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主,超越圣人镜的无上存在,打破生命桎梏,自然状态下堪称不死不灭!

    有史以来,有明确记载的这个层次强者只有两位,一是太昊,另一个就是冷宫道主。

    这两个人经天纬地,曾阻止过灭世大劫,抵御域外强者,留下自身极道神兵庇护天元星,自身周游星空,数万年来不知所踪。

    白杨居然得到了冷宫道主的成道传承,可想而知心头何等震惊!

    “这里居然是冷宫道主的成道之地,她留下的极道神兵就是那三个月亮,照射到这里,改变天地法则,难怪月上中天的时候能让人修行速度暴涨千倍……”

    稍微消化了这个信息,白杨想通了此地古怪的原委。

    平复心情,不待白杨认真观察得到的传承物品,这个空间如水面一样轻轻扭动,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得模糊,这个空间在无声无息消失。

    想到冷宫道主残念说的话,白杨收起传承物品飞速冲向自己真身。

    最珍贵的传承他已经得到,这个传承之地已经没有存在意义了……

    冲向真身对于白杨来说不过转瞬,法相回归真身,睁眼后白杨一愣,因为他下来的时候,似乎在第三个台阶的石台上看到了四个字,大光明刀!

    原来当初静尘修炼的功法是在这里得到……

    带着这种恍然心情,白杨身影消失不见。

    这个传承空间好似镜花水月,当白杨拿走传承之后很快消失在了天地间,外界的山谷也没有了任何神异之处。

    之所以要走,是因为外面来了很多人,白杨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来过这里。

    外面乱得不可开交,白杨行动够快,他的离开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此时外面山谷中的小湖上,冷宫道主的残念已经消失无踪,光雾在消散,让人修为暴涨的效果也已经没有了。

    恰好一道破碎的剑芒落下,眨眼间,以这个山谷为中心方圆数十里化作尘埃!

    烟尘冲天中,一股凌厉霸道的身影冲天而起,立于苍穹散发惊人气息。

    出现在天穹上的是大月王,此时她脸色有点苍白,嘴角溢血,看着下方的混战局面浑身都在颤抖。

    前一刻她还在千倍速度修行之中,山谷破碎惊醒了她,差点让她走火入魔,因此受了一点暗伤。

    然而受伤此时对她来说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这个宝地被毁了……

    被毁了,意味着她踏足地皇镜的希望被生生掐断,如果,如果再给她三次前段时间的那种修行速度,她就有十足把握踏足地皇镜!

    只差几天就能踏足地皇镜,大月王可谓站在了人王镜的巅峰,尤其是她还处于自己的国家,爆发最强战力的话恐怕能在真正的地皇镜强者手中保持不死!

    然而,她踏足地皇镜的希望被生生毁灭!

    别看只差那几天时间,没有千倍修行速度加持天知道需要多久。

    可想而知此时大月王内心是何等的愤怒!

    “你们,都要死!”

    浑身颤抖的大月王目视下方狞声道,极度愤怒的她面容都在扭曲,身上的气息宛如天威一般汹涌澎湃。

    她伸手凌空一抓,下方虚空出现扭曲的褶皱,一只无形大手出现,战斗中的隐杀被她凌空捏住,任由对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给我死!”凌空捏住隐杀的大月王咬牙切齿道。

    此时一身黑衣的隐杀亡魂大冒,被无形大手捏住,自身无论施展何种手段都无济于事,骨骼噼啪作响,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心头。

    于是他瞬间就怂了,当即高呼道:“陛下饶命,我愿意臣服,我发誓,以后我就是你的一条狗,求你放了我!”

    对于隐杀这样的杀手来说,节操什么的早就喂狗了,能活命别说求饶,就是叫爸爸都不会丝毫犹豫,毕竟曾经修为还弱小的时候为了杀一个目标连粪坑都趴过。

    然而处于极度愤怒中的大月王却什么都听不进去,手掌一握,虚空中传来噗的一声闷响,隐杀这个神秘至极的杀手就被凌空捏成血雾。

    这一变化来得太快,当隐杀被捏死后,下方原本还在混战的几人一下子安静下来呆呆的看着上方的大月王。

    “大月王比上次见到的时候何止强了十倍,随时都能踏足地皇镜的样子,这下麻烦大了……”陈永发心头发寒,毫不犹豫的飞退,此时去触大月王的眉头根本就是找死。

    不止陈永发,妖月长空傲他们也是一样的动作,第一时间远离大月王这个危险的源头。

    “跑得了吗?”

    凌空而立的大月王狞声道,翻手间,四十米大刀出现在手中,反手一刀斩向远处,这一刀凶威滔天,虚空都被劈出了一道千里之巨的褶皱长虹。

    那个方向,神道天师老婆婆一脸绝望,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心头,体会到了前一刻隐杀是何等绝望的心情。

    她法相升腾,手段齐出,不管有用的还是没用的法宝都一股脑催动出来,只期望能挡住大月王这一击。

    “陛下饶命,念在老婆子没有几天好活的份上绕过我……”

    神道天师老婆婆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那恐怖刀芒碾压下来,不管是她的法相也好,施展的术法也罢,亦或者是几件并不弱小的法宝,全都在这一刀之下被斩成碎片!

    大月王太强了,根本就不是这里任何人能够对抗的,碾压在场所有人!

    一连虐杀两个强者,大月王心头的愤怒并未减弱丝毫,凌厉的目光看向了下一个。

    沧海王只觉浑身一颤,飞速往远方逃离尖叫道:“不要杀我呀,我什么都没做,还有,我连男人是什么滋味都没品尝过呢,死了太亏啦……”

    陈永发一脸苦笑,自己这是吃饱了撑的才来趟这浑水,把自己搭进去了……

    他没有求饶,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用,只能拼命逃离。

    大月王四十米大刀在手,一刀隔空斩下,这一刀比之之前那一刀还要凶悍,凌厉的气息直接笼罩了陈永发和沧海王,她一刀欲要灭两人!

    远处,飞速逃离的长空傲和妖月眼角余光看到这边,浑身冰冷,不敢有丝毫停顿飞速离开,因为他们知道,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

    他们也明白为何大月王会那么愤怒,无论是谁被破坏了那么一个宝地都会发狂的。

    “不要呀!”沧海王浑身颤抖,立于虚空直接哭了,感受到横空而来的那道恐怖刀芒她无力的放弃了抵抗。

    “哎……何苦来哉……”陈永发心头苦笑,遥望陈王朝方向,心头闪过太多遗憾。

    然而预想中的粉身碎骨并未降临,天穹嗡鸣,一股恐怖的冲击波扩散到远方,一直到视线的尽头,大地都被抹平了。

    转身一看,陈永发心头一喜。

    只见白杨立于虚空,上方八品功德金莲好似骄阳一样绽放璀璨光华挡住了大月王那凌厉的绝杀一刀。

    收回八品功德金莲,白杨‘一脸疑惑’的看着周围问:“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又是打又是杀的,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吗?”

    为了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白杨在暗中眼睁睁的看着隐杀和那个神道天师老婆婆被灭了他才出来。

    这并非白杨见死不救,而是他已经看出那个神道天师老婆婆真的没几天好活了,也没有交情,干脆就没出来,至于隐杀,当初还算计自己呢,死了活该。

    “滚,此事与你无关,我可以既往不咎,若是你再拦我,休怪朕一刀斩了你!”对面,大月王四十米大刀指着白杨狞声道。

    虽然愤怒,但大月王思维还是清醒的,白杨并未参与破坏山谷,她也不想滥杀无辜。

    “白杨,我们都这么熟了,救救我”沧海王反应过来,心有余悸的说道,第一时间跑白杨身后去躲着不敢看大月王。

    天不怕地不怕的沧海王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心头无语,白杨看向远处眼睛一眯,数千里外,地面两条老藤如龙冲天而起,瞬间就将想要乘机跑路的长空傲和妖月给束缚了起来。

    这两人此时要是跑了,害怕大月王报复肯定会躲起来,那怎么行,对抗大光皇朝的?;剐枰浅隽δ亍?br />
    做完这些,白杨这才看向大月王拱手道:“见过大月王陛下,几天不见风采依旧,我前几天去了你们国都欲要拜访你有要事相商,奈何你不在,原来在这里,倒是让我好找”

    “几天不见?几天前我何时见过你?”大月王皱眉道。

    此时木灵叶来到大月王身后小声说:“姐姐,前几天陈王朝龙脉异动,你在这里闭关,我装成你的样子带着多宝王他们去过陈王朝一次……”

    大月王心道原来自己闭关这段时间还有这么一出,还好没出差错。

    反应过来,大月王脸色一怒,居然被白杨一句话给带偏了话题,当即沉声道:“朕再说一次,白杨,你让开,这些人,今天必死无疑,念你修行不易,别为他人强出头送了性命”

    合着那天自己吞噬龙脉的时候出现在陈王朝的不是大月王本身啊,心头嘀咕,白杨并未让开,而是面色凝重道:“陛下息怒,听我一言,他们杀不得……”

    “你当朕不敢杀你吗?”大月王打断白杨沉声道,并不想听他忽悠,早就听说白杨这张嘴死的都能说成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