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明白像大月王这样的上位者行为不容他人左右,她说要杀人就一定要杀人,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

    可现在真的不是内讧的时候,像隐杀那样的死了也就死了,毕竟是不安的因素,此时说什么估计都不能平息大月王心头的怒火,白杨只能转移话题。

    “陛下听我一言,如今大敌当前,若是陛下再一意孤行欲要将他们杀之而后快的话,恐怕到时大祸临头悔之晚矣,杀他们容易,可到时候大难将至谁来抵御强敌?”

    听了白杨的话,尽管大月王依旧怒火滔天,见白杨不似开玩笑的样子,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了看大月王身后的多宝王等人,白杨并不想将大光皇朝的?;萌司〗灾?,是以传音给对方说:“陛下,大光皇朝楚天涯随时都会携雷霆天威降临,此事绝非白某危言耸听,听我一言,暂时放下恩怨准备迎战吧,若是准备不充足,届时大月王朝,江王朝以及陈王朝必将生灵涂炭化作焦土,难道你想看到家国破碎山河崩塌生灵灭绝吗?”

    大月王将信将疑,沉声回应道:“你何出此言?”

    作为一国之主,大光皇朝大月王还是听过的,白杨说对方随时会打过来这由不得她不重视,还是那句话,作为一国之主,很多时候不得不为了大局着想,她觉得先问清楚再杀人泄愤也不迟。

    面对大月王的反问白杨就有点尴尬了,咳嗽一声说:“陛下,这个事情吧,其实他是我引起的,这段时间我听闻你在闭关,或许对外界的事情不了解,不过你下去查探一下就清楚了,虽然这件事情各国是被我连累,但白某也在积极准备,一定会负责到底,需要大家配合才能确保万无一失,如今陈王朝,江王朝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已经在积极备战,所以还请陛下三思,面对大光?;?,我们各方此时最应该的是团结起来,集合所有力量应对强敌,而非内斗消耗我方战力”

    “是你惹来了大光?;??能给我具体说清楚吗?”大月王目光一寒。

    无论是谁,当知道自己会被别人连累之后都不会有好心情,何况大月王作为女子,还能忍住不动手砍白杨心头不知道用了多么大的毅力才憋住这股怒火。

    再度干咳一声,白杨说:“这件事情陛下稍微打听就能清楚,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希望陛下以大局为重,暂时放下个人恩怨,你看可好?”

    “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今天断我前路的人必死无疑!”

    前一刻还和白杨认真交谈的大月王此时突然冷声道,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手中四十米大刀凌空斩来,天穹扭曲,似乎要一刀撕破苍天。

    所以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翻脸比翻书还快。

    “妈呀,要死了……”白杨背后的沧海王尖叫一声,浑身都在颤抖,见识过之前大月王的恐怖威势,此时她连反抗的心思都提不起。

    白杨无语,这女人就是难搞,难道就不懂事有轻重缓急吗?不会是这两天大月王的亲戚来了吧,心态也太不稳定了……

    屈指一弹,八品巅峰神兵功德金莲飞出,当空而立缓缓旋转,垂下一挂又一卦功德金光将白杨等人笼罩了起来。

    大月王一刀斩在功德金莲上,刀芒崩碎,金莲纹丝不动。她含怒一击连撼动金莲都做不到。

    目光一寒,大月王不管不顾再度挥刀斩来,一刀接着一刀,每一刀都蕴含灭杀人王的威势,好似滚滚大浪冲刷金莲,欲要将其碾碎。

    然而八品功德金莲就是一块圆滑的顽石,任由刀芒横劈竖斩,连颤抖一下都没有。

    一连斩出数百刀都无法破开金莲防御,大月王心头一沉,一脚踩在虚空,脚下虚空扭曲,化作一方万里碧波世界,天穹上一轮明月高悬,领域都施展出来了。

    海上升明月,这是大月王的领域。

    她再度一刀斩来,领域中的明月碾压而下,和刀芒合为一体,威势十倍增加,轰然斩在了功德金莲之上。

    嗡……,金莲轻轻一颤,周围天地颤抖,崩碎那道无匹锋芒,对面大月王凌空倒退千里,看向这边一脸凝重。

    “陛下可曾冷静下来了?”白杨微微拱手问。

    那边大月王一脸阴沉,收起四十米大刀说:“现在我有点相信你真的惹来大光皇朝的?;?,我暂且信你,具体事情的真伪我会自己查证,若是证实我会去和江浩然陈永发商议,若是你敢欺骗于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说道这里,大月王看向陈永发沧海王他们说:“你们的事情给我记下,此事不算完!”

    说完,大月王转身对多宝王等人说:“走!”

    其实她已经相信了白杨的话,只是作为女人有点下不来台而已,自己砍了半天连对方毛都被伤到,再留下来只会丢脸。

    虽然大月王并不是最强状态攻击白杨,但再继续下去她知道已经没有意义了,同境界,白杨不是他能撼动的!

    看到大月王他们要走,白杨好心提醒道:“陛下,那边长空傲和妖月就交给你了,大敌当前,他们届时也是一大助力,就当我为带来?;男┬砼獬ズ昧恕?br />
    妖月和长空傲虽然实力不俗,但对白杨来说算不得什么,将其交给大月王也算是给她一个台阶下。

    脚步一顿,大月王对身边的多宝王他们吩咐道:“带走!”

    随后,她一步踏出率先消失在天边。

    接下来,多宝王等人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去,大月王未能踏足地皇镜这是一大遗憾,不过他们有的忙了,会第一时间查证白杨在大光皇朝的所作所为,查证清楚后还要紧急做后续安排,这些白杨都不用参与,只要在适当的时候把武器装备分发给三个国家就可以了。

    然而谁也不知道,看似大月王痛失一次踏足地皇镜机会的背后,白杨才是赢家,获得了冷宫道主的传承,若是传出去,恐怕天元帝国的天元大帝都要横渡虚空而来进行抢夺,此事白杨绝对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

    “总算结束了”沧海王拍拍胸口道,一脸后怕。

    白杨收起八品功德金莲转身撇撇嘴说:“结束?早着呢,等到解决了大光皇朝的?;?,你自求多福吧,我看大月王是不可能那么轻易放过你的”

    “那怎么办?”沧海王傻眼道。

    白杨翻白眼说:“关我屁事”

    此时边上陈永发看着白杨苦笑道:“白老弟,之前那金莲,可是当初血莲教教主静尘之处得到的净世莲台?”

    “不错”白杨点头回答道。

    摸了摸腰间看似普通的玄黄葫芦,陈永发苦笑一声,点点头道:“此间事了,我得回去配合陛下做迎战大光的准备,哎,多事之秋啊……告辞”

    说完陈永发转身离去。

    白杨大概明白陈永发的心情,当初他的玄黄葫芦可不比静尘的净世莲台差,然而净世莲台如今在白杨手中变成了功德金莲,差距犹如云泥,由不得陈永发不心情复杂。

    更让陈永发心情复杂的是,当初第一次接触白杨的时候,白杨只是一个还未踏足修行之路的普通人而已,这才过去多久?白杨已经将他远远甩在后方了……

    该走的都走了,沧海王纠结片刻,瞪眼问白杨::“喂,姓白的,你接下来想干嘛?”

    “不想,萝莉虽好,但我对你没兴趣,所以不想干”白杨耸耸肩说。

    沧海王居然秒懂,后退两步瞪眼呸了一口说:“姓白的,你年纪轻轻思想怎么能这么污秽?我问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啧,貌似沧海王按照地球年岁来算怕是千把岁的老妖怪了吧?

    反应过来,白杨恶寒不已,后退两步远离对方说:“你快回江王朝去吧,要不然大月王回过头来不砍死你,至于我,要去北边找那匹老狼聊聊天”

    说完白杨转身就走,刹那消失无踪。

    “不行……哎,你不能死呀,你死了我就完蛋了,听到没,你不能去,危险,那狼皇会杀了你的……”沧海王在原地跺脚大叫。

    然而白杨已经走远了,她顿时脸色一垮,要哭要哭的自语道:“沧海啊沧海,你怎么就那么笨呢,居然把双生花用在了那个家伙身上,最关键的是对方爱找刺激,随时都会被连累死的,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哇……”

    走远了的白杨虚空中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合着沧海王专门问我接下来做什么压根没其他意思,纯粹是关心自己的小命呢。

    从大月王朝一路向北,不久后白杨就彻底离开大月王朝疆域,越往北越冷,南方冰雪消融,可此间却是冰封天地人迹罕见,最后整个天地彻底成为了耐寒动物的蛮荒乐园。

    人不能失信,说了要去找狼皇聊聊就一定要去,大战在即,必须要解决这个不安定因素才行,至于如何解决,就要看接下来面对狼皇的具体局面了。

    踏足冰原深处,白杨还未看到狼皇所居狼堡,前方冰原破碎,冰屑冲天,一匹体长万米的人王镜雪狼冲天而起,一口遮天蔽日的寒雾喷出向着白杨笼罩而来。

    “不知死活”白杨冷哼,一指点出,青色雷霆横空,撕裂寒雾,更是将那人王镜的雪狼撕成碎片,鲜血喷洒,染红了雪白的冰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