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过一夜又是新的一天。

    这天已经是白杨和陈王约定好去拜访的时间了。

    一早,在小兰的伺候下,白杨穿戴整齐,因为是正式拜访,白杨穿得相对正式,头戴白玉宝冠,身穿黑白阴阳长袍,腰间玉带缠身,脚踏登云长靴。

    手持一块温润玉佩,白杨对小兰说:“我要出门一趟,晚间应该就能回归,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找赵石,若是他都无法处理,可以去山谷深处找老单帮忙”

    “姑爷,我记下了”小兰回答。

    尽管白杨并未再将她当做丫鬟看待,但她自身却给自己定位明确,她只是一个丫鬟,不敢有丝毫逾越。

    “嗯”

    白杨点头,踏步而出,身影已经无声消失。

    这次去拜访陈王,白杨谁都没带。

    瞬息万里,不久后陈王朝国都已经在望,虽然来到这个世界这个国家已经很长时间,但这还是白杨第一次来陈王朝国都。

    和皇朝那种强大的自信不同,陈王朝的国都外围有城墙高耸,阵法纹理隐现,上方兵甲林立。

    虽然陈王朝的国都足够大了,却连大光国都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城中唯有王宫所在之地才有一座浮岛横空,上方国运汹涌,却显得有些气势不足。

    这个世界一个国家的强大与否,从国都上方的国运就能看出。

    陈王国都上空是禁止飞行的,进城需要从城门进入,白杨也并未逾越这一规定,从云端落下来到了城门口。

    显然对于白杨的拜访陈王有了充足的准备,并且很隆重,国都大门清场,两边仪仗排列,不知名动物毛发编制的地毯一直铺到视线的镜头。

    城门口,一身紫色官服的黄秋早已经等候在这里,看到白杨,他上前一步拱手道:“白先生,陛下已经恭候多时,请!”

    “黄老客气,同请”白杨点头笑道。

    边上是一架装饰华贵的马车,由八匹头顶长角的白马拉着,在白杨和黄秋双双登上之后,红色长袍的太监车夫扬鞭,马车前行向着国都中心而去。

    一路上街道两边都是军队把守,尽管无数人观望却显得鸦雀无声,隆重得让白杨都有些不好意思,搞得好像国事访问一样……

    对于陈王朝国都的人们来说,这一天有些震撼,他们不知道是谁能当得起陛下如此隆重的接待,当初邀请黄秋这个神道天师入朝都没有这么隆重过。

    马车上白杨和黄秋都没有说话,宽敞的马车中,边上宫女小心翼翼的伺候,生怕出一点差错。

    在这种古怪的气氛中,马车一路来到了陈王朝国都中心,上方就是王宫浮岛所在。

    王宫处于距离地面万米高空,庞大的浮岛投下大片阴影,一条宽三百米的玉石阶梯浮空连接着王宫和地面。

    到了此处,白杨和黄秋下来,有步撵等候,抬着他们向上,抬撵之人步伐频率不快,但速度却不慢,不一会儿王宫大门已经遥遥在望。

    此时,王宫中百官林立,一身金色九龙袍的陈王亲自带着百官在王宫大门等候,可见他对此次白杨前来拜访有多么重视。

    步撵停下,当白杨脚步落地的时候,陈王上前一步笑道:“白先生,朕恭候多时,你可算来了,请”

    “草民惶恐,当不得陛下如此隆重”白杨拱手客气道。

    “哪里哪里,白先生能来,再隆重都不为过,请随我来”陈王哈哈大笑道。

    两人说着话往王宫中走去,其他人沦为陪衬,尽管陈永发也在边上作陪,白杨都没有机会和他打招呼,只能点头示意。

    这次白杨来拜访,气氛并没有那么庄严,王宫中桌椅林立,陈王这是要大摆宴席招待白杨了。

    事实也是如此,来到王宫大殿后,陈王宣布宴席开始,有成群的宫女鱼贯而来,将一盘盘美酒佳肴端上,有乐师奏乐,有舞女翩翩起舞。

    这次宴席,参与的人数过万,几乎是整个陈王朝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一个个都是人精,尽管没有和白杨打过交道,却都听闻过他的一些事情,哪怕此次说不上话,混个脸熟也足以向别人炫耀很长时间了。

    整个宴席过程无非就是吃吃喝喝,并未说什么要紧的事情,最多聊点趣事,这个白杨在行,各种段子信手拈来,无论荤的素的,不管说什么周围都一群人附和赔笑,没有脑残跳出来指责他不顾礼仪之类的。

    这个世界拳头大就是硬道理,这也是白杨敢在王宫中讲荤段子了,换个人试试,拖出去粑粑都要打出来。

    “话说一只蚂蚁和一只蚊子吹牛,蚊子说,我的口器可是包含剧毒的,十元前给一女的胸口叮了两下,如今还有两个碗大的肿块未曾消除,蚂蚁一听顿时不服气,哼哼道,你那算什么,我这一脚下去可是持续性伤害,二十元前,给一女的下面踢了一脚,如今她每一会都还要流几天的血呢”白杨当着满朝文武又来了一段不荤不素的。

    周围的人一听顿时哄堂大笑,暗道这白杨实力滔天居然是如此一个诙谐的人。

    一帮大老爷们就罢了,只当好玩,但此次宴席不止男的,还有很多女眷,尤其是一些个年轻漂亮的,打扮得花枝招展目光频频看向白杨,目的不纯……

    然而这些个美妞在听到白杨的荤段子之后,一个个脸颊通红低头不敢见人,暗道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白杨,太不正经了,和你那一计灭一国的身份完全不相符嘛。

    吃喝得差不多了,陈王开口道:“白先生妙语连珠,连着酒菜都多了几分滋味,却不能让白先生独占风头,正好,元节将至,各地推举了一些节目上来,不若白先生随我一观如何?”

    元节白杨倒是了解过,类似于地球华夏的春节,是这个世界最为隆重的节日,从天元帝国传出,世间各国纷纷效仿。

    既然是最隆重的节日,难免载歌载舞庆祝了,所有陈王才有此一说。

    话是这么说,陈王隐含的意思却是可以和白杨单独说重要的事情了。

    “如此的话,那倒是有眼福了”白杨放下酒杯笑道。

    “白先生随我来”陈王起身说。

    随后转移场地,文武百官来到另一处,依旧是王宫中,不过却是一个布置喜庆的巨大广场,无数来自陈王朝各地的‘艺术团’正在紧张准备着。

    这次白杨倒是没有和文武百官扎堆,而是和陈王等人来到了一个广场边缘的阁楼中。

    阁楼布置了阵法,内中声音不会传递出去,在这里,只有白杨,陈王,陈永发以及黄秋,其余哪怕王后公主之类的都没有资格在这里。

    只剩下这几个人,白杨看向陈王正色道:“恭喜陛下修为大进,此后陈王朝必定更上一重楼”

    停留在大宗师之境的陈王,在得到白杨的那枚破镜丹之后,修为总算是踏足人王镜,这个白杨一早就看出,只是不好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而已。

    没有摆任何架子,陈王看向白杨认真拱手道:“多亏白先生相助,要不然我想踏足此间还不知道要花费多久”

    “这非我的功劳,我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即使没有我陛下踏足人王也只是时间性问题”白杨客气道。

    虽然明知对方没有破镜丹此生估计无望人王,但白杨不能那么说呀,多打脸不是。

    客气一番,陈永发在边上开口了,一脸认真的问:“白兄弟,这里没有外人,有话但说无妨”

    都知道白杨此次前来不是单纯的拜访,但把话题挑明无疑陈永发是最合适的人。

    收起笑容,白杨沉默片刻看着他们说:“实不相瞒,陈老哥,陛下,我恐怕给你们添麻烦了”

    “白先生何出此言?”黄秋在边上愕然问,好端端的哪儿就添麻烦了?

    陈王表情不变问:“还请白先生言明”

    “陛下,陈老哥,想来你们都应该知道我前段时间出去了一趟把?”白杨苦笑道。

    “然后呢?”陈永发皱眉问。

    “这次出去是去了大光皇朝,原本我只是为了寻找治疗我一位好友的办法,期间经历了一些事情,以至于和大光皇朝成为了死敌关系,那大光皇帝楚天涯势必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必定会携满腔怒火前来报复,以我的判断,八成会牵连陈王朝乃至周边另外两个王朝,所以我才说给你们添麻烦了!”白杨说出了原委。

    “什么!”黄秋惊呼,手一抖,端着的酒杯都差点掉地上。

    陈王脸色一变问:“白先生此话当真?”

    听闻白杨的这番话,由不得他们反应如此剧烈,那可是皇朝啊,比之王朝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如今对方随时都会前来报复,可以说整个国家都来到了悬崖边,稍微不慎就会跌入悬崖万劫不复!

    “陛下,陈老哥,黄前辈,千真万确,我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的”白杨认真道。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凝重无比,听闻白杨说出的信息,可以说陈王朝正在遭受有史以来的最大?;?!

    该如何抉择?

    在这个?;媲?,外面再好的歌舞节目都没有人有心情去观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