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兄,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蓝欣目光闪烁到。

    白杨不明所以问:“什么?”

    深吸口气,蓝欣说:“就是,天元大帝太强大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蓝欣甚至身躯都抖了一下,一种深深的无力和绝望展露无遗。

    白杨愕然,没毛病啊老铁,说:“天元大帝镇压这个世界,无人敢憾其锋芒,能不强大吗?”

    “不是,白兄还没有意识到?”蓝欣纠结道。

    这会儿白杨真的愣住了,经过蓝欣一提醒,他下意识浑身一抖,然后倒吸一口冷气说:“的确,天元大帝太强大了!”

    此时白杨再说这句话,又是另一个意义。

    之前所说的强大,只是说天元大帝本身实力强大,镇压得无数人抬不起头来,第二次说的强大,是说的天元大帝心智和胸襟的强大,这种强大才让人绝望!

    为何这么说?因为他发布了征召令!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公开了踏足帝级强者的秘密,他不怕同境界的人多,他有信心镇压任何同境界的存在!

    在他之前,或许也有人知道了踏足帝级的秘密,却都没有公开,只是悄然的将这个秘密传递给亲信之人,到了一定地步,踏足星空去和异族厮杀掠夺气运晋升帝级,然而天元大帝却是直接将这半公开的秘密直接公开了,这种气魄和胸襟有几人能做到?

    我不怕同境界的人够强,就怕不够多!

    唯有这句话能形容天元大帝的心性!

    “白兄明白了吧”蓝欣再度深吸口气问。

    点点头,白杨说:“明白了,不过明白之后,心头却是升起了深深的无力感,可以说有天元大帝在一天,整个天宇都被他的阴影笼罩,他就如皓月当空,群星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

    “其实征召令上的信息,最难能可贵的是,天元大帝一手开创了四条战线,也可以说是天元星的防线,以天元星为中心,四条战线深入星空,那是直接和域外百族叫板啊,世间谁有如此大的气魄?更让人震撼的是,这四条战线,居然稳稳伫立并未被百族打退,甚至在以缓慢的速度向前推进,我敢说,如果天元大帝一直活着,他恐怕是想要带领天元星称霸星空,将百族赶至宇宙边荒,如果她真的能做到那样,无法想象他会达到何等高度!”

    听到蓝欣的这番话,白杨整个头皮都麻了,天元大帝的雄心壮志,根本就无法用平常心去揣测,越是深入去想就越是会被吓住,根本就生不起一丝攀比之心。

    看着银色箱子内最后一件物品,也就是那块玉片,白杨说:“这张星空图,以天元星为中心向着四方推进,难不成天元大帝真的将宇宙星空比作棋盘,想要让天元星成为整个棋盘的中心?不,他已经这么做了!简直,可怕!”

    那块玉片内记载的不是什么传承功法,而是一张星空图,内中的每一个小点,都代表着如今天元星势力掌控的星辰疆域,在这个范围之外才是异族肆虐的地方。

    可想而知,无尽岁月以来,随着那四条战线的推进,有多少强者埋骨星空,根本就是用自身血肉在为后来者铺路。

    同时,天元星的人占据的那些星空疆域,无尽资源成为了后来者晋升的资源,那些都是前辈一刀一剑拼杀出来的,未来,或许还有无数人会前仆后继踏上那条道路!

    想到那种波澜壮阔的画面,白杨浑身发颤,甚至有一种立即投身进去的冲动。

    谁不想站在宇宙星空面对无尽异族强者大吼一声还有谁!

    吞了吞口水,蓝欣说:“白兄,我又想到了一点,恐怕天元星并非我们认识的全部,在天元星外的宇宙星空中,那些星辰上,恐怕早就有我人族强者开创的文明了,人王镜,地皇镜乃至于天帝镜的强制数量恐怕多得超乎我们想象,只是他们一直处于宇宙星空中我们不得而知而已,如此一来,我们现在的认知根本就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

    白杨沉默,蓝欣说的没错,天元星绝非唯一的生命星球,甚至神道天师镜就有能力改造一个不是太大的星球了,无数年月以来,天知道多少星辰成为了人族的‘殖民地’?

    疆域大,人口多了,在庞大的基数下就能诞生无数强者,这是白杨以往没有去想过的。

    不能再继续深入想下去,越想越心惊,越想越无力,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只是天地间的一粒尘埃,太过渺小。

    仰望星空,白杨沉声到:“未来,若是有机会,我一定要踏足星空,选择一条战线,与无尽人族天骄比肩,与万族强者争霸,纵死无悔,唯有如此才不枉来着尘世走一朝!”

    “到时一起”蓝欣看向白杨认真道。

    “好!”

    白杨回答得无比干脆,不管是他也好,蓝欣也罢,亦或者是其他任何人,当得知还有那么波澜壮阔画面的时候也想要参与其中吧,纵然无法绽放光芒,也要留下自己的痕迹!

    晋升帝级的秘密,星空战场,万族争霸,一桩桩一件件,无不让人心绪难平。

    而这些,都是之前白杨所不了解的,大光皇朝走一朝,虽然凶险,却给白杨打开了一闪崭新的大门。

    只是有点懊恼的是,如今大门已经打开,但白杨却没有十足踏足的资本参与其中,好气……

    将三件物品放入箱子中收好,这些东西,在未来将有大用。

    东西收好,两人沉默下来,实在是心情难以平复,不管是谁,在知道这些秘密之后都无法做到完全的平静吧?

    难怪楚天涯如此看重这个箱子,拥有了它,就相当于拥有踏足星空的资本,而且还得到了一张踏足天帝镜的门票,为此甚至不惜发誓不和白杨计较所作所为也就不难理解了。

    只是白杨不知道,虽然楚天涯知道箱子内的东西珍贵,却并没有去真正的了解,因为他害怕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就因为如此,他虽然知道箱子事关成为帝级强者的秘密,却便宜了白杨。

    半个小时后,白杨平复了心情,伸手一挥,山林间出现了数十万人,数十万身穿囚服的人。

    这些人是白杨在大光国都救下的天音宗成员,几乎可以说每一个都能和段掌门扯上关系。

    数十万人分布在这片区域,表情茫然,还未从环境的转变中反应过来,他们修为被封印,如今和普通人无异。

    封印他们的手段算不得多么高明,毕竟其中最强的也就大宗师之境,白杨就能给他们解封,并且白杨也那么去做了,挥手间接触他们的封印。

    此时此刻,他们力量回归,也反应了过来,数十万人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在了白杨身上,一个个表情复杂却并未说话,一时之间这里鸦雀无声,气氛有些压抑。

    “是你!”

    沉默中,人群中有人看向白杨沉声道,语气隐含仇恨和愤怒,被他压制了下来。

    那个人有大宗师镜修为,但白杨并不认识,蓝欣倒是有点印象,正是当初白杨他们第一次去天音宗的时候想要强行抓走冰清玉洁四姐妹的那个人,那时蓝欣处于混乱状态,并不知道对方名字。

    “诸位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如果你们还承认我这个段掌门女儿身份,现在交给我做主如何?”

    人群中有人开口道,声音清丽,却给人死水一潭般的沉闷。

    说话的是白芸,曾经天音宗的小公举段掌门的女儿。

    她开口,毕竟曾经身份摆在那里,其他人表示认同,并未开口,全凭她做主,至于在这之后,谁知道呢。

    得到众人认可后,一身囚服的白芸脱离人群,来到白杨跟前。

    看着白杨,白芸目光复杂,脸色纠结,似乎有太多话想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她问白杨:“是你救了我们?”

    “是”白杨回答。

    点点头,白芸说:“虽然你救了我们,但不管怎么说,天音宗的覆灭,我母亲的死,不管你承认不承认,间接性都是你们导致的,对吗?”

    “可以这么说”白杨叹息道。

    再度点头,白芸苦涩道:“楚天涯曾派人给我们灌输了很多仇视你的信息,但我不是笨蛋,有自己的思维,是非善恶还是有自己的判断的,天音宗的覆灭,间接性是你们导致的,说不介意那是假的,我甚至恨不得杀了你,可你却救了我们,为天音宗留下了一份火种……”

    说道这里,白芸沉默了一下,看着白杨后退一步,捡起边上的一根木棍咔吧一声折断说:“我放不下因为你导致天音宗覆灭的仇恨,却也不会忘记你救了我们的恩情,两相抵消吧,以后再见面,我们就是陌生人了,毫不相干!”

    说着,白芸毅然转身,看向周围数十万双眼睛沉声道:“我们走!”

    然后,数十万人看了白杨一眼,一言不发跟着白芸走了,他们接下来何去何从似乎都已经和白杨无关。

    几次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白杨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正如白芸所说,不管承认不承认,天音宗的覆灭都是他们间接性导致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就是敌人了,双方还如何面对?但自己又救了他们,他们欠自己一份恩情,又该如何面对?

    白芸不是傻子脑残,没有以德报怨也没有以怨报德,干脆划清界限从此天涯陌路……

    “其实这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不是吗”蓝欣在边上拍了拍白杨的肩膀说。

    “哎……”

    白杨没说什么,只是发出一声复杂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