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和江浩然讨论‘那件事情’到关键的时候,阁楼外,白衣白发的江琳来到了这里。

    她给人的感觉很冷,冷得让人不敢直视,深知她性格的宫女太监在她路过的时候都低头不敢说话。

    来到阁楼外,江琳目视阁楼顶端,微微闭目,脸上一丝坚定闪过,随即睁眼恢复平静毅然走向阁楼。

    “公主殿下请留步,陛下和白公子正在商量事情”门口叶天楠伸手阻拦道。

    叶天楠知道此时江浩然和白杨谈论的是江琳嫁给白杨的事情,可以说这件事情还是他起的头,是以这会儿拦下江琳他都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

    冷若冰霜的江琳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她看着前方的大门面无表情的说:“叶叔叔,里面一个是我父皇,一个是我……未来的夫君,你要拦我?”

    “这……”叶天楠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拦着江琳的动作却并未放下。

    似乎并不喜欢多说话的江琳此时也知道不得不说点什么,她冷冷道:“我父皇他们谈论的无外乎是我如何嫁给白公子的事情而已,难道我没有资格去听吗?”

    “公主殿下请不要为难微臣”叶天楠无奈道。

    此时外面并不知道里面谈论的怎么样了,白杨的威胁他是清楚的,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去打扰导致谈崩后果不堪设想。

    原本不出意外的话,叶天楠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江琳进去的,可好死不死,白杨的一番话让江浩然气得吐血。

    江浩然作为一国之君,牵连国运,被气吐血后引发国运动荡,一般人感觉不到叶天楠怎能忽视,顿时脸色一变,赫然转身看向阁楼却又不敢闯进去。

    “叶叔叔,情况不对,你在这里守着,我去看看情况,这个时候也只有我才适合进去了”江琳语气有些焦急道。

    纠结一番,叶天楠点头说:“也好,劳烦公主殿下了,若是情况不对的话,还请立即通知微臣!”

    江琳不再迟疑,路过叶天楠进入阁楼中,很快来到最高处。

    当她推门一看,发现里面气氛不对,白杨一脸不爽的表情,江浩然则是阴晴不定的看着白杨,嘴角还有血迹。

    心中一惊,江琳立即上前两步来到江浩然身边关切道:“父皇你怎么了?没事儿吧?”说道这里,她转头怒视白杨说:“白公子,我父皇对你以礼相待,你对我父皇做了什么?”

    关键时刻被人打扰,白杨和江浩然两人都有些不悦。

    “琳儿你来做什么?还不退下”江浩然沉声道。

    他这儿还没彻底谈好呢,你一来岂不是乱上加乱。

    这人呐,在气头上的时候就容易忽略一些细节,白杨不了解江琳,江浩然还不了解嘛,他这宝贝女儿平时不苟言笑冷若冰霜,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什么时候这么多话还会关心人了?然而他此时正在气头上并未注意到这点细节。

    白杨也是心头不爽,虽然大光皇朝是我招惹来的吧,但我这不是在给你想办法解决后患嘛,你跟我生什么气?

    因为对江琳不了解,不想和他多说,白杨皱眉道:“公主殿下误会,白某来者是客,怎能对江王不利”

    丢下这样一句话,白杨把脑袋别一边,合着你这父女两故意气人的是吧,若不是事情是我招惹来的我还懒得管呢……

    “父皇,真的没事吗?”江琳再度关心道。

    被她这一打岔,江浩然也冷静了下来,事情总归还是要解决的,于是不耐烦的挥挥手说:“琳儿你先下去吧,这里没你的事儿”

    江浩然想的是先把江琳打发走了再和白杨确认‘那件事情’最终的方案。

    江琳不笨,已经懂了白杨和江浩然恐怕是因为什么地方没有谈拢,于是打圆场说:“白公子,父皇,你们先消消气,有什么事情坐下来好好说”

    说道这里,江琳冲着阁楼下开口道:“来人,上茶”

    见江琳似乎不想离去的样子,江浩然皱眉,可看到边上白杨‘隐约快要发怒’的迹象,于是闭口不言,心中想着措辞,如何圆满解决问题,别因为江琳的存在与否这点小事而酿成大错。

    因为江琳在这里,白杨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刚才他还和江浩然讨论‘那件事情’最好暗中进行,被人听了去总归不好,再说,江琳是江浩然的女儿,他也没资格开口赶人,于是沉默。

    此时江浩然纠结啊,这白杨都不曾多看自家女儿一眼,我都咬牙答应了你的要求了好吧,难道是因为我质问你给我一个保证的事情不再中意我女儿了?

    气氛压抑,外人插不上手,是以下人上茶的时候江琳理所当然的充当了端茶倒茶的角色。

    她亲手给白杨和江浩然倒了一杯茶,分别放在两人身边说:“父皇,白公子,你们喝茶,消消气,不要因为我而伤了和气”

    伸手不打笑脸人,白杨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了声谢谢,心说我生气和你有一毛钱关系吗?不过‘那件事情’又不太适合江琳知道,干脆就当她不存在。

    然后吧,这句话江浩然深以为然,白杨可不是因为自己女儿的事情生气嘛,这都还没谈好‘嫁妆’的事情呢,头疼。

    见白杨喝茶,情绪稳定,他觉得事情应该还有回转的余地,正想开口打发江琳离开呢,然而江琳却突然发疯。

    此时此刻,原本应该是冷若冰霜的江琳,却是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白杨得意的哈哈大笑道:“姓白的,不管你奸滑似狐狸,还不是中了我的计,现在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我看你拿什么威胁我江王朝,我看你……”

    不等她把话说完,江浩然一巴掌拍碎桌子怒视江琳道:“琳儿,你发什么疯,还不给我滚出去!”

    白杨保持端茶的动作定格,看向江琳皱眉,心说这女孩发哪门子疯?然而反应过来觉得不对,这江琳的行事作风和自己当初见过的江琳完全不一样啊。

    目光一凝,看了看手中的茶杯,白杨又抬头看着对方沉声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大意失荆州,白杨心中暗叹,之前心神全部都在‘那件事情’上,居然忽略了身边细小的细节,以至于中计了!

    中计归中计,可白杨古怪的是,为何自己并未感受到危险呢?如果有危险的话,自己早就应该感应到了……

    对于江浩然的呵斥,江琳不但没有离开,反而依旧保持叉腰的得意动作,她先是看向江浩然说:“江浩然,看来你的心真的是乱了,连我伪装成琳儿的样子你都没有发现,话说回来,这门伪装术我从来没有给人说过,也没有人敢伪装成琳儿,你看不出来也不怪你,怎么样,还不错吧?然后,我想说的是,你准备怎么感谢我?我给你解决大问题啦!”

    说道这里,‘江琳’不待江浩然说话,转身看向白杨得意说:“姓白的,你修为强大又如何,现在你的小命可是捏在我手中,很不爽吧?不爽也给我忍着,要不然的话,只要你想做任何对我江王朝不利的事情,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的痛苦和无奈!”

    “你……你是沧海?你给我添什么乱!”江浩然惊怒道。

    他总算是反应过来了,但反应过来后却是心中惊恐得要死,这边好不容易想要用和亲的方式稳住白杨呢,你这边偏偏要去招惹他,这不是想将我整个江王朝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嘛……

    “可不就是我咯,你们没想到吧”‘江琳’得意洋洋的说,然后摇身一变变成了沧海王那副大萝莉面孔。

    这会儿她以为自己已经掌控全局了,拍拍江浩然的肩膀说:“老江,现在白杨的小命捏在我手里,所以他已经不再是威胁了,而且只要他不想死的话还得乖乖听我们的呢,所以啊,琳儿不用嫁给他啦,皆大欢喜!”

    说道这里,她又急不可耐的转身面对白杨抬着下巴得意道:“姓白的,以后你可要乖乖听话哦,要不然很痛苦哒,我跟你说,你那杯茶里面我加了点作料,名为‘双生花’,双生花你听过吧?花开两朵,命运相连,提取出来的药物一式两份,分别服下之后,一方不管是死亡还是受伤另一方也要承受相同的遭遇,正好,我们分别服用了一份,懂了吧,现在只要你做出任何对我不高兴的事情,我一咬牙给自己砍断胳膊或者抹脖子,你就缺胳膊断腿或者死啦,嘿呀,我简直太聪明了,知道你修为强大,真正的下毒或者杀你都不现实,但是呢,双生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毒药,而是一种浪漫的诅咒,一般都是至死不渝的情侣服用呢,所以我就分别用在你我身上,就能掌握你的命运咯,这样也就不会被你发现,呐,以后你可要乖乖听我话哟,要不然你懂哒……”

    听了沧海王一番乱七八糟的说辞,白杨脑袋有点蒙,双生花?什么玩意?还有什么江琳嫁给我又是什么鬼?

    等等,捋一捋,一件一件来,这会儿自己貌似有麻烦了?

    双生花,花开两朵,命运相连,一种浪漫的诅咒,分别服下之后两个人的命运就彻底连接在了一起……

    脸色阴晴不定,白杨不笨,很快就想到了关键之处,为了确认是不是真的中了这种浪漫诅咒,他决定实验一下。

    伸手将信将疑的拔下自己头上的一根头发,然后认真看向对面的沧海王。

    神奇的一幕出现,当白杨拔下自己一根头发后,那边沧海王的头发自动掉落一根。

    妈蛋,还真是!这下糟糕了!

    两人命运相连,岂不是说以后自己要受到沧海王掣肘了?万一她那天发疯自己抹脖子岂不是要完蛋?

    想到这里,白杨顿时冷汗直冒,这沧海王还真是长不大啊,想出一出是一出,光想着控制自己了,就没想过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然而现在问题的关键是,白杨自己真的中招了!

    “嘿呀,别试啦,我说了你还不信是咋地,这种浪漫的诅咒是无解的,你也别想着解毒啦,还有呀,一根头发你也太小气了,看我的”沧海王看着白杨鄙视道,哪怕鄙视的姿态语气也憨态可掬,总之萌萌哒。

    说着,她手中出现一柄刀子,直接在自己手指头上划了一下,流血了,冲着白杨摇摇手指说:“看到了没?感受到了?怎么……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流血?”

    说着说着,沧海王一脸茫然的看着白杨。

    白杨抬手,自己的手指屁事没有,又看了看沧海王的手指,确实在流血,又看看自己的,确认没事儿。

    不是说好了双生花,花开两朵命运相连吗?合着还有单方面的???

    白杨想了想,又给自己拔了一根头发,那边沧海王跟着掉一根,眨眼,白杨又给自己拔一根,那边沧海王接着也再次掉一根……

    “为什么会这样?”沧海王傻眼自语,然后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手指又一刀抬头看白杨。

    结果白杨在那边摇手,耸耸肩,是以我没事……

    “不可能!”沧海王不信了,又给自己一刀,结果白杨还是没事。

    拍了拍长袍,白杨好整以暇的坐下,把袖子挽起对着沧海王说:“你使劲给自己动刀子吧,反正我没事,双生花,没想到真的有这么神奇的事情,你有没有掌握我的小命我不知道,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摊上事儿了我跟你讲!”

    “不可能呀,没道理呀,这么会这样……”沧海王纠结得半死,一个劲的给自己动刀子,她还就不信了。

    白杨撇嘴,你就使劲给自己动刀子吧,反正我没事。

    之前他还纳闷呢,这会儿彻底明白了,双生花这种药物或许的确存在,带着类似于诅咒的效果,这种药物在别人身上或许有用,可真当白杨真神果位是摆设啊,九彩火焰护体,万法不侵,这种诅咒压根不是事儿!

    结果就是,沧海王算计白杨不成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

    这事儿搞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