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阵被破,接下来能够阻挡陈永发等人的只有大月王朝的多宝王他们了。

    人影闪烁,多宝王他们四人出现,立于虚空,面沉如水的看向前方。

    一身鲜红战甲的木灵叶手持宽厚古朴战剑,剑指前方陈永发等人凝声道:“陈永发,沧海王,你们擅闯我国疆域,大打出手到底想要意欲何为?难道是想挑起国朝战争?”

    接着,她又剑指妖月长空傲她们说:“还有你们,视我大月王朝如何物?就不怕我朝大军踏平尔等家园?”

    两句刚硬无比的话说完,木灵叶战意升腾总结道:“我劝你们速速退去,在还没有造成太大影响之前可以既往不咎,我朝陛下就在此间,你们如若再向前一步,惹怒陛下就别想活着离开了!”

    这里是大月王朝疆域,木灵叶有资格说这样的话,沧海王和陈永发可以说是代表了江王朝和陈王朝,立场不同稍不注意就是两国征战,至于妖月等人,虽然都各自有自己的势力,却还不足以和国家抗衡。

    如今大月王情况不明,木灵叶也只能尽量拖延时间,若是能将这些人赶走最好,实在不行也只能一战。

    这里是大月王朝,大月王能发挥出来的战力超乎想象,她一个人横扫在场所有人都不是不可能,这也是木灵叶说这番话的底气所在。

    “木将军,此间动静太大,唯恐波及苍生,我们也是怀着好意帮忙而来,还请不要误解”陈永发开口道,尽量不将局面往坏处引。

    “是呀,我们是来帮忙的”沧海王死劲点头,她觉得陈永发这个大叔说话太有水平了。

    项鸣手持长枪冷声道:“既然如此,这里没有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各位还是离去吧”

    这边说话的时候,一身零碎跟开杂货铺一样的多宝王脸色一变大怒道:“隐杀,你找死!”

    说着,多宝王肥胖的身躯一转,反手一个锤子丢出砸向远处,那锤子乃一件奇门兵器,一经丢出雷光绽放,好似一个雷球横空。

    轰……!

    远处虚空一抖,黑衣蒙面的隐杀从虚空中被多宝王一锤子砸了出来,原来他趁着几人对话的档口居然想暗中绕过潜伏进去,被多宝王提前发现了。

    出现这一变故,妖月等人目光一闪,趁着多宝王他们注意力被吸引,身影闪烁就往里面冲,和大月王朝敌对不是目的,这片区域中心才是关键。

    “你们找死!”项鸣大怒,手中长枪一挥,枪影冲天向着当先的长空傲捅了过去。

    其余木灵叶等人迅速出手欲要拦截陈永发等人。

    然而陈永发他们无心恋战,目的只为冲进去看个究竟,尽量躲避着往里面冲。

    如此一来,一群人边打边冲,一路往山谷方向而去,出现这种局面,多宝王等人又惊又怒,别人根本就不和你打这就没法搞,而且若是坏了陛下的大事那才叫要命。

    人王镜的速度何等之快,不一会儿他们就靠近了山谷,视线已经能够看到那边的情况。

    “这……”

    目视那边,陈永发躲开木灵叶一击,心头已经有了退意,盖因大月王真的在那里,在这个国家,他自问还不是大月王的对手。

    轰,妖月硬抗多宝王一击,目视山谷沉声道:“这不可能,大月王的修行速度为何如此之快?比之我等何止快了千倍,这不合常理,一定是这个地方有古怪!”

    大月王就在小湖边盘坐修炼,那滚滚元气注入她的体内,在场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感受到,稍微一联想就能猜到这个地方非同寻常。

    虽然明白了这里有古怪,然而他们却面临一个抉择,是前进还是退去?

    前进的话,说不定能搞清楚这个地方的问题所在,然而却要冒着大月王发怒的风险,一旦大月王发怒,根本不是在场任何人能够承受的!

    唰唰唰,人影一闪,多宝王他们出现在了大月王四方警惕众人,都来到这里了,再阻拦已经没有意义,守护大月王才是关键。

    “我感觉到了,这个地方能让人修炼速度成倍增加,相隔还这么远,修行速度就已经是我寻常三倍,越靠近中心修行速度越快,这里乃是一块旷古烁今的福地,大月王何德何能居然独占?必须要让出来与天下共享!”

    隐杀突然开口道,他身上元气升腾,居然在借助这里的环境修行!

    其他人反应过来,脸色一变,稍微感受,还真是这样,如此一来,一个个眼睛都红了,若是占据这样一个地方,何愁修为停滞不前?地皇镜简直指日可待!

    木灵叶等人脸色大变,他们之前也不知道这里的秘密,可此时秘密公开,足以想到这个地方是多么的让人眼红,大月王朝不可能独占,若是想要独占,必定会带来灭国之灾。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样一个地方,哪怕是地皇镜强者都会不惜一切出手抢夺!

    这可如何是好?

    面对这样一个足以震惊世间的宝地,隐杀这种不属于任何王朝的独立存在,眼睛都红了,不顾一切的冲向小湖边欲要借助这里的优势修炼。

    多宝王等人哪里肯干,当即冲出阻拦,于是乎,平静片刻的局面再度乱了起来,一边极力要往里面冲,一边却在极力阻拦,打得周围山体崩塌大地颤抖。

    可古怪的是,如此大的动静,那小小的山谷却没有被波及到丝毫,无论何种力量波及那边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就在外面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小湖下的传承空间中,台阶尽头,白杨毫不犹豫的伸手去拿身前石台上的物品。

    手指刚刚触碰到那本无法看清的书籍,石台上那阻止人窥视的无形力量消失,书籍封面和边上纸张上的文字白杨能够看清了。

    虽然他能看清上面的文字,却发现那些文字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种文字。

    而且,明明那些只是笔墨勾勒的普通文字,可却给白杨一种每一个字都无比神秘的感觉,似乎单个的字本身就在阐述某种天地大道,蕴含神妙莫测的力量!

    “这是何种文字?似乎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世间,我明明看到了,但在脑海中无法完整的勾勒出来……”

    看着跟前的书籍和纸张,白杨心头茫然,东西就在眼前,却无法在脑海呈现,古怪无比。

    就在此时,白杨前方洁白光影一闪,外面小湖上空由光雾组成的女子出现在了他前方。

    女子出现,看了看白杨手中的书籍和纸张,微微一笑,然而当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注意到白杨头顶那块青铜碎片,瞳孔一缩,整个人下意识颤抖了一下,似乎显得极度震惊。

    面对这个光影女子,白杨整个人定格,一动不敢动,哪怕他的实力足以和地皇镜强者媲美,可在这个女子面前,似乎对方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灭杀自己无数次!

    “你不必惊慌,这只是本座留在此间的一缕残念而已,只待有人能踏足台阶的最高处,如今既你以踏足此地获得本座传承,此地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就在白杨惊骇莫名的时候,身前的光影女子开口说话道。

    对方似乎没有对自己不利的意思,白杨开口道:“晚辈白杨,打扰前辈清净,还望见谅”

    没办法,跟前这位太可怕,别管什么传承不传承的,先端正态度总归没错。

    似乎没有听到白杨的话,那光影女子继续说道:“本座冷宫,外面镜湖居乃本座成道之地,岁月悠悠,沧海桑田弹指刹那,此间本座留有道经一部,乃本座成道总结所书,另有秘法一门,奈何当日离去匆忙还未完善,你以得到,望你认真参悟,我人族势弱,后辈你得本座传承,他日望你为人族出一份力,好自为之……”

    说完这番话,光影女子身影一闪,化作一道流光向着白杨眉心飞来。

    面对如此情形,白杨不知所措,那光影女子化作的流光似乎无害,可他却不敢肯定,有心想要摆脱,却无能为力。

    就在白杨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头顶那块青铜碎片轻轻一颤,飞向他眉心的流光崩碎,化作光雾,在白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粉碎的光雾融入脑袋消失不见。

    眨了眨眼,并未感觉到自己有什么不适,微微疑惑,白杨低头,发现前一刻自己还看不懂的书籍上文字自己居然能看懂了!

    难道说光影女子,不,自称冷宫的残念知道后来者看不懂她留下的传承,残念专门是教人认识这些文字的?应该是了,其中估计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秘手段,却被青铜碎片抹去……

    心念闪烁,白杨吓得一声冷汗,若是没有青铜碎片的话,恐怕自己要中招!

    下意识伸手去擦神魂法相额头不存在的冷汗,顿时白杨动作定格,瞪眼震惊得脑袋嗡嗡作响。

    冷宫?

    之前那光影女子自称冷宫?

    能留下这样一个传承之地,除了那个冷宫白杨想不到第二个人!

    “道主,她是冷宫道主,超越圣人境界,简直不死不灭的无敌存在,这个世界天穹上的三个月亮就是她留下的极道神兵,这里居然是她的成道之地,而我得到了她留下的传承……”

    喃喃自语,白杨脑袋一片空白,连思维都陷入了短暂的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