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死去,身躯被雷霆撕裂,碎片混杂鲜血洒满方圆百里大地,红的血,白的冰,分外刺眼。

    虽然事发突然,可动静并不小,很快白杨就感受到了茫茫冰原上一股股强横的气息升腾,同时狼嚎声此起彼伏向着这边冲来。

    最先到达附近的是一匹黑狼,庞大的身躯足足十五公里,宛如一座大山,身上黑色能量升腾,霸道而森然。

    这是一匹人王镜的黑狼,当它来到附近,看到雪狼死去后残破的身躯,瞳孔紧缩目视白杨没有敢轻举妄动。

    下一刻,几道流光横空而来,立于虚空,是几匹体型和黑狼相当的巨狼,其中有青狼,灰狼,血狼……

    与此同时,地面颤抖,远方大地,狼群汹涌而来,宛如潮水,狼嚎声凄厉而苍凉,回荡在天地间。

    这里是狼的世界,这片冰原被狼群主宰。

    或许是雪狼的死太过惨烈,汇聚而来的狼群并未第一时间冲着白杨发起冲锋,警惕的看着他,目光嗜血,似乎在极力压抑本能的杀戮情绪。

    看了一眼前方的狼群,心头一动,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锁定自己,白杨抬头,看向冰原深处笑道:“狼皇,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白杨,你居然敢来此?说吧,杀我狼将,你想怎么死!”

    一个天威般的声音从冰原深处传来,天地间风起云涌,单单只是一个声音就左右了一方天地的天象变化。

    “我来者是客,你的属下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我,我防卫激烈了一点而已,希望狼皇谅解”白杨淡淡的回答道。

    “好一个防卫激烈,不请自来,擅闯我狼域,意图不轨,我的属下对你出手再正常不过,在你这边反而成了过错,当真是笑话,若是不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就不用走了!”

    远方传来狼皇杀意冲天的声音。

    冰原深处,建立在雪山之巅的狼堡中,狼皇脸色阴晴不定,搞不懂白杨的来意,很想立即出手将其灭杀,可心中却在犹豫。

    对它来说,杀白杨不难,唯独白杨背后的姜楠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当初就在姜楠手中差点吃亏,他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姜楠隐藏在暗处。

    尽管只是隔空对话,但听到狼皇的声音后白杨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说:“狼皇何出此言,那个叫红玉的红狼是你属下吧?几日前我和她偶遇,让其帮忙带话,通知你一声我近期会来拜访狼皇,你说我不请自来有些说不过去吧?”

    的确,白杨说要来拜访狼皇那可是提前让红玉通知了的,然而对方半路就被蓝欣一剑斩了并未将话带到……

    “你让红玉带话回来?”狼皇的声音传来,似乎很惊讶。

    点点头,白杨说:“不错,难道说她并未通知狼皇你?若是如此的话,只需让她出来当面对质即可”

    狼皇眉头一皱,白杨显然不可能拿这种借口来忽悠自己,然而红玉并未回来,看来这其中必定出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变故。

    “既然如此,你就来狼堡吧,本皇在此等你”狼皇的声音隔空传来说道。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白杨说过要来拜访自己的,没道理将客人拒之门外不是,再一个,白杨若是来了自己的狼堡,生死还能由他自己掌控?

    白杨自然也能想到这点,但他不以为意,点点头道:“如此的话,就打扰了”

    说着,白杨迈步向前,前方拦路的狼群让开一条路,老实说,在一片铺天盖地狼群冷冰冰的注视下还能泰然自若,没点底气和心理素质显然是不行的。

    再度深入冰原数万里,白杨看到了一座深入云天的冰山,同时也看到了冰山顶端的庞大建筑体。

    估计是狼族没什么艺术细胞,修建的建筑没有丝毫美感,说它是建筑不如说是一个稍微修整过的山洞。

    一整衣衫,白杨踏步走进了百米高的狼堡大门。

    踏足此间,这里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前方数千米尽头骨质宝座上,一身金色长袍的狼皇安坐,视线玩味的看着白杨。

    这家伙也化作了人形,身高两米出头,一头金色长发,并不显得魁梧,但身上隐隐约约散发的气息却让人心悸。

    说到底,他是狼皇,地皇镜强者,一口气就能吹平一片大地的恐怖存在。

    在白杨踏足此间的时候,身后一道道身影快速闪现,一共十四个,男女都有,无一不是人王镜强者。

    当然,这些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而是化作人形的狼族强者,都是狼皇的属下。

    他们来到这里后,越过白杨来到狼皇下首,分属两边表情冷笑着注视白杨。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进了狼窝了。

    从容迈步向前,来到距离狼皇数十米的地方,白杨微微拱手笑道:“狼皇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好胆,杀了我的属下你还敢来,面对我居然还能脸色不变,就冲你这份勇气,有资格在我面前坐下,来人,赐座!”狼皇看着白杨冷笑道。

    于是,从这个大殿边缘有两个人抬着一张石质椅子过来放在白杨身后。

    抬椅子的人真的是人而非化形的狼,有着宗师镜的修为,却一脸麻木,从眼神中看不到半点生气。

    在这个狼堡中人类数量并不少,很明显都是被盘踞在冰原中的狼族奴役的。

    他们身处狼窝可想而知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每一天都可以说是自己的末日。

    目光一闪,白杨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看向狼皇说:“多谢”

    白杨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既然此间主人给座椅当然是要谢谢的,然而一码归一码,原本只是想来和狼皇聊聊天,可当发现这里居然有大群被狼族奴役的人类之后,白杨觉得自己如果还只是聊聊的话自己都过不去心头那道坎!

    “说吧,找我何事?趁我心情好,我耐心听着”狼皇背靠骨质宝座俯视白杨说。

    身躯坐直,白杨目视狼皇笑道:“不急,在说正事儿之前,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只是一点点小小的要求,我想狼皇大人应该不会那么吝啬吧才对”

    “哦?说说看”狼皇眉毛一挑。

    白杨看了看边上两个抬椅子来的人类,又看向狼皇说:“我想请狼皇将他们送给我,不知狼皇意下如何?”

    “哈哈哈,我当何事,这有何不可,他们归你了”狼皇大手一挥戏谑道,根本就不在意那两个人类的归属问题。

    微微点头,白杨笑道:“多谢”

    说话的时候,白杨给边上两个没有任何生气的人类男子暗中传音说:“不管你们之前经历了什么,那都过去了,振作起来,你们还年轻”

    两个人类青年目光动了动,最终没有任何表示,对于他们来说,生命似乎已经没有意义,在狼域这段时间的经历,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对面,狼皇看着白杨戏虐道:“白先生远来是客,虽然我并非人族,却也懂得待客之道,所以为了不被全天下笑话我不懂礼数,本皇决定拿出我狼族最美味的食物招待白先生,希望你也能喜欢,不,你一定会喜欢的!”

    说着,狼皇拍了拍手,看向白杨的目光一脸看戏的表情。

    半分钟不到,有一连十个人从大殿边缘走出,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捧着一个米许长的木质托盘,来到这里后,半数来到狼皇跟前跪下捧起托盘,另一半则是来到白杨这边同样的动作。

    看到眼前端来狼族美食的人类,白杨眼中凌厉是杀机一闪即逝。

    狼皇口中所谓的美食,白杨想过无数种可能性,却唯独没有想到会是眼前的这样。

    跪地的那些人,他们手中托盘内放着的不是灵果,也不是精美的菜肴,而是人类的身躯!

    那边,狼皇抓起身前托盘内的一条人腿,张嘴一咬,撕下大片血肉咀嚼吞下,戏虐的看着白杨说:“白先生,快吃啊,这是我狼族最美味的食物了,尤其是那些你们人类还未成年的妙龄少女,皮肉白嫩,吃起来唇齿留香,万万不可错过”

    “原来这就是狼皇所说的美味,还真是让人意外啊”白杨心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的叹息道。

    那边狼皇没几下就将一条人腿咀嚼吞下,连骨头都嚼碎吞掉了,这才看向白杨笑道:“难道说白先生对我的招待不满意?到了白先生这个境界应该懂得自然生存法则的道理,你们人类很多时候都会捕杀我狼族作为食物,反过来也应该没错吧?”

    面对这个问题白杨倒是愣了一下,老实说,在这之前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人类吃猪肉吃牛肉吃羊肉吃各种动物的肉,这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和本能,然而现在,原本应该是人类口中的食物却反过来吃人了,这让白杨有些恍惚。

    “别愣着啊,快吃,等下冷了就不好吃了,现杀的呢,你看这肉多嫩多香”

    狼皇催促白杨,再度抓起了一条人腿大口撕咬。

    缓缓起身,白杨摇摇头说:“刚才狼皇问我来此的目的,我觉得那些都已经没有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