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视白芸她们离去的方向,直到她们身影彻底消失在山林间白杨才收回目光。

    闪身消失片刻,不久后白杨再度出现,已经将安顿在地球那边的小猫等人带了过来。

    带过来的时候,血婴丫丫和红球还拿着铅笔和小本本,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神特么做作业,我们还是个孩子啊,掀桌……

    蓝欣差点笑喷,觉得太有意思了。

    一番寒暄,白杨将小猫她们离开后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獬?,众人稍微放心下来。

    “我们也是时候回去了”白杨目视陈王朝方向说。

    说话的时候,他翻手间手中出现一个巴掌大小的船型法器,唯一一件从大光国库中得到能够使用的神道器物,乃是一件八品中上的法器。

    这是一件单纯的赶路法器,白杨已经了解过,楚天涯之所以将其放在国库中不使用,恐怕是因为自身修炼武道无法使用的原因。

    流光,这是船型法器的名称,将其拿在手中,白杨催动之下,它绽放洁白光芒脱手而出,于虚空化作一艘千米长的楼船。

    楼船三层,处处精美绽放神光美轮美奂,可以看出,炼制这艘船型法器的人也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主儿。

    一行人踏足楼船,在白杨催动之下,楼船向着陈王朝方向化作一道流光刹那消失在天边,其速度比之白杨全速赶路还要快一倍以上,不愧是专门炼制来赶路的法器,他们回去途中所需的时间足足缩短几倍,毕竟若是白杨带着众人赶路的话中途不可能不休息。

    楼船周围有一层薄薄的光幕?;?,那是阵法形成的光幕,能将前行阻力几乎减小到零的程度,要不然这么快的速度早就摩擦起火暴涨了。

    楼船穿行在虚空,周围的景色飞速后退,似乎被拉长。

    待到稳定下来,白杨让其自主前行,又对小猫她们解释了一下使用方法,主要是一些控制其拐弯停下的关键,随后说:“接下来的一路流光就交给你们控制,我去船舱内回复伤势”

    “少爷放心,若是途中遇到什么变故的话,我们会通知你的”小猫回答。

    交代完毕,白杨独自来到船舱内盘坐,心念一动,八卦卦象出现在他身后,旋转间化作一个无法用言语行动的混沌旋涡,三米直径,吸收天地元气滋养受损的神魂法相。

    白杨法相受损严重,虽然他太极图化作的混沌旋涡吸收天地元气速度够快,可毕竟无法和大光禁区中的邪气相比,要以此恢复的话,时间单位至少得以元来计算,不过聊胜于无,恢复一点是一点。

    甲板上,小猫等人聚集在一起,之前白杨三言两语将之前她们离去后的遭遇说了一次,旦她们却能想象到其中的凶险,小猫问蓝欣:“蓝欣姐姐,你能和我说说我们走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好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给你们说说吧,对了,光说没意思,冰清玉洁,你们跳支舞来解闷,清荷妹妹伴奏,话说你们虽然是白兄的人,但我这样安排应该没问题吧?”蓝欣看着冰清玉洁她们一脸女牛虻的语气说道。

    几女对视一眼,在得到小猫点头示意下,冰清玉洁她们回答说:“也好”

    于是,一模一样的冰清玉洁四姐妹舞蹈,清荷在边上伴奏,气氛轻松悠闲。

    蓝欣不知道哪儿翻出一坛酒,咕嘟嘟灌了一口,尽管事情发生在不久前,她也一脸回忆道:“我跟你们说啊,你们是不知道你们的男人有多么了不起,那可是一方皇朝,却被他弄得天翻地覆,问世间,天师镜大闹皇朝的有几个人?尤其是最终还从容离去,那天你们走后……”

    随着蓝欣的诉说,发生在大光皇朝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听在耳中,小猫她们震撼得无以加复,心驰神往的同时又胆战心惊,为自家男人的所作所为感到自豪。

    或许是听得太过入迷,冰清玉洁四姐妹下意识停下了舞蹈,清荷也忘记了抚琴。

    到最后,蓝欣感叹道:“世间天骄人杰无数,但同级之中能和白兄比肩的堪称凤毛麟角,更为让人震撼的是,白兄踏足修行之路才多久?如此一来,任何天才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了!”

    待到蓝欣说完,气氛沉默下来,一个个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终清荷起身抱着古琴说:“我去修炼了”

    白杨有那么耀眼的成绩,这让几女感受到了压力,未来白杨只会站在更高的高度,她们不想双方距离被拉得太远,以至于连站在他身边的勇气都没有。

    蓝欣笑了笑不置可否,并未打击小猫清荷她们的积极性,不过内心却说,你们想要追上白兄的步伐估计是不可能了,如果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干什么?

    楼船穿行在极高的天穹上向着陈王朝方向飞驰,小猫她们都去修炼了,蓝欣独自一人立于船头喝酒,脑海中不时回忆这和白杨的几次亲密接触,脸颊微红眼神迷离,不知道是沉醉于那些亲密接触的画面还是因为喝酒的缘故……

    一天后,楼船已经不知道横跨了多少万里,穿过了十来个王朝疆域,看过地图的蓝欣知道,再穿过三个王朝疆域后横跨一片蛮荒山地就能进入陈王朝所在的那片疆域。

    在楼船行至一个叫做大昆王朝的疆域上空时,眼神迷离的蓝欣目光一凝,她感受到了前方极远处有两股澎湃的气息在酝酿。

    脸色微变后恢复平静,她能感受到那两股气息并非针对他们。

    想了想,她将楼船控制停下悬浮在苍穹看了过去。

    楼船停下,白杨等人有感,分别从船舱走出。

    一天的恢复,并未对自身伤势有太大的帮助,白杨走出船舱来到蓝欣身边问:“蓝兄,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猫等人一脸戒备,武器都握在了手中。

    蓝欣摇头是以众人不必紧张,指着前方说:“白兄,你们看那边”

    小猫她们不明所以,目光无法看到蓝欣所指的地方。

    白杨看去,当即眉毛一挑。

    在他们前方是一片荒芜的地带,这个荒芜地带至少有数万里疆域,猛兽横行并没有多少人类居住的痕迹。

    然而就是这样一片巨大的荒芜区域,此时这有两股澎湃的气息在升腾,那两股气息相互敌对,谁也不肯让谁。

    “没想到能在这里也遇到熟人,走,过去看看”白杨眉头舒展笑道,收起楼船带着小猫等人过去。

    两座相隔数十里的大山顶端,分别站着两个人,一个白袍白发老人一个黑袍中年,他们相对而立,山风吹拂得身上长猎猎作响。

    此时此刻,他们双方眼中只有对方再无他物。

    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柄古朴长刀,眼中只有对方,那两股澎湃的气息正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去的。

    两个都是人王镜强者,并且都是用刀的武道修士。

    黑袍中年人是吕阳,白袍白发老人是白杨在大光皇朝禁区中遇到过的那个苦修者,两人不知道为何跑来这里了,并且相互对视。

    他们全神贯注的对视对方,哪怕知道白杨等人出现在远处观望也并没有分心丝毫。

    当战意升腾到极致,吕阳率先忍不住,伸手握刀,拔刀,刀芒冲天而起向着对方斩下,那是一股炽烈的金色刀芒,斩下之间宛如大日横空,惶惶天威似乎要破灭苍穹。

    面对吕阳的这一刀,白袍老人表情不变,伸手握刀,古朴长刀倒劈而上,一刀纯粹的洁白刀光冲天而起,那刀芒太冷,冷得犹如万年寒冰,所过之处天宇被冰封。

    一冷一热,两道无匹刀芒相遇,天宇似乎坍塌,刀芒破碎,于波横扫数千里疆域,山川崩塌,大地颤抖。

    噗……

    一刀之后,吕阳倒飞,口喷鲜血,看着对方一脸惊骇,自己居然败了。

    白袍苦修者收刀,只是后退了几步,深吸口气,目视对面喷血的吕阳说:“你很不错,但是你的刀不够纯粹,作为刀客,就要一往无前,心中没有半点牵绊,杀人只需一刀,华丽的招数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你败了,如果还有下次遭遇,希望你能有所提升”

    吕阳收刀拱手道:“这次是我败了,但如果有下次,我绝对不会输给你!”

    “希望如此”白袍苦修者点点头道。

    随即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白杨方向。

    看到白杨,吕阳目光一闪,反倒是那白袍苦修者不悲不喜,看向白杨微微点头,显然认出了当初有一面之缘的白杨。

    “两位前辈,我们又见面了,希望我们的出现并未影响两位前辈”白杨拱手笑道。

    那白袍苦修者性格使然,并不想和白杨多说什么,点头道:“原来是你,长进很多,我看不透你了,我要继续苦修磨砺刀道,告辞!”

    他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要离去。

    看到他要走,白杨开口说:“前辈且慢”

    “你有话说?”对方转身平静问。

    想了想,白杨道:“前辈,一元之后,若是你路过陈王朝,可来寻我,我知道一处最好磨砺武道的地方,时时刻刻都有生死?;?,无穷天才等着挑战,我觉得前辈应该有兴趣”

    目光一闪,白袍苦修者点头道:“我记住了,告辞”

    说完,他转身离去,没有半点留念。

    待到对方走后,白杨看向吕阳问:“吕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