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白杨踏足阶梯顶端的时候,外面波澜顿升,原因是外面陈永发他们等了一天,却并未等来自己想要看到的画面。

    之前整整五天时间,每到月上中天的时候这片区域的中心都会出现声势浩大的元气汇聚,可唯独今天没有发生。

    按照前几天的惯例,此时也应该元气暴动才对,虽然依旧有元气汇聚,可规模却比前几天小了千倍不止!

    长空傲等人本来就决定在今天冲击大月王朝防线,如今想要看到的画面并未出现,哪里还坐得住,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发起冲锋。

    “快,迟则生变,趁现在冲进去恐怕还来得及!”红衣女子沉声道,一脸焦急的表情。

    暗中蛰伏的那黑衣人阴森森的说:“前几天元气暴动,我就提议大家冲进去了,是你们一再犹豫,现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万一错过机缘,你们一个个哭都找不到地儿去!”

    他这还开始埋怨上了。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头天晚上他们就下定决心发起冲锋的话,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了,此时元气规模比头天小了千倍,天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一想到前几天元气汇聚的规模,若是错过这次机缘的话,一个个心头滴血都不足以形容那种懊悔的心情。

    心情焦急之下,一个个哪里还顾得上大月王朝的军阵不军阵,开足火力发起冲锋!

    长空傲一马当先,身上冷冽锋芒升腾,手中长剑嗡鸣,拔剑斩出,嗤吟一声,一道白色剑芒撕裂黑夜。

    那一剑,好似天河倾泻,横跨长夜,蕴含撕碎万物的凌厉气息。

    “此乃大月王朝军机要地,尔等无故放肆,全军听令,列阵,杀!”

    前方传来多宝王愤怒的咆哮,声音在夜色下传遍四方天地。

    嗡,那盘踞在夜空中由军阵形成的万里直径弯月,在多宝王一声令下之后轻颤嗡鸣,旋转一圈,向前横跨数千里,如车轮碾压虚空。

    长空傲的一剑横空而来斩在弯月之上,当即被那弯月撕碎,化作漫天剑芒碎片激射向夜色远方。

    噗……,一口鲜血抑制不住喷出,长空傲脸色一白倒飞而回,目露惊骇之色。

    尽管他并未施展全力,可那十亿大月精锐士兵组成的军阵根本就不是他那一剑能撼动的,如螳臂当车轻易被碾压。

    “诸位,不要犹豫了,一起动手,今天情况有变,难道你们想眼睁睁的看着机缘在眼前溜走吗?”红衣女子狞声高呼。

    说话的时候,她身上血色光芒冲天,好似化作一轮血色大日,手中一柄血色弯刀出现,侧身辟出,天地间有轰隆隆的流水声奔涌,她斩出的刀芒直接化作一道血色长河,那血色长河内有恶鬼咆哮,邪意滔天。

    “妖月小女娃说得对,此时不是犹豫的时候,动手吧”神道天师老婆婆开口,一根枯枝一样的长杖出现在手中,伸手一点,天地间狂风大作,青色光华闪现,似一柄柄薄如蝉翼的青色刀芒,旋转交织,形成撕裂万物的恐怖青色龙卷风暴向前席卷而去。

    “嘿嘿嘿……”另一边,阴森的笑声回荡在天地,无声无息间那片天宇变得漆黑,连光线都照射不进去,那片黑暗不停推进,向前席卷。

    陈永发微微皱眉,旋即瞪眼看向前方,身上金霞冲天,一拳打出,夜空扭曲,一道金色长虹飞出,那是一道横跨天际的金色长枪,似乎要捅穿虚空。

    哗啦啦……,大浪滔天的声音响起,沧海王也出手了,她身上蓝色能量升腾,一掌拍出,夜色蓝汪汪一片,一片波涛汹涌的大海出现,卷起千重浪向前层层叠叠推进!

    觊觎那片区域中心的人全部出手,合力欲要粉碎大月王朝十亿精锐组成的军阵。

    “全军听令,给我杀!”多宝王的声音从军阵中传来,声音如雷,似乎已经彻底暴怒。

    这里可是大月王朝疆域,这些家伙居然敢闹事,不管是谁,不杀不足以震慑天下!

    嗡!

    那白色弯月嗡鸣,光芒大亮,在虚空环绕一圈横推而来,仿若一柄天刀横空。

    十亿大月精锐士兵组成的军阵太可怕了,那可是集合了十亿人的力量!

    那弯月横空,犁庭扫穴,不管陈永发也好沧海王也罢,亦或者是那红衣女子妖月,他们施展的手段全部被崩灭!

    天宇扭曲得不成样子,各种光芒闪现,狂暴的能量横扫四方,大地裂开,山川崩塌,一些不听劝告实力又不够却想留下来浑水摸鱼的家伙不知道在这次碰撞中死了多少。

    五个强者联手一击,只是让军阵化作的弯月暗淡了些许,并未能将其崩灭,反之,陈永发他们在那股十亿人的力量面前被震得飞退,一个个脸色凝重的看向前方那横呈在夜空中的弯月。

    这个世界虽然讲究极端个人武力,实力称尊的现象比比皆是,然而也要分什么情况,人王镜虽然强大,却还不足以抵挡规模庞大到一定地步的大军!

    为什么这个世界以个人实力称雄依旧是国家把持权柄?皆因军队的存在,一个人再强面对万倍于自己数量的军队列为军阵之时很多时候也要跪!

    一次碰撞击退了几位强者的联手,似乎给多宝王巨大的信心,他朗声高呼道:“速速退去可以既往不咎,如若冥顽不灵今夜就是尔等身死道消之时!”

    如果能不生死相向那是最好,一旦不计后果的拼杀起来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

    换在其他时候,为了大月王朝的脸面多宝王恐怕会下令彻底留下这些来犯之人,然而他们如今最重要的职责是为大月王护法,不得已才做出了这样的让步。

    “诸位,你们还不肯全力出手吗?前几天元气暴动的规模你们也看到了,若是被大月王朝彻底掌控此间秘密,你们以为对方会放过我们?”隐藏在黑暗中的黑衣人再度开口道。

    “隐杀,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以为凭借你诡异的潜伏手段就能获得最大的好处吗?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全力冲破大月防线才是关键,谁笑道最后最终还是要凭本事的,诸位,动手吧,别藏着掖着了!”

    红衣女子妖月开口道,点出了那黑衣人的身份,乃是此间几个国家境内最大杀手组织的头目隐杀。

    说完这番话,红衣女子妖月冲天而上,来到夜空极高处,身后出现了一轮直径百里的月色月盘,那月盘出现,中间出现一丝裂缝,裂缝扩大,好像一只眼睛睁开。

    不,不是好像,那根本就是一只恐怖的血色眼球,睁开之后内中是一个黑洞般的瞳孔,内中一道让人灵魂为之颤抖的血色光柱冲击而下!

    “动手吧,再不全力动手就没有机会了!”神道天师老婆婆开口,收回枯枝般的长杖,反手间手中出现一座三寸高的五层石质小塔抛出。

    那小塔迎风暴涨,顷刻化作百里之巨,好似一座大山碾压而下。

    这个老婆婆是神道修士,除却术法之外法宝更是又一有力手段。

    妖月和那神道天师老婆婆出手,其他人也不再迟疑。

    陈永发腾空而起,周围虚空扭曲,身后一尊金色光影巨人当空而立,那好似一尊绝世武神,一举一动都充斥着玄奥的味道,手持一口金色战剑,于夜色中划过一道唯美而神秘的弧线劈下。

    沧海王一咬牙,周围大浪冲天,化作一个恐怖旋涡碾压而去。

    长空傲闭目,手握剑柄,看似普普通通,可他手中那把还未出窍的利剑却蕴含一股让人心惊的气息,似乎一旦斩出将惊天动地。

    当前几人施展的手段快要和弯月碰撞的时候,他总算拔剑了,长?;映?,一道洁白剑光闪现,快,太快了,快到视线都跟不上,瞬间出现在弯月前方。

    “嘿嘿嘿,这才对嘛……”隐杀狞笑。

    他所处的地方,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夜空中无声无息出现一道细小裂缝,向前闪过,一切都被割成两半。

    “给我杀!”多宝王怒吼,知道对面那些人动真格的了。

    嗡,弯月横空,聚集了十亿精锐的力量再度斩来。

    几股恐怖的力量在夜色中碰撞,时间好似在这一刻静止,声音也彻底消失,充塞整个天地间的唯有一道强烈得睁不开眼的毁灭之光。

    从那中心之处,圆环状的冲击波横扫九天十地,所过之处,山川崩塌大地被抹平,范围波及万里疆域,在这片区域内不知道死伤了多少无辜生灵。

    大月王朝十亿大军组成的军阵在几大高手的全力冲击下再也无法维持,那弯月之上布满裂纹,轰然崩碎,气息相连,组成军阵的十亿大军半数吐血,更有近三成人当场昏迷!

    反观陈永发他们一方也不好过,神道天师老婆婆的石塔法器毁了,妖月身后的血色瞳孔布满了裂纹,陈永发身后的金色巨人闪烁不定似乎随时要崩塌,沧海王嘴角溢血,至于那行踪隐秘的隐杀却不知道如何,不过必定不好过就是了。

    自此,大月王朝的军阵防线被破,多宝王四人如何能拦住对面的五个同级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