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踏足江王朝地界,一路所过,这个国家文化气息很浓,江浩然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上行下效吧。

    在这个国家,大大小小的城池中布满了书院,每时每刻都有琴棋书画的聚会开展,在这些聚会中,一首好诗,一副好画,一支好曲都能引发异象,引来一阵惊叹。

    老实说,这种文化氛围是陈王朝远远比不上的。

    千山万水脚下过,众生百态各欢愁。

    冬末依旧有些寒冷,薄雪还未融尽,半园林的盛京城正是热闹的时候,文人墨客邀三五好友指点江山好不自在。

    面对如此和谐画面,白杨有些不忍心去打破这样的平静,可他必须要去打破,要不然楚天涯挥军而来,此间万物都要化作焦土!

    远远的,白杨看到有人王镜强者从江王朝盛京城化作一道流光飞出,他并未理会,然而对方或许是感受到了他的存在,在天上饶了一个大圈直接飞了过来。

    咦?是熟人,貌似专门找自己的,白杨停下脚步。

    白云之巅,一身蓝色长裙的沧海王瞪大眼睛看着白杨,一脸卧了个槽的表情。

    “你这个表情有点奇怪啊,几个意思?”白杨无语道,为毛每次看到这张萝莉脸都想捏一捏呢?

    以前实力够呛,现在要不要试试?

    眉毛一竖,萌眼一瞪,沧海王伸出白嫩嫩的手指指着白杨鼻子说:“你来得正好,我原本就要去找你的,我告诉你,你放弃吧,那件事情我们是不会答应的,这个国家还不需要看你的脸色行事,哪儿来回哪儿去,走吧走吧”

    白杨恍然道:“看来你们也通过自己的渠道知道那件事情了,这是你们江王朝的态度吗?不顾亿万生灵生死?”

    “不,这是我的态度,还好我及时,现在我话说完了,你走吧”沧海王拍拍胸口说,一副还好我先到一步的样子。

    白杨皱眉道:“这件事情关乎江王朝生死存亡,我要和江王坐下来好好商量才行,你做不了主,别闹了,带我去见江王吧”

    知道沧海王是一个长不大的性格,大光皇朝即将到来的?;籽畈⒉幌牒退?,还是找江浩然靠谱一些。

    “果然你包藏祸心,难怪江浩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了,想把整个江王朝拖下水,该死,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沧海王鼓着包子脸咬牙切齿道。

    “虽然的确有点对不住你们江王朝,但我这不是来商量如何解决了嘛,说我包藏祸心有点过了啊”白杨尴尬道。

    可不是,大光皇朝的事情是自己惹出来的,牵连到人家遭受无妄之灾白杨也有点不好意思。

    “不必多言,拔刀吧!”沧海王瞪眼,身上气息升腾,却不动手,一副你想过去没门的姿态。

    这就不是谈事情的态度,白杨无语说:“让开让开,你不让我过去到时候你这个国家生灵涂炭算谁的?别闹了,乖啊”

    “你这是什么语气?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吗?我打你啦!”

    沧海王气得发抖,身上水系能量爆发,晕染得天穹蓝汪汪一片,化作一只蓝色大手拍向白杨。

    情绪多变,这还所不是三岁小孩?

    白杨那个无语,动都没动一下,心念一动,水系异能施展,对方的水系能量刚刚凝聚起来就烟消云散了。

    “……”

    保持着一巴掌拍过来的姿态,沧海王一脸茫然,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的招数失灵了……?

    “走开走开,那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商量呢,没空和你玩”白杨挥手将沧海王丢天边,踏步而过进入盛京城。

    远方,不知道翻了多少个跟头的沧海王看向白杨消失的方向捏紧拳头放胸口凝重道:“他……好强!”

    反应过来,沧海王站直身躯嘀咕道:“难怪江浩然不惜将琳儿嫁给他,有这样的实力,整个国家生死存亡在他一念之间,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我要阻止他!”

    说着,她身影一闪,嗖一声飞回盛京城消失不见……

    这边发生的事情虽然短暂,可毕竟沧海王是动手了的,动静有点大,惊动了江浩然等人,当白杨踏足盛京城上空的时候,江浩然已经带着两个人王镜强者飞了过来。

    看到白杨,江浩然目光一凝,停下脚步挥手示意身后两人别说话,对白杨说:“白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远道而来未曾远迎还望见谅”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江浩然心中快速思索白杨的来意,是来彰显自己的存在还是代表陈王朝而来?亦或者是几天前自己跑去陈王朝差点阻止他疗伤他来报复了?

    看来得尽快成就琳儿和他的好事……

    不懂江浩然心头的弯弯绕绕,点点头,白杨说:“刚才我和沧海王已经见过面,那件事情我们心中都清楚,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江王陛下找个地方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

    听闻白杨这番话,江浩然微微皱眉,心道沧海王真不识大体,怎么就提前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白杨呢,这让人很被动也很丢脸!

    转而一想,江浩然脸上又出现了一丝笑意,白杨说要坐下来好好谈谈,看来事情成了,根本不用那么麻烦,这白杨明显对自家闺女有意思嘛……

    好事儿!

    “白公子跟我来”江王笑道,看白杨的眼神有点看女婿的意思……

    有点没懂楚天涯的意思,面对大光皇朝即将到来的威胁亏你还笑得出来?

    心中古怪,白杨说:“请”

    于是乎,一行人落下云端在江浩然的带领下进入了江王朝皇宫深处。

    另一边,沧海王返回盛京城后,见识了白杨的强大,知道硬着来是不行的,只能用其他办法才能阻止江琳悲哀的命运。

    虽然她性格方面有些长不大,但对自家宝贝徒弟却是很心疼的,纠结一会儿,还真被她想到了一个有效的办法。

    “哎哟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哟,宝贝徒弟,为了你我拼啦!”

    一咬牙一跺脚,她直接冲向了江琳的住处,整个大光皇朝都没有人敢拦她。

    此时江琳独坐窗前,没有任何悲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无比平静,似乎已经认命。

    闯入这里,沧海王毛毛躁躁的说:“宝贝徒弟哟,你不要伤心,有师傅我站在你这边,他江浩然还不能左右你的命运,来,听我安排,保管妥妥的……”

    不待沧海王说完,江琳开口平静道:“师傅,他已经来了对吗?”

    “对啊,所以我们要抓紧了”沧海王忘了自己要说什么,点头急切道。

    平静一笑,江琳说:“师傅,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他已经来了,他的实力你也看到了,若是我不听从父皇的安排,你想看到这盛京城血流成河吗?为了这个国家,牺牲一个我又何妨,换来永久太平甚至整个国家更上一层楼,这才是父皇想要看到的,也是值得的”

    “你居然这么想?我没有你这个徒弟!”眼睛一瞪,沧海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

    估计她的记忆也就几秒钟,前一刻还在恨铁不成钢呢,下一刻就变脸说:“宝贝徒弟你放心,我已经有了万全之策,只要你听我安排,不但你能摆脱这次命运,他白杨也不可能再威胁到这个国家!”

    “师傅,你就别添乱了,徒儿心意已决”江琳起身捧起自家师傅的脸摇头道。

    除了修为之外,这师徒俩其他事情完全是反过来的……

    “那不行,听我的宝贝徒弟,你逃婚,我现在就送你走,然后其他的事情我来应付”沧海王摇头摆脱江琳的手说。

    坚决摇头,江琳说:“作为臣子,我怎能让国家陷入?;?,作为女儿,我不能让父亲难看,作为徒弟,更不能让师傅你去冒险……”

    不等江琳把话说完,沧海王一巴掌把她打晕扛着就跑,就你这死脑筋徒弟我还治不了你了,给你丢得远远的,其他交给师傅就是……

    王宫中,一栋幽静的阁楼内,江浩然和白杨单独处于一间屋子,也不怕白杨对他不利,毕竟以他对白杨的了解,若是白杨要对他不利的话其他人在这里也只是送菜的份。

    这可是能和最强状态楚天涯硬钢还安然离去的主,哪怕盛京城是他的主场也没用。

    看着白杨,江浩然笑道:“白公子,既然事情你我心知肚明,我就开门见山吧,虽然我处于被动一方,却也想要风风光光的,你意下如何?”

    对于和亲的事情江浩然还是有点难以启齿,所以试探白杨的口风,若是白杨愿意风风光光的娶自己女儿还好,若是不愿意的话,也只能跟着白杨的意思来了,等会儿你就把我女儿领走吧……

    都怪沧海王,你提前透露这个消息给他干嘛啊,太被动了,都没做好准备!

    “大张旗鼓的话,也不是不行,只是我怕你江王朝民间怨声很大啊”白杨皱眉道。

    白杨的意思是,备战准备迎接大光来袭,最好还是暗中准备的好,一旦弄得人尽皆知,对这个国家的安定不好,他也是站在江浩然这边考虑的。

    江浩然一想,顿时苦笑,是啊,用自己的女儿去和亲寻求安定,的确是一件丢脸的事情,如果弄得人尽皆知的话,会丧失民心的。

    想了想,他叹息道:“你说的对,这件事情的确不适合大张旗鼓,只能瞒着民间了,未来他们即使知道了也理解我的难处的”

    白杨点头,这江浩然是个好皇帝,懂得隐瞒真相背着一战也不愿家国动荡的道理,难得难得,只是这件事情最终还是瞒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