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白杨进入那异度空间之后,湖面上光雾涌动再度遮盖水面,那光芒氤氲的女子身影盘坐湖面上空,一切如常,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岸边大月王陷入下意识的修炼状态,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这个空间的入口是从下往上的,也就是白杨从外界的水面下去进入了空间里面,但当白杨真正踏足这里后,却发现自己正站在水面上!

    站在白杨的位置,一切都颠倒了,透过水面看向下方,能够看到氤氲的光雾,还能看到岸边盘坐修炼的大月王。

    似乎那小湖就是一块镜子,白杨从镜子的另一边进入了镜子内部。

    他此时站在湖面上,环境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依旧处于山谷中,周围的山川地貌都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心绪难平,脑海中一下子划过无数念头。

    这里果然不是什么普通的自然奇观,而是所谓的成道之地,如此一来的话,处于湖岸边修行速度暴涨千倍也说得过去了,是因为受到这里的环境影响。

    那么新的问题来了,那个光影女子是谁?她到底达到了何等境界,为何她成道之地能让人修为速度暴涨千倍?这里是每一天的特定时候都能让人修炼速度达到这种程度还是只有在某个特殊时间段才有这样的效果?

    没有足够的信息给白杨分析,这些问题自然也就得不到答案。

    “只有手持画像才能踏足传承之地,如此说来的话,当初血莲教教主静尘也来过这里了”看着手中空白的画卷白杨心中暗道。

    前面几次无意识的陷入修炼状态白杨刻意用时间记录过,每一次无意识状态会维持半个小时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呆在这传承之地的时间也是不是半个小时,他抓紧打量周围的环境。

    虽然不知道那个留下成道之地的光影女子是何等境界,但单单是从小湖他都看不穿的异象判断,白杨觉得那个光影女子必定是一位超乎自己想象之外的存在。

    能来到这里,是自己的一次大机缘,按照对方的说法,机会只有一次,最终能得到什么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打量周围环境,这里和外界的山谷似乎没有任何区别,甚至白杨看向远处,周围的山川大地都和外面一模一样,除了没有任何生命体之外,这里根本就是真实的天元星复制版!

    “全部都是真实的,能具现外界的世界,这是何等经天纬地的手段?”

    仔细观察周围,白杨内心震惊得无以加复,山石草木都是真实的,根本让人察觉不到这只是一个人为创造出来的空间!

    抬头,白杨看向前方,也就是山谷深处方向。

    在外界真实世界的时候,山谷中荒凉一片,可在这里,山谷深处却有着完整的建筑,建筑并不华丽优美,只是一间茅草屋。

    茅草屋大门敞开,内中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物品,不知道存在了多久,没有丝毫灰尘堆积。

    再看茅草屋边上,也就是山谷最深处靠近山体的地方,和外界不同,这里依山而建有一条石径,直通峡谷深处的山头顶部。

    石径不宽,只有三米左右,目测有九十九级,每一级石阶的边上都有一个石台,石台上放着东西,每个石阶台子上放着的东西就在白杨的注视之下,但他却无法看清那到底是什么。

    “那些应该就是所谓的传承功法秘术了,难道要触碰之后才能看清具体内容?机会只有一次,恐怕不能乱碰……”

    带着这样的想法,白杨踏步来到了石阶下方。

    站在石阶外,白杨看向第一级石阶上的台子,台子上放着一本书籍,明明书籍就在他眼前,但好似有薄雾笼罩他就是看不清封面。

    抬头往上,差不多都是这样的情况。

    “石径上依稀有脚印残留,曾经必定有人来过这里,我并非第一个唯一一个来过这里的,石阶三十级以上就没有脚印了,难道说曾经来过这里的人并未踏足那个最高地方?石阶有古怪,如此判断的话,恐怕踏足越高获得的传承就越好……”

    心中思索,白杨迈步而出踏上了第一级石阶。

    然而当他踏足第一级石阶之后,当场一愣,转身回头,发现自己还站在石阶外!

    再看看自己,明明已经站在了世界上啊……

    “这是我的神魂法相,石阶下是我的真身,不知不觉间,这个传承之地将我的神魂法相拉到了石阶上来,并且,石阶上的重力是外面的一倍,难道是神道修士和武道修士来到这个空间的话,踏足石阶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因为神道修士最强的是神魂,武道修士最强的是肉身,所以我作为神道修士,踏足石阶的是神魂,以最强状态方能踏足更高的阶梯……”

    站在第一级石阶上白杨心念闪烁,大概明白了这所谓的传承阶梯,拥有重力异能的他对于重力变化无比敏感,第一时间感受到重力变化才有了这些猜测。

    具体是不是这样,再走一步就是了,才一倍重力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压力。

    再上一级阶梯,当白杨达到第二级的时候,重力再度翻倍,第二级阶梯上的重力已经是正常状态下的四倍了!

    感受到这种变化,白杨抬头看向九十九级阶梯的顶端倒吸一口冷气,一级重力翻一倍,九十九级那是什么概念?

    打个比喻,无论用一张多么薄的纸张,若是对折九十九次的话,其厚度将超过地球到达太阳的距离!

    此时这个比喻用在阶梯重力递增也是一样的,重力翻九十九次,白杨无法想象那时重力将达到何等可怕的地步!

    “果然,这种最简单的考验方式往往是最难的,想要拿到顶端的最强传承简直痴心妄想,而且可惜的是,踏足这传承之地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想等到以后强大了再来一次都不行……”

    无比蛋疼,白杨再度迈步向上,能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

    没有去看石阶边台子上的物品,白杨一步一步向上,第三级台阶的时候,这里的重力已经是正常状态下的八倍,第四级十六倍,第五级三十二倍,以此类推……

    以白杨的神魂强度,当他踏足第二十步阶梯的时已经感觉吃力了,再向上一步重力翻倍他觉得自己恐怕承受不住。

    这里的重力变化可不是一加一加一这种递增,而是翻倍!

    “不知道这样行不行……”目光一闪,白杨看向第二十一级阶梯。

    心念一动,重力异能施展,将自身周围重力状态减弱一倍!

    如此一来,白杨顿时觉得身上的压力轻了一丢丢!

    “还真的行,如此一来的话,我如今能将重力调高调低的极限是一千倍,就能多踏上几级台阶了……”

    感受到重力的变化,白杨有些苦中作乐的苦笑道。

    他能调整重力不假,但却是按照正常重力的倍数来计算的,最高一千倍,这所谓的一千倍并非叠加一千次,根本无法和这个台阶的神奇之处相比。

    想想吧,石阶上的重力叠加下去,五十级以上每一级都是天文数字,除以一千也不是他能承受的。

    管他呢,继续向上,能走到什么地方算什么地方。

    有了这样的想法,白杨继续迈步而上,踏足第二十一级台阶,这个时候他只觉自己背负一座大山,身躯似乎在咔咔作响随时都要被碾碎。

    深吸一口气,将重力调整到自己目前能调整的最大状态继续向前一步,然而当他踏足第二十二阶的时候,当场被恐怖的重力压得趴在了地上……

    遥望上方的台阶,白杨苦笑,纵然自己将能调整的重力倍数调到最大,这里也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在下方的时候他可是看到有人踏足第三十级的,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就只能止步于此了?”白杨苦笑,心头很不甘心却没有办法。

    就在他要选择放弃的时候,石径下方,他的真身之处,眉心一个小点飞出,瞬间穿过二十级阶梯来到他神魂法相头顶,小点化作一块不规则的青铜色泽碎片悬空,轻轻一颤,顿时,白杨只觉周围的压力一轻,和站在外界没有什么区别。

    抬头,白杨看着头顶的青铜碎片傻眼,还有这种操作?

    话说你有这功能早点出来啊,我都差点放弃了……

    此时不是计较青铜碎片到底为何物的时候,白杨试着踏足下一级石阶,于是他发现自己没有感受到任何重力变化,似乎青铜碎片的存在已久屏蔽了石阶上的规则!

    那还等什么,继续啊,再下一级,依旧没有任何重力变化……

    于是,白杨接下来处于一种我特么都搞不清楚什么状况的心态,一步一步无比轻松的踏上了九十九级石阶的最高处!

    回首看着下方,白杨傻眼,我就这么走上来了?

    挠挠头,搞不清楚状况,白杨看向跟前的石台。

    这里已经是九十九级阶梯的最高处,前方已经没有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处于阶梯最高处的原因,石台上放了两件东西,一本书和一叠写着文字的白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