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白杨,吕阳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他微微避开白杨的目光说:“我近来游历天下磨炼武道,来到此地,感受到一股同样刀客的气息,见猎心喜,是以较量了一番,不曾想我一招败北,哎,小看天下英杰了”

    听他这么一说,白杨倒是想起,当初在毁灭的苍狼王朝之处,大战过后,吕阳曾说过自己要游历天下磨砺武道,没想到跑这里来了,还遇到了那个苦修者。

    “吕前辈不必介怀,那位前辈是一位苦修者,追求刀道极致的纯粹刀客,行走在凶险之地将生死置之度外磨砺刀道,无论是战力还是心性都非常人能够比拟,吕前辈一着不慎也无可厚非”白杨安慰道。

    苦笑一声,吕阳叹息说:“是啊,曾经在陈王朝那一洼之地,我以为自己本事非凡天下大可去得,直到走出来之后才发现世间强者无数,一直以来我都只是在坐井观天,尤其是经历几次败北之后,如今看来,以我这点微末本事,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前辈不必沮丧,只要有一颗一往无前的心,未来天下未必没有前辈的一席之地”

    “呵呵,或许吧”吕阳苦笑,似乎并不看好自己。

    沉默片刻,白杨看着他正色道:“前辈,当初你透露给我大光皇朝天音宗有治疗蓝欣办法的消息,始末我已经知道了,全是段掌门的阴谋,她实力强大,前辈身不由己,我理解的,所以前辈不必介怀将其放在心上”

    “你已经知道了?”吕阳看着白杨神色复杂道。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这件事情一直是吕阳心头的一根刺,当初面对段掌门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按照对方的吩咐透露这个消息给白杨。

    大光皇朝天音宗,那是何等凶险之地,稍微不慎就会惹到不该惹的人,白杨此去可谓凶险万分,尤其是在段掌门刻意为之的情况下。

    看到白杨平安归来,他松了口气,心头的罪恶感也小了一些,可依旧跨不过坑白杨的那道坎,正不知道如何面对呢,白杨居然直接挑明了。

    “嗯,我已经知道了,段掌门亲口告诉我的,如今天音宗已经覆灭,段掌门死了,所以吕前辈不必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白杨笑道。

    浑身一颤,吕阳失声道:“什么?天音宗覆灭了?这怎么可能!”

    对于吕阳来说,天音宗是何等强大的存在?掌门地皇镜修为,动动手指头就能灭杀他无数次,能够和大光皇朝抗衡的势力,居然就这么泯灭了,这让他感到无比不真实。

    “的确已经成为历史,再强大的势力有抵挡不住历史洪流,天音宗的毁灭虽然让人难以置信却也是事实”白杨点头道。

    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段掌门的死,可在他这段时间的推算中,天地间已经没有任何段掌门的气息了,确信死了无疑,老实说,白杨也有点好奇她是怎么死的。

    段掌门地皇镜修为却因为受伤跑去葫芦山谷找麻烦被单秋林一剑劈杀的事情白杨还不知道呢……

    表情及其纠结,吕阳脑袋混乱了片刻,仰天长叹道:“天音宗那么强大的势力都毁灭了,地皇镜的段掌门都会死,苍茫世间,谁能万古长存?我只是这历史长河中的一粒尘埃罢了……”

    这就开始怀疑人生了?要不要这样?

    那边吕阳不待白杨说什么,摇摇头继续道:“时间不等人,以前总觉得自己时间很多,如今看来,得抓紧每一分时间永攀高峰,以免还未看到更多的风景就泯灭在时间长河中,白兄弟,一元后我去陈王朝找你,你应该有什么事情吧?现在不必多说,告辞,对了,如果遇到我那不成器的弟子,还请照顾一二,走了”

    说完,吕阳很洒脱的离去,转身之时,他身上战意冲天,一股一往无前的气息展露无遗。

    看着吕阳离去的背影,白杨无语,得,从今往后天地间恐怕又要出现一个为了修为不要命的疯子,和之前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苦修者一样的存在。

    待到两个人都走了,蓝欣若有所思的问白杨:“白兄,你是否已经在为踏足星空战场做准备了?”

    点点头,白杨说:“嗯,一元时间,足够解决和楚天涯的恩怨,到时候我也想去星空战场磨砺一番,那里天才无数,游走在生死边缘才能压榨自身潜力晋升,不过以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得需要寻找一些有志之士一同前往才行”

    地上无法踏足圣人镜,域外必须要去,要不然心中的执念无法完成。

    无论是之前的白发苦修者也好还是吕阳也罢,他们都是人王镜修为,若是到时一同前往域外战场,也是不小的助力,白杨不介意带上他们,正如蓝欣所说,白杨已经在为踏足域外战场做准备了。

    不止他们,到时候白杨还想尽量多的邀请一些人前往,不过现在不急。

    蓝欣了然,点头不再说什么,不管如何,到时候她是一定要去的。

    小猫她们不懂说的是什么,清荷好奇问:“相公,什么域外战???”

    轻抚清荷头发,白杨笑道:“以后再告诉你们”

    “哦”

    白杨这么说,清荷也就不问了。

    域外战场,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但告诉清荷她们只会平添烦恼,以她们的修为连踏足域外战场成为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此间事了,白杨等人再度启程返回陈王朝,接下来的一路并未遭遇什么麻烦。

    五天后,白杨他们一行人站在一座雪山之巅,目视前方神色复杂,离开这方大地一段时间,恍如隔世,如今他们又回来了。

    翻过这座雪山,再向前数万里,就能踏足陈王朝疆域,离去的时候,他们通过传送符眨眼到达大光皇朝国都,那时还在考虑用什么方法回来,毕竟以当时白杨的修为,想要飞回来,不考虑途中凶险的情况下至少也要几元时间,可现在,他们只花费了几天就从大光皇朝归来了!

    站在雪山之巅,蓝欣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看着白杨问:“白兄,我哥他们在哪儿?”

    “他们现在在曾经的苍狼王朝地域,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等一下,我通过通讯器问一下就知道了”白杨回答。

    当初为了算计苍狼王朝白杨满天空的布置卫星,如今正好可以用来联系蓝霜他们。

    蓝欣阻止了白杨说:“不用,白兄,我想给哥哥他们一个惊喜,我去找他们了,到时候我去山谷那边找你”

    丢下这样一句话,蓝欣冲天而起向着曾经的苍狼王朝方向飞去,以她的修为,这点路途算不得遥远,并且在那广阔疆域找到自己的亲人也并非难事。

    没想到她那么急,白杨张了张嘴也没阻止,在这片地上,以蓝欣的修为能威胁到她的寥寥无几,四个王朝的国主恐怕都得掂量一下。

    蓝欣离去后,小猫问:“少爷,我们现在回山谷那边去吗?”

    看得出来,再度回到这里,小猫她们都表现出了近乡情怯的神态,尤其是清荷,紧紧的拉着白杨的衣角有些无助,对她来说,举世茫茫,她只有白杨这一个亲近的人了,她并没有家,白杨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正要点头说回去的白杨目光一闪,眼睛一亮说:“不急”

    说话的时候,白杨看着雪山之下的一条溪流若有所思,然后慧眼开启,顺着这条小溪向着天边看去。

    此时在白杨眼中,那哪里是什么小溪,分明就是一条横卧在大地之上的金色神龙,长数十万里!

    那是一条龙脉,以大雪山为起点,一条浩浩荡荡的长河横跨陈王朝疆域,龙脉潜伏其中滋润两岸。

    这条河就是经过葫芦山谷的碧波河,有龙脉盘踞,为白杨源源不断的提供龙源的那条龙脉!

    “怎么了相公?”清荷问。

    摇摇头没说什么,白杨目光闪烁快速在心头权衡。

    若是吞噬这条龙脉,对自身伤势有着无法估量的作用,可是这样一来,吞噬的龙脉必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首先是碧波河两岸,失去了龙脉镇压,两岸必将灾难不断民不聊生!

    想到这些,白杨心道以自己的修为,庇护两岸苍生并非难事,目前来说,恢复自身伤势要紧!

    心头有了决断,白杨留下一句你们在此稍等的话,自身冲天而起眨眼消失在远方。

    龙脉有灵,在白杨下定决心要吞掉它的时候有感,第一时间,横跨陈王朝的碧波河水面开始翻涌,周围山川大地不停摇晃。

    常人看不到,可神道修士却能看到,一条凶猛的神龙从碧波河下游套头,仰天咆哮怒吼。

    陈王朝皇宫,看上去三四十岁的陈王正在处理政务,突然看到山摇地动,边上堆积的文案都被震得掉到了地上,第一时间起身沉声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禀陛下,龙脉有异动,不知因何而起,钦天监正在紧急查证”有人快速禀报道。

    “查,给朕查清楚!”陈王冷声道。

    龙脉异动,事关重大,关乎黎民苍生,由不得他不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