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脉关乎苍生国运,动之影响太大,陈王无论是为了国家还是自己的脸面,一再逼问白杨理由也情有可原了。

    此时陈王之所以还能压制自身怒气向白杨问理由,是因为白杨本身太过非凡,无论是白杨表现出来的智谋还是实力亦或者是和陈永发的关系,站在陈王的角度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翻脸。

    这也是看在白杨以往的所作所为的份上,若是换一个人的话,你看陈王还会和你瞎比比不,直接就会开干。

    面对这样的局面,白杨深知若是不给个理由的话情况只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心念闪烁,嘴角出现一丝莫名弧度,白杨心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试探一下各方的态度吧,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心中有了决断,白杨刻意为之之下,脸色变得苍白萎靡,看着他们苦笑道:“陛下,陈老哥,黄前辈,我这样做真的是不得已,现在我身受重伤,神魂受损严重,需要龙脉滋养恢复伤势,不得已才这样做的,我并非针对陈王朝,还请见谅,一切等我伤势恢复可好?到时候一应后果我来承担,还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白兄弟你受伤了?何人伤了你?”听到白杨的话,陈永发第一时间开口问,那种发自内心的关切做不得假。

    陈王目光一闪,不知道心头在想什么。

    黄秋眉毛一挑,微微低头看向陈王,等着他的决断。

    三人的反应白杨都尽收眼底,自己现在身受重伤,你们该如何抉择?是乘机彻底掌控自己还是杀了我消除隐患亦或者是示好?

    陈永发的态度很明确,关心自己做不得假,可身处他的位置,很多东西身不由己,若是等下陈王下令拿下自己陈永发出手的话白杨也不会怪他。

    此时反倒是陈王的态度,这才是最重要的,关乎以后白杨和这个国家如何相处。

    陈王会如何抉择?白杨等着他最终的态度。

    白杨的确受伤了不假,但那也要看对什么人,此时哪怕是他受伤状态,别说人王镜了,哪怕是来一个一般的地皇镜他都不惧,这才是他说出自己受伤的底气所在。

    那边在陈永发开口之后,他和黄秋都将目光看向了陈王,等待他的决断,无论是雪中送炭的示好,还是乘机落井下石拿下亦或者击杀,此时都是最好的时机。

    陈王沉默,目光闪烁,心中快速权衡。

    为帝王者,此时此刻他该展现自己的大胸襟雪中送炭帮助白杨,还是展现自己大气魄一举拿下白杨,亦或者是展现自己狠辣果决的一面将白杨击杀彻底消除隐患?

    无论是哪一种,这个权衡时间都不能太长,一旦时间长了,不管最终他如何决断都会给人优柔寡断的感觉,那样对他很不利。

    时间在此时一秒钟都很漫长,干系太大,由不得不慎重对待。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三秒钟之后,陈王抬头看向白杨,就要做出决断的时候,远处,一连十多道长虹横跨天际而来,分属四方看向这里。

    十多个都是人王镜强者,其中江王朝的姜浩然,沧海王,大月王朝的大月王多宝王等白杨熟悉的身影都在。

    他们看向这边一脸惊讶,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权衡什么。

    似乎那些人的出现给了陈王下定决断最后的筹码,他抬头看向白杨一字一顿沉声道:“白先生,请全力以赴吸收龙脉恢复伤势,其他的不用担心,交给我们了,谁敢打扰你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在说!”

    陈王下达了这样的决定,甘愿让白杨吸收龙脉恢复伤势,甚至不惜为白杨护法。

    作为一国之主,他眼光和心性还是有的,尽管不明白白杨的具体情况,但他根据自己的判断,觉得白杨的价值比龙脉还大,这就足够他下定决心了。

    在说完这番话之后,陈永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最坏的局面没有出现。

    黄秋也松了口气,虽然无论陈王下达什么样的决心他都会照做,可最终不打起来的最好,尽管白杨受伤,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旦打起来后果难料。

    白杨无声的笑了笑,这样的局面无疑是最好的,此时陈王展现出来的气魄和胸襟都让白杨叹服,无论是拿下自己还是杀了自己,受伤状态的自己无疑是最好对付的,还能得到八品巅峰功德金莲,可陈王却顶住了这样的诱惑,不但如此还选择为自己护法,这就难能可贵了。

    陈王在做出决断后,毅然转身看向那些外来者沉声道:“诸位,不请自来,擅闯我国疆域是和用意?莫不是以为我陈国软弱可欺?”

    纵然自身修为只有大宗师之境,纵然面对的是十多个人王强者,可陈王面对他们依旧没有坠了自己的威严,直接开口质问,这才是一国之主该有的姿态。

    那边赶来的众人反应不一,都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姜浩然和大月王,等他们做决断。

    姜浩然看过来,一脸歉意的微笑目视陈王拱手说:“陈兄不要误会,我们是感觉到这边有异动,是以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绝无不敬之意”

    陈王一脸冷冽,信了你的鬼话,如果只是来看看岂会带着你们两个国家全部高手赶来?

    大月王看向这边开口道:“陈兄,现在需要我们帮忙吗?”

    白杨在吸收陈王朝龙脉,似乎陈王无可奈何的样子,她直接提出要不要动手了。

    当然,话是这么说,动手也分如何动手,是帮陈王镇压白杨还是帮白杨把陈王朝搞得天翻地覆?鬼才知道一个个成精了的国主心头是怎么想的。

    也不知道陈王信没有信他们的话,凝神戒备看着他们说:“你们的好意朕心领了,还请离去吧,你们也是出于好意,朕就不提你们擅闯国境的事情了”

    对面可是十多个人王强者,陈王尽管心中愤恨他们擅闯而来,却也不得不息事宁人,如果一旦翻脸的话,哪怕这里是自己的主场也讨不到半点便宜。

    这就是实力不够的悲哀,如果陈王朝够强大,他们还敢招呼都不打就跑来吗?

    装着受伤严重的白杨只是看着没有说什么,既然陈王都已经表现出了诚意,如果姜浩然等人想搞事情的话,他不介意站在陈王这边教他们怎么做人。

    投桃报李,这就是白杨的态度。

    在及其短暂的时间里,江浩然他们内心不知道闪过多少个念头。

    “既然陈兄不需要帮忙,那我们就先离去了,无故前来是我们不对,还望见谅,告辞”江浩然开口道,说完毫不犹豫的带人离去消失在天边。

    大月王目光划过严阵以待的陈永发陈王以及黄秋,最终摇摇头道:“还请陈兄不要误会,告辞”

    说着,她也带人飞速离去,江浩然都走了,她一个人留下来意义不大,纵然身边的高手超过陈王这边,但想以此拿下这个国家不现实,毕竟还有江王朝虎视眈眈呢。

    这就是三足鼎立的好处了,相互制约,牵一发而动全身,谁都不敢轻举妄动,看似陈王朝弱小,可谁去打破这个平衡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除非自觉有能力镇压其他两个国家!

    当江浩然和大月王带人相继离开后,这里的气氛顿时一松。

    别看只是短短的几句对话,可其中却是牵扯到了三个国家的未来。

    陈王转身,看向白杨说:“白先生,安心恢复伤势即可,一切有我们”

    “多谢”白杨点头道,这份情他记下了,哪怕他有能力掌控全局。

    接下来白杨全力吸收龙脉恢复伤势,在这股庞大的能量滋养下,他受伤的法相快速回复,一个小时后,龙脉彻底被吞噬一空,白杨的伤势并没有能完全恢复,只恢复了到了五成状态。

    想要彻底恢复的话,除非再来两三条同样的龙脉,毕竟在这之前白杨吸收了大光国库中那么多元石的。

    龙脉彻底消失,横跨数十万里疆域的碧波河失去龙脉镇压,顿时各种情况相继而来。

    河面翻涌卷起大浪就要肆虐沿岸,两岸大地颤抖似要崩塌,天穹电闪雷鸣宛如末日降临,数以亿计的生灵惊恐不安。

    “快,传朕旨意,各州府全力应对灾情!”陈王第一时间开口道,并未去追究白杨的责任,而是准备自己救灾。

    虽然伤势只恢复到五成,但白杨的战力却回到了九成状态,只要不再遇到楚天涯那样的存在他都不惧。

    听到陈王的话,白杨开口道:“陛下稍安勿躁,一切交给我吧,因我而起,自然也是我来处理善后事宜”

    “白先生,你……”陈王将信将疑,碧波河沿途何等浩瀚,个人岂能解决这么大的隐患?

    白杨点头笑道:“稍等片刻!”

    说着,白杨冲天而起,伸手向着地面一抓,一块块巨石冲天而起,来到白杨周围的时候已经在土系异能的作用下成为了一块块九十九米高的石碑。

    石碑一共九十九块,表面有文字凸显,是‘永镇碧波’四个陈王朝文字。

    带着九十九块石碑,白杨向着碧波河上游而去,每隔一段就丢下一块石碑沉入碧波河河底融入地底消失。

    当白杨将九十九块石碑分别安放在碧波河各处之后,翻涌的河面平静下来,震动的两岸也平静了,天穹上的电闪雷鸣也消失无踪。

    至此,龙脉消失后的隐患解除。

    那九十九块石碑并非普通的石碑,每一块之上白杨都布置了阵法,还不是普通阵法,而是根据自己先天太极八卦图转化阴阳的特性推演出来的六品阵法,这个阵法结合自身气系异能,会源源不断的吸收碧波河失去龙脉镇压而产生的灾气,将其转化为福气扩散到两岸沿线,未来碧波河两岸哪怕失去龙脉镇压也不会产生灾难,反而是生存在两岸的生灵得到福气临身日子会过得更好。

    既然拿走了龙脉,白杨所过要庇护两岸,说道就要做到。

    有了那九十九块特殊的石碑,未来碧波河两岸没有了各种灾难,必定会飞快繁荣起来,说不定还会涌现不少杰出人物,毕竟福气滋养,有福之人未来都不会太差。

    这样的改变影响不大,毕竟地域广阔了,分摊下来微乎其微,胜在润物无声。

    做完这些,白杨回到碧波河下游陈永发等人之处,看着他们笑道:“幸不辱命,万幸没有引发太大的灾难,一切还在掌控范围,要不然我就难辞其咎了”

    看着一脸轻松的白杨,陈王三人却是内心翻腾心绪难平,这样的手段,哪怕对于他们来说都太过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