愣的,好奇问:“少爷,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也不怪林冰儿这样问,作为白杨的丫鬟,以往白杨都没有要她们全天候贴身斥候呢,小兰作为一个丫鬟何德何能?

    嘴巴一裂,白杨得意道:“小兰有我的孩子啦,当然要照顾好了,你们快过去,我去安排点其他事情”

    吩咐完毕,白杨匆匆忙忙的离去。

    这会儿玉儿她们也赶了过来,得知小兰居然怀了白杨的孩子,顿时一愣,然后一个个羡慕得要死,为什么给少爷怀孩子的不是自己?同样是丫鬟,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自己四姐妹还先跟着少爷呢。

    面面相窥过后,四姐妹赶紧行动起来,既然小兰怀了白杨的孩子,地位就大不一样了,必须得小心伺候着。

    所谓母凭子贵就是这个道理,以前的小兰存在感很低,然而现在,可以预见,就因为小兰肚子里的孩子,她可谓一跃成为了以白杨为中心这个团体内最重要的人,甚至可以说地位比白杨还要特殊!

    离开冰清玉洁四姐妹的院子后,白杨一跃来到了迷河林深处,找到了那条从大光皇朝带回快要晋升地皇镜的银色蛟龙。

    “主上有什么吩咐?”化作百米大小的银色蛟龙从一条河道内抬头看向白杨问。

    看着它,白杨说:“接下来交给你一个任务,帮我?;ひ桓鋈?,这个人及其重要,她不能受到任何伤害,必要的时候哪怕你死她也不能出任何意外,若是你做得好,以后我会考虑还你自由的”

    听到以后有机会获得自由,银色蛟龙眼睛一亮问:“不知主上要我?;に??”

    “等下我就带你去,不过你要记住,暗中?;ぞ秃?,不要惊扰了她”

    “属下明白,一定不会让主上失望的”

    要这条银色蛟龙去?;ば±?,是因为它实力足够强大,拼起命来,人王镜估计没有几个是它的对手,哪怕在一般的地皇镜强者手中也不是没有逃脱性命的机会。

    白杨已经在这条蛟龙的脑海做了手脚,也不怕他阳奉阴违,若是表现出任何一丝敢对自己不利的举动,白杨心念一动就能让它身死道消!

    让这条银色蛟龙化作筷子大小缠绕在自己手腕上,白杨将其带走,随后又在迷河林中找到了银狼。

    迷河林中如今狼群众多,银狼就是所有狼群的首领,白杨找到它的时候,它正在带着一群狼在狩猎,追杀一条战力堪比大宗师镜的巨蟒。

    说是追杀,还不如说是在戏虐,围在银狼身边,战力堪比武道大宗师的狼就有十多头,每一头都有虐杀那条巨蟒的实力,然而它们围而不杀,撵着对方到处跑。

    一段时间不见,银狼变得更加神俊了,战斗力依旧停留在大宗师之境,然而却比一般大宗师镜的异兽要强很多。

    银狼感受到了白杨的到来,当即仰天嗷呜一嗓子,激动的一爪子拍死蟒蛇,然后化作一道银色流光冲天而起,来到白杨身边的时候只有尺长,亲昵的用脑袋蹭白杨的裤管。

    摸了摸银狼脑袋,白杨蹲下说:“小狼,接下来交给你一个任务,北方冰原上的狼皇已经被我斩杀,那里的狼群群龙无首,需要你去主导它们,其中单单是人王镜的狼就有十四头,你能不能胜任?”

    “嗷呜”小狼仰头呜咽,似乎在说完全没有问题,只有大宗师镜修为的它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或许是因为任务是白杨交给它的,它就会无条件的去完成吧。

    笑了笑,白杨说:“有自信很好,但你的实力还是不够的,有我的命令它们虽然不敢异动,但你却不能服众,来,把这个吃下,这是狼皇的内丹,力量之源,吃下后里面的能量完全足够你晋升人王镜,至于能不能踏足地皇镜那就看你未来的造化了,想来你踏足人王镜,镇压那些冰原上的狼群应该没问题了”

    说话的时候,白杨手中出现了一枚金灿灿的圆球,篮球大小,这是狼皇内丹,被白杨用手段封印,内中蕴含及其滂沱的力量,一旦爆发足够把地球炸毁一百次都不为过。

    这可是好东西,银狼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张口吞下,此时只有尺长的它吞下篮球大小的狼皇内丹居然没有丝毫臃肿。

    当吞下狼皇内丹的一瞬间,银狼体表开始喷薄金色霞光,那是狼皇内丹中的能量在释放,被它吸收。

    这还是内丹被白杨封印过的原因,如果没有白杨的封印,单单是地皇镜的狼皇内丹释放的能量就足以将银狼撑爆了。

    看到银狼吞下狼皇内丹,白杨说:“去吧,去北方冰原,那里有无数狼群等着你去接管”

    “呜呜……”

    银狼喉咙呜咽,脑袋摩擦白杨裤管显得十分不舍,然而它还是很听话的,和白杨亲昵一番,一步三回头的退开,随后嗷呜一声狼嚎,召集自己如今一些重要的属下向着北方冲去。

    狼皇内丹处于银狼体内,时时刻刻都在释放能量被它吸收,它每时每刻都在变得强大,或许同样属于狼族的原因,银狼吸收狼皇内丹没有丝毫不适,甚至那内丹还在主动被银狼吸收。

    感受到这一变化白杨很欣慰,当初的银狼是直接从母狼肚子里掉出来的,不是自然生产,能不能活都是回事儿,如今它却能十足的踏足人王镜,不得不说,银狼造化不小。

    又安排好一件事情,白杨接下来顺道去戈多村看小猫。

    小猫回到戈多村已经几天时间了,她和村民们相处很愉快,一如曾经那个村姑。

    如今的戈多村不再是白杨第一次来到这里那么简陋,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可在村子不远处,却是出现了一座人口不下于十万的林中之城,船来船往,无数山货从这里运出,外界的物资也通过水路运输到这里。

    这一切变化都是白杨带来的,时间也只是一元多而已。

    看到白杨,小猫很开心,第一时间来到白杨身边,一番寒暄亲昵后,小猫兴致勃勃的带着白杨去观看这里一点一点的变化。

    “少爷你看,那是当初给你修建的树屋,现在还保存着呢,我这几天就住在里面”

    “少爷还记得哪里吗?那天夜里,少爷就是在那里运送木头呢,还不许我看,其实我当时有偷看啦”

    “还有那边,当时少爷身上喷火就在那里,差点把这条小河都煮沸啦……”

    每到一个地方,小猫都会兴致勃勃的回忆当初,很开心,也很甜蜜。

    在村里逛了一圈,然后白杨又和小猫去见了见她的爷爷,老村长比起白杨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年轻了很多,他的孙女跟了白杨,后来白杨崛起,各种好东西拿来给他吃下,想不年轻都不行,甚至老村长也涉足了修炼,当初那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如今已经有了武者境界的修为了。

    和老村长聊天喝酒,花了白杨几个小时时间,最后白杨提出了辞行。

    “少爷就不能多留几天吗?”小猫有些失落道。

    他们在这里相识相知直到在一起,这里就是她们单独的小天地,一旦离开,白杨不在是她一个人的白杨了。

    “对不起猫儿,我也想留下来,可事情太多,大光楚天涯随时都会打来,我得时时刻刻做好应对措施”白杨歉意道。

    “少爷不必自责,我理解的”小猫笑道,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

    面对如此体贴的小猫,白杨迟疑了一下说到:“猫儿,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

    “什么事情呀少爷?”小猫眨眼问。

    纠结片刻,反正小猫都会知道的,白杨直接说:“是这样的,清荷的丫鬟小兰你知道吧?她……她有我的孩子了”

    说完这番话,白杨看着小猫,等着她的反应,老实说,这一刻白杨内心很忐忑的,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对小猫成为一种伤害。

    猛然听闻这个消息,小猫先是一愣,表情定格,似乎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白杨心头咯噔一声,果然,小猫还是很在意的。

    然而白杨想多了,小猫一愣之后,表情变得极度惊喜,显得无比开心的问:“少爷,真的吗?”

    “是真的……”白杨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问:“猫儿,你不生气吗?”

    “嘻嘻,少爷呀,我生什么气,高兴还来不及呢,少爷终于有孩子了,应该高兴才是呀,哎呀,我们快回山谷去,小兰现在需要照顾的……”小猫迫不及待道,然后急急忙忙的开始收拾东西欲要返回山谷那边。

    白杨傻眼,没想到小猫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他观察得很仔细,小猫是真的发自内心的高兴,而不是强颜欢笑。

    其实白杨都不知道,为了白杨有孩子,小猫在暗中不知道操碎了多少心,如今总算有人给白杨怀孩子了,她不高兴才怪。

    树屋阁楼上,变得年轻很多的老村长看着白杨两人离去的背影,神色复杂的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