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雷霆狂轰滥炸中的红玉懵逼惊骇。

    懵逼的是白杨说翻脸就翻脸这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人是不是有病啊,你要动手打声招呼行吗?老阴13……

    不过让她惊骇的是,明明白杨和她处于同一个层次,貌似还受伤了的,可在白杨的攻伐下她无论施展何种手段都无济于事,雷霆加身,自身护体能量脆弱得如同纸片,作为兽类强大的体魄在那雷霆面前轻易被撕裂,短短片刻她的生命就将走到尽头。

    心头已经绝望,白杨根本就不是她能招惹的,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

    “白公子,我错了,我不该招惹你,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求你放过我……”

    在无法反抗之下,红玉开始求饶,甚至都放弃了反抗,于雷霆加身中瑟瑟发抖,只求白杨看在她姿态放低绕过一命。

    “你恶心到我了!”

    白杨又是这句,根本就不听对方说了什么,雷霆狂暴不停轰击。

    红玉万米身躯在雷霆轰炸下皮肉崩裂,被撕裂的地方焦黑成炭又被新的雷霆崩碎,破碎的肉块和鲜血四处溅落……

    如此足足狂轰滥炸了三分钟,在白杨刻意保留的情况下,红玉的大半个身躯都被炸毁,只留下脑袋以及小部分身躯,不过这部分都已经不成样子了。

    收起雷霆,奄奄一息濒临死亡的红玉轰隆一声掉地上,二次受伤狼嘴里面喷出大堆鲜血混杂内脏碎片。

    一点狠话都不敢放,她口吐人言可怜兮兮的说:“多谢白公子不杀之恩”

    浑身一抖,白杨咬牙说:“你再用这种魅惑的语气和我说话我立刻弄死你信不信!”

    一个破破烂烂的巨狼身躯居然发出让人骨头发酥的女人声音,那场面让白杨恶寒不已。

    “白公子,我错了,可是我的声音一直都是这样啊”红玉委屈道。

    摸了摸胳膊,白杨抖落一身鸡皮疙瘩,来到对方近前说:“我问你答,如果有半点欺瞒下场你自己去猜,我问你,是不是狼皇派你来的?”

    “是”红玉不敢欺瞒,无比肯定的回答。

    很好,很配合,白杨很满意,继续问:“它派你来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要我确定白公子是否真的身受重伤”

    “还有呢?”

    “没了”

    “我的意思是你确认了我受伤他会如何?我没有受伤它又想如何?”

    “我不知道啊,狼皇大人只是让我来确认白公子是否受伤,其他的都没有交代”

    确定从对方嘴里得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白杨转移话题问:“我问你,你明明是一头狼,为何能化身人形?”

    “这……”面对这个问题,红玉有些迟疑。

    目光一冷,指尖青色雷霆闪烁,白杨沉声道:“说!”

    “白公子息怒,奴家说就是,化身人形有两种途经,一是化形果,另一个是化形功法,化形果不常见,但最为方便,服下后就有化身人形的能力,但只能服用一次,服用后能化作任何想要的样子,以后也不能改变,至于功法的话也不常见,一般都处于一些大的异族族群高层手中”红玉回答道。

    原来如此,白杨再问:“那你是哪种途经化作人形的?”

    “回公子,我是服用化形果化形的,化形果是狼皇大人赏赐而来,我手中没有”

    听到前半句白杨还眼睛一亮呢,以为能从他手中得到化形果,搞半天她压根没有,其实想想也是,那种东西只能服用一次,谁没事在手中备用啊。

    “那种化形果哪儿能弄到?”白杨又问。

    “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红玉重复道,生怕白杨一怒之下将她给宰了。

    “好吧,我没问题了”白杨无奈道。

    红玉残破的身躯一颤,惊恐道:“白公子,求你别杀我,你还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绝对不敢有丝毫期满”

    我又没说要杀你……难道说这头母狼也知道没用价值之后就是身死之时这个梗?

    遥望北方,白杨说:“我不杀你,你回去,给狼皇带话,就说白某明日亲自前去拜访,你走吧!”

    “白公子真的不杀我?”红玉错愕道。

    “滚,记得给我把话带到”白杨没好气说。

    一个人王镜的狼而已,杀不杀无所谓,让其当个传声筒也不错。

    这段时间以来白杨差点都把那匹地皇镜的狼皇给忘了,自己不去招惹他他反而主动招惹自己,所以白杨决定江王朝和大月王朝走一趟之后去和狼皇聊聊天!

    这一趟貌似很有必要,面对楚天涯随时会到来的?;?,狼堡走一遭还能给三国增加点信心。

    虽然狼皇也是地皇镜强者,但白杨见过他,就战力而言的话,他根本就无法和楚天涯那样的比,在地皇镜也就垫底的存在,白杨丝毫不惧。

    “多谢白公子不杀之恩,我一定把话给你带到”红玉胆战心惊的丢下这样一句话,拖着重伤垂死的身躯立刻离去。

    待到走远后,她双目闪烁阴冷锋芒,白杨居然妄图去找狼皇,简直就是找死,她心想到时候一定要祈求狼皇大人抓住白杨交给她处理……

    一路向北狼狈前行,红玉来到曾经苍狼王朝地界,途经一个有上百万人口的小城上空时,心头越想越气,于是就想杀人泄愤,屠灭这座小城中的所有人,哪怕她此时重伤催死状态也不过举手之劳而已,然后她毫不犹豫的动手了,弄死这里的人继续北上也不耽误时间。

    她张口一喷,口中一团火红光球飞出,落入城中足以将这里夷为平地!

    然后她就悲剧了,白杨让她带的话也注定无法带到……

    这个城池名为百叶城,是曾经苍狼王朝的一个小城,县都算不上,大一点的镇子而已。

    那天蓝欣和白杨分开后,一路来到曾经苍狼王朝地界,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找到了她哥哥蓝霜等人,亲人见面难免一番落泪的画面。

    找到亲人后,互诉衷肠,第二天开始蓝欣就带着家人游历各处,弥补那段时间亲情的空白。

    这不,今天他们来到了百叶城,想要见识一下这里的一种特殊植物,传闻一棵树长着一百种不同的树叶,百叶城也因此而得名。

    “还真有这样的植物,足足一百种不同的树叶”一个院落中,蓝霜看着前方一棵十来米高的小树惊讶道。

    “哥,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别说一棵树有一百种不同叶子了,就是树上结出活物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蓝欣在边上笑道。

    蓝霜转头愕然说:“妹妹你见过那样的植物?”

    “我见过,到时候带你去看”蓝欣回答。

    边上牛栏山和蓝清风对饮,看到眼前和谐的画面双目满是苦涩,若是没有当初血莲教的话,此时出现在眼前的就不只是这几个人了,还有其他子女也会露出笑容吧……

    光头的牛建脑袋有点拐不过弯来,挠挠头看着蓝欣说:“蓝欣妹子,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树上结出活物,那树本身就是活物吗?如果是活的那还是树?”

    “树本来就是活的啊”蓝欣笑道。

    额,貌似是这个道理,但是不对啊,活着的树才能结出果子,然而结出的是活物?不对,容我捋一捋……

    牛建直接就被搞懵逼了。

    “哥,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到时候看到不就明白了吗”?;ɑㄎ抻锏?,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和谐的画面在这个时候突然被打破,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气息在向着这边接近,尤其是对于蓝霜他们修为低下的人而言,那股气息简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蓝欣眉头一皱,看向天边,发现居然是一匹受伤垂死的狼居然妄图对这个城池的人痛下杀手。

    “找死!”

    蓝欣沉声道,对于这种妄图屠杀人类的异族没什么好说的,并且对方还处于重伤垂死状态,直接动手。

    伸手一抬,十指中指并指如剑,屈指一弹,一抹漆黑剑芒冲天而起,凌厉森然,似乎要破灭苍穹。

    天穹上,路过此地想杀点人泄愤的红玉突然心头被一股本能的大恐怖笼罩,一句妈卖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看到一抹可怕的剑芒横空而来,然后她就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轻易一道剑芒灭杀了重伤垂死的红玉,蓝欣也不待血雨漫天泼洒,她伸手一抓,红玉的尸体落下被她收起。

    转身,蓝欣看向蓝清风等人笑道:“爹,大哥,遇到一头重伤垂死的狼王,被我杀了,你们运气好,还能称热,赶紧准备池子,我将其血液放干给你们沐浴,对修行大有好处,而且这狼王的内丹也是好东西,正好能抽取能量给你们提升修为,比元石好无数倍”

    蓝清风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蓝欣,尽管他们几天前就知道蓝欣修为强大能够轻易击杀人王镜强者,可此次亲眼见依旧有些接受不了,那可是人王镜啊,被她屈指一弹就灭杀了!

    作为曾经只是一个小镇上的小家族,出了这样的人物让人犹如做梦。

    “小妹,那真的是人王镜?被你杀了?”蓝霜吞了口口水问。

    点点头,蓝欣说:“那是当然,别大惊小怪啦,人王镜我在大光皇朝的时候都不知道杀了多少,其中任何一个都要比这个强大得多”

    “我去准备池子”牛建转身就跑,他决定不去纠结树木能结出活物这个难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