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深处很安静,事实是近段时间以来已经很少有人踏足这里了,一来山谷中的人不想打扰单秋林,再一个却是对他表达充分的敬意。

    这里俨然成为了单秋林一个人的私人空间,他乐在其中,虽然并未远离尘世喧嚣,却也没有那么多俗世纷乱繁杂。

    踏足这里,白杨看到单秋林的时候,他正一个人背靠木彤墓碑拿着一坛酒慢慢喝,他依旧一身粗布麻衣,黑布带蒙眼,犹如街边最普通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但白杨却能感受到他体内内敛到极致的一抹锋芒,感受到那股锋芒,饶是白杨都有点心惊肉跳。

    “白兄回来了,此行可还顺利?”单秋林扬了扬手中的酒坛说。

    来到木彤坟前,白杨手中一粒种子飞速发芽直至开出洁白的花朵,放在坟前,白杨后退两步,背靠边上五彩桃树说:“这次出去发生了一些事情,万幸平安归来”

    具体过程白杨没说,单秋林也大概知道其中的凶险,他没追问过程,只是点头道:“那就好”

    眉毛微微一挑,白杨看着他的左手说:“老单,你的手……”

    “踏足人王镜,断肢再生”他很随意的说,似乎对于自己长出的左手并不在意。

    点点头,白杨看着他脸上的黑布带问:“恭喜了,那你的眼睛?”

    对于单秋林踏足人王镜白杨没有丝毫意外,看破情关生死,修炼一途,地皇镜以下恐怕都没有瓶颈。

    “眼睛也好了,只是我的心中世间再无颜色,肉眼看不看都无所谓,反正已经习惯”他淡笑道。

    似乎并不想过多讨论这些无聊的问题,单秋林微微偏头说:“以后没有龙源浇灌五彩桃树,花开正艳,小师妹应该很喜欢,白兄想想办法”

    抬头看了看芬芳四溢的五彩桃树,白杨说:“这个简单”

    说着,他心念一动,木系异能施展,背后的桃树轻轻摇曳,抽枝发芽迅速生长,不过分钟左后就长成了一棵千米高的大树,枝繁叶茂遮蔽了这个山谷内部的上空,五彩桃花盛开,芬芳怡人。

    “多谢”单秋林由衷感谢道,轻抚身边的墓碑,他觉得木彤一定会喜欢的。

    耸耸肩,白杨说了句不足挂齿,随后又道:“一元内应该有大敌前来,地皇镜巅峰……”

    “不管是谁,也不能打扰小师妹安息,踏足此间,我的剑必定让其饮恨于此”不待白杨说完单秋林挥手平静道。

    听得出来,单秋林这句话并非是要说自己有多强大,也不是要表达自己有多自信,他是在阐述一个态度,如果谁敢来打扰木彤安息,他死也要先杀了对方!

    摇摇头,白杨说:“我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大敌我自己会解决,我想说的是,解决这个敌人之后,我想去域外走一遭,那里天骄无数,万族争霸,不知道老单你有没有兴趣一同前往?”

    “我就不去了,在这里陪着师妹,要不然她会孤单的”他说。

    好吧,白杨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就在此时,天边元气滚滚向着某个地方汇聚,不久后一股强悍的气息弥漫天地,相隔不知道多少万里白杨两人也感受到了。

    “又一位人王镜诞生了,气息澎湃霸道,如惶惶天威烈日当空,踏足此间,一举拥有人王镜巅峰战力”单秋林淡淡道。

    点点头,白杨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陈王突破了,自此,三国鼎立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三国鼎立!”

    “无所谓了,对了老白,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单秋林对新晋人王陈永信没兴趣,注意力集中到白杨这边问。

    虽然他表现得无比淡然,可一元之内大敌将来,他并非无动于衷。

    “接下来会做一些准备吧,老单你就不用担心了,诺,既然你眼睛好了,这个给你,踏足地皇镜才能更好的庇护木彤安宁,有机会指点一下其他人,不打扰你了”

    嘴里说着,白杨将那本从大光国库中得到的雷霆秘典地皇篇丢给单秋林。

    他修炼的是雷霆秘典,而且只有人王镜以下的修炼方式,有了这本雷霆秘典地皇篇,接下来的修为又能飞速提升。

    “正是我想要的,就收下了,对了,前段时间有人来这里闹事被我一剑斩杀,你可知道是谁?虎子他们将尸体埋在了山谷外,天寒地冻想来还未腐烂,你可以去看看”单秋林收起秘籍道,并未说谢谢之类的话。

    念力一扫,白杨看到了那个坟墓,嘴角抽搐顿时无语,地皇镜段掌门居然被杀了,而且是被单秋林一剑斩杀,若是消息传递出去不知道会惊爆多少人的眼球。

    这倒霉催的,白杨都能想到临死之前段掌门心中是何等的卧槽,千方百计跑这里来居然被一剑了账,找谁说理去?

    “没事,人死灯灭,以往的事情都已是过眼云烟不提也罢”白杨耸耸肩说,踏步离去,如果以后有时间遇到的话,让白芸来将她母亲的尸骨请走。

    山谷深处再度安静了下来,只有单秋林轻轻摩擦雷霆秘典地皇篇的轻微声音……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小猫她们不在,白杨独自吃了点东西洗漱一番回到卧室准备琢么一下接下来的打算。

    刚踏足房间,白杨当即一愕。

    只见原本属于自己的床上,小兰正怯生生的看着他,脸颊微红,双目水汪汪,呼吸有点急促,很是忐忑的样子。

    她双手抓着被子边缘只露出一个脑袋,被子下玲珑有致的身材依稀可见,貌似没穿衣服……

    虽说小兰只是清荷身边的一个丫鬟,但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堪称万里挑一,秒杀地球那边所谓的一票女神不在话下,只是一直以来被清荷掩盖了自身光彩而已。

    她长相可爱甜美,那种大萝莉的萌态活泼总让人想要欺负她一下。

    此时小兰和白杨四目相对,时间好似定格。

    双目水汪汪,小兰用要哭要哭的语气,声音低得如同猫咪一样小心翼翼道:“姑爷,小姐这几天不方便,让我来替小姐伺候姑爷,请……请姑爷怜惜小兰”

    白杨@#¥%……&*

    还有这种操作?

    随即白杨才意识到,貌似在封建制度下,一些大家闺秀的贴身丫鬟本身就是陪嫁丫鬟,然后在‘不方便’的那几天就该陪嫁丫鬟伺候自家男人了。

    没想到自己也能遭遇这种调调……

    稍微一愣,白杨笑道:“小兰好好休息,我去另外的地方睡觉”

    说着,白杨转身,可步子刚迈出去就停下来了,因为背后传来了无限委屈的哭泣声。

    转身,白杨看着泪流不止的小兰纠结道:“好好的你哭什么呀?”

    “姑爷,小兰只是在尽自己作为陪嫁丫鬟的本分而已,如果小兰不伺候好少爷的话小姐会伤心的,小兰自知出身低微,却一直以来都洁身自好,请姑爷不要嫌弃小兰好吗?”小兰抽泣道,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享受被嫌弃的小媳妇一样。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白杨头疼,想了想,苦口婆心的看着她说:“小兰是个好女孩,我没有任何嫌弃你的意思,只是这样做不好,毕竟我不能给你任何名分,少爷我不碰你,是想让你有一个完璧之身未来有一个好归属,明白了吗?”

    “我是陪嫁的丫鬟呀,生来就是替小姐不方便的时候伺候姑爷的,怎么可能离开小姐嫁人?”小兰一边流泪一边不可思议的说。

    白杨当场愣住,貌似是这个道理,清荷十指不沾阳春水,搞不好离开小兰连饭都不会做,她俩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相依为命,分开的话岂不是太残忍了。

    然而这叫什么事儿?合着买一送一啊,还不用负责,拔吊无情都天经地义的那种……

    见白杨愣住,小兰也不说话,一边流泪一边怯生生的看着白杨,忐忑得不行,纠结白杨是不是嫌弃她,尤其是见白杨久久不说话,内心绝望未来该何去何从,作为陪嫁丫鬟,姑爷都不让伺候,人生几乎没有意义了……

    她只是一个丫鬟,只会伺候人,如果离开了清荷恐怕连生存都成困难吧,或许从一开始她的人生就和清荷绑在了一起。

    也罢,我又不是和尚,若是再矫情那就是贱人了,在说,清荷成为自己妻子,小兰的命运就和自己栓在了一起,与其让她惶惶不可终日,还不如让她心安下来。

    于是白杨走过去,坐在床边说:“睡吧”

    伸手抹了一把眼泪,小兰脸颊通红羞涩起身说:“姑爷,我给你宽衣”

    “委屈你了”

    “小兰不委屈呢,这本来就是小兰的本分呀……”

    接下来被浪翻滚,先那啥后那啥任何又那啥……

    一番折腾,最后白杨趟床上点了根烟,小兰猫咪一样蜷缩在他身边,明明疲惫不堪却想要起来尽作为丫鬟‘打扫战场’的本分,白杨硬生生的制止了。

    “小兰,你明明第一次为何‘花样’这么多?”白杨看着怀中的小兰说。

    “作为陪嫁丫鬟,伺候姑爷的闺房趣事是从小就有老妈子专门教导的呀,不学好会没饭吃会被挨打的”小兰理所当然道。

    是这样吗?

    白杨心中懵逼。

    难怪古代那些男人都喜欢娶大家闺秀,买一送N不说,陪嫁丫鬟还专门培训过,简直不要太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