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王朝,盛京城,这里乃是江王朝国都,国之要地。

    王宫,江王江浩然在书房批阅奏折,或许是看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面对一份奏折出神,思绪不知道飘向何处。

    门外有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似乎来人身份及其重要,连门外的太监都不敢阻拦。

    合上奏折,干脆不想了,江浩然看向门口。

    一个白袍中年踏足书房,龙行虎步,眉眼峥嵘,身上蕴含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一看就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猛人。

    “什么事?”江浩然看向对方问。

    白袍中年叶天楠,人王镜强者,曾经攻伐苍狼王朝的时候作为江王朝一方主帅。

    此时他踏足书房后,双手递上一份密报沉声道:“陛下,你看看这个,最新传来的消息”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叶天楠一脸凝重,手中那份密报似乎重如山岳,饶是他沉稳的心性也无法平静下来。

    有些疑惑的接过密报,叶天楠打开快速浏览,越看越心惊,眉毛直跳,看完后,他下意识起身问:“这些都是真的?”

    深吸口气,叶天楠点头说:“陛下,密报上的消息千真万确,臣已经确认了好几次,做不得假,也无法作假!”

    一下子滩坐在椅子上,江浩然脸色难看道:“这可如何是好……”

    “陛下,拿主意吧,陈王朝出了那么一个妖孽,一旦滋生野性,我朝恐怕……”叶天楠沉声道。

    密报上的信息全部都是关于白杨的,一桩桩一件件全部都是白杨在大光皇朝的所作所为。

    轻易灭杀人王,地皇镜都死在了他手中,大闹大光皇都,打劫大光国库……

    每一件事情都足以震惊世人,对于江浩然等人来说,那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可他偏偏发生了,而且还是白杨做的,白杨属于陈王朝!

    了解了白杨的这些所作所为,江浩然不是笨蛋,他可以确定,白杨一个人就足以灭了自己的国家,如此一来,若是陈王朝想对自己的国家不利的话,整个国家将危在旦夕!

    “消息是真的,他白杨怎么就成长那么快……”江浩然无比纠结道。

    一个人大闹一个皇朝啊,最终还安然离去,那是何等惊人的战绩!

    “陛下,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虽然如今白杨处于陈王朝一边,但从我们掌握的信息判断,他白杨并非陈王朝的臣子,所以还有周旋的余地,如果……”叶天楠目光闪烁道,说到最后,他看向江浩然不语。

    “如果什么?”江浩然追问。

    叶天楠想了想说:“陛下,白杨如今并非陈王朝臣子,如果我们想办法将其拉到我们这边,不但减少一个巨大的威胁,甚至对我朝的发展有着无与伦比的作用!”

    “你的意思是……”江浩然目光一闪道。

    微微低头,叶天楠说:“陛下也想到了不是吗?和亲!”

    “和亲……”江浩然脸色不好看。

    点点头,叶天楠继续道:“不错,就是和亲,陛下,如今琳儿公主正是待嫁之时,并且白杨虽然有妻妾却并未子嗣,若是将琳儿公主许配给他,再为其延下一儿半女的话……”

    说道这里叶天楠不说话了,等着江浩然的决定。

    自古皇家无亲情,子女的命运无法自己掌控,很多时候子女都是政治治本,用和亲的方式减少威胁拉拢盟友是每一个帝王都会掌握的基本技能。

    江浩然也想到了这点,但他有些犹豫,皱眉道:“和亲虽然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可是琳儿那边……”

    “陛下,琳儿公主虽然天赋极高,但如今毕竟才大宗师修为,可那白杨,如今可是能灭杀地皇的存在,孰轻孰重陛下三思”叶天楠劝解道。

    闭上眼睛,江浩然滩坐在椅子上,内心陷入纠结。

    江琳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也是他子女中天赋最高的一个,对这个女儿寄予厚望,可如今要将其作为和亲的对象,这让他有些舍不得。

    但是,如果不和亲的话,白杨的存在就如同一把悬在江王朝头顶的长剑,随时都会斩下灭他一国!

    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江浩然舍不得的并非那份亲情,舍不得的是女儿的天赋,再给自己这个女儿十元时间,不,五元时间她就能踏足人王了,可如今却要用来和亲……

    叶天楠不说话,这种事情只有江浩然才能下决定。

    睁眼,江浩然长长呼出一口气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可琳儿那边谁去说?”

    “琳儿公主那边应该能理解陛下的难处,只是沧海王那边有点难搞……”叶天楠抬头道,他明白,江浩然已经答应和亲了。

    无奈点头,江浩然继续道:“琳儿这边应该没问题,沧海王还做不了朕的主,可是白杨那边是何态度我们还不知道呢,万一对方不答应的话,只会让全天下笑话!”

    “陛下,这就交给臣来办吧,只要我们掌握的信息不是错的,以白杨有情有义的性格,一旦琳儿公主和他那样……”叶天楠低头道,不敢去看江浩然的脸色。

    的确,此时江浩然的脸色有些难看,叶天楠的意思很明显,设计让江琳和白杨上床,一旦事成,好处无尽,可一旦事情败露,恐怕整个江王朝的脸都要丢尽。

    两人此时陷入了沉默之中,这件事情很纠结,要如何操作需要有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一旦出差错,后果不堪设想,若是因此激怒白杨的话那才叫糟糕。

    沉默的时间不长,有水滴轻轻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响起,然后江浩然和叶天楠同时看向门口。

    一身白色长裙的江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里,一头银白色长发美轮美奂,她很冷,冷得如同冰块,却很美,美得任何男人都想去征服这座冰山。

    此时她站在门口紧咬嘴唇,双目流泪看着书房中的江浩然。

    叶天楠低头道:“陛下,臣先告退”

    点点头,待到叶天楠离去后,江浩然看向江琳说:“琳儿……”

    摇头阻止了要说什么的江浩然,江琳踏足书房流着泪看着他说:“父皇,这是琳儿自懂事以来第一次流泪!”

    江浩然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江琳继续道:“父皇,你曾说过,要给我自由的!”

    这句话如同刀子一样扎在江浩然心口,他深吸口气道:“琳儿,并非父皇不爱你,我是你的父亲,我更是这个国家的君王,白杨的崛起对我整个江王朝来说意味着什么你知道……”

    江琳闭目,再睁眼,双目中已经没有半点泪水,整个人刹那间宛如亿万年的寒冰,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父皇,琳儿明白了,我会嫁给白杨,哪怕做妾,琳儿也会全力配合你们,若是父皇没有什么吩咐的话,琳儿就下去了……”

    说完,江琳也不管江浩然还要说什么,面无表情转身离去。

    江浩然伸了伸手,可最终无力垂下,滩坐在椅子上一脸苦涩。

    君王,父女,家国,亲情,自古的难题……

    “江浩然,站在国君的位置,你的决定让我失望,站在父亲的位置,你的决定也让我失望,他白杨固然强大,但什么时候你江浩然需要如此委曲求全了?老实说,这次你的决定,让我认清了你,你连陈永信都不如,至少哪怕对方半壁江山都沦陷的时候也没有妥协过!”

    无声无息间,大萝莉长相的沧海王出现在了书房,指着江浩然的鼻子指责。

    明明是很严肃的画面,可她那大萝莉一样的长相就是严肃不起来,就好似一个萌萌萝莉一本正经的生气一样,不但没有半点严肃反而让人有点好笑。

    嘴角出现一丝苦涩,江浩然看着她问:“尽管如今白杨定位并不明确,也未曾对我江王朝表现出敌意,但未雨绸缪是每个帝王应有的准备,除了和亲消除这个隐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有,只是还没想好!”沧海王瞪眼一本正经的说。

    这是什么鬼答案,江浩然差点被给气笑,挥挥手说:“你下去吧,朕心意已决”

    “哼,琳儿是我最疼爱的徒弟,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我要搞事情,不会让你如愿的,有本事你打我??!”沧海王鼓起包子脸任性的丢下这样一句话转瞬消失不见。

    江浩然头疼得半死,这沧海王修为不弱,但是你都几百岁的人了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事关家国存亡,能是任性就能解决的问题?

    “来人”江浩然脸色一沉开口道。

    下一刻,一个灰衣老人出现在书房,低头不语。

    “这段时间把沧海王看好,别让她捣乱”江浩然心烦意乱开口道。

    “臣遵旨”老人回答一声消失不见。

    那老头也是人王镜修为,当初攻打苍老王朝的时候也去了,看住沧海王没有问题。

    人都走了,江浩然独坐书房心头沉思,要如何才能成就这次好事?把自己心疼的女儿送到别人床上去啊,这特么想想都让人揪心……

    白杨此时正在赶往江王朝国都的路上,一路上都将说服江王朝参战的说辞想好了。

    然而他完全不知道一次针对自己的‘阴谋’正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