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月王朝,靠近江王朝边境之处,沧海王横渡虚空来到这里,貌似破坏了大月王的大事,她总觉得呆在大月王朝疆域不安全,还是早一点离开的好。

    跨过边境,站在将王朝境内土地上,她下意识拍拍鼓鼓囊囊的胸口松了口气。

    “以后没有必要最好不要直面大月王,那个女人好凶……”

    隐杀和那个神道天师老婆婆死在大月王手中,沧海王亲眼看到,到此时她还心有余悸。

    就在她下定决心以后在实力不够之前最好远离大月王,高高兴兴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之间,脑袋嗡嗡作响,好似被铁锤狠狠敲了一记,然后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身影嗖一声闪到远处,大月王气息升腾目视之前站的地方凝声道:“是谁在偷袭老娘,给我站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然而她喊出这句霸气无比的话,周围静悄悄没有任何人回应。

    似乎没有人偷袭自己,大月王茫然片刻,然后脸色一变目视北方欲哭无泪尖叫道:“姓白的,你还真的去找狼皇啊,你怎么能这样,这是对我生命的不负责,千万不要死,要不然我就完蛋啦……”

    自己没有被偷袭,可无端端受伤吐血了,沧海王很快就明白了问题出现在白杨身上。

    悔不当初,自己当时干嘛作死把双生花这种奇药用在白杨身上啊……

    都怪白杨,你没事那么厉害干啥?

    她是不会承认自己缺根筋不把事情搞清楚就擅自行动的。

    这会儿沧海王惶恐不安,很明显白杨和狼皇干上了,从自己的状态判断,白杨貌似情况不妙,没看自己都吐血了么,白杨还能好得了?

    事实是沧海王想多了,白杨不但没有情况不妙,还处于绝对的上风,没看狼皇领域世界都被他暴力撑破了么。

    北方大地,冰雪覆盖,亿万生灵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狼皇本体出现,白杨三万三千公里的法相当空,这方大地上的生灵觉得自己就是蝼蚁,上方那两位存在稍微一动自己就要被碾碎成尘埃。

    狼皇被白杨撑爆领域世界,显化出本体,额头裂开第三只眼,一股毁灭性的漆黑光柱冲天而上,所过之处空间都被泯灭成黑暗的虚无。

    这是放大招了!

    白杨心头一凝,龙爪遮天,金霞灿灿,如天幕盖下,空间都被龙爪拍出层层叠叠的褶皱辐射。

    嗡!那狼皇第三只眼射出的漆黑光柱轰在白杨龙爪之上,毁灭性的力量直接将白杨龙爪贯穿!

    那漆黑光柱太可怕,白杨的真龙法相都无法抵挡,这要是轰在要害后果不堪设想。

    身躯一扭躲过冲天而起的漆黑光柱,白杨那只被洞穿的龙爪并未收回,依旧凶悍的压下。

    轰!一爪拍在狼皇身上,狼皇千里之巨的庞大身躯如同一枚星辰坠落,砸在大地,地面爆开一个数千里的大坑,周围的大地如大浪翻滚,山体崩塌大地开裂。

    远方,江王朝边境,正在数落白杨的沧海王浑身一颤,抬手一看,发现自己白白嫩嫩的右手掌心出现了一个血洞,无缘无故的就出现了。

    “白杨,我求求你,不要死好不好……”沧海王看向北方欲哭无泪,这会儿觉得自己命运堪忧,好似下一刻就会莫名其妙的死去。

    “吼!”大坑中,狼皇咆哮,浑身金霞灿灿再度冲天而起,眉心那漆黑竖眼直视白杨龙头,又一道漆黑光柱激射而出。

    “还来?”

    白杨庞大的龙躯盘恒在苍穹,目视下方苍狼王沉声怒吼。

    那被洞穿的龙爪之下,好似一枚烈日凭空出现,八品巅峰功德金莲绽放璀璨神光,被白杨握在龙爪中直接向着那冲天而起的漆黑光柱砸下。

    嗡嗡嗡……

    整个世界都在颤抖扭曲,那光柱轰在金莲之上并没有能冲破金莲,双方反而是僵持了下来。

    毁灭性的力量向着四方弥漫,虚空扭曲坍塌。

    “给我死!”下方狼皇怒吼咆哮,眉心漆黑光柱持续不断的冲击。

    白杨眼睛一瞪,庞大的身躯向下一压,手持八品巅峰功德金莲直接顶着那漆黑光柱压了下来,光柱节节败退,溢散的毁灭性能量把虚空震破。

    用功德金莲顶着漆黑光柱,白杨一路向下来到狼皇头顶,最后更是直接将功德金莲砸在了狼皇脑门!

    轰,狼皇吃痛,脑袋嗡嗡作响,身躯再度砸在了大地之上,尤其是那只漆黑的眼睛,又酸又痛,泪流不止,无法第一时间再度施展那漆黑光柱。

    白杨乘胜追击俯冲下来,一只龙爪按住狼皇身躯,功德金莲收回,就用那只被洞穿的龙爪,伸出一根指头直接刺入了狼皇那脑门上的漆黑眼睛内!

    “你不是喜欢用这只眼睛射吗?再射一次给我看看?”

    按住狼皇的白杨狞声道,尖锐的指头一勾,噗嗤一声,狼皇那只眼球直接被他给抠了出来!

    至此,狼皇脑门出现一个血洞,鲜血狂涌而出,他那庞大的身躯涌出的血水在地上形成一片数公里的血湖!

    “你给我死!”

    狼皇咆哮,又惊又怒,白杨居然生生的抠掉了他的眼珠,这直接让他发狂了。

    狰狞的大嘴一张,扭头就向白杨的龙爪咬去,没办法,身躯差距太大,他够不着白杨的脖子要害。

    别说,还真被他咬住了,然而他的嘴巴张到最大也只能勉强咬住白杨的一根指头……

    尼玛,十指连心,哪怕是法相白杨也痛啊。

    就那只被狼皇咬住的龙爪张开,一根指头被对方咬住,其余指头直接将龙皇一半脑袋捏住,指头收紧,尖锐的指甲不但深深刺入了狼皇皮肉之内,两根手指头更是将他另外两只眼球给抓瞎了!

    “狂啊,再给我狂!”

    白杨咆哮,抓着狼皇的脑袋就往地上怼,不停撞击地面,轰隆隆的声音响彻天地,每撞一次大地就抖一次,这个大坑不停被扩大。

    狼皇被撞得头晕脑胀,虽然眼睛瞎了,可并不代表他这个境界就看不到了,心知自己再这样下去恐怕要死在白杨手中,所以他拼命了。

    被白杨死死按住的身躯不再是金霞升腾,而是有浓烈的血光在绽放,血光升腾,他的身躯在膨胀,力量在暴增,渐渐的白杨都快按不住了。

    “还想反抗?”

    白杨眼睛一瞪,知道狼皇这是施展秘法准备燃烧生命行那同归于尽的手段,于是嘴巴张开,暗金色的龙珠出现,如同一枚星辰砸下,轰然砸在了狼皇脑袋之上,只一下,狼皇脑袋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森森白骨清晰可见。

    白杨的龙珠何其可怕?最大程度体积比月球小不了多少,楚天涯都不敢正面硬抗!

    然而有句话叫做铜头铁骨麻杆腰,说的就是狼这种生物,白杨龙珠第一下居然没有能砸碎狼皇脑袋,可见其多么坚固。

    一下不行就再来一下,龙珠飞起,再度砸下!

    轰,狼皇脑袋承受剧烈的冲击,被砸得深入地下七窍流血,脑袋晕晕乎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还不死还不死还不死!”

    这样都不死,白杨瞪眼,龙珠一下接着一下猛砸,十下以内,狼皇脑袋上皮肉彻底崩裂,二十下的时候,他的头骨已经出现裂纹,再来几下,一声轰鸣,狼皇脑袋直接被砸碎!

    大地之上出现了一个直径数万里的大坑,狼皇身躯就躺在其中,脑袋破碎,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一尊地皇镜强者,就这样被白杨活生生的给砸死,何其憋屈……

    狼皇当着白杨的面吃人的时候,白杨心中就宣布了他的死刑!

    “虽然是地皇镜,可比大光那个老太监差远了,只让我一只龙爪受了点轻伤”拨弄了一下狼皇的身躯白杨撇撇嘴说。

    确认了对方死得不能再死,白杨称热,将他流的血液和尸体收集起来,这可是地皇镜的狼皇,浑身都是宝,自己虽然用不着,却也不能浪费了。

    远方,沧海王心如死灰,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白杨明显和狼皇干起来了啊,对方可是地皇镜,自己完蛋了。

    然而自己为什么还没有死呢?白杨还没有死吗?你没死赶紧跑啊,估计是跑不了了吧,我的命苦哇,等死的滋味太特么奶涨了……

    哪怕相隔很远,她也能感受到来自北方的那股惊天威势,虽然能感受到,可太远了,她也不可能赶去看战局,若是等她过去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手指一疼,白白嫩嫩的手指居然流血了,无端端的出现了小小的牙印,这是被咬了……

    等啊等,等半天,沧海王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北方强烈的波动也停下了,自己也没有进一步受伤。

    “怎么回事?白杨跑掉了吗?”沧海王喃喃自语。

    狼皇是地皇镜,她还不敢去想白杨已经将其弄死这样的结局……

    北方大地,白杨弄死狼皇,对比了一下,觉得弄死狼皇比弄死大光那个老太监轻松太多了,自始至终自己都在完虐对方。

    总结一番,白杨总算是肯定了自己的战力完全不惧一般地皇镜存在,至于那些拥有果位的地皇镜强者,白杨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收回法相,真身立于数万里直径的大坑上空,白杨冲天而起,向着崩塌的狼堡方向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