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一番,确定伤害自己无法对白杨造成丝毫影响后,沧海王傻在一边无比茫然,搞不懂为什么事情会搞成这个样子。

    双生花这种药物是她偶然得到的,货真价实,她是亲自服下的,也是在之前倒茶的时候给白杨亲自投放的,白杨也喝了,可他喵的为何就没有效果呢?

    不对,效果是有的,白杨拔头发自己也跟着掉头发,证明双生花这种药物没错,可没道理啊,为何换做自己就失灵了呢?

    “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实在是搞不懂,沧海王傻傻的看着白杨问。

    白杨一副看傻子的表情说:“我还想问你呢,你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能做什么手脚?嘿,你自己祈求我以后不会出什么事情吧,要不然你倒霉咯……”

    ‘还好我果位加身,否者这会儿哭的是我’,白杨心头有些幸灾乐祸的想。

    “我不信,一定是你搞的鬼,你,你,你还我自由,我不要被你牵连呀……”沧海王傻眼道,觉得自己上了白杨的当。

    “你可拉倒吧,我没空和你玩,正事儿还没说完呢,一边呆着去”白杨撇嘴说,不再理会她。

    这就尴尬了,沧海王偷鸡不成蚀把米……

    此时江浩然总算是反应过来,忐忑的看着白杨,生怕他发怒做出无法挽回的举动,心中恨不得将沧海王吊起来打一顿,你说你好好的发什么神经啊,差点将江王朝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知道吗!

    心头捏了一把汗,生怕白杨爆起伤人。

    彻底陷入了被动,江浩然看着白杨忐忑道:“白公子,朕一切都依你,求你别牵连到我朝千千万万的子民,他们是无辜的”

    如果没有沧海王搞的这一处,他还有机会和白杨周旋一番讨价还价,可事情一发生,为了稳住白杨的情绪,他不得不妥协做出最大的让步。

    其实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江浩然这个人还是有担当的,沧海王闯祸了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指责,而是自己一力承担,换做其他任何人的话,搞不好先弄死沧海王泄愤再说其他事情了。

    听了江浩然这句话,白杨心道这样才对嘛,如果在应对大光皇朝威胁的时候你还不情不愿那事情就大条了。

    点点头,白杨说:“江王陛下宅心仁厚,这件事情虽然是因我而起,但我也会尽量不牵连到江王朝子民的,虽然我不敢向你保证什么,但如果按照计划行事,问题不大”

    微微有些傻眼,江浩然心道白杨这也太平静了,换做任何人,命运差点被别人掌控都不可能这样无所谓吧?

    但白杨不生气总归是好事儿,他也没纠结太多,说:“如此的话,一切都听白公子的,两百亿精锐我等下就安排下去,你什么时候带走?”

    “我带走做什么?”白杨愕然道。

    江浩然秒懂,说:“我明白了,我会将两百亿精锐准备好,白公子说个地点,我会让琳儿带着她们去找你的”

    陪嫁物品嘛,当然是要跟着江琳一起到达白杨手中才对,要不然道理说不过去呀。

    挠挠头,白杨纠结道:“我把两百亿精锐带走干什么?我也没有地方安置啊,还有,关江琳公主什么事儿?她也要参战?恐怕不合适吧,很危险的”

    “参战?什么参战?”江浩然没懂,下意识问。

    张口就来,白杨说:“和大光皇朝征战啊,我都和陈王商量好了,将战场放在北边那片荒芜之地,届时陈王朝派出两百亿最精锐的士兵,加上你们江王朝和大月王朝的,在那里和大光皇朝展开决战,尽量不让兵灾波及到普通民众,既然江王已经答应,等下我就去和大月王商量这件事情”

    “……”听了白杨这句话,江浩然脑袋有点拐不过弯来。

    什么情况这是?

    “琳儿嫁给你,两百亿精锐作为陪嫁,怎么就牵扯上大光皇朝了?还有,关陈王朝什么事儿……”说着说着,江浩然失声道:“不对,白公子,和大光皇朝战争,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不是一直在讨论应对大光皇朝的事情吗?你们江王朝出兵两百亿,我来负责武装他们,联合大月王朝和陈王朝,一定能挡住楚天涯来袭的……”说着说着,白杨也品出不对劲了,不解反问:“额,江琳公主嫁给我?陪嫁?什么意思?”

    “你不是……不对……等等,我捋一捋”江浩然竖起右手低头,脑袋里面一团浆糊,貌似情况有点不对劲。

    白杨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皱眉纠结说:“额,江王陛下,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先”

    双方都意识到了不对,好尴尬啊,比沧海王还尴尬。

    抬头,江浩然看着白杨说:“白公子,我们一件一件的来,你的意思是,来此的目的并非为了迎娶我女儿江琳对吗?”

    “我已经有妻子了,和你女儿江琳只见过一次,我娶她做什么”白杨无语道。

    点点头,江浩然说:“然后,其实真实的想法是,要联合我江王朝大月王朝和陈王朝应对大光皇朝来袭……来袭?”

    说道这里,江浩然不待白杨回答,赫然起身惊骇道:“什么,大光皇朝来袭?”

    这才反应过来……

    “对啊,我们不是一直都在商议这件事情吗?”白杨傻眼道,隐隐约约觉察到自己心中那点不对劲是从何而来了。

    合着我们说的压根就不是一件事情???

    此时江浩然哪儿还有心情去纠结那些乱七八糟的,一脸惊骇道:“大光皇朝来袭?什么时候来?为什么来?来多少?为何会波及到我江王朝?”

    由不得江浩然不震惊,那可是皇朝啊,天威降临,谁能抵挡!

    “因为我大闹大光皇朝,楚天涯怀恨在心势必不会罢休,会带着愤怒前来泄愤,牵连到此间地域是必然,所以我们要在他到来之前做好应对措施”白杨沉声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江浩然喃喃自语,听闻这个消息的反应和不久前的陈王如出一辙。

    此时此刻,面对国家生死存亡,他哪儿还有心情去计较女儿嫁给白杨的事情……

    沉默片刻,白杨说:“江王陛下,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有什么误会!”

    江浩然闭眼,再睁眼,死死的盯着白杨问:“白公子,大光皇朝必定回来对吗?”

    至于白杨所说的误会他压根没有心情去想。

    “对,最迟一元之内”白杨点头肯定道,然而他问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无力滩坐椅子上,江浩然心如死灰道:“这可如何是好……”

    “江王陛下不必如此沮丧,你听我说,我已经和陈王商量过了,若是依照计划行事,他大光皇朝并非那么可怕,我们有八层胜算,具体是……”

    话题总算回归到重点,白杨一条条的将计划给江浩然说明。

    听完白杨的所有安排,江浩然消化过后,重燃希望,赫然起身捏着拳头说:“如此就好,朕立即安排下去,哪怕倾尽所有,也要将大光抵御在国门之外,白先生还有什么安排吗?”

    “只要我们几方全力配合,完全没有问题,等下我就去游说大月皇朝行动起来”白杨回答道。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白先生你,哎……”江浩然松了口气说道,看着白杨语气复杂。

    本身白杨对于江王朝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了,没想到因为他带来了更大的威胁,不过摄于白杨的修为,江浩然又不敢开口指责什么,有多纠结可想而知。

    明白江浩然这种复杂的心情,白杨起身道:“如此的话,还请江王陛下行动起来,我这就动身前往大月皇朝,要在大光到来之前做好准备”

    “也好”江浩然无力道。

    正要离去,白杨想了想,纠结看着江浩然问:“对了,江王陛下,江琳公主嫁给我是怎么回事?我可没有那样的非分之想”

    白杨觉得吧,这个事情还是要问清楚的,这会儿他还懵逼呢,怎么就扯到江琳身上去了?

    “这个事情……那个,等到大光退去之后再说吧”江浩然尴尬道。

    不知道如何解释,本来就是他误会了,哪儿知道白杨来此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这个。

    但是吧,这个事情也不能一下子说清楚,以后如果大光皇朝退去,白杨依旧是威胁,或许届时可以旧事重提?

    “那好吧”白杨点点头道,既然江浩然不说他也不问了,自己接下来分析一下应该能想明白的,还是先将最大的问题解决了在说……

    这边既然已经商量到位,白杨就告辞江浩然离去,前往大月皇朝。

    “你不能走,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手脚!”沧海王在边上看到白杨走了,顿时反应过来尖叫一声追了出去。

    “沧海你给我回来,还没说琳儿被你怎么样了呢”江浩然跺脚道,然而沧海王已经跑没影了。

    然而沧海王已经跑了,他也没有太过纠结,反正沧海王和江琳的关系无人不知,应该不会对她不利的。

    沧海王追出门外,站在天穹上哪儿还有白杨的影子,顿时傻眼,这也跑得太快了,狠狠跺脚,她看着空无一物的天空喃喃自语道:“你千万不要有事儿呀,要不然我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