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月王朝的多宝王四人暗中交流,气氛有些凝重。

    “几天了,陛下始终没有能踏足那一步,可周围群雄虎视眈眈,这可如何是好?”多宝王暗中传音。

    “到了这一步,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打扰陛下!”项鸣杀气腾腾的说。

    木灵叶回应道:“我提议,大家做好战斗准备,?;け菹陆鼗示?,哪怕死战到底!”

    “好”最后一个光头人王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无比干脆果决。

    他们这边已经做好迎战准备,另外一群人也感受到了。

    长空傲抱剑而立,一脸平静的笑容,身上气息勃发,手中长剑轻颤,似乎渴望一战。

    红衣女子冷笑,目光看向远处,她更感兴趣的是多宝王等人守护的中心到底有什么。

    那神道天师老婆婆,眉头微皱,似乎在犹豫。

    陈永发目光闪烁,好似在权衡到底要不要去冲击多宝王等人的防线,毕竟他代表的是陈王朝,稍不注意就会引起两国争端,尤其是在面对大光皇朝威胁的前提下,不得不谨慎思考以大局为重。

    沧海王……她在百无聊赖的修理指甲……

    夜色静悄悄,时间一点点过去,气氛越来越凝重。

    天亮之时,旭日东升,一股浩瀚气息冲天而起,大月王朝的十亿大军已经组成军阵,将那片大地牢牢?;ち似鹄?。

    十亿精锐气息相连,冷冽白光冲天,化作一轮万里之巨的洁白弯月,好似一柄天刀横空,杀意冲天,震慑四方!

    面对那军阵化作的弯月,无人不感到心头一寒,那可是汇聚了十亿人的力量,哪怕人王镜都感觉浑身冰冷不敢妄动。

    “大月王朝最强军阵,冷月寒刀阵,连这都施展出来了,他们到底在守护什么!”陈永发一脸凝重的自语道。

    “守护得越严密就证明里面的东西越珍贵,有意思了……”暗中潜伏的黑衣人冷笑道。

    那片被重兵把守的区域中心,山谷内,大月王皱眉抬头看天,目光一寒,连军阵都摆出来了,看来外面出事了无疑。

    找死!

    她心头冷哼,旋即不再理会。

    这里可是大月王朝境内,她能发挥自己最强战力,大月王有信心直面任何人王镜存在。

    更何况,这段时间每晚修为暴涨,她感觉到自己距离突破地皇镜已经不远了,一旦踏足地皇镜,不管是谁前来闹事都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地底深处,白杨也感受到了外界的变化,并未在意,安静蛰伏,等待夜晚的到来,或许今晚就是揭开所有秘密的时候了……

    日上中天的时候,外围守护的木灵叶突然朗声开口,声音传遍四方说:“传陛下圣喻,无关人等立即离开此间地域,否则生死勿论!”

    听到这个声音,汇聚到这片地方周围的无数人哗然。

    有人预感到了要出大事,立即选择离开,而有人则是选择冒险继续留下,想要浑水摸鱼谋取好处。

    人们的反应木灵叶没有理会,她只说了那么一句话就闭口不言。

    事实是大月王根本就没有说过赶人的话,只是她在假传圣旨而已,不过没有人站出来拆穿她。

    十亿大军组成军阵,冷月刀芒横空,凌厉气息震慑四方,内中多宝王等四位人王强者气息闪烁,更是平添了几分威势。

    气氛凝重,时间一点点流逝,日头西斜,夜幕再度降临。

    随着夜晚的到来,气氛越发凝重了,一场波及十多位人王和十亿精锐大军的战斗随时都会到来,一旦开战,必是一番惨烈的厮杀!

    “你们到底想好了没有?时间拖得越久就越不利,错过今晚明日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样的局面”暗中蛰伏的黑衣人开口问。

    他似乎等得不耐烦了,迫切的想要冲破防线进去。

    事实也和他说的差不多,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内中有什么,时间越久就越难弄清楚里面的情况。

    “我同意昨晚的提议,今晚异象出现的那个时候到来,我们同时出手冲破防线!”红衣女子开口道,声音妖异邪魅。

    “同意!”长空傲的回答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陈永发考虑了一天,这个时候总算有了决断,点点头道:“我也同意,不过若是到时候谁出工不出力的话,别怪事后找他算账!”

    “好,反正老婆子我也没几天好活的了,就陪你们这些年轻人疯一把”那神道天师老婆婆做出回应说。

    “好呀,就这么说定啦”这是沧海王的回答……

    这个世界独特的三月奇观再度从天边升起,一点点向着天穹中心移动,不要问为什么每天晚上都是好天气能看到月亮,人王镜强者的意志就能轻易左右一方天地的天象变化了,驱散云雾再简单不过。

    三月奇观在凝重的气氛中还是来到了天穹中心位置,此时山谷中的小湖异象再现。

    大月王已经见怪不怪,期待那莫名陷入修炼修为暴涨的时候到来。

    地底深处,白杨死死的盯着那个小湖,到底能不能揭晓这个地方的秘密就看接下来了!

    湖面雾气升腾,越来越浓郁,吸收月光开始自身绽放光芒,待到极致之后,有光雾升腾好似花朵绽放。

    最终当满湖都是美丽光雾盛开的花朵时,又一团更大的光雾升腾,化作一个无法看清的女子身影。

    这一刻,大月王下意识的闭目陷入了修炼中,千倍的修行速度引来元气滚滚倒灌而下。

    地底,白杨心头一凝,暗道这一刻来了,自己还会不会如同前面五次那样下意识的陷入修炼之中?

    念力穿透地表看向那湖中上空的光影女子,白杨思维恍惚,瞬间就陷入如同前几次一样的状态。

    可就在这个时候,脑海中前几次一直没有任何异动的那块神秘碎片却是轻轻一震,在那碎片的一震之间,好似有大道天言在白杨脑海响起,那种莫名的干扰力量消失,白杨一下子就从无意识状态清醒过来!

    赫然张开眼睛站起来,白杨捏紧拳头,心道自己预感对了。

    这次没有被那股力量干扰,却是因为脑海中的碎片把自己惊醒!

    那碎片白杨研究过很多次,不得要领,此时并未纠结它到底是什么为何能惊醒自己,纠结的是为何它前几次不将自己惊醒。

    难道说前几次是因为自己受伤的缘故要疗伤它才没有动静?

    这些念头在白杨脑海一闪即逝,旋即认真打量小湖中的情况,前几次每到这个时候他就陷入了无意识状态,这次总算能看到后续了。

    这一看之下,白杨顿时心头一惊。

    神秘小湖依旧光芒氤氲,光雾化作花朵盛开,只是,小湖上空的那个光影女子并非静止不动的,她腾空来到五米高的地方,一步一步在虚空游走,脚尖踩着一朵朵光雾形成的花朵,每一步过后光雾形成的花朵都正好凋零。

    如此一圈下来,那光影女子重新回到小湖中心,然后凌空盘坐下来,身下一团光雾升腾而起,在她下方形成了一朵很大的花朵绽放却不凋零。

    看到这样的情况白杨眉头紧皱,如他所见,虽然这一幕足够神奇,却并没有太过特意之处,好似那只是一个神秘自然现象。

    然而他敢肯定这不是什么自然现象,可问题的关键到底在什么地方?

    想一会儿不得其法,白杨又看向那光影女子,那女子浑身洁白光芒氤氲,只是一个大概轮廓,根本无法看清面容。

    然而,观察片刻,白杨却恍惚觉得那女子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当他脑海出现这样的念头之后,心头一跳,翻手间,一张画卷出现在手中,正是和那张兽皮地图一起在血莲教教主静尘储物戒指中得到的那副画。

    画卷展开,一个白衣女子跃然纸上,她的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好似谪仙临尘,哪怕只是纸上的线条勾勒,她也好似要从画中脱离出来腾空直上九天。

    看了看画卷上的女子,白杨再看那小湖上空的光影女子,两相比较,这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也就在这个时候,白杨手中展开的那副画卷有洁白光芒氤氲,画中女子居然神奇的走出,和真人无异,却没有半点生人的气息。

    她从画中走出之后,一步踏出,瞬间来到小湖之上,和小湖上空的光影女子重叠了起来。

    自此,小湖上空的光影女子身影依旧朦胧,但白杨却能看清她的容貌了。

    她美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似乎集合了人世间一切美好于一身,白衣翩翩,面带微笑,只是看到她就让人心神宁静生不起任何亵渎之心。

    盘坐在光影花朵中的那白衣女子,此时微微低头,目光居然穿透虚空看向了白杨开口道:“此乃本座成道之地,持本座画像,每人可开启一次传承,本座留有功法秘术于此,能够获得何种传承就看你的造化和天赋了”

    说完这句话,那白衣女子收回目光不再看白杨,脚下浓雾遮蔽的小湖湖面,光雾散开,原本一个普通的小湖,在光雾闪开之后却是一个异度空间!

    当那空间出现,白杨的身影抑制不住的被吸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