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大的小院中,一身翠绿裙摆的小兰俏生生站着,明亮的双目看着白杨满是欣喜,那天白杨离去的时候说晚上就可以回归,可一去就是几天,她很牵挂呢。

    她手中拿着一块白布,之前还在打扫房间,白杨回来,她第一时间出来了。

    面对白杨直愣愣的目光,小兰眨了眨眼说:“姑爷,我有什么不对吗?”

    说着,她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脸颊,以为之前打扫的时候弄脏了脸。

    张了张嘴,白杨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目光闪烁,有欣喜,有忐忑,有茫然,更多的却是不知所措。

    “姑爷,你别吓我,是不是小兰做错什么了?”小兰忐忑道,一下子眼圈都红了,特别忐忑无助。

    摇摇头,白杨赶紧说:“没有,小兰很好,没做错什么,我只是……只是……只是有些,太激动了,对,我太激动了”

    “???”面对白杨手足无措的姿态,小兰有些反应不过来。

    怀揣忐忑的心情来到小兰身边,在小兰不明所以的目光下,白杨凝视她的双目说:“小兰,谢谢你,我此时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我太开心了”

    “少爷,到底怎么啦?”小兰好奇问,没搞懂一向稳重的白杨为何表现得现在这样六神无主。

    笑了笑,白杨缓缓蹲下,将耳朵贴在小兰肚子上,闭上眼睛认真倾听,姿态很小心翼翼,生恐惊扰了什么一样。

    小兰瞬间脸红,扭捏道:“姑爷,现在是白天呢”

    她以为白杨想那什么了,虽然不会拒绝,可大白天的很害羞啦。

    没有说话,白杨依旧将耳朵贴在小兰肚子上,虽然听不到什么,可他却能感受到,就在这个位置,一个小小的生命已经出现,他还很弱小,正在慢慢成长。

    之前,白杨回到小院的时候,面对小兰的第一时间,他突然之间就有了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微妙,无法用言语描述,无端端的心底感到幸福,感到忐忑,感到不知所措。

    那一刻,白杨预感到了什么,念力一扫,他‘看到’,小兰的肚子里,一个小小的生命已经诞生,那血肉相连的感觉就来自那个小小的生命,所以白杨才会一下子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他有孩子了,虽然孩子才诞生没有几天,但白杨无比肯定,他有孩子了,那个小小的生命,正在摄取母亲小兰身上的养分成长。

    白杨的念力比地球那边所谓的C超B超不知道准确了多少倍,小兰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尽管才几天时间,但白杨却无比肯定!

    小兰被白杨奇怪的举动吓住了,不知所措道:“姑爷,到底怎么了?别吓小兰好不好”

    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有白杨的孩子了,毕竟没经验,而且才几天时间,压根没有妊娠反应。

    抬头,看着小兰的脸,白杨眨了眨眼,然后想到了什么,起身,小心翼翼的抱起小兰走向屋子,那姿态,似乎抱着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

    “姑爷,现在是白天啦”小兰红了脸,把头埋在白杨怀中不敢见人。

    走进屋子,白杨将其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然坐在床边,将小兰手中的抹布丢掉,语气无比温柔说:“小兰乖,以后什么都不要做,好好休息”

    见白杨不是想那个的样子,小兰有点不好意思,脸红红的说:“可是,少爷,我是丫鬟呀,哪儿有丫鬟休息的道理”

    “乖,听话”白杨轻抚她的小脸说,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说了一句稍等,接着白杨闪身消失不见。

    还没等小兰反应过来呢,白杨又出现了,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包装盒,介绍一番永发,然后递给小兰说:“那个,小兰,你去厕所,然后……额,尿一滴尿在盒子里面的东西上,然后给我看结果”

    没错,白杨拿出来的是一根测孕棒,虽说他已经确定小兰已经怀自己孩子了,可面对自己的第一个孩子,白杨不管心性多么坚定也有些患得患失,再三确定做无用功也是可以理解的。

    小兰傻眼,支支吾吾道:“那个,姑爷呀,我没尿意啦”

    挠挠头,白杨说:“那……那小兰你去喝水,一定要尿”

    “……”

    小兰哭笑不得,悄悄的白了白杨一眼,然后拿着测孕棒去了厕所。

    看到小兰走进厕所的身影,白杨咧嘴傻笑,搓手等待,心中又期待又忐忑。

    不一会儿,小兰红着脸出来了,把测孕棒递给白杨扭捏道:“姑爷,我弄好啦,好羞哦,为什么要这样?”

    眼睛死死的盯着测孕棒,当看到结果后,白杨彻底放心,一个劲傻笑,笑得跟个二愣子似的。

    “姑爷,到底怎么啦?”小兰还没搞懂白杨为何回来后就是这些奇奇怪怪的举动。

    丢掉测孕棒,白杨轻轻搂着小兰,傻笑道:“嘿嘿,哈哈哈,小兰呀,谢谢你,我们有孩子啦,我们有孩子啦,谢谢你……”

    听到白杨的话,小兰当场愣住,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傻傻的看着白杨彻底蒙了。

    什么?自己有孩子了?自己有姑爷的孩子了?

    她毫不怀疑白杨的话,可当明白了之后,瞬间就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头了,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很不真实。

    “小兰,你听我说,以后什么都不要做了,我会让冰清玉洁四姐妹来专门伺候你,对了,还有安全,我会让人全天候?;つ?,确保不会有任何危险”白杨兴致勃勃的计划道。

    自己有孩子了,任何事情都没有自己的孩子重要!

    然而,当听到白杨再三确定后,脑袋晕晕乎乎的小兰反应过来,并没有表现出剧烈的惊喜,反而是一下子变得脸色煞白,很惶恐,很忐忑,似乎自己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一样。

    发现了小兰的异样,白杨心头一颤,低头关切道:“小兰你怎么了?别吓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摇摇头,小兰脸色苍白说:“姑爷,没有,我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不可以的……”

    “什么不可以?”白杨下意识问。

    小兰胆战心惊道:“姑爷,小兰只是丫鬟呀,只是陪嫁的暖床丫鬟,怎么可能在小姐之前有姑爷的孩子?不可以的,这样不对,孩子不能要的,即使要,也必须要在小姐之后,所以,少爷,这个孩子不能要……”

    听了小兰的话,白杨一愣,随即深吸口气安慰道:“小兰乖,不存在的,这是我们的孩子,一定要生下来,谁也无法阻止这个孩子的诞生,然后你也别多想,清荷不会怪你的,不但不会怪你,反而会为你感到高兴呢,听话,知道吗?”

    这个时候白杨才意识到,陪嫁丫鬟有义务在自家小姐不方便的时候伺候姑爷,可却没有资格在自家小姐之前有孩子,一旦发现会被打死的,难怪小兰在最初的惊喜过后一副惊恐的表情。

    然而白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因为这些规矩而放弃这个孩子?

    此时此刻,谁若是敢阻止这个孩子的诞生,白杨会发狂的!

    小兰抬头,凄然道:“可是姑爷,真的不行呀,小姐都还没有姑爷的孩子,小兰怎么可能先有呢?这样是不行的”

    “小兰乖啦,我说行就行,接下来你什么都不用想,安心养胎,其他的一切交给我,清荷那边我去说,她不但不会怪你,还会很高兴的,听话,知道吗,这是我们的孩子啊,你忍心让他还未出世就夭折吗?”

    白杨小心翼翼的哄小兰,跟哄小孩子似的,虽然没有经历过吧,却也知道有了身孕的女人情绪最重要,会影响孩子发育的。

    “姑爷,真的可以吗?”小兰依旧忐忑道,根深蒂固的观念让她很惊恐。

    无比肯定的点头,白杨说:“可以的,什么都不用想,一切有我,听话,知道吗?”

    面对白杨无比坚定的神态,小兰渐渐的安心下来。

    然而这一瞬间,在之前还是小女孩跳脱性子的她,居然在脸上一下子展现出了母性的光辉,低头,伸手轻抚平坦的肚子一脸幸福道:“我有小宝宝了呢,我有姑爷的宝宝了……”

    说道这里,她抬头问白杨:“姑爷,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呀?”

    之前还忐忑孩子不能要呢,这会儿她就开始关心男孩女孩的问题了。

    “现在还不知道呢,不管是男孩女孩我都喜欢,是自己的孩子呢,其实吧,少爷我最想要一个女孩,长得漂漂亮亮的,把她打扮成小公举,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公举,想想都幸?!卑籽钚Φ?,都已经开始畅想未来了。

    轻抚平坦小腹,小兰幸福道:“我想给姑爷生个男孩呢,长大后像姑爷一样英俊,也要像姑爷一样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男孩啊,调皮得要死,不好管呢,还是女孩好,又乖巧又听话,漂漂亮亮的,想想都幸福,若是闺女就好啦,不过谁要是敢对我闺女图谋不轨的话,她老爹会让那些臭小子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白杨哼哼道。

    这还没闺女呢,白杨就已经做好了杀人的准备,估计这是每一个有女儿的父亲都有的心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