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在所难免!

    既然决定了要战,那么如何战,在哪里战就成为了接下来讨论的关键。

    现在白杨和陈王朝可谓一条绳上的蚂蚱,继续去纠结事件的起因只是给双方添堵,心中的芥蒂肯定是存在的,此时不得不将其压在心底。

    如果到时候一战以大光皇朝全面碾压的话,这点芥蒂将是双方关系的爆发导火索,若是白杨他们这边赢了,这点芥蒂也就烟消云散了。

    说到底,能不能维持眼下的关系还是要看最终的结果……

    别无选择之下,陈王开始抛开烦恼全心全意考虑战斗的问题,他想了想看着白杨问:“白先生,以你对楚天涯的了解,若是他来,会带多少人来?”

    这个是关键,若是连对方多少人都不知道的话无法做出针对性的安排,同样这个问题也是多余的,没有真正面对也只能是猜测。

    “楚天涯来的话,必定带着满腔怒火,皇朝威严不容侵犯,他必定杀鸡儆猴给全天下一个警告,所以,楚天涯带来的,必定是能摧枯拉朽横扫这几个王朝的力量,我大致猜测了一下,楚天涯自身必定会亲自前来,他的修为是地皇镜巅峰,不容小看,除了他之外,这个层次的存在绝对不会超过两个,另外就是人王镜了,我去过大光,这个国家及其强大,人王镜高手堪称层出不穷,楚天涯既然要发泄怒火,那么这个境界的人不会少,却也不会太多,五十个到一百个之间吧,最后就是军队了,这个不好估计,以大光军队的战力和武装,一百亿就足以横扫我们这边三个王朝,往多了去估计,楚天涯至少会带来三百亿大军!”

    白杨心中大致说了一个数值,不过都只是猜测,让大家心中有个底,做不得数。

    听到白杨说出的这些数据,陈王三人倒吸冷气,无法想象那是多么可怕的一股力量,数十位人王,两三个地皇,数百亿恐怖的大军,谁能抵挡?如何抵挡?

    “白老弟,你不是开玩笑吧?皇朝虽然强大,怎么会有那么多高手?”陈永发牙酸道。

    人王啊,又不是街边的大白菜,想他陈永发踏足人王花费了多少时间吃了多少苦才达到,怎么可能一群一群的往外冒?

    苦笑一声,白杨回答说:“老哥,我说这些并非没有根据的,大光何其强大,本土修士踏足人王镜的数量至少就是王朝的十倍以上了,还有,人往高处走的道理我们都懂,大光周边王朝国家的有志之士岂不往大光汇聚?如此一来可想而知大光皇朝这个层次的强者有多少,再说地皇镜,如今的话,整个大光地皇镜看似之后楚天涯一个,但万一还有隐藏的呢?再则,他楚天涯难道就没有三两个朋友吗?亦或者是用禁忌秘术催生出的伪地皇镜呢?所以你们不要觉得不可思议,我说的都是有根据的”

    听到白杨这番言之凿凿的话,陈王三人一脸惊骇面面相窥,如今才对皇朝这个层次有了直观的认知,那根本就是强大到超乎他们想象的存在。

    “三个地皇,五十个以上的人王,三百亿恐怖大军,皇朝大军啊,组成军阵,本身修为加上装备,人王镜陷入进去都要被碾压成渣,面对这股力量我们如何应对?”黄秋脸色苍白喃喃自语,浑身都在颤抖,太可怕了。

    不止是他,在了解这些后,陈王和陈永发都差点彻底失去了抵抗之心,因为那根本无法抵抗。

    陈王苦涩道:“我陈王朝,倾尽全国之力,保留镇守各处的必要武装,能够组建抽调的军队五百亿左右,但是,这五百亿军队根本无法和大光军队相提并论,轮战斗力而言,五百亿恐怕还比不上对方的十亿,差距太大了,另外,我整个陈王朝,人王镜全在这里了,满打满算才四个,如何面对?更别说地皇镜……”

    真的很打击人,王朝面对皇朝,简直就是蜉蝣撼树,根本没有丝毫战胜的希望,并且人家还是跨境作战而非本土作战,要不然更让人绝望!

    边上陈永发皱眉说:“这次?;?,并非我们陈王朝一家的事情,大月王朝和江王朝也无法置身事外,他们若是不倾尽全国之力战斗,灭亡就在眼前,可是,加上他们两个国家的人王镜,哪怕拉外援,满打满算能凑足二十个顶天,然而这二十个无论是武技功法亦或者兵器都无法和大光的人王镜相比啊,还有地皇镜,如何弥补?”

    哪怕聚合三个王朝所有的力量,在大光的恐怖洪流面前也只是螳臂当车没有丝毫胜算。

    这么一算,陈王三人彻底绝望,没法搞了……

    此时陈王赫然抬头,看着白杨纠结问:“白先生,你信誓旦旦的说楚天涯会派遣那么庞大的力量前来,能否告诉我们,你到底做了什么值得他如此不顾一切?”

    陈永发和黄秋一愣,然后看向白杨,对啊,你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楚天涯愤怒到这个地步?

    面对这个问题,白杨尴尬一笑说:“其实也没做什么吧,就是毁了他的一座传送阵,抢走了一棵景观树和一个景观池塘,然后的话,杀了他大光几十个人王和一个地皇镜护国老太监……”

    说道这里的时候,白杨发现陈永发三人已经目瞪口呆,传送阵给人家毁了,抢走的两个景观也不简单吧?还有,宰了人家一个地皇镜和几十个人王,你怎么做到的?

    “还……还有吗?”陈永发吞了口口水问。

    “还有的话,我破坏了他皇宫阵法,在那里大战一场,至少毁了大半个皇宫,然后,我把他的国库搬空了,又在一个禁区中差点把他阴死……”

    说着说着白杨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对面的三人已经张大嘴巴见鬼一样的看着自己。

    此时陈永发三人是懵逼的,听到白杨的这些所作所为,他们很想问一句,这还叫没做什么?

    难怪楚天涯不惜跨境作战,换做是我哪怕天涯海角也要弄死你啊……

    白杨说的都是能说的,搞不好要不了多久这些消息就会传递过来,至于那个银色箱子之类的白杨没提。

    “不对,白先生,你说你杀死了一个大光皇朝的护国老太监,甚至还差点阴死楚天涯,岂不是说,你已经能和地皇镜强者一战?”黄秋在边上抓住重点死死的盯着白杨说。

    这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反而还能给他们增加信心,白杨点头说:“不错,一般的地皇镜我丝毫不惧,而且,若是楚天涯离开了自己的皇朝疆域,他就无法达到最强状态,我有信心和他周旋一番,所以到时候楚天涯就交给我了,凶险必定存在,但到时候谁生谁死结果难料!”

    听到这里,陈永发三人犹如做梦,在他们面前侃侃而谈的白杨,居然已经有和地皇镜比肩的战力了?

    这简直不讲道理!

    不管接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白杨坦然承认无疑给他们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陈王目光闪烁说:“可是,到时候即使白先生你挡住楚天涯,万一还有两个怎么办?”

    “这个我来想办法”白杨眯眼道。

    在白杨的想法中,一元之内,单秋林那个妖孽不知道能不能更上一层楼,若是踏足地皇镜的话,就能挡住一个,至于剩下的一个,白杨已经有了想法,实在不行,或许只能想办法把姜楠找到了……

    虽然不知道白杨有什么办法,但此时陈永发他们也只能选择相信白杨,接着陈永发忧心忡忡道:“地皇镜有白兄弟的话我们先抛开一边,接下来如何对付大光的人王镜?我们陈王朝满打满算才四个,加上其他两国的也差距太大啊……”

    其实陈永发少算了两个,吕阳和蓝欣,不过吕阳游离在外,蓝欣的话他们还不知道,白杨也没提这茬,想了想说:“大光的人王镜,我们这边三个王朝能凑多少是多少,差距会有,但我还有后手,足以弥补,所以大光的人王镜应该没有问题!”

    如果到时候山谷中修炼雷霆秘典的六千山民全部踏足大宗师,大光来一百个人王都能给他活生生捶出屎来,不过这个不能提前暴露,白杨只是模棱两可的这么一说。

    面面相窥,陈王他们也只能选择相信白杨了,不相信能怎么办?

    然而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陈王皱眉道:“可是,大光的数百亿大军如何应对?”

    这个白杨也在之前的对话中想过了,此时直接开口道:“陛下,你之前说陈王朝至少能召集五百亿大军,其中能和大光军队战斗的水分很大吧?战斗力不够参与战斗只是送死,就没必要了,挑选出其中的精锐,就两百亿吧,其余大月王朝和江王朝估计也就这个数了,到时候的六百亿大军肯定是不敌大光军队的,无论是修为还是装备都差距太大,不过我们作为防守一方有优势,却也依然无法弥补其中巨大的差距,所以,这六百亿大军,由我来提供他们的装备和丹药,将其武装到牙齿,应该能弥补其中的差距了,大光跨境作战,我们只是防守,就不信他们能拖多久!”

    “你来提供六百亿大军的装备和丹药消耗?”黄秋懵逼道,就差问你知道那是何等庞大的一笔数字吗?要弥补其中的差距啊,并非人人一套铠甲那么简单,倾尽整个王朝的力量也做不到!

    “不错,别忘了,我可是打劫了整个大光的国库!”白杨点头说。

    听到这句陈王三人哑口无言,是啊,大光国库中的资源武装六百亿人还不简单……

    紧接着白杨摇头苦笑道:“提供的这些装备丹药,是我免费赠送你们的,毕竟这次灾难是我带来的”

    把三国都拖下水,一旦战斗不知道要死多少人,白杨提供这些,算是弥补心中的亏欠。

    老实说,哪怕白杨不提供这场战斗也必须打下去,自己提供反倒是他们赚了,可谁让这次战争是白杨带来的呢。

    听了白杨的这些安排,这会儿陈王三人面面相窥,一脸古怪。

    “你们这是……?”白杨有些不解问。

    浑身不自在,陈永发表情纠结道:“白兄弟,你看啊,你的意思是,楚天涯来,加上他在内,如果有三个地皇镜的话,你能想办法应付,然后,他们哪怕有一百个人王,加上我们三国的还有你的后手应该能挡住了,另外是军队作战,虽然我们双方军队战力差距太大,然而我们是防守一方,又有你提供的装备和丹药,应该能挡住对方的军队,我说的对吧?”

    “对???陈老哥你想表达什么?”白杨没懂问。

    陈王在边上总结,算是替陈永发回答,道:“如此一来的话,岂不是说我们稳操胜券了?毕竟我们只是防守住了可以了,又不是要将其杀退”

    “对啊”白杨点头道,但心中却是在说其实我想的是要将其全歼!

    “那我们之前岂不是白担心了?”陈永发茫然道。

    额……

    这要白杨这么回答,本来就并非死局啊,只是你们自己太没有信心了……

    话是这么说,但陈王三人心中依旧没底,现在讨论的看似美好,到时候具体会是什么样的局面只有天知道,还是那句话,对方可是皇朝,皇朝??!

    然而打消士气的话此时不宜多说,战斗不可避免,只能选择性的忽略这些顾虑。

    “白先生,以你之见,到时候战起来,战场应该放在何处?”陈王问。

    这个白杨早就有了想法,说道:“原本我考虑的是将战场放在曾经神武皇朝国都遗址,但现在看来并不适合,毕竟那里处于三国中心,总不能让对方一路杀道那里去,所以我的想法是,将战场放在碧波河源头,也就是大雪山那边的那片蛮荒区域,首先那里已经不是我们这边三国疆域了,而且几乎没有人烟,再一个,那片区域我们这边三国多多少少都有点疆域接壤,方便调兵遣将安排布置,总之就是,御敌与国门之外,尽量减少本土无辜民众伤亡”

    “如此的话,就将战场定在那里了!”陈王一锤定音说。

    到了这个时候,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该讨论的都已经讨论了,接下来就是各方做好准备迎接战斗!

    白杨开口道:“陛下,接下来就开始召集军队吧,等你军队召集好了让人通知我一声,我将武器装备送来,另外兵贵神速事不宜迟,我等下就动身去游说大月王朝和江王朝,毕竟这件事情唯有我去说才合适”

    的确只有白杨去才合适,轮实力镇得住场子,事情是因他而起,若是陈王朝的人去的话怎么说?哦,白杨给大家带来麻烦了,所以准备干吧,这样的话人家估计乱棍给打出来,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关我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