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了彻底毁灭的帝坟,白杨两人并未感觉到楚天涯追来的气息,齐齐松了一口气。

    “白兄,那些战争机器自爆,威力足以让楚天涯伤筋动骨甚至离死不远,为何我们不乘着这个机会想办法将其杀掉?”

    向着大光边境朝着陈王朝方向飞去,途中蓝欣问白杨。

    摇摇头,白杨说:“杀楚天涯不是没有机会,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果我们动手想要彻底杀死他的话,万一他选择同归于尽必定要载,不划算,我的命比他精贵着呢,蓝兄你看着吧,我有预感,我们和他还会见面的,而且这个时间不会超过一元,那时才是真正了结这段恩怨的时候!”

    楚天涯担心追杀白杨白杨会选择同归于尽,反过来白杨也是一样的心态,都在忌惮对方临死反扑。

    “一元时间吗?”蓝欣若有所思道。

    白杨点头肯定说:“对,一元时间!”

    一元时间,足够楚天涯养好自身伤势,并且平息大光国内的各自隐患,做出十足安排前来杀自己了。

    一旦他离开大光国境自己的主场,就无法发挥出巅峰战力,那时就是白杨的机会!

    同时,这一元时间白杨也不可能停止不前,万一自身修为在这段时间提升一个境界,楚天涯又离开了主场,那时白杨有把握和他正面硬刚甚至杀死他!

    接下来的一路两人并未遭到任何拦截,一天之后,白杨两人全速赶路横渡虚空顺利离开了大光国境。

    离开大光国境后是一个王朝,稍微了解了一下,白杨发现这个王朝完全是大光皇朝的附庸,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光皇朝暗中扶持的原因,这个王朝的国力很强,至少要比陈王朝强大一倍,最直观的从这个国家拥有人王镜强者的数量就可以看出。

    两人并未在这里停留,为了防止楚天涯发疯追来,两人又花了几个小时横渡这个国家上空进入一片荒野才算彻底松了口气停了下来。

    落在一座参天大树覆盖的山巅,白杨一下子滩坐在地,并非身躯疲惫,而是这段时间和楚天涯斗智斗勇心累。

    蓝欣和他一样,滩坐在边上,两人相对而坐,四目相对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次还真是够刺激的,白兄,你说我是不是不正常啊,居然有点期待下一次这样的遭遇,正常人哪儿有这样的”蓝欣背靠一颗大树说。

    “还有更刺激的呢,蓝兄你要不要体验一下?”白杨眉毛一挑说。

    “你敢吗?老司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是去过白兄老家那边的”蓝欣眨眼道。

    刺激……咳咳,老司机遇到老司姬翻车了,打住,白杨终止这个话题。

    感受了一下自身状况,白杨发现很糟糕,在承天战台中被楚天涯打得差点崩溃的法相并未恢复多少,而且龙珠上还有裂纹,受到的伤势不可谓不重,哪怕吸收了大光皇朝国库中那么多原石也未能恢复十分之一。

    若是寻常天师镜的神道修士,法相受损到他这个地步,大光国库中的元石足够让其恢复千次还有剩余,只怪白杨的法相太强大。

    看到这样的状况白杨很惆怅,到哪儿去寻找那么多能量来恢复法相?

    唯一的安慰是,虽然他发现受损严重,不但没有进一步恶化还在缓慢恢复之中,这是果位的功劳,但要让果位慢慢去恢复法相,白杨估计没有个百十元时间是别想了。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白杨心中的纠结,蓝欣在那边说:“白兄别担心,接下来你全力恢复就是,我吸收了那么多原石,伤势已经恢复了一半,等闲人王镜若是敢来找麻烦我一剑劈了他!”

    “那接下来就多多仰仗蓝欣咯”白杨拱手笑道。

    “哪里哪里,客气客气”蓝欣一本正经的说。

    打了个寒战,两个人都被酸得要死,绷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一下子气氛彻底放松。

    笑够了,白杨说:“虽然这次凶险万分,但收获还是大大的有,得清点一下才行”

    “给我说说,都有啥好东西”白兄背靠大树懒洋洋的问。

    她在意的并非收获了多少,而是和白杨一起的这段经历。

    接下来清点收获,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太多了,要知道他们可是搬空了整个大光皇朝的国库!

    元石是没有的,全部被两人吸收了,可其他东西很多啊,一到五品的丹药,兵器铠甲,各种矿物药材堆积如山数都数不过来,单单是这些东西,白杨估计其价值远超十个陈王朝都不为过!

    这里所说的价值并非单单指陈王朝的财富,还要加上他的地盘人口等等一切!

    话说回来,这些东西对白杨来说根本就没有意义,他琢磨着回去之后得想办法将其变成元石,吸收了还能恢复自身伤势呢,毕竟摆着也不能吃。

    然而哪个王朝能吃得下这么多东西?找皇朝贩卖估计对方都吃不下,白杨也不想和那样的势力合作,万一被黑吃黑就摊上事了。

    将这些东西放一边,另外六七品的东西也不少,这些都可以称得上是宝物了,然而依旧入不了白杨的眼。

    最终结果就是,虽然搬空了大光国库,但真正对白杨有用的东西很少。

    “神道法器一件没有,八品武道兵器铠甲倒是有几件,却都只是初入八品的样子,对我没用,先放一边,遇到合适的人是送是交换就看到时候的心情了,修炼秘籍一二十本,全都是武道修行功法,虽然有几门能修炼到地皇镜,但对我没用,郁闷,至于几十件八品材料更是没用,我有没有将其变成具体价值物品的手段,丹药?这个好,然而妈卖批了,居然没有回复神魂伤势的,楚天涯这国库有点名不副实啊……”

    一番检查,白杨那个蛋疼,得到的东西里面居然没几样对他有用的,即使有也作用不大。

    最后就只剩下四件东西了,其中两样是从大光国都抢走的火红大树和龙池,安静的待在功德金莲空间内,暂时白杨还没拿出来的打算,等回到陈王朝在说。

    另外两件分别是两个箱子,一个银色一个黑色,银色的只有尺长,黑色的足有米许。

    “银色箱子是楚天涯最看重的,为此还不惜放过我们,足见其珍贵,黑色箱子是一次性传送阵房间内的,不知道装着什么,蓝兄,我们先开哪个?”

    将两个箱子摆在面前,白杨问蓝欣。

    话说,开宝箱的感觉为毛都有点期待和激动呢?

    “先开那个黑色大箱子吧,好东西当然要留到最后”蓝欣在那边随意道,她压根就不太关心得到了什么。

    白杨理解,她修行功法有了天帝留下的,兵器有了帝兵,箱子内再好的东西估计也比不上那两样。

    想到这里,白杨激动的心情也就平静下来了,很随意的打开了黑色箱子。

    打开之后,箱子内的东西一下子呈现在了白杨两人视线中,还不少呢,足足十来件。

    其中有五本书籍,白杨拿起来依次观看。

    《传送阵》《龙皇杀道拳》《镇世龙魂阵》《星象诀》《雷霆秘典地皇篇》。

    五本书,书名依次呈现。

    看到这些,白杨心道这才是好东西了,蓝欣并未在意,连看都不看,白杨只能依次翻开了解。

    几分钟后,白杨看着蓝欣说:“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传送阵这本书详细介绍了布置传送阵的方法和材料,不过有材料和图纸的情况下也需要真神镜神道修士才能布置出来,现在没有什么用处,倒是可以保留下来以备后用,这本龙皇杀道拳,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正是楚天涯那门霸道拳法的修炼秘籍,没想到他放这儿了,不过这需要配合地皇果位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来,对我无用,镇世龙魂阵法威力我们见识过就不多说了,布置起来也很困难,这可是八品巅峰阵法,雷霆秘典地皇篇是好东西,回去之后可以给老单他们修炼,省得我麻烦去推演,最后就是这部星象诀了……”

    那边蓝欣总算有反应,问:“星象诀怎么了?”

    “对我来说是好东西,若是我猜得不错,这本星象诀应该是张东阁修行的功法,这可是神道秘籍,能修炼到真神镜的,对我晋升真神镜很有帮助,也不知道楚天涯是怎么从张阁老手中得到的”白杨说道。

    “那就好,白兄晋升真神镜有望了”蓝欣真心为白杨感到高兴。

    哪儿有那么好的事儿,能不能修炼还两说呢。

    将五本书放一边,白杨又看向箱子内的其他东西,一个瓷瓶,里面应该装的是丹药,不过没有名字介绍,白杨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玩意儿,一个巴掌大小的小船,居然是一件八品法器,而且还是八品中上的品质,意外的好东西,一副金色战甲,威风凛凛,八品中上的样子,武道修士用的,最后就剩下一张圣旨和一方印玺了,仔细观察后白杨了解到,那战甲和圣旨都出自这个世界最大的国家天元帝国,压根就是楚天涯在天元帝国的官职委任圣旨和赏赐的铠甲。

    如此一来,整个黑色箱子内白杨能用的两样,星象诀和那巴掌大小的船型法器。

    “就这些啊,没意思,白兄看看那银色箱子内是什么东西,居然值得楚天涯做出那么大的让步”蓝欣并未在意黑色箱子内的东西,反而打起精神看着那银色小箱子问……