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脉异动,牵连甚广,横跨陈王朝疆域的碧波河,在龙脉翻腾的时候,水面开始翻涌变得浑浊,水下孕育的生灵因为惊恐而跳出水面,两岸地面震动似乎要崩塌。

    龙脉所在,滋养一方,孕育一方,当它发怒,灾难就要降临,可谓天翻地覆!

    突如其来的变化,横跨陈王朝疆域数十万里长的碧波河两岸都在颤抖,数万座大大小小的城池村庄,数以亿计的人口胆战心惊,有人更是因为害怕而跪地祈祷……

    有修为在身的人纷纷逃离奔赴远方,某些艺高人胆大的存在却是奔赴碧波河欲要了解个究竟。

    碧波河下游,葫芦山谷,瞎眼的单秋林手持一块抹布摸索着给木彤的墓碑轻轻擦拭,这样的事情他做了无数次,每天早中晚三次,根本不会觉得烦,好似打理木彤的坟墓已经成为了他生命的全部。

    寒冬快要过去,冰雪已经在消融,小小的坟堆边,一颗十米高的桃树生长,五彩桃花开得正艳,芬芳四溢。

    当龙脉异动碧波河翻涌整个世界都在颤抖的时候,山谷中的人们心惊,紧张的气氛蔓延。

    “不要乱跑,各归其位,柱子,你带一队人去调查情况!”赵石大吼,声音传遍整个山谷,纷乱的人们稍微安定下来。

    “谁敢咋咋呼呼扰乱人心我弄死谁!”虎子高呼,杀气腾腾。

    在赵石和虎子相继发言后,山谷稍微恢复了平静,尽管依旧人心惶惶却没有混乱,哪怕周围还在山摇地动。

    瞎眼的单秋林动作一顿,眉头微皱赫然站直身躯,身上一股凌厉到极致的锋芒一闪即逝,他侧耳感受片刻,旋即眉头舒展,继续弯腰该做什么做什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震动在继续,边上有轻响传来,却是震动让木彤坟墓上掉下了一块土块,他嘴角勾起一丝无奈,脚尖轻轻在地面一点,顿时,整个山谷平静下来,别处地动山摇唯有这里波澜不惊。

    “稍安勿躁,该做什么做什么”,他平静开口,声音传遍山谷内每一个人的耳朵。

    山谷内的人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旋即彻底平静下来,既然他说没事那就没事了。

    ‘一回来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还真是走到哪儿都不安分’,单秋林心头嘀咕,不以为意,他大概已经了解天地震动的原因了。

    陈王朝发生这么大的动静,消息很快通过各种渠道传递到周边两个国家,一个个强者得到消息,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这边,莫名的心头一凝。

    江王朝,大月王朝,皇宫中纷纷传出声音,让国内加强戒备,不久之后,这两个国家各个地方十多道强悍气息冲天而起消失在天边……

    陈王朝,皇宫,一紫袍老人快速来到大殿。

    看到他,陈王不待对方行礼立即挥手示意不必多礼开口问:“黄老,可曾调查清楚?”

    这个紫袍老人黄老,正是当初给白杨送去圣旨的陈王朝护国大师黄秋,天师镜神道修士。

    黄秋抬头,目露凝重之色开口道:“陛下,臣在观天台遥望远方,发现我陈王朝最大的一条龙脉有异动,有人对它出手了,具体是谁臣还不清楚,但对方修为远超臣太多,陛下,龙脉事关重大,还请尽快定夺!”

    就在此时,又一道身影闪电般出现在这里,一身白袍的陈永发来了,他是陈王的兄长,因为修为的缘故却要年轻太多,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

    来到这里,陈永发沉声道:“陛下,龙脉异动的事情我也知道了,还请尽快下决定,龙脉异动若是处理不好,恐怕会国家动荡发生暴乱!”

    陈王皱眉,事情来得太快太剧烈了,会不会是有人在针对自己的国家?

    心念闪烁,他开口道:“传朕旨意,边境各个要点加强戒备防止生乱,各州府做好镇压暴乱安抚民心的准备,现在,黄老,皇兄,你们随朕走一趟,看看是谁在我王朝疆域生乱!”

    “遵旨!”

    陈永发和黄秋拱手道,旋即他们三人闪身消失,化作流光冲向天边去往事件的源头。

    另一边,当白杨决定对龙脉动手后,冲天而起很快就来到了碧波河下游。

    碧波河横跨陈王朝疆域,长达数十万里,穿过迷河林后进入大海。

    白杨立于苍穹之上,下方就是茫茫大洋,在碧波河融入大海的地方,慧眼开启下,白杨前方,一条庞大的金龙从碧波河升腾而起,它太过庞大,一眼看不到尽头。

    龙脉彻底显化出来,横呈在虚空,庞大的龙头怒视白杨咆哮不止。

    龙脉以肉眼是看不到的,它的声音也无法用耳朵听到,唯有修炼有成之人才能看到听到。

    “这应该是陈王朝疆域最大的一条龙脉了,横跨数十万里疆域,承载无尽生灵,可惜,还是无法和大光皇朝禁区中遇到的那条邪龙相比,无论是威势还是气息,连一半都不如”看着前方这条龙脉白杨心道。

    在白杨的观察下,他发现这条龙脉逆鳞之处又异常情况,一点霸道的金色光芒盘踞在那里,宛如一根钉子,甚至在这条龙脉的逆鳞上白杨还看到了有一道几乎肉眼不可辨的伤口。

    看到这些白杨明了,那霸道的金色光芒恐怕是自己的命格气息,至于裂口就很好解释了,山谷中的龙源就是这么来的。

    葫芦山谷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落脚之处,也是龙脉的逆鳞所在,是以自己命格将其镇压,它无法离开碧波河,伤口无法愈合,龙源不断流失,虽然对它来说这点龙源无关紧要,却也是一件让愤怒的事情,所以在感受到我的敌意之后才会如此愤怒。

    目视龙脉,白杨心中明了,并未说什么,直接动手。

    龙脉有灵,却并非真正的生灵,只是一种天地间的特殊能量,和它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白杨右手一抬,五指张开,前方天宇扭曲,一只无形而透明的大手凭空出现,向着龙脉抓了下去。

    他要一举擒拿龙脉将其吸收!

    昂!

    龙脉发出一声肉耳无法听到的愤怒咆哮,凶猛的向着白杨发起冲击。

    它一动,地动山摇,带着承载众生的庞大浑厚气势,龙头一抬,白杨那遮天蔽日的无形大手崩碎,且还张嘴向着白杨冲来,欲要反过来将白杨吞噬。

    微微挑眉,白杨摇头,掌心金光一闪,八品巅峰功德金莲飞出,神光灿灿,冲天而起,宛如骄阳当空,镇压下来,天地定格,龙脉无法动弹。

    大局已定,轻松镇压。

    老实说,若是一般的天师镜神道修士妄图对它动手的话,恐怕顷刻就会被震得神魂崩碎,然而这条龙脉遇到的是白杨,连地皇镜强者都能硬刚的猛人。

    镇压龙脉,白杨身后先天太极八卦图出现,化作混沌旋涡,滂沱的吸力作用在龙脉之上,肉眼可见,龙脉身躯在变得暗淡,本源力量化作一条长虹融入混沌旋涡中。

    最多一个小时,这条龙脉就会被白杨吞噬得干干净净。

    得到这股滂沱能量滋养,白杨受损的法相在快速回复。

    就在此时,远处三道身影横空而来,处于白杨数百里外,看向这边一脸惊骇愤怒。

    来的是陈永发三人,他们距离这里最近,也是最先赶来的。

    “白先生还请住手!”这句话是黄秋说的,焦急中带着震撼。

    陈王脸色难看道:“白先生,你这是何意?朕对你的态度天下有目共睹,为何你还要动摇朕的国本?莫不是以为朕真的那么软弱可欺?”

    “白兄弟,快停下,有什么事情好好说,没必要这样”陈永发皱眉道,他以为白杨是有什么对陈王朝不满的才会去釜底抽薪针对陈王朝龙脉。

    动作不停,白杨看向他们无奈道:“陈王陛下,陈老哥,黄前辈,稍安勿躁,我这样做自有我的理由,并非针对陈王朝,等下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这样可好?”

    陈王皱眉,目光冷冽,为帝王者生性多疑,心中权衡白杨这番话的真假用意。

    “白先生,不管怎么样,你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啊,关乎无尽生灵,还请先住手”黄秋沉声道,身上气息升腾,似乎随时都要动手。

    “白兄弟,还请三思”陈永发纠结道,一边是自己的国家,另一边是白杨这个好朋友,他不知道如何抉择,在考虑是不是要动手阻止白杨。

    白杨沉默片刻,看着他们再度开口道:“我真的不是在针对陈王朝,这样做有我的理由,龙脉消失后带来的一应后果我来承担,还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请相信我!”

    那边陈王挥手阻止了要说什么的陈永发和黄秋,看向白杨冷声道:“那就请白先生给朕说说你这样做的理由吧,若是无法说服朕,休怪朕不讲情面了,纵然白先生实力强大,哪怕朕拼尽举国之力也要为天下人讨一个说法!”

    为帝王者,大局为重之时该妥协会妥协,可关乎国运大事,没说得过去的理由哪怕是死也不能退缩,要不然颜面何存?

    从此时陈王的态度可以看出,他尽管修为不足,却是一个合格的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