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不知不觉快要天黑,白杨心道今天估计是回不去了,答应了小兰晚上回去恐怕得食言。

    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行。

    “来人”白杨冲着门外开口。

    不一会儿一个丫鬟推门进来小心翼翼的问:“白公子有什么吩咐?”

    “我问你,大月王有多少天没有上朝了?”白杨问。

    小丫鬟不懂白杨的用意,老实回答道:“回白公子,据奴婢所知,陛下已经有一会时间没有上朝了”

    一会时间,那相当于地球那边的三个月,那时自己还在地球那边的,难道说大月王真的在闭关修行?

    想了想,白杨又问:“那多宝王呢?还有木灵叶将军以及项鸣将军,他们这段时间有什么消息传出来吗?”

    这几个人都是白杨见过的大月王朝人王镜强者,举足轻重,一举一动都牵连甚大,从他们的一些消息应该能判断出什么来。

    丫鬟茫然片刻,惊讶道:“白公子,你若是不问我还没有发现,近段时间以来,这几位大人好似销声敛迹了一样没有任何消息传出,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陛下也没消息,这……”

    说着说着,小丫鬟居然开始恐惧起来,如果这几位都出事情了的话,这个国家分崩离析恐怕只在朝夕之间!

    暗中施展点手段让小丫鬟忘记之前的对话,将其打发下去白杨陷入沉思。

    从这只言片语判断,大月王绝对不是闭关修行,要不然这个国家的皇都不可能没有强者镇守,而且他们也没有出什么?;?,毕竟多宝王之前可是露过面的。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国家的高层应该全部都参与到了某件事情之中,那件事情必定很重要,以至于连皇都这边都管不了了,可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思来想去,白杨不得要领,毕竟信息量太少了。

    他倒不是关心大月王等人在做什么事情,而是担心找不到他们就无法告知大光皇朝的?;唇嚼?,一旦前期准备不足,到时候牵连的就不是一个人了,而是整整三个国家生死存亡的命运!

    看着窗外,回忆起之前多宝王离去的方向,白杨有了决断。

    心念一动,一缕神魂剥离出来,原地留下一具神魂分身,和他一般无二,用于迷惑周围的人,而本尊却是隐去身形,一步踏出冲天而上,离开大月王朝国都,向着多宝王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然而这一去,白杨足足飞了半个小时,甚至都离开大月皇朝疆域了都没有任何收获,这才意识到,那多宝王估计并非来了这个方向,之所以往这边而来纯粹是做样子给自己看的。

    这就难搞了,对方估计躲着自己就是不想自己发现,要怎么找?

    还有,关键的一点是,他们到底有什么事情不想让人知道的?

    想了想,一拍脑门,白杨心道自己倒是忘了还有一个能力,对找人方面无出其右。

    隐匿身形,从新回到大月皇朝国都,木系异能施展,作用在这片区域的草木之上,和草木交流,白杨很快就‘问’到了多宝王的去向。

    当初白杨获得木系异能之后,先天太极八卦图推演到如今自己能掌握的极致,能够和草木进行交流,如今还是第一次用来追踪,效果不错。

    看你往哪里跑!

    白杨一笑,沿途和草木交流开始追踪多宝王下落。

    也活该多宝王倒霉,他极力隐藏自己行踪和气息,却忽略了天地间的草木,恐怕做梦也想不到有人能和草木交流从而知道周围之前发生的事情……

    一路追踪,白杨不得不感叹多宝王的谨慎,沿途拐了不知道多少弯,很多地方甚至不惜施展秘法跨越一段距离,导致那片区域草木都无法记录他的信息。

    然而白杨神魂之力强大,覆盖出去,沟通草木总能找到他的踪迹。

    天色彻底黑了下来,明月东升,万物寂静。

    当白杨来到一片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区域时赫然停下了脚步。

    之所以说这片区域普通,是因为它和其他地方没什么区别,人烟稀少却并不是没有,不人迹罕见的深山老林也不是荒漠冰原。

    之所以在这片地方停下脚步,是因为白杨感觉到这片区域有异样。

    隔得很远,白杨念力无声无息笼罩过去,很快就有所发现。

    他看到了一个熟人,木灵叶,大月王的妹妹,她将自己隐藏在一个山洞中,收敛了所有气息,但注意力却是在警惕着周围。

    念力观察到她之后白杨就立即收回,以免惊动对方。

    再从木灵叶周围开始观察,白杨很快发现,这片地方隐藏着至少千万大军,他们通过秘法和山川大地融为一体,若不是白杨念力观察入微都无法发现。

    他们是在守护着什么!

    白杨心头判断,好奇心一起就想弄个明白,没有惊动木灵叶,白杨沿着这片区域边缘开始观察。

    一圈下来,这片直径万里区域周围都有重兵把守,彻底封锁了起来,数量多达十亿以上,并且四个主要方向都有人镜强者坐镇。

    木灵叶,项鸣,多宝王,以及大月王朝那个白杨不知道名字的光头人王镜强者。

    似乎大月王朝的强者都到齐了,唯独不见大月王的身影。

    将目光放在那片区域的中心,白杨觉得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在那里,大月王也应该在那里了。

    然而是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如此隐秘?甚至连国都都顾不上了……

    想要通过地面进入那片区域的中心不现实,估计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发现,想了想,白杨落在地上,如同一滴水融入大海般融入地面消失不见。

    既然地上进去不了,那就从地下深处过去,对方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有人从上万里深的地下潜入进去……

    从地下绕过防守地带,白杨进入核心开始小心翼翼的搜寻这片区域,因为要隐藏自己不被发现,白杨搜寻的速度不快,足足一个多小时后才有了收获。

    那是一个不大的山谷,纵深不过数千米。

    山谷深处,从周围的痕迹判断,不知道多少年前应该是有建筑的,木质部分早已化作历史尘埃,唯有一些石头上的痕??梢钥闯?。

    建筑已经沦为历史不可考究,唯一值得关注的就是山谷中的一汪小湖。

    小湖不大,横纵也就百米不到,水质清澈,月光下有薄雾升腾。

    如果白杨只是看到这些景象的话也不会注意到这里,主要是因为大月王在这里才引起他的关注的。

    花十亿大军加上四大人王强者守护这片区域,要说大月王只是为了在小湖中洗个澡白杨是不信的,既然不是这个原因白杨也就没有月下赏美戏水的眼福了。

    似乎对于外界的守护很有信心,大月王安静的盘坐在小湖边的一块石头上,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小湖湖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暗中仔细观察,白杨发现小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山谷也很普通,那么到底是什么值得大月王如此大张旗鼓?

    大月王很美,美不是关键,关键是她身上的那股霸气,尤其是她那四十米大刀给白杨的印象无比深刻,这让白杨联想到了地球那边华夏历史上唯一的女帝……

    好奇她为何如此大张旗鼓只为了呆在山谷中,为了避免惊动对方白杨并未过多关注,开始一点点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越是打量周围的环境白杨越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具体哪里觉得熟悉他一时又想不起。

    隐没在地下,白杨回想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类似的场景。

    随着记忆一点点回溯,渐渐的,白杨心头一跳,眼睛一瞪,总算是回忆起来了。

    此时他心跳有点加速,翻手间,一张兽皮出现在手中,展开之后足足一丈见方。

    这张兽皮很古老,上面只用简单的线条勾勒了一副地图,如今对比,这兽皮地图上的线条恰好和周围的山川大地吻合!

    尤其是兽皮地图中着重标明的那个地方,可不就是眼前的这个山谷?

    “血莲教教主静尘,你是如何得到这张地图的?是曾经来过吗?”此时白杨心头自语,有一种谜团总算是揭晓了的畅快感。

    这张兽皮地图是当初血莲教崩塌后白杨从静尘的储物戒指中得到,为了这张地图上的秘密他当初还仔细对比过陈王朝地图呢,当时一无所获,没想到如今阴差阳错之下居然找到了地图上标明的地方。

    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吗?

    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越是关键时刻越需要冷静,白杨收敛心神安静等待,他知道,最终答案恐怕就要揭晓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个世界相互环绕的三个特殊月亮在升高,待到月上中天之时,三个月亮的月光恰好透过山谷两边山头把那个小湖完全照射到。

    此时此刻,原本一直安静的大月王不再平静,而是一脸期待的站起了身躯激动的看着湖面。

    湖面薄雾升腾,在月华的照射下美轮美奂,然而就在此时,湖面上出现了神奇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