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双方又讨论了一番细节,随后白杨辞别陈王等人,离开陈王朝国都向西而去。

    阁楼外的广场上很热闹,来自陈王朝各地的艺术团施展浑身解数展现才艺,载歌载舞为即将到来的元节做准备,他们不知道一场足以席卷周边三国关乎无尽生灵的风暴即将来临!

    “希望明年的今日,朕依旧能看到如此欢庆的场面”

    白杨走后,陈王看着阁楼外的广场语气复杂道。

    边上陈永发安慰说:“陛下,我们这边胜算很大,待来年,山河依旧”

    “是啊陛下,正如白先生所说,他大光皇朝也不是那么可怕的,只要敢来,我们同心协力,必定让其灰溜溜的滚回去”黄秋在边上帮腔道。

    这个时候不能说丧气话,只能往好的方向去想。

    “朕明白,接下来开始准备吧……”陈王面向广场方向说,尽管他表情平淡,可大袖之下的拳头却捏得发白。

    既然战争无法避免,那就只能倾尽一切去拼了!

    白杨横渡天宇一路向西,下一个地点是江王朝,楚天涯一旦来到这片地域,江王朝和大月王朝都无法置身事外,必需要说服他们才行。

    当白杨快要离开陈王朝疆域踏足江王朝国境,途经一片荒芜区域的时候,他停下脚步,落于一处山巅声音微冷道:“跟了这么久也难为你了,出来吧!”

    周围原本空无一物,但在白杨话音落下之后,数千米外,一个身影从虚空中走出。

    这是一个及其妩媚的女子,肤白貌美波大腰细臀圆腿长,一头火红的长发好似跳动的火焰,她有着一双及其少见的红色眼珠,眼角微微向上翘起及其妩媚,单单是这双眼睛就足以让人迷失。

    她穿得很少,胸口只有一件不大的抹胸,柚子大的不可描述挤出深深的不可描述,纤细的腰肢下,只有一条红色皮裤堪堪包住不可描述部位,赤脚的她凌空而立,像是一朵绽放的罂粟花。

    看向白杨,她微微蹲身行礼道:“奴家红玉,拜见白公子”

    对自称红玉的女子那妖娆妩媚外在白杨不为所动,点点头问:“从陈王朝国都之外你就开始跟着我,意欲何为?”

    她脑袋微微低下,偷偷看白杨,双目中的无限爱慕似乎隐藏不住了,妩媚中透露着楚楚可怜,是个男人都要心软三分。

    做出这番姿态,她咬了咬嘴唇,她脸颊微红柔声细语道:“白公子一表人才,才智无双,加之修为不俗,实乃天下女子的良配,奴家听闻白公子诸多事宜,心生爱慕,再三纠结,打听到白公子下落,是以尾随而来,不知如何开口,白公子看穿红玉这微末伎俩一言道出,红玉不得不现身相见吐露心声,奴家也是爱极了白公子,还希望白公子不要以为红玉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才好”

    这番话说得可谓情真意切,加之她妖娆妩媚容貌和展现出来的那种女儿家的纠结忐忑,天底下恐怕没有几个男人能扛得住这样的诱惑。

    然而白杨以及不为所动,声音冷淡说:“继续编!”

    听到白杨的这三个字,这个叫红玉的女人浑身一抖,双目中眼泪滑落,楚楚可怜的看着白杨哽咽道:“白公子,奴家说的都是真心话,你要如何才能相信我?”

    摇摇头,白杨笑了笑说:“你看我脸上写着傻逼两个字吗?”

    “白公子,红玉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肺腑的,为了你我可以奉献身心,你要如何才相信我?”红玉流着眼泪急切道。

    “你演技差得我都替你脸红”白杨摇头鄙夷说。

    撕拉……

    那叫红女的女子太直接了,面对白杨鄙夷的嘴脸,直接伸手将胸口的抹胸撕掉,将胸前的不可描述展现在白杨眼中,她看着白杨似乎豁出去了说:“白公子,奴家爱慕你,甘愿为你奉献一切,我还要做到什么份上你才肯相信我?”

    玩真的?白杨一愣,不看白不看,上下打量对方的身子摇头道:“你这些招数去对付别人恐怕没几个人扛得住,但在我面前还是收起这些小把戏吧,魅术修炼得不错,给你点个赞,然后给我说说看,是谁派你来的?”

    红玉脸色一白,伸手捧心楚楚可怜道:“白公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对了,奴家听说你受伤了,特地带来了一枚治疗神魂的丹药,不知道能不能对你有所帮助”

    说话的时候,红玉手中出现了一个玉匣子,打开后内中一枚龙岩大小的洁白丹药绽放柔和光芒,一看就不是凡物。

    “你有人王镜修为,这片大地上能指派你的人不多,应该不是来自于江王朝亦或者是大月王朝”

    白杨自顾自的说,双方的对话到了这个时候有些牛头不对马嘴。

    “白公子,若是你真的受伤的话先把丹药服下吧,红玉发誓,这真的是疗伤丹药,奴家爱慕公子,心疼都来不及,是万万做不出害你的事情的”红玉上前一些说。

    大郎,该吃药了……

    白杨脑海此时莫名划过这句话,看着对方继续道:“知道我受伤又不敢确定吧?所以才跑来试探,还真不好猜是谁派你来的,不过我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将你拿下,有的是手段让你开口!”

    “白公子,你好无情,既然白公子如此不待见奴家,那奴家只好伤心离去,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或许白公子觉得奴家的出现太过突然无法接受吧,等白公子冷静下来奴家再来找白公子”红玉伤心道,情绪低落的收起丹药转身准备离去。

    “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呢”白杨看着她云淡风轻道。

    浑身一颤,红玉似乎伤心欲绝要瘫倒在地,看向白杨哭泣说:“白公子还要红玉如何你才满意?”

    “冥顽不灵!”白杨摇头说。

    与此同时,心念一动,下方山头上一棵青草疯长,三片叶片冲天而起,如蛟龙横空,刹那间蜿蜒扭曲将其束缚了起来。

    噗……

    叶片粉碎,红玉凌空而立,看向白杨媚笑道:“白公子如此不解风情,真的很让人伤心呢”

    “不演了?”白杨背着手问。

    他轻轻摇头,一头火红长发随之飘扬,红玉掩嘴笑道:“山水有相逢,白公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不过真的让人伤心啊,我的魅术居然在白公子这里不起作用,得回去努力修炼了”

    说着话,红玉的身影凭空消失无踪。

    白杨淡笑,看向远处。

    轰隆……

    远方天宇一道青色雷霆闪现,虚空扭曲,原本消失的红玉再度出现,身上火红能量升腾有些不稳定,嘴角溢血惊骇的看向白杨。

    她想要遁走,却被白杨一道闪电给劈出来了。

    “我让你走了吗?”白杨说。

    “白公子,你居然这样对奴家?奴家自问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你的吧?”红玉伤心欲绝道。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忘记施展魅术,似乎这套本事已经融入了她一言一行的本能了。

    “还不老实?真当本座不敢杀你吗?”白杨声音一冷说。

    轰隆,又一声爆鸣在远方响起,青色雷霆闪现,一道身影跌落出来,与此同时,和白杨说话的红玉身影消失。

    她想要施展秘法金蝉脱壳逃走,可怎么能瞒得住白杨无声无息的念力观察。

    嘴角溢血,红玉看向白杨双目凌厉,也不再演戏了,狞声道:“白杨,你不要太过分,真当我怕了你不成!”

    “哼!”

    白杨冷哼,不怕我你跑什么?

    轰隆隆,两道青色雷霆在另一边闪现,不再是一闪即逝,而是宛如两条锁链一样将第三次准备逃走的红玉缠住从虚空中拉了出来。

    青色雷电在对方身上游走,她极力反抗却根本无法挣脱,在青色雷电毁灭性的力量面前,她身上的护体能量险些崩碎伤及本体。

    “你太过分了!”

    红玉挣脱不得,死死的盯着白杨说,说话的时候,她身上一股炙热的狂暴能量爆发,如骄阳升空,居然将束缚身躯的雷霆都给绷灭了。

    那团澎湃的炙热能量中心,红玉妖冶的身躯膨胀,洁白的皮肤长出火红毛发,一秒钟不到,从一个风情万种的妖冶女人居然变成了一头体长万米的红色巨狼!

    化身火红巨狼的红玉当空而立,身上炙热能量升腾,虚空扭曲得好似要被焚毁。

    看到这样的对方,白杨恍然道:“原来是北边那位狼皇派你来的,狼性狡诈果然不错,还好我定力够,要不然就上了你的当了……”

    说道这里,白杨脸色一变突然就破口大骂道:“我草你妹……呸,你妹也是狼,马蛋,老子之前居然对你幻化出来的身躯有那么一丢丢心动,饿了割草,你特么只是一匹狼啊,恶心到我了!”

    真的被恶心到了啊,白杨想想都膈应,怒从心头起,下一刻,化身巨狼的红玉上方,天穹扭曲,万千青色雷霆闪现,雷泽遮蔽苍穹,一道道恐怖的雷霆降下冲着对方狂轰滥炸。

    轰轰轰……

    只几下,巨狼体外的火红能量就被雷霆劈得粉碎。

    对方没想到白杨说翻脸就翻脸,护体能量粉碎,雷霆加身,当即被劈得皮开肉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